芝夫讀物

p9s31優秀都市异能 奮鬥在開元盛世 ptt-第662章 土!土耗子相伴-434ft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就在安禄山帅帐之中一片愁云惨淡,逼得高尚不得不第三次嘲笑谢三郎来提升叛军士气的时候,汜水关帅府之中,却是一片欢腾。
谢三郎正在论功行赏!
如今淮南军跟安禄山的叛军交手了两次,第一次是炸毁汜水县城,第二次就是昨天在汜水关外的地道大战。
虽然炸毁汜水县城的那一战的“战果”更加辉煌一些,足足消灭了五千叛军,但是那是借助了火药之威,又是淮南谍报司的暗中行事,赏,固然是要赏,不过还真不太方便大肆宣扬。
昨天那一场地道大战,却别有不同。
出动五百好手,利用地道伏击安禄山叛军队伍,杀伤六百一十七名叛军精骑,退走的精骑还人人带伤,尤其逼得安禄山落荒而逃,而淮南一方损伤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只有三人轻伤,还是在地道进出的时候不慎崴了脚……
客观的说,这才是淮南军与幽州军之间,第一次面对面战斗!
无论从最后的结果来说,还是双方的伤亡对比来说,非常适合大书特书,这样的战斗,才能真正地提振淮南军,甚至整个大唐军民的士气。
自然,谢三郎,不吝封赏!
第一位,牛佐。
我家師父有點強
他亲自带队出城,取得了如何辉煌的战绩,无论如何,第一位的,都是这场战斗的实际指挥者。
对他的封赏……
一顿臭骂!
为啥?
谁让他冲着安禄山出手的!?
牛佐越出藏身的地道,一记投枪,直射安禄山,当时谢直在汜水关头看着,差点吓出心脏病来。
等牛佐一回城,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不是说现在还不是结果安禄山的时候么!?真想杀他,让出城的五百勇士,一人携带足量的火药弹,别说安禄山麾下只有八百骑兵,就是八千曳落河,也能全给他炸飞了!这一次伏击,真正地作用就是两方面,一来提升士气,二来激怒安禄山,将他牢牢吸引在汜水关,好让谢直能够按照计划把时间拖延下去……
这是整体战略!
所有战术,甚至小规模的战斗,都应该为此服务才是!
牛佐你倒好,第一次出手就冲着安禄山去的,幸亏安禄山命大,要是真直接死在了汜水关城外,一旦城外的十万叛军溃散到河北一地,足以造成河北地的糜烂,到了那个时候,你牛佐就是整个河北地上千万百姓的罪人!
就这,还想要奖励!?
牛佐也知道这次莽撞了,出城之前,谢三郎千叮咛万嘱咐,出城杀伤幽州精骑可以,坚决不能对安禄山出手,结果,牛佐从地道之中跳出来,一眼就看见了安禄山那个二百多斤的大胖子,不给他一下子,实在是有点忍不住……
所以,牛佐对谢直的处置毫无异议,根本不敢居功。
处理了牛佐之后,对其他出城的勇士,谢三郎自然不会苛求,人家出城之前又没有接受什么交代,又打出来这么漂亮的战绩,理应重赏。
事实上,出城的五百勇士,人人得了不少金银财货,最让他们开心的,还获得了在淮南军中优先晋升的机会,只要硬性条件一到,直接晋升,这可是比金银财货更令人心动的。
不过,拔得头筹的,却不是这些出城作战的勇士。
谢三郎,将此战首功,给了淮南谍报司治下的一位“技术人员”。
郝好。
郝好,在江湖上,有个绰号,“土耗子”,本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摸金校尉”,因为有一次在洛阳北邙山“发财”的时候走了风,被淮南谍报司洛阳分司的好手给拿下了。
按理说,这种偷坟掘墓之人,按照大唐律法,应该斩立决才是,不过也是他命大,正赶上当时谢三郎扩充淮南谍报司的人手,还特别强调了,要注意谍报司内部的人员构成,尤其行动队,不能全是淮南军挑选出来的厮杀汉子,必须增加“技术人员”的比例云云,
当时谍报司分司的老大,也弄不清楚三爷嘴里的“技术人员”到底是个什么标准,一想这位“某金校尉”好歹也是个“技术工种”吧,就抱着尝试一番的态度,把他送往了扬州。
小义本来也没当回事,摸金校尉,向来为人不齿,甭说普通百姓了,就是江湖中人也躲他们远远的,嫌晦气……
后来,还是谢三郎听说了这位“土耗子”的存在,顿时大喜过望。
能耐是死的,人是活的,用来偷坟掘墓,就是人人喊打喊杀的摸金校尉,但是如果用到正地方,那就是个“考古界人士”,再不济了,也能混一个“土木工程师”……吧?
谢直当时抱着“使功不如使过”的心思,让小义吓唬了他一顿,然后把他正式纳入了淮南谍报司之中,专事“土木工程”,甚至还曾经令他对淮南军进行“土木作业”的战术培训,着实大幅度提高了淮南军在战时土木作业的战术水平。
可惜,郝好的出身,实在是有点……又是摸金校尉又是被“俘虏”过来逼着加入谍报司的,在谍报司内部,自然受不得那些从淮南军中挑选出来精锐的待见,事实上,即便他加入了谍报司多年,大部分只知道他的外号,土耗子。
结果,在今天,谢三郎宣布首功,郝好。
当时,愣是有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位到底是何许人也……
而郝好,当时眼泪就下来了,直到在帅府广场上站到了谢三郎的面前,依旧泣不成声。
“哭啥!?大老爷们,丢人!”
谢直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训斥之后,直接对他说道:
“转身!
面向所有有功将士!
大声告诉他们你的名字!”
“郝好!”
土耗子,不,郝好,转身之后,一声嘶吼,声震整个帅府,仿佛是要将这些年心中的憋闷全部呐喊出来一般!
“我爹就是摸金校尉,不会别的,知道我长大之后,必然子承父业……
取名郝好,就是让我这一辈子好好的,求个平安!
星河帝尊
如果没有洛阳北邙山的那次失手,你们叫我土耗子,行,我认!
但是,我现在是郝好,淮南谍报司的郝好!”
最后一句,那真是生生嘶吼出来的。
谢三郎也配合,等他嘶吼完了,直接上前一步,与郝好同列,朗声对在场所有人大声说道:
“谍报司乙级技术师,郝好……
于天宝十一载,随第二批进京人员共同进入长安城……
于五月初五安禄山谋反后,于谍报司人员,第一批赶赴汜水关。
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汜水关外,营建完成地道防御体系……
于天宝十一载六月初五迎战安禄山叛军的战斗之中,建立殊功!
故此!
晋升郝好为谍报司甲级技术师!
赏赐……”
郝好在旁边,早就激动得泪流满面!
谢直拍了拍他的肩膀。
“淡定一些……
往后的半个月,还要借重你的地道防御体系……
至尊杀手妃:凤破九霄 十月初
只要咱们能用它成功拖延安禄山半个月的时间,晋升你为大匠!”
郝好一听,都顾不得擦一擦脸上的眼泪,重重一点头。
“节帅放心!
只要军中好手悉心配合,小人愿立下军令状,半月之内,叛军之中,无一人能触碰到汜水关的城墙!”
邪仙陸飄飄 臥龍生
谢直闻言,不由得哈哈大笑。
就在此时,突然有谍报司的成员前来报告。
“启禀节帅!
城外监控地道的兄弟,发现有叛军进入地道……
人数,在二百左右!”
谢直听了,眼中寒光一闪,冷哼一声。
“不知死活!”
与此同时,城外叛军的帅帐之中,高尚三笑谢三郎,正在给安禄山出主意,让他顺着地道强攻汜水关的暗门,以此来攻破汜水关。
安禄山和史思明这两位在叛军之中实际位置最高的将领,面面相觑,谁都没说话。
帅帐之中,那气氛,可就有点尴尬了……
高尚一懵,随机也意识到了,这状态……好像跟他自己想的不太一样,按照他原本的想法,自己这个“奇思妙想”一拿出来,安禄山应该大喜过望,史思明应当佩服得五体投地才是,为啥两人都没啥反应,而且看他们的表情,还挺尴尬……主意是我出的,你俩尴尬啥?不对!这哥俩是替我尴尬呢……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高尚终究还是没有绷住,主动询问。
帅帐之中的其他叛军头目,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嘴嘴观心,谁都不说话,唯有安禄山和史思明对视了一眼,没辙,最后还得落在他们两个的头上,史思明一个劲地给安禄山甩眼神,安禄山一瞪眼,这让我怎么说,要说你说!你要是让我说,我就骂街了!史思明一见,没办法,开口了。
“教主,是这么回事啊……
未來浩劫 迷路的魚
汜水关外的地道,都挖到城关之外两里了,这么大的地界,想要完全搞清楚地道的具体分布……太难了……
况且,就算是要从地道进攻,也要进入汜水关头守城机具的攻击范围……如果,让军士在不明地道走向的情况下,贸然进入地道进行强攻,恐怕伤亡比直接攻城还要大……”
風卷殘仙 老典
史思明一边说,一边暗中观察着高尚的表情。
刚开口的时候还好,高尚应该也意识到了什么,听着史思明的话,表现得比较平静,结果,等到史思明委婉地说出来“比直接攻城的伤亡还大”,高尚的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
史思明一见,赶紧往回找补。
“军师不必如此……
相比也是军师关心则乱了……
我看,咱们不如坚持诱导谢三郎出门来战才好,只要出了汜水关守城器械的攻击范围,有地道,咱们幽州骑兵不得施展,他淮南铁骑更是不得施展,说句不好听的,咱们幽州轻骑如果陷入地道,最多伤马,人,没事,但是淮南铁骑都是重骑兵,他们要是陷入地道的话,马肯定废了,人,穿着一身铁甲,从马上栽下来,说不定直接就摔死了……
所以,教主,咱们还是坚持原来的战略……吧?”
史思明这么一说,高尚的脸更红了。
高尚听出来了,人家这是给自己留着面子呢,点了一下,没往透了说……
自己二笑谢三郎的时候,说谢三郎麾下的淮南军,就是个“巡捕营”,最多就是抓捕几个江洋大盗而已,往好了说,他们也就算是善于小范围之内的配合战斗,根本不会大规模的骑兵冲锋,所以谢三郎斥巨资组建淮南铁骑,完全是放弃了自己最擅长的战斗模式,还妄想跟一直策马奔腾在塞外的幽州骑兵一较长短,这才是标准的以卵击石!
结果,刚才自己出主意,让幽州骑兵钻地道……岂不正是让幽州骑兵放弃了自己最熟悉的策马奔腾,而改为去“小范围之内的配合战斗”,这才是标准的以卵击石!
可笑,他还曾经因为这四个字嘲笑过人家谢三郎……
人家谢三郎这叫扬长避短!
知道自己麾下的淮南铁骑,不方便和幽州骑兵在开阔地带往来冲锋,构建汜水关防御体系的时候,干脆别出心裁,直接在汜水关之外挖掘了数量众多的地道,把类似于城镇房舍街道的复杂环境,直接给安排到了地下了……结果,直接造就了一片最适合淮南军发挥战斗力的环境!
而自己呢?
一想到有暗门能够通过汜水关城墙,竟然想都没想地就要派人钻地道……
说不定人家谢三郎就等着他这个呢!
真要是钻了,说不定成千上万的幽州骑兵填进去,都走不完汜水关外这二里地!
想到这里,高尚也明白了,派人钻地道,这就是个“馊主意”,怪不得刚才一帮人谁都不说话呢……
不过……
“那怎么办?”
总不能就在帅帐坐着吧,难道等老天爷一个雷把汜水关劈了?总得想办法攻城吧……
安禄山听了,直接翻了个白眼,你是军师!你问我!?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还养着你干啥!?
倒是旁边的史思明,沉吟半晌之后,开口了。
“节帅,教主,属下倒是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Categories
歷史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