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21u5v火熱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九十四章 斟酌分享-c5hvv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殿内的皇帝听到这句话,正阴沉的脸僵了僵——
“这个!”他一腔怒火拍在扶手上就要起身。
进忠太监忙上前劝道:“陛下,罢了,丹朱小姐是装疯卖傻呢。”
叫她进来,少不得又要费一番口舌。
網遊之虛擬戰爭
皇帝冷冷说:“朕也可以不跟她费口舌。”
直接定罪直接驱逐,又不是做不到。
进忠太监叹气:“谁让陛下是明君呢,就如六殿下说的,他愿意拿功劳来换丹朱小姐封赏,也要陛下愿意跟他换,丹朱小姐恶名赫赫,四周冷眼寒刀,但能平安的活到现在,也还是陛下护着呢。”
他将一杯茶递过来。
上校的小夫人 夏沫微然
“陛下消消气,当个明君,就是这样,会被人欺负。”
皇帝看了眼进忠太监,没有接他的茶,冷冷道:“这么大的事,被你说的儿戏啊?——你也觉得他可怜?”
进忠太监苦笑:“老奴哪里敢可怜六皇子,也不是老奴说的儿戏,是六殿下,他做的太儿戏了,冒欺君罔上的大罪,私藏人手,窥探宫廷,只为了跟丹朱小姐拿到福袋成为天作之合,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他疯了还是傻了。”
按理说藏着人手,唯恐被发现,楚鱼容倒好,一个福袋就将一切展示在皇帝面前,他是不怕呢还是一点都不在意皇帝会对他生疑生忌?
皇帝冷冷说:“从认识陈丹朱之后,他就变的疯疯癫癫了。”
当初跑来跟皇帝说,要皇帝一人入吴地,兵不血刃拿下吴王,皇帝当时就差点将他打出营帐,他把皇帝当什么了!当马前卒吗?
这个主意就是陈丹朱出的!
“六殿下从小就是这样啊。”进忠太监苦笑说,“他当初要去军营,耍了多少手段,将陛下你瞒了几个月,这种事哪个皇子敢?也就他,要什么就非要要到手,不管不顾的。”
不管不顾,皇帝握着扶手的手攥了攥:“他这样肆意妄为ꓹ 今天能为陈丹朱不管不顾,明天就能为——”
为谁ꓹ 皇帝没有再说,进忠心里也明白,为了权势ꓹ 为了天子大宝——
那么多皇子碌碌无为,皇帝还刻意打压禁锢ꓹ 更不用说这个一直受到重用的六皇子,那是真的令人忌惮啊。
掌过兵ꓹ 能征善战ꓹ 怎么可能说不当铁面将军,就真的成了孱弱的皇子。
看吧,今天就露出爪牙了,多凶猛,没了铁面将军的名号,没有了虎符权杖,被禁卫严守ꓹ 被高墙阻隔,毫不影响他能威胁国师ꓹ 能诱惑贤妃亲信——
这是一头从未在宫廷圈养的猛虎ꓹ 在战场上军营里肆意莽长ꓹ 桀骜不驯。
太子有这样一个兄弟在身边ꓹ 最关键的是,太子还不知道ꓹ 毫不设防ꓹ 想到这个ꓹ 他怎能安睡!
“陛下。”进忠太监低声道,“先前六殿下说要当个皇子ꓹ 不管是为君还是为父,陛下都不好质疑,现在既然六殿下自己跳出来,违背了自己的许诺,那陛下不管是为君还是为父,都必须严惩他了。”
而且,经过这一件事,相信太子也会对这个病弱的却敢做出这么荒唐事的兄弟多注意一下了。
福祸相依,出现问题其实也不一定是坏事,皇帝抬起手接过进忠太监的茶,他留六皇子在身边,原本是要禁锢,不过既然猛虎自己主动露出爪牙,那就拔了爪牙,驱逐流放到远处吧,这样,父子兄弟也就能相安无事了。
“把他们都叫进来吧。”皇帝喝了口茶,说道,“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
进忠太监应声是。
變身之輪回境界
紧闭的殿门开展,贤妃等人鱼贯进来,施礼后不待皇帝开口,陈丹朱就再次急急问“陛下,就算是六殿下捉弄臣女,这件事也不能就此作罢,事关陛下的脸面啊。”
陈丹朱真是一说话就能把人气死,没有半点讨喜的地方,除了一张脸,但听到她说话皇帝就想闭上眼,脸好看也没用。
“你闭嘴。”皇帝喝道,“用不着你替朕操心,朕不怕丢脸。”
心里又冷笑,什么叫捉弄,六皇子做出那种事,在她嘴里就是捉弄,一个玩笑?
嗯,这件事,陈丹朱有没有参与?是两人合谋,还是楚鱼容一厢情愿?
皇帝的视线冷冷盯着陈丹朱,陈丹朱低下头,乖巧怯怯说“臣女有罪。”不再说话了。
陈丹朱不说话了,皇帝才分心看殿内其他人,见其他人也都神情不安,一副有罪的模样,除了鲁王——
原本一直缩着头战战兢兢的鲁王,此时竟然在咧着嘴笑。
他高兴什么?
莫名其妙!
儿子太傻了让人生气,儿子太聪明了也让人生气!
“父皇。”楚修容见殿内无人肯说话,便主动道,“这件事我们都清楚是六弟顽劣,但丹朱小姐说的也有理,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这要传出去,这次盛宴终究是有些缺憾了。”
邪冰傲天
他的这些儿子!皇帝心里冷笑两声,看了眼陈丹朱,见陈丹朱竟然没有像以前那样立刻表示赞同,再对楚修容娇羞的表达谢意什么的,一直低着头似乎在乖乖认罪——二百万贯倒是没白花。
陈丹朱,你是真想要着五福袋吗?皇帝深深看了陈丹朱一眼。
“修容说的有理。”他道,“虽然这个福袋是楚鱼容私造的,但到底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抓出来的,如果传出去,让三位亲王的姻缘都变成了儿戏,所以,这个福袋也作数,陈丹朱,你拿到了五条佛偈,你就有跟五人有缘,这五人中——”
他的话没说完,就听一声古怪的喊声,然后噗通一声,有人跪下。
“父皇。”古怪的喊声带着哭意喊道,“儿臣是被逼的啊。”
皇帝愣住了,殿内的其他人也都愣住了,看向跪在地上的人,竟然是鲁王。
鲁王面色煞白,眼神惊恐。
怎么回事?
以前鲁王只是蠢,现在竟然变的古古怪怪了,皇帝气的喝道:“你干了什么?”
上古傳人在都市
鲁王急急道:“父皇,是丹朱小姐要抢儿臣的福袋,儿臣一直是誓死不从的,儿臣跟丹朱小姐真的是清白的!”
满殿愕然,连进忠太监都瞪圆了眼。
皇帝伸手按住头,闭上眼,真是造的什么孽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