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fuvs都市异能 夢迴大明春 txt-485【大禮】讀書-q3za3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陛下,粮道被断了!”谷大用慌慌张张跑进来。
朱厚照猛惊:“仔细道来。”
谷大用趴在地上,恐惧道:“不知,蓟镇总兵马永在外头。”
“要你何用?”朱厚照一脚将谷大用踹翻,喝道,“宣马永进来!”
马永全身着甲,大步走进房中,单膝跪地道:“陛下,数千朵颜卫骑兵,从老哈河卫绕去会州。他们虽然不能攻克会州城,却尽屠安置在城外的汉民(解救出的农奴),还袭击了两队运粮辅兵!”
老哈河卫,即后世建平县,原本隶属于大宁卫。大宁卫撤销之后,便建立老哈河卫,后来卫所也废弃了,干脆默认朵颜卫占领此地。
朱厚照问道:“敌军怎跑得那么快?”
马永解释说:“可能我军打造攻城器械时,这些敌骑就已经出发,他们每日虚张声势,只是想拖延时间而已。”
朱厚照又问:“王勋的辽东兵呢?”
“还在扫荡营州。”马永回答。
这次北伐,严格说来,应该算兵分三路。
只不过由于时间紧迫,除了萧滓的辽东西路兵马,以及袁达带来的几百辽南骑兵,其他辽东部队都延后了一个月出兵——传递军令,集结部队,整备粮草,都需要时间。
辽东总兵王勋,目前正在扫荡营州。
营州本来属于泰宁卫地盘,但随着朵颜卫不断扩张,营州地界的泰宁卫部落,要么被吞并,要么被赶走,实际落入朵颜卫的统治之下。
而敌骑绕后的所经之地,也该王勋负责,只不过还没打到那里。
粮道被断,王勋要背一口大锅!
朱厚照还在思考应对之策,马永又说:“陛下,我方六万大军的储粮ꓹ 还能撑一个多月,有足够的时间打通粮道。”
“你且说如何解决?”朱厚照忙问。
球霸之夢入洪荒 董方寧
马永说道:“大宁需分兵ꓹ 不可全部回击。一部留在大宁驻守,防止敌军绕道杀回来;一部南下去会州,赶走敌方的断粮部队。另外ꓹ 请传令辽东王总兵,让他立即率军往会州ꓹ 夹击消灭这些断粮的敌骑。”
朱厚照不假思索道:“就照你说的办。你带三万士卒南下,一定要把那些蛮贼给赶走!”
朱厚照本来就愤怒ꓹ 现在气得肺都快炸了。
食神直播間
朵颜卫不但一路逃跑ꓹ 还敢分兵绕后阻断粮道。而且选择的地点非常刁钻,一旦会州城被隔断,即便是王渊的东路作战区,也没法把粮食运过来——必须绕一大圈走草原。
东路作战区的王勋,接到消息吓得浑身冰凉。
皇帝的粮道被断了,敌军还是从他眼皮底下过去的,一旦出事可以把他抄家灭族!
当下ꓹ 王勋也顾不得扫清营州部落,立即挥师往会州方向赶去。
……
“都督ꓹ 又有士卒趁夜逃跑。”忽尔赤面色难看道。
阿札木里却一脸平静:“在所难免ꓹ 肯定有人会跑的。多分些粮食给他们ꓹ 再杀几个不听话的立威ꓹ 挨过这个月就能回去了。大明皇帝的粮道被断,肯定是要回师的。等他们夺回会州粮道ꓹ 那个时候已经是冬天ꓹ 皇帝还能在冬天继续进兵?”
阿札木里非常有军事天赋ꓹ 可惜他排行老三。大哥已死,二哥为质ꓹ 他瞅准时机上位,满以为可以重振兀良哈雄风,没想到大明皇帝居然御驾北征。
这还打个屁啊?
朵颜卫底子太薄了,阿札木里又威望不足,强行征召上万骑兵,已经搞得各部天怒人怨。若非他想到阻断粮道的法子,让各部首领看到希望,此时恐怕上万骑兵已经自行散去。
即便如此,在北撤途中,也不断有骑兵悄悄逃跑。
在大宁城出现的一万一千多骑兵,有三千骑被派去绕后断粮,剩下八千多骑都护着族人北迁。
迁徙不过两三日,途中竟跑了一千八百余骑。都是些小部落青壮,眼见没有油水可捞,也没有什么必胜把握,便想着赶紧回自己的部落过冬,阿札木里的死活关他们屁事。
又往北走了一天,阿札木里突然停止行军,原地扎营等着朱厚照撤兵的消息。
一旦明军主力,因粮道被断而撤军,阿札木里就会带着族人回大宁。顺便看看,是否能找到机会,将朱厚照的大军咬上几口,甚至是能把敌军全歼还抓到皇帝呢!
即便明军留下部队驻守大宁,阿札木里也可以带兵过去,将大宁给团团围住,逼得那里的守军因缺粮而投降。
“大宁如何?”阿札木里问。
哨探禀报道:“都督,明军骑兵追来了,足有好几千人!”
阿札木里纳闷儿道:“他们不要粮道了?”
“不知啊!”哨探连连摇头。
朱厚照已经发了狠,虽然自己粮道被断,却依旧让袁达带着全部骑兵,不顾一切的追击朵颜卫主力。又让马永带着三万人,南下去打通会州粮道,自己领着剩下的部队在大宁驻防。
早安妖孽花美男 葉汐雨
阿札木里虽然有军事天赋,但他还是优柔寡断了,没有带着全部骑兵去绕后。
誰主沈浮2 王鼎三
而朱厚照的应对之策,逼着阿札木里孤注一掷。他咬牙说:“留下五百骑,护送族人去草原,其余勇士全都跟我南下!”
末日戰線 嵐瀾
五百杂骑,保护族人往北走,他们认为草原是安全的。
而阿札木里,则带着不到六千骑,突然回击朝袁达杀去。刚刚接战,阿札木里就折向东南遁逃,吸引袁达的骑兵部队去追,那个方向全是各种山沟。既可绕去会州断粮道,逼迫朱厚照主力撤兵,也可以见势不妙继续往东逃窜。
因为信息不明,袁达果然上当,一路尾随追赶阿札木里,而没选择北击朵颜卫族人。
同样的,阿札木里不知道王渊绕后,以为自己的草原大后方很安全,把上万族人全都送进了王渊的虎口。
王渊在草原扫荡大小近百部队,兵力竟然越打越多。他招募了九百多蒙古骑兵,有五六十岁的老者,也有十二三岁的少年,承诺给这些蒙古人的部族赏赐草场。其中还有二百多人,是临阵脱逃的蒙古青壮,半路遇到王渊直接选择投靠。
蒙古人就是这般,畏威而不怀德。
蒙古小王子当初把朵颜卫的老窝都端了,双方可谓血海深仇,朵颜卫靠大明救济才活下来。可是,他们却选择投靠蒙古小王子,转过来不断袭扰大明边境。
此时王渊也把朵颜卫霍霍得不轻,那些逃回草原的蒙古青壮,在半路遇到王渊之后,大部分选择绕道逃跑。但竟有二百多人,不问自己部族的安危,也不管王渊抢了他们部落的妇女,竟然毫无心理负担的投靠过来。
哨探奔回,惊喜道:“总制,前方发现朵颜卫部众,他们的骑兵只有几百,其余全是蒙古百姓,还带着好多好多牲畜!”
“杀过去!”
王渊带着将近两千骑兵杀出,那护送部众的五百敌骑略作抵抗,便扔下部分尸体跑路了。
三万多部众、十多万头牲畜,还有无数粮食和物资,这些是朵颜卫的全部家底儿,竟莫名其妙全都落入王渊手中。
什么鬼?
王渊自己都在发愣,勉为其难收下大礼,但朵颜卫主力去哪儿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