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f81o0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42章 做好事的感覺真不錯讀書-ddtlg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明静的离去对于贾家来说波澜不惊,唯一欢喜的就是鸿雁。
“那女人看着不对路。”
鸿雁信誓旦旦的道:“有一次我见她从背后看郎君,那眼神和狼似的。”
杜贺唏嘘不已,“若是狼就好了,把郎君给吃了,某愿意减寿三月。”
王老二看了他一眼,“郎君不是不睡女人,上次某问过,郎君说只是想精益求精。”
“这是何意?”杜贺不解。
王老二在军中是斥候,军中的荤段子多不胜数。
他看了懵懂的鸿雁一眼,“就是养腰子的意思。”
杜贺不禁摸摸腰子。
“先生可在?”
今日休沐,赵岩来了。
“先生,这是阿耶给的。”
赵岩拎着一只鸡来了。
晚些授课完毕吃饭。
正经吃的是炒菜……
“先生。”赵岩抬头,一脸纠结。
橫刀萬裏行
“少吃醋!”贾平安觉得这娃真的是奇葩一朵。
得了陈醋后,赵岩弄在了碗里,夹菜后就在醋里涮一下。
这让贾平安想起了后世东南沿海的习惯,吃海鲜时喜欢弄个醋碟。
还有西南的一些人,吃面吃米粉时,会往里面倒二两醋。
吃完饭,赵岩说了自己的困惑,“先生,某最近跟着阿耶做事,觉着大唐的赋税有些麻烦,租庸调,为何不合并呢?”
你特娘的真是个天才!
贾平安没好气的道:“想法很好!”
赵岩不禁笑了,有些黑的脸上全是得意。
噬血王姬
“但也很蠢!”
贾平安分析道:“若是把租庸调全数归于一项,用什么来计税?”
“丁口!”赵岩看来琢磨了许久。
“当初某让你去琢磨大唐赋税,你得了这个结论,初看不错,可却没寻到根源。”
这个才是贾平安悉心栽培的学生,许多从不对那些人渣学生说的观点,赵岩都有幸学了。
“大唐的隐户你可知晓?”
赵岩点头,“先生教导过,大唐的户数增长的太过诡异,一看就有人隐匿了户口。加上权贵、世家门阀隐匿的户数,实则大唐的赋税从未收齐过。”
純爺們與巧媳婦
“那你说说,若是按照丁口来收税,均田制下倒也便宜ꓹ 可那些隐户怎么办?原先权贵世家还要拿出一部分田地的产出来缴纳赋税,可按照丁口交税ꓹ 他们家中的隐户就是免税……大唐的赋税就会少了一大截。”
赵岩愕然,想了想后,“那为何不把那些隐户清理出来?”
“清理隐户……这是谁的天下?”
赵岩脱口而出ꓹ “世家门阀。”
这个观点深入人心,百姓一谈起什么博陵崔ꓹ 什么清河崔就崇敬有加,而说到皇室就是一言难尽。
“如此ꓹ 清理隐户就是从世家门阀的身上剥皮ꓹ 你觉着能成吗?”
赵岩摇头,“怕是会打起来。”
“你能知道这个,某很欣慰。”
“先生,此事就不能解决吗?把赋税放进田地里呢?”赵岩很是郁郁。
这想法更激进。
“那会天下烽烟四起。”在门阀的时代,这样的政策就是寻死。
赵岩不死心的问道:“先生,若是能行呢?”
“人性本贪,那些拥有大量田地的地主会吃亏?他们会变本加厉的提高地租ꓹ 把损失从佃农的身上拿回来。”
“他们不怕那些佃农造反吗?”
“他们在乎的只有自己。”贾平安拍拍他的肩膀,结束了这个话题。
这娃有责任心。
“这需要你去思索ꓹ 某若是告诉了你……那也只是一家之言。记住了ꓹ 一家之言不可信ꓹ 做学问ꓹ 要紧的是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赵岩冥思苦想……
良久,他抬头道:“先生ꓹ 若是皇权强盛呢?那些世家门阀可会低头?”
这个手段……
“除非灭了。”
人都是逐利的ꓹ 除非学黄巢ꓹ 全给弄死了,否则威压只是扯淡。
“许多事要两手准备ꓹ 一手硬,一手软……”
贾平安把这个思路教给他,随后去了猪圈。
“郎君,阿大如今越发的痴肥了,阿二经常被其它兄弟抢食,瘦了些……”
猪圈里,那些猪在呼呼大睡。
宋不出看来已经把这些猪都当做是自己的孩子了,到时宰杀,这厮会不会崩溃?
前世贾平安住的边上就有一家宠物店,大晚上差不多十二点了,他就听到一个女人在哭。
那哭声堪称是哀痛欲绝,这个点都睡了,两侧的居民都默默的听着,不少人说那女人多半是喝多了。
结果第二天才知道,那女人的狗去了。那是陪伴她多年的狗,情同家人,随后哭了许久。
“阿大……”贾平安看着阿大,眼泪忍不住从嘴角流淌了下来。
但这是个大发明。
豕在大唐的地位很低,因为腥膻味重,所以被饲养在最脏的地方,和粪便泥土为伍。
这样的豕自然少人问津,也就是最贫困的人家才会吃。
但在贾平安的眼中,这些豕就是改善大唐百姓饮食结构的利器。
多吃肉才能强壮,这是动物的本能。
可牛肉不能吃,羊肉贵,吃什么肉?
贾平安回身,眼中全是得意。
吃猪肉!
無敵強神豪系統 歲月流火
第二天早上,他慢腾腾的出了道德坊。
这里距离皇城几乎是最远的直线距离,所以官吏不多。
不,是官员少,小吏多。
离皇城越远,房价就越便宜!
他依旧在马背上吃东西。
“武阳伯在马背上吃东西!”
前方有人在咋呼。
一旦被御史发现了,这便是现成的政绩。
贾平安不慌不忙的把剩下的肉饼吃了,拍拍手,前方出现了李默。
“李御史,少见。”
李默看看他……
食物呢?
边上那个举报的官员指着贾平安,“某刚才看到他吃饼。”
李默问道:“饼在何处?”
官员:“……”
“被他吃了。”
贾平安指指前方的天空,“某在那里画了一幅画,牛吃草。”
“那里空荡荡的,草呢?”
“草被牛吃了。”
“那牛呢?”
贾平安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那个官员,“牛吃完了草还留在那作甚?”
李默这般古板的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贾平安指着那个官员,“某记住你了。”
那官员强硬的道:“那又如何?”
边上的小吏说道:“百骑如今能管长安治安。”
到时候贾平安给你挖一个坑,你跳还是不跳?
官员把脸一抹,打马就跑。
贾平安和李默并肩而行。
“陈欧去了辽东。”李默看着有些唏嘘。
“是啊!”
不过辽东那边过几年就热闹了。
“这几日有人说后宫有人狐媚……”
李默飘然而去。
老李,够意思啊!
所谓有人狐媚,不消说,指的就是武媚。
这是谁干的?
萧淑妃现在一心想弄死皇后,没工夫搭理阿姐。
王皇后觉着自己占据了上风,所以准备顺势收拾了阿姐。
到了百骑,明静已经到了。
“小明。”
贾平安很是亲切的道:“早饭吃了吗?”
“小明?”明静满头黑线,“吃了。”
“没吃的话,包东一般会多买一张饼。”
包东此刻就坐在台阶上,缓缓吃着自己的早饭。
这是个好人。
明静不禁为包东打了个好人的标签。
“听闻他煮茶好喝?”
呃!
贾平安觉得这事儿吧,得分两面看。
“是啊!某不喝茶。”
你自己琢磨去。
“武阳伯,长安县遇到了麻烦。”
雷洪进来,手中拿着一张纸,“太平坊有人家扩建,占据了小巷大半,车马无法通行……长安县去交涉,被呵斥。”
“被呵斥?”贾平安问道:“哪家的权贵?”
长安城的违建已经成了一个大问题,这里多修一间屋子,那里往外扩建一些。
越靠近皇城,房价越贵的地方违建越多。
这让贾平安不禁想起拆迁前突击建房和突击种植树木等等手段。
这些手段都是后世玩剩下的,可再牛笔的违建,也不至于把道路都堵塞了吧。
“是皇后家的姻亲。”
程达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好言相劝就是了。”
皇后现在不同了,有了假子,假子还成功的成为了太子,威势惊人。
贾平安起身看着他们,皱眉道:“看看你们的模样,你等拿着钱粮,陛下的重托就在肩上,可你等却畏难不前,这是百骑?”
“可……那是皇后啊!”程达觉得皇后现在风头正劲,不该去触霉头,“违建到处都有。”
“可我百骑接到的却是这一处!”
贾平安起身,“叫些弟兄一起去。”
程达看着他,一跺脚,“罢了,某去!”
贾平安愕然,刚出去的包东也止步回身。
“看什么看?”程达有些羞恼,“某当年也是一条好汉。”
“哈哈哈哈!”
贾平安大笑道:“下次吧。”
他带着人一路去了太平坊。
此刻曹英雄和一群小吏已经到了事发现场。
坊内有大道,一般是十字大道,把一个坊粗略划分为四块。但皇城正南方向的三十六坊却不同,只有东西两个坊门,而大道也只有一条,用于沟通东西两个坊门。至于南北方向,因为没有坊门,大道就没了。
至于起因,第一,南北无坊门,如此这三十六坊想干啥坏事,比如说有人伏兵谋逆,就得从东西两边绕出来,给了皇城戒备的时间。
其二就是风水迷信,所谓‘北出即损断地脉’,‘不欲开北街泄气,以冲城阙’。所谓北,就是这三十六坊的北方,若是开北门,就正对着皇城。
太平坊就只有一条大道沟通东西坊门,而其中多有小巷,称之为‘狭斜’。
狭斜的宽度有两米左右,但有人家却把围墙扩建了过来,占据大半巷子,剩下的空间仅余一人通过。
“别人家也违建,有本事就把别人家的全拆了,否则谁也别想动!”
一个管事模样的男子站在巷子里,堵住了曹英雄一行。
曹英雄劝道:“何必如此呢!你这般做,街坊都敢怒不敢言,以后你家有个事谁也不会伸手,你说可是?”
另一头围着十余街坊,闻言都纷纷点头。
可管事却呸了曹英雄一口,“你便是爱嫖老鸨的曹英雄是吧,你和那扫把星狼狈为奸,这是想来欺负姜家?告诉你,做梦!”
擦!
神聖巨龍吸血鬼 西門5尋歡
众人震惊了。
爱嫖老鸨?
这口味奇葩的让人无语。
啞巴新娘要逃婚
那些年轻女妓不香吗?
曹英雄抹去脸上的口水,木然道:“做人莫要过分。”
“一个录事罢了,也敢来姜家叫嚣?滚!”
貴族的愛情爭奪戰:替身戀人 胡夕
管事挥手,就像是驱赶苍蝇般的。
权贵不法,在长安城已经成了痼疾,你要说直接弄,可那些门阀世家连皇帝都要慎重谨慎,你一个长安县敢做啥?
别说是长安县,就算是雍州刺史也不会去干这事儿。
老许当年做雍州刺史时,敢去砸了权贵们的碾硙,但却不敢去弄长安城中的权贵。
这是马蜂窝!
谁敢捅!
曹英雄的眼皮子跳了一下。
他想动手。
“曹录事,动不得,这是皇后家的姻亲。”
有小吏低声提醒着。
皇后要弄一个录事,那真是和伸脚踩死一只蚊子般的轻松。
“谁叫滚?”
曹英雄面露喜色,“兄长!”
甘妮娘!
他冲着管事比划了一个下流手势,“你再哔哔一个试试?”
管事个子有些矮,一边踮脚看,一边骂道:“贱狗奴,来姜家寻死呢!”
星空終點
贾平安被十余百骑簇拥着来了。
闻言他笑了笑,“好胆色!”
有小吏欢喜的道:“是武阳伯!”
那管事气焰消散了些,回身示意仆役去通禀。
回过头,他就看到了拳头。
呯!
管事已经做好了和贾平安争论的准备,可没想到贾平安却不讲道理。
一阵暴打后,贾平安这才说道:“长安城违建的人家不少,但这等堵塞了狭斜的却是第一桩。”
他指指曹英雄,“长安县来人,好言相劝,你等不理也就是了,还特娘的吐唾沫。”
呯!
他一脚踩去,管事惨叫道:“救命!”
大门那里的仆役们在跃跃欲试。
王皇后得了个假子,假子成了太子,这便是暴富般的感觉。
看看这家人,膨胀的都没变了。
“天黄有雨,人狂有祸!”
曹英雄见他面带煞气,赶紧介绍道:“武阳伯,这是姜家,他家家主姜超颇有些钱财,家族里做官的不少。”
这便是典型的依靠着家族发财的人家。
不做官,但有钱,有家族作为依靠,这等日子颇为潇洒。
那管事躺在躺地上叫喊道:“皇后饶不了你!”
撒比!
贾平安说道:“动手,拆了!”
“谁敢?”
一声厉喝后,姜超带着一群人出来了。
他三十余岁,保养的很是细嫩,一看就是富家子弟。
“武阳伯!”
姜超拱手,“姜家做了何事,为何如此咄咄逼人?”
驚世蠻妻:相門大小姐 熙寶
贾平安指着违建的部分,“你家把狭斜都堵住了!怎地,你还觉着理直气壮?”
姜超冷笑道:“长安城中违建的多不胜数,为何寻姜家的麻烦?不就是你那阿姐在宫中野心勃勃,想寻皇后的错吗?今日某在此,你来拆了试试?”
膨胀了!
在贾平安的眼中,此刻的姜超已经膨胀成了个圆球。
他笑了笑,“百骑有监察管辖长安治安之责,长安县的官吏多次来劝告,可姜家依然如故,仗着皇后的威势不理不睬,还喝骂官吏,羞辱官吏……”
“谁羞辱官吏了?”姜超觉得这是污蔑。
曹英雄指指自己的脸,“你家管事都敢冲着某吐口水,难道不是羞辱?”
姜超的眼中压根就没有他,只是盯着贾平安,“你家阿姐生了皇子,可太子却没了机会,人心惶惶中,你这是来找茬……”
有这等猪队友,贾平安觉得王皇后倒台果真不冤。
王皇后最近膨胀的不行,在宫中给了阿姐极大的压力。
如此!
贾平安指着违建之处吩咐道:“拆了!”
“你敢?”
姜超怒目圆睁,回身喊道:“拦住他们!”
“打!”
贾平安只是一个字。
他左手扶着刀柄,双腿打开齐肩宽,似笑非笑的对姜超说道:“百骑办事,姜超,你拦一个试试?”
那些仆役缓缓上前。
贾平安举手。
包东喊道:“拔刀!”
呛啷!
横刀出鞘,寒光闪闪。
姜超被这气势一逼,竟然连退了几步,那些仆役顺势止步,不敢上前。
曹英雄喊道:“动手!”
有百骑顶在前面,曹英雄带来的人拿着工具就涌了过去。
嘭!
围墙倒下,灰尘弥漫。
姜超骂道:“都是死人吗?上去拦着!”
这不是什么违建之争,此刻变成了王皇后和武媚之争。
姜超若是怯了,王皇后能掐死他!
“动手!”
姜超咬牙冲了过来。
贾平安拔刀。
刀光闪过。
“啊!”
姜超只觉得头顶一凉,人就跪在了贾平安的身前。
他以为自己中刀了,可只有长发从头顶飘落。
这一刀从他得头顶掠过,恰到好处。
再往下一些,估摸着头皮不保。
贾平安把横刀搁在他的脖颈上,森然道:“贾某在西北,在北方杀人无算,你一个米虫也敢挑衅贾某的威严吗?”
长刀拖动,姜超畏惧到了极点,喊道:“不敢!不敢了!某不敢了!求武阳伯放某一条生路。”
司禮監
“怯弱!”
贾平安收刀。
轰!
身后,那一段围墙全被弄倒了。
贾平安看看那些百姓,突然微微一笑。
做好事的感觉真不错。
……
晚安!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