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6b1h0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艾澤拉斯之救贖》-第748章 蓋帽達人蘭洛斯閲讀-grq3n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我们运气不错,船队来到塔纳利斯的第一天就发现了这个天然海湾。可惜占据此地的那些南海海盗似乎并不欢迎我们的到来,于是在卡雷苟斯的帮助下,蓝龙直接帮我们清扫了附近区域。”
“你看,这些房间只需要稍微翻修一下就能满足我们的初期需要,能省下一大笔费用。”
维林带着兰洛斯走了一圈海湾,丝毫没有鸠占鹊巢的自觉。事实上,没有自觉的人不只是他。
“干得漂亮。”直接忽视了对方口中平白无故遭遇劫难的南海海盗,听到能省钱的兰洛斯立刻竖起了大拇指。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陸雙雙
得到赞同,维林笑得更欢了:“不仅如此,我跟奎尔多雷的工匠,还有秘法会留下的有经验的施法者一同对淡水生产设备进行了周密的工程设计,加上你带来的那两个地精工程师的帮忙,相信我们的生产线很快就能开机了。”
“这些我倒不担心。”经过藏宝海湾一站,兰洛斯也想通了很多事情。淡水虽然在塔纳利斯乃至大半个卡利姆多都是稀缺资源,但很大程度上是热砂集团的商业策略,真要从这上面捞到大量油水,很难。
“矿产油气的勘探呢?有结果了吗?”
“我们在这儿选址可不只是为了这几间破房子。”维林显然早就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拍拍手,带着他的注意力看向了环绕整个海湾的连绵山丘,“这些可不是沙子,达拉然雇佣来的矮人矿工跟我保证过,确定这下面蕴藏着海量的矿产,蓝龙也说过这片山脉的魔力浓度很高,相当适合灌魔水晶与矿物的生长。”
“至于油气,我们没有设备,只能通过经验判断。这片海湾附近的浅滩区域向无尽之海延伸了很远,除非运气太差,否则也不会落到颗粒无收的地步。”
“很好。”知道一切都按部就班、蒸蒸日上,兰洛斯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接下来你就将那两个地精工程师好好利用起来,争取尽快将水多多的盈利提上日程。我们虽然只有三成分红,但蓝龙只要灌魔矿产,奎尔多雷也对现金没有太大需求,只要水多多开下去,秘法会的资金来源就绝对不是问题。”
“说的没错,而且我们还能以在海湾实习的名义,拉拢更多施法者加入。”
不同于维林的乐观,听到这话,兰洛斯突然心头一跳:“秘法会留在海湾的人很多吗?”
“算上我们的后勤人员,大概有七八十人吧。”听到这个问题,维林也收敛了兴奋,略显踌躇地回应道。
末世凰途 魂兒渺渺
“太多了。”兰洛斯皱了皱眉。秘法会现在的有生力量不过百余号人,而且大部分都是专攻理论的独行施法者,这次难得的机会,居然有这么多人不愿参与,让实战至上的兰洛斯不由深感恼怒。
兰洛斯的想法维林一早便清楚,见他不悦,立马开口劝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奎尔萨拉斯的千人部队有大量战斗人员和考古学家,整整一大半都参与了时光之穴的讨伐,从达拉然雇佣的也多是工匠,只有秘法会这边有足够多的了解魔法的人员能驻留海湾。”
“蓝龙呢?”
“除了接收你信息的泰蕾苟萨,其他的也都跟着讨伐部队离开了。”维林悠悠长叹,神色间竟涌现起了浓郁的寂寞与孤独,“就连塞安妮苟萨都没有留下。”
想起当时在秘法会图书馆有过一面之缘的蓝龙女士,兰洛斯眉头一挑,一脸揶揄地撇向精灵:“你该不会真跟那个蓝龙好上了吧?”
“有问题吗?”维林笑容荡漾,显然是乐在其中,“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家这小老虎怎么就这么乖巧听话呢。”
兰洛斯神色平淡地看着一脸自得的精灵,若无其事地偏过头去,望着大海,如经过大起大落饱经沧桑的老者般轻轻呢喃:“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此话一出,维林如同石化般呆立当场,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当场暴毙,随即猛地转身,一把拎起罪魁祸首的领口,“小伙子,你这话里有话啊。”
灰发精灵目光向下缓缓游离,教科书一般地扯谎道:“没有,你多虑了。”
龙族因为生育和寿命问题,淡泊的贞洁观一直是凡人调侃的重点。不过,这种调侃若是其他人说出来,维林倒不会怎么介意,偏偏是兰洛斯。
这让他不由自主想起,当初跟那位蓝龙女士勾搭上的时候,貌似还是靠伪装成兰洛斯的模样才得手的……
“哦,啊,是吗?可能吧?”想到这里,维林手上的力气顿时收了回去,带着一脸的尴尬和惭愧,悻悻然走远。
嗯?怎么感觉谁在戳我的脊梁骨?
莫名其妙地抓了抓后背,兰洛斯一脸茫然。
——————————————
海湾中央,最大的那栋木屋经过翻修,暂时作为了水多多公司行政办公使用。不过一踏进房门,兰洛斯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仅门帘用丝质幔帐装饰,连脚下也铺着绒质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几乎听不到丝毫异响。房间内灯火通明,金红色的点缀分布各个角落,折射出迷离的点点辉光。淡淡熏香芬芳弥漫开来,让人不自觉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仿佛将刚才屋外干燥炙热的沙漠气候遗忘得一干二净。
如此奢靡享乐,让兰洛斯莫名感觉心跳漏了半拍。
“啊,兰洛斯,好久不见。”大厅中央,凯尔萨斯手里正端着两杯红紫色的葡萄美酒,看到兰洛斯进来,只是简单打了个招呼就将注意力收回,彬彬有礼地将其中一酒杯递向吉安娜。
“谢谢,我不喝。”
当兰洛斯跟着维林顶着炎炎烈日巡视的时候,她本想找个地方休息,奈何却在这儿遇到了凯尔萨斯。这段时间,她显然待得非常不自在,见到灰发精灵走了进来,她连忙朝他投来求救的目光。
“哎呀,王子殿下真是善解人意,知道在下搁外边都快晒成人干了,竟如此体贴,在下真是感激不尽。”心领神会,兰洛斯抛开那莫名的愧疚感,大步上前,不等凯尔萨斯开口说话,一把夺过酒杯一饮而尽。
“啊,果然,这种天气喝冰镇的葡萄酒就是痛快。”
虽然难得的献殷勤被截胡,但凯尔萨斯也没有恼怒。毕竟这么多年来的交情,他也算是认识到了这家伙厚颜无耻的冰山一角。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过又说回来,以王子殿下的魅力,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拿下这位女士,要说兰洛斯这么个玩意儿能有什么进展,他是一百万个不相信的。
“看来你对水多多的发展还挺上心的。”
“我是个粗人,跟钱有关的事情,我都放不下心。”兰洛斯倒是不客气,大马横刀直接坐了下来,“不过王子殿下你也不细嘛,还真就说来就来了。”
“水多多是奎尔萨拉斯这么多年来,难得的与外界施法者的合作项目,我必须重视。”对方的话让精灵王子一阵皱眉,奈何这家伙说得那么自然,他也只能当做没有听见,没有对如此粗鄙的言语发表意见。
落神殤
“那你应该跟着讨伐部队一起,而不是在这么个鬼地方浪费金币和时间。”眼神再次扫了一遍整间屋子富丽堂皇的装潢,羡慕和嫉妒让兰洛斯的语气中,隐隐泛着些许阴阳怪气。
索命艷魂 泠月昕
賭道至尊 平凡的小草
瞥了一眼吉安娜,凯尔萨斯口是心非地说道:“我这不是在等你吗?这次行动最大的功劳和苦劳,可都在你的头上。”
“是吗?”把玩着手里那造价不菲的透明水晶高脚杯,兰洛斯的回应显得相当敷衍,“那可真是多谢殿下了。”
凯尔萨斯打的什么心思,可谓是路人皆知。若是以往,兰洛斯并不介意开开这位假正经王子的玩笑,但因为那一夜发生过的事情,兰洛斯从刚踏入这屋子看到这两人开始,就感觉到如坐针毡。
至于凯尔萨斯,一边细细品尝着美酒,心思也越发飘远。
真是奇怪,吉安娜女士刚见到我不是有些慌乱紧张吗?怎么兰洛斯一进门,她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整个人都镇静下来了呢?是我的错觉吗?
大厅突然安静下来,空气中渐渐弥漫起一股令人浑身不自在的尴尬。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