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liu3p優秀小說 黎明之劍-第1099章 昏暗宮廷與鏡面洞窟分享-bced9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在那一层又一层曲折阶梯之间,一道又一道古老的门扉背后,无数庄严华美的楼层堆叠在沉默的高塔深处,昏暗宫廷如层层堆积的厚重书卷伫立在大地上,它的每一层仿佛都是紫罗兰这个古老、湮远、隐秘王国的记忆缩影,而越是往这些楼层的最深处前进,那种古老隐秘的感觉便会越发深重——直到越过底层,进入昏暗王庭的地下结构,这座高塔仍然会不断向着深处延伸下去,在那些位于地下的楼层中,所有能代表“现代”气息的物品终于彻底不见了踪影,唯有怪诞的、不知来自哪个年代的魔法造物在它的深处运转着,监护着某些过于古老,甚至古老到不应该再被提起的事物。
层层向下,一片不知已经位于地下多深的大厅中气氛凝重——说是大厅,实际上这处空间已经近似一片规模巨大的溶洞,有原始的石质穹顶和岩壁包裹着这处地底空洞,同时又有许多古朴巨大的、带有明显人造痕迹的支柱支撑着洞穴的某些脆弱结构,在其穹顶的岩层之间,还可以看到石板构成的人工屋顶,它们仿佛和石头融合了一般深深“嵌入”洞穴顶部,只依稀可以看出它们应该是更上一层的地板,或者某种“地基”的部分结构。
重生過去當神廚
石笋从穹顶垂下,水汽在岩石间凝结,冰凉的水珠落下,滴落在这处地底溶洞中——它落在一层镜面上,让那坚固的镜面泛起了层层涟漪。
整个地底溶洞有将近一半的“地面”都呈现出如同镜面般的状态,那是一层漆黑而纯粹的平面,突兀地“镶嵌”在地表的石头之间,极为光滑,极为平整,然而这一刻它并不平静——仿佛有某种隐秘的力量正在这层漆黑的镜子深处涌动,在那如墨般的平面上,偶尔可以看到某些波纹出现,或某些地方突兀隆起,又有不知来自何处的光线扫过镜面,在光影的反射中,一些略显苍白的面孔正倒映在这镜面的边缘。
其中一张面孔的主人微微向后退去,他身上裹着漆黑的法袍,手中的长柄木杖顶端散发着极为暗淡的魔力辉光——这点微弱的光亮理论上甚至不能照亮其身边两米的范围,但在这处诡异的洞穴中,便是如此微弱的光芒仿佛都足以映照出所有的细节,让整个空间再无肉眼无法辨识的角落。
而在这名黑袍法师周围,还有许多和他同样打扮的守卫,每一个人的法杖顶端也都维持着同样暗淡的微光,在这些微弱的光芒映照下,法师们略显苍白的面孔相互对视着,直到终于有人打破沉默:“这次的持续时间已经超过所有记录……算上刚才那次,已经是第六次起伏了。”
“越界的影子也比以往要多,”另一名黑袍法师低声说道,“而且显得比任何时候都更难沟通……”
“他们躁动不安,似乎心智已经从沉睡中醒来,这不是个好兆头,”最先开口的黑袍法师摇了摇头,紧接着皱起眉,“有人去上层传信么?”
“已经派守卫通知纳什亲王了,”一位女性法师嗓音低沉地说道,“他应该很快就……”
“我已经到了。”
女性法师声音未落,纳什·纳尔特亲王的声音便凭空传来,而伴随着这声音一同出现的,还有洞窟中突然升腾起的一道烟雾漩涡——纳什亲王的身影直接穿越了昏暗宫廷层层堆积的楼层和交错叠加的魔法屏障,如一道坠入深渊的影子般直接“坠”入了这处位于地底深处的溶洞空间,他的身影在半空中凝聚成型,随后没有重量地飘向那“镜面”的边缘,来到一群守卫之间。
而在纳什亲王落地的同时,位于溶洞中心的“镜面”突然再次有了异动,大量波纹凭空从镜面上产生,原本看上去应该是固体的平面一下子仿若某种粘稠的液体般涌动起来,伴随着这诡异到令人不寒而栗的涌动,又有阵阵低沉模糊的、仿佛梦呓般的低语声从镜面背后传来,在整个空间中回荡着!
下一秒,那如软泥般起伏的镜面中突然凝聚出了某些事物,它们迅速上浮,并不断和空气中不可见的能量重组,迅速形成了一个个空洞的“人体”,这些影子身上披挂着仿佛符文布条般的事物,其体内不定形的黑色烟雾被布条束缚成大致的四肢,这些来自“另一侧”的不速之客呢喃着,低吼着,浑浑噩噩地离开了镜面,向着距离他们最近的守卫们蹒跚而行——然而守卫们早已反应过来,在纳什亲王的一声令下,一道道暗影灼烧射线从法师们的长杖顶部发射出去,毫无阻碍地穿透了那些来自暗影界的“越界者”,他们的符文布带在射线下无声爆燃,其内部的黑色烟雾也在瞬间被中和、瓦解,短短几秒种后,这些影子便重新被分解成能量与暗影,沉入了镜面深处。
一切都在电光石火间发生,在守卫们近乎本能的肌肉记忆下完成,直到越界者被全部驱逐回去,一群黑袍法师才终于喘了口气,其中一些人面面相觑,另一些人则下意识看向那层黑色的“镜子”。纳什亲王的视线也跟着落在了那漆黑的镜面上,他的目光在其表面缓缓移动,监视着它的每一丝细微变化。
就在这时,一抹在镜面下突然闪过的银光和虚影突然映入他的眼帘——那东西模糊到了完全无法辨识的地步,却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一道冰冷的“视线”。
纳什·纳尔特瞬间脸色一变,猛然后撤半步,同时语速飞快地低吼:“熄灭光源,自行计时!”
下一瞬间,溶洞中所有的光源都消失了,不但包括法师们长杖顶端的微光,也包括溶洞顶部那些古老石板上的符文闪光以及某些潮湿角落的发光苔藓——法师们的光亮显然是被人为熄灭,但其他地方的光线却仿佛是被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吞噬了一般,整个溶洞随之陷入绝对的黑暗。
在一片漆黑中,每个人的心脏都砰砰直跳,隐隐约约的,仿佛有某种细碎的摩擦声从某些角落中传了过来,紧接着又好像有脚步声踏破沉默,似乎某个守卫离开了自己的位置,正摸索着从同伴们中间穿过,然后又过了一会,溶洞中终于再次安静下来,似乎有谁长长地呼了口气,嗓音低沉地这份寂静:“可以了,重新点亮法杖吧。”
一片黑暗中,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也没有任何微光点亮。
校花校草碰上面 紫熏沫
又过了一会,突然有几声短促的惨叫从守卫们最密集的地方传来,在痛苦的喊声中,一个似乎正在奋力挣扎的守卫低吼着:“快,快点亮法杖,我被什么东西缠上了!我被……”
回应这喊叫声的仍然只有黑暗和死寂。
巫女的時空旅行 彈劍聽禪
终于,这些诡异的声音再次消失不见,纳什·纳尔特亲王的声音打破了沉默:“计时结束,各自点亮法杖。”
黑暗中仍然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任何光芒亮起,只有一些细微绵长的、仿佛被厚厚帷幕阻隔而远离了这个世界的呼吸声在四周响起,这些呼吸声中夹杂着一丝紧张,但没有任何人的声音听起来慌乱——这样又过了大约十秒钟,洞窟中终于浮现出了一丝微光。
第一个法师守卫点亮了自己的法杖,紧接着其余守卫们也解除了“黑暗静默”的状态,一根根法杖点亮,洞窟各处的微光也随之恢复,纳什亲王的身影在这些微光的照耀中重新浮现出来,他第一时间看向守卫们的方向,在那一张张略显苍白的面孔间清点着人数。
“少了一个人。”他突然语气低沉地说道。
守卫们立刻开始互相确认,并在短暂的内部清点之后将所有视线集中在了人群前端的某处空缺——那里有个空位置,显然曾经是站着个人的,然而对应的守卫已经不见了。
黑袍法师们紧张地注视着那个空位置,而紧接着,那个空荡荡的地方突然迸现出了一点点细微的闪光,那闪光漂浮在大约一人高的地方,忽明忽暗,时而映照出半空中朦朦胧胧的身影轮廓,就好像有一个看不见的法师正站在那里,正在独属于他的“黑暗”中努力尝试着点亮法杖,尝试着将自己的身影重新在现实世界中映照出来——他尝试了一次又一次,闪光却越来越微弱,偶尔被映亮的身影轮廓也越来越模糊、越来越稀薄。
黑袍法师中有人忍不住轻声嘀咕起来:“回来……回到这个世界……快回来……别放弃,快回……”
那最后一丝闪光终于消失了,之后再也没亮起。
守卫之间有人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声,含含混混听不清楚。
“他离开了,”纳什亲王的目光久久停留在那闪光最后消失的地方,沉默了好几秒之后才嗓音低沉地说道,“愿这位值得尊敬的守卫在黑暗的另一面获得安宁。”
守卫们低下头,带着肃穆与伤感齐声说道:“愿他在黑暗的另一面获得安宁……”
傲嬌總裁寵上癮
“尽快通知家属吧,将这位守卫生前用过的备用制服和法杖送去……总要有东西用来下葬,”纳什亲王轻声说道,“他的家人会得到丰厚抚恤的,所有人都将得到照料。”
守卫的首领躬身行礼:“是,大人。”
纳什·纳尔特点了点头,目光回到溶洞中心的“镜面”上,这层可怕的漆黑之镜已经彻底平静下来,就仿佛刚刚发生的所有异象都是众人的一场梦境般——纳什亲王甚至可以肯定,哪怕自己此刻直接踩到那镜面上,在上面随意行走,都不会发生任何事情。
“躁动结束了,”这位“法师之王”轻轻叹了口气,“但这层屏障恐怕已经不再那么稳固。”
“这种变化一定与最近发生的事情有关,”守卫的首领忍不住说道,“神明接连陨落或消失,停滞百万年的塔尔隆德也突然挣脱了枷锁,凡人诸国处于前所未有的剧烈变化状态,所有心智都失去了以往的有序和稳定,浮躁与动荡的思潮在深海中掀起涟漪——这次的涟漪规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大,必将波及到整个深海……自然也将不可避免地惊扰到沉睡者的梦境。”
一边说着,这位首领一边转过头,用带着紧张和警惕的眼神看向那面巨大的漆黑镜面。
“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来维持祂的沉睡状态。”另一名法师守卫忍不住说道。
纳什·纳尔特亲王静静地看着这名开口的黑袍法师,轻声反问:“为什么?”
“这……”法师守卫愣了一下,有些茫然地回答,“我们是守卫这个梦境的……”
“我们只是在守卫这个入口,确保演化自然发生,至于这个梦境是否会持续下去,是否会提前醒来,会在什么情况下发生变化……这些都不是我们可以干扰的事情,而至于涉及到整个世界,整个时代的变化……那更不应该由我们插手,”纳什亲王平静地说道,“这一切都是自然的历史进程,紫罗兰仅仅是它的旁观者。”
说到这里,他轻轻摇了摇头。
“别低估了这股历史演进的力量,也别被过于高昂的使命感蒙蔽了眼睛,我们只不过是一群看门的卫兵罢了。”
修行成真 神州小子
纳什·纳尔特化身为一股烟雾,再次穿过层层叠叠的楼层,穿过不知多深的各类防护,他重新回到了位于高塔上层的房间中,明亮的灯光出现在视野内,驱散着这位法师之王身上纠缠的黑色暗影——那些影子如蒸发般在光明中消散,发出细微的滋滋声。
纳什来到一张深红色的高背椅上,坐在那里静静地思索着,这样平静的时间过了不知多久,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突然从他身后传来。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墙壁上,一面有着华丽淡金边框、足有一人多高的椭圆魔镜表面突然泛起光华,一位身穿白色宫廷长裙、容貌极美的女子悄然浮现在镜子中,她看向纳什亲王:“你的心情不好,守卫出现了损失?”
“一个很有经验的守卫在边界迷失了,”纳什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什么都没留下。”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镜中女子露出惊讶的模样,“经验丰富的守卫怎么会在边界迷失?”
拽個美男當相公 花若似雨
“……镜面短暂失控,边界变得模糊,那名守卫抵挡住了所有的引诱和欺骗,在黑暗中忍住了点亮法杖的冲动,却在边界恢复之后没有及时重新回到光明中,导致未能顺利回到我们这个世界。”
镜中女子沉默下来,两秒钟后轻声叹了口气:“真遗憾。”
“……愿他在黑暗的另一面获得安宁。”纳什亲王平静地说道。
“我们都知道的,黑暗的另一面什么都没有——那里只有一个无比空虚的梦境。”
“那就是极致的安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