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i0nku精华小說 非洲酋長討論-第四百四十四章 逆轉相伴-0afmc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真正的凶险,往往是无形的。
梁远、郭建、韩少荣等人躲藏在暗中觊觎,莱恩.福蒂斯与巴迪奈.小赛维义作为埃文思基金会与赛维义家族的贪婪爪牙,也是将露未露……
曹沫也就不能“咄咄逼人”的将獠牙支出来,要不然在这一片对华人、华商还谈不上有多友好的异域之地,只会树立更多的敌人,招惹更多的敌意。
曹沫也只能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去化解这次的凶险。
在曹沫抵达佩美港之前,斯特金不仅从阿温娜.福斯特那里接手股权收购协议,还以弗尔科夫投资为主体直接兑现协议,即出资一亿两千万美元从科奈罗湖工业园手里收购所持有弗尔科石化集团25%的股权;但这一亿两千万美元,以及斯特金额外支付给阿温娜的两千万美元,来自于一个秘密的信托基金。
斯特金主持大西洋银行的国际结算业务,主要就是帮助一些不怎么见得了光的资金进出非洲,弗尔科夫投资这几年进行产业投资布局的资金来源,也主要是由这些资金构成各种秘密信托基金进行支撑。
因此,斯特金不需要对任何人、特别是合作伙伴奥本海默家族交待、解释新的秘密信托基金的来源,更不会透漏代表曹沫与布雷克、鲁伯特、菲利希安、西卡等家族利益的科奈罗湖工业园,就是通过这一秘密信托基金实际掌握弗尔科夫投资32%的股权。
他同时也不会透漏通过这一层间接持股关系以及以黄鹤斌为首的运营团队,实际使弗尔科夫投资跟天悦的利益彻底捆绑在一起。
冥動虛空
而杨啸锋将计就计,带着黄金返回德古拉摩,还是成功将梁远稳住了。
梁远没有打草惊蛇去挖掘曹沫与斯特金的关系,就更想象不到胡安.曼塔尔的选择。
而这两点至关重要。
盛世榮耀之妖妃嫁到 戰雲軒
微戀:我的男神有點不一樣 暮雪青青
斯特金作为福斯特家族的子弟,胡安.曼塔尔作为阿克瓦殖民者后裔群体的领袖,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莱恩.福蒂斯就算有警惕,也难以想象相信他们会那么彻底的投入华人资本的怀抱之中,更不要说去说服埃文思基金会的高层以及赛维义家族相信这点了。
阿克瓦既然进入民选时代,赛维义家族与埃文思基金会想要夺取乌桑河铜金矿,就绕不开担任经济部长的胡安.曼塔尔,特别是他们理所当然的将胡安.曼塔尔视作自己人。
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胡安.曼塔尔能从经济法律及政策层次,找到伊波古矿业承揽乌桑河铜金矿勘探及开采权的过程中,有无瑕疵、纰漏;而不是想着将胡安.曼塔尔绕开,从经济部或直接从负责跟伊波古矿业接洽的国家矿产及石油公司找其他人负责来干这“脏活”。
用“合法”的手段,从伊波古矿业手里剥夺乌桑河铜金矿的勘探开采权,对总统赛维义及其家族的声望影响最小,能避免卷入过于复杂的国际外交纠纷,也能避免为政敌及反对派所攻诘。
曹沫为拿下乌桑河铜金矿的开采权,差不多将所有法律上的漏洞都堵上,所签约的各种协议,申请到手的种种特许授权以及依照阿克瓦国家法律法规及时报备的勘探、建设以及开采报告等等都相当完备。
这也为胡安.曼塔尔拖延时间创造条件。
即便经济部的官僚里相当多的人是忠于赛维义家族的嫡系,也乐意为埃文思基金会效力,但精于事务、熟悉法律条文的人员却很少,又主要都是殖民者后裔出身。
重案一組
胡安.曼塔尔将这些人调开或稳住,就成功将这方面的梳理工作拖延下去,也光明正大的代表经济部,委婉的拒绝埃文思基金会贸然插手这一工作。
曹沫暗中将消息放出来,德雷克地方官员以及阿克瓦国家矿产石油集团之中,对乌桑河铜金矿有监管责任,或者负责与伊波古矿业保持联络的官员,他们无论是从中分一杯羹,亦或是想讨论效力于赛维义家族,亦或是想跟埃文思基金会搭上关系以便在别处获得利益,实际上都很难绕过胡安.曼塔尔。
就像是阿萨莫.吉安的幼子莫里吉,便是在胡安.曼塔尔安排的经济部宴会上,才得以跟莱恩福蒂斯接触上,甚至一度对胡安.曼塔尔掏心掏肺诉说衷肠。
这些人此时对埃文思基金会及赛维义家族是“无用”的,名单以及他们跟莱恩.福蒂斯及巴迪奈.小赛维义接触的情形,却及时反应到曹沫那里。
月球駕駛員
莱恩.福蒂斯还是担忧曹沫暗中在阿克瓦掀起族群斗争,令赛维义家族投鼠忌器,但如曹沫所料,埃文思基金会对送上门来的筹码不甚重视,不愿意为了安抚坎特族人,在达荷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投入多少资源。
莱恩.福蒂斯与巴迪奈.小赛维义只能想办法从体制内,对达荷美等坎特族地区进行财政上的倾斜,或给予更宽松的经济政策,以释放对吉安家族及其他埃特族温和派更大的善意。
妾色生香
胡安.曼塔尔一方面虚与委蛇,一方面名正义顺的强调对坎特族激进派声音强烈、暗中与反对派武装势力暗通曲款的地区,实行更严厉的经济、财政以及税收上的控制。
与此同时,莫里吉.吉安通过莱恩.福蒂斯,结交巴迪奈.小赛维义,“实际”被莱恩.福蒂斯、巴迪奈.小赛维义收买、利用的消息,不断传到坎特族激进派人的耳中。
斯特金代表大西洋银行、福斯特家族,这段时间在阿克瓦活动也是频繁。
他不仅主动搭上巴迪奈.小赛维义,还主动拉上大西洋银行在阿克瓦的重要客户,频繁拜访巴迪奈.小赛维义,连续举办大型的宴会或金融类的论坛活动,邀请巴迪奈小赛维义作为主宾参加,在佩美港为这些活动大造声势。
与此同时,巴迪奈.小赛维义积极结交中央及地方政府官员,收买、拉拢坎特族温和派领袖及其他政要,利用一切机会为自己制造声势的消息,也就从各个渠道,不断的传入他的两个哥哥耳中。
汹涌暗流持续到十月底最终暴发。
赛维义次子、时任阿克瓦警察总署副署长胡赛尼.小赛维义,当时在东部省首府特勒罗视察,越来越没有耐心的坎特族激进派无视温和派的阻挠,组织起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在市政厅前围住胡赛尼的车队,呼吁当局及时采措有效措施,缓解坎特族人当前所普遍面临的生存困境。
冷宮棄妃
对坎特族激进派素来持强硬态度的胡赛尼,命令地方军警对示威游行进行镇压,强硬的驱逐示威人群,最终有十一名坎特族人在示威游行中丧生,数百人受伤,上千人遭到羁押。
族群斗争骤然尖锐起来,阿萨莫.吉安当夜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胡赛尼及东部省军警的暴行,抨击总统赛维义滥用职权,任命家族成员在政府担任高级职务,纵容家族成员干涉政府事务,使阿克瓦的民选制度名不符实。
回到清朝做丫鬟 左湳
阿萨莫.吉安不仅将幼子莫里吉从首都佩美港召开,他个人向国民议会提交辞呈,还发出呼吁,请求政府部门的所有坎特族官员都应该辞去一切职务,拒绝再与赛维义当局合作。
阿萨莫一改温和派的立场,发出态度如此强烈、立场如此鲜明的声明,也是这段时间来坎特族内部形势所迫。
相比较华人资本,阿萨莫当然更愿意跟实力更强大、渊源更亲近的埃文思基金会合作,并从中获得利益,但两个月过去,非但没看到半点实质性的好处,也令他在坎特族内部饱受攻诘。
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要是立场再含糊不清,都担心自己在坎特族内部遭到激进派的清肃。
不要说总统赛维义本人了,阿肯族的其他酋首,也没有其他人愿意看到阿克瓦陷入分裂跟内乱之中——阿肯族内部的激进派,以乌弗.博尼亚为首、当初强烈反对推进政治变革的一批人,早在两年多前都未能成功发动的军事政变中被赛维义血洗过一遍。
面对坎特族人在各地掀起风起云涌的示威游行,面对坎特族人为主的一些在远地区开始大规模招兵买马,进一步加强民兵武装,总统赛维义十一月初下令解除次子胡赛尼在警察总署的职务,下令司法机关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镇压流血事件的真相,缉拿真凶。
总统赛维义同时还下令财政部、经济部制定重点发展达荷美等坎特族人聚集区域的经济、财政政策跟规划,加强对这些区域的财政救济力度,呼吁伊波古矿业等海外投资商,到达荷美等地区进行投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