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nhig7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我的重返人生 起點-第600章 並列第三(盟主‘孑朱’+2更)展示-2qpob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破碗求订阅~
…………
国产手机品牌一个接一个投放小改版新品。
假戲真做:純情白領酷總裁 郁憂
并且都是搭载了女娲系统稳定原生版。
官方并不主动广告宣传,显然是在低调进行某种市场‘调研’。
但这没有影响消息的扩散。
正所谓官方失声,网民沸腾!
门户网站上到处可以见到相关字眼,相关版块更是热火朝天。
各大社交网络平台更是沸沸扬扬。
线下有一些小电视台也纷纷直扑电子城采访报道。
甚至有些卫视台的二线频道也在报道。
可以说全国上下,只有这些手机品牌的官方毫无动静,还不积极。
傾城小毒妃
「联想领头尝试推出基于女娲系统的小改版智能手机!」
「不可思议:今日又有一家公司发售小改款!」
「你一定不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几大厂商联合上了它……」
再遇前夫,溫綿入骨
「新的时代已经来了,由你开启……」
「近日多地电子城奇怪的排起了长龙……」
「……」
开始是有好事的不入流网媒发了带有猜测性质的标题新闻。
引发了网民对几大国产品牌联袂投放上百万台小改款新手机会否引发市场饱和的大讨论。
接着有媒体记者实地调查采访发现线下销售很火热。
于是紧着就是大量的震惊部标题冒出。
然后是各大平台都有网民沸腾起来。
最后就是……
方年也忍不住参与了网上的讨论。
今天周日,陆薇语如期处理完了庐州白泽实验室的前期事务,搭乘飞机返回申城的路上,方年提前了一点到虹桥机场接机——
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也有段时间没操弄过‘持键化仙开天’这个账号了。
一开始方年只是参与了关于所谓市场极限到底在哪的问题讨论。
持键:“应该说这是个伪命题,且不说就因为搭载了女娲系统就提出市场极限轮,单说事情本身:
一家公司在向市场投放新的成熟产品时,一定会进行前期的市场调研;
现在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总投放的女娲系统新手机数量,姑且算是每家20万台,也就是80万;
对比之前的市场报告上每月平均销售200万台的数据,并不算是冒险的决定;
这几天的市场表现也说明了这点。
甚至我认为厂商后续可能还会加大投放力度,比如魅族加大产能依旧无法满足市场所需。”
“……”
“持键的回答有事实依据,比较贴近市场真相,我也是这样的看法,要不然魅族不会在加大产能至今还是脱销状态。”
“我站持键,每次角度都很新颖,也很是一针见血。”
“让我说女娲系统的加持实际上是带动了销量的,就是不支持诺基亚有点烦人!”
“……”
本来方年就是因为看到大家分析来去,用魅族保守的产能扩大策略来说女娲系统的影响因子之类的;
又提到所谓的市场极限,才冒泡说两句。
没想到很快就冒出了不少@消息。
“@持键大佬,隔壁有个热点话题你要不要去看看,给我们分析一下……”
“……”
方年当然没有如网友们的心意。
同类问题哔哔一次就够了,主动去找杠,就削微有点自找没趣。
方年只是爱抬杠,还没有进化到纯种杠精的地步。
刷着刷着,有相关的话题引起了方年的注意:
“女娲实验室真的是我见过的最伟大的国产公司,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无私发展国产系统,不动声色的打破了中国几十年来没有自主可用的商用操作系统的历史!我建议成立女娲实验室粉丝后援会~各位觉得怎么样?”
“赞同,女娲实验室已经成为了一家伟大的公司ꓹ 尊重知识产权,尊重市场ꓹ 尊重用户,如果一定要有偶像的话,女娲实验室就是我的终极偶像!”
“……”
方年仔细想了想ꓹ 最终还是回复了其中某条微博。
持键:“不建议粉任何一家商业公司,包括女娲实验室ꓹ 它也只是一家商业公司的一部分,目的就是为了赚钱ꓹ 没有无私ꓹ 也远算不上伟大,仅仅是因为有市场需要。”
稍作沉吟,又补充发了一条:
“举个简单的例子,女娲实验室之所以那么大力气打击华强北等一些玩家发售搭载女娲系统的手机,核心因素是收不到授权费。
马克思说过,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滴着血;
商业公司无论是否有梦想,最先要做的就是活下去ꓹ 活下去就需要有利润,就需要挣钱ꓹ 挣钱就跟资本脱不开干系ꓹ 不会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当然ꓹ 女娲系统做得很棒ꓹ 目前这一点毋庸置疑!
打破了西方世界在某些领域的封锁!
也打破了某些‘真相’!
鐵血戰兵 血中情
所以,大可赞扬、欣赏、夸奖。”
“……”
方年在发这些内容之时ꓹ 就明白这次的言论可能会引起某些争议。
严格意义上来说ꓹ 这也算是攻击了偶像、粉丝团队的根基。
同样ꓹ 这样的言论与一般的怼、杠有核心要素上的区别,可以被称之为攻击。
发完之后ꓹ 方年自己先哭笑不得的摇头。
咕哝一句:“果然,人之患在好为人师。”
如方年所料,因为持键这个账号拥有的粉丝量,很快就炸了。
“咦?持键大佬这次的角度有点过于尖锐啊。”
“你们怕是忘了持键大佬从一开始就很不喜欢任何意义上的资本,多个当时处于热点的公司都他都直接攻击过。”
“而且你们还记得‘史明’这个公知吧,现在直接算是退网了。”
“应该说这才是持键大佬。”
“……”
狂野艷逍遙 親王
这样的言论自然是被淹没在了舆论大潮中。
“有必要这么尖锐吗?女娲实验室不好吗?”
“我看是因为就戳破了很多人的面罩,从十几年前就开始喊要做国产操作系统,鬼影子都没有,现在女娲系统出来了,忽然就有这样那样的言论了?!”
“持键这人本来就有点什么都看不惯!”
“我国有那么多良心企业,怎么就不能把公司当成偶像来粉了?”
“……”
在某种‘愤怒’的状态下,人类本性就会趋向于忽略对自己不利的点。
所以明明持键的表达了女娲系统的优秀度,但直接被忽略了。
持键明明没更新微博,但微博主页依旧遭到了大量的言论冲刷。
方年也没闲着。
獵命師傳奇·卷四·四面楚歌
持键:“我说得很明白,商业公司就是为了挣钱,不存在无私一说,简单举个例子,假如女娲实验室不收取授权费,可能明天就因为研发经费短缺,停止研发女娲系统。”
“……”
“挣钱怎么了?有什么错吗?”
“我们乐意这样的公司挣钱!”
“……”
持键:“这些都没错,但没必要粉;
我再举个例子:倘若女娲系统不能带来商业价值,女娲实验室很可能会进行别的商业尝试;
我个人不喜欢看到到时候又是你们冒出来说女娲实验室没有道德!
同样,我也不喜欢真发生这类事情时,你们这些粉丝会说‘在商言商’这种跟今天完全矛盾的说辞!
商业行为的本质是攫取利益,跟普适的伦理道德本来就会有冲突!”
“……”
“难得又看到了持键大佬飞一般的回复速度!”
“不得不说,持键大佬本人应该很有真才实学,至少已经说服了我!”
“是的,他不是批评女娲系统不好,也不是批评女娲实验室不好,而是阐述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女娲实验室是会有商业行为的商业公司,如此而已。”
“……”
但是显然,不是每个网民都能如此理解。
毕竟把自己的想法装进别人脑袋这件事是天底下最难的事情,几乎没有之一。
所以还是有人同样用举例的方式说明他们身边的商人朋友有多么多么的道德,有钱不挣云云。
持键:“没必要刻意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由你个人的已知带来的某种优越于我而言可能不值一提;
而且我只是提建议,并不是意见,建议这东西可采纳可不采纳,又无所谓。”
“……”
发完这些,方年果断登出了账号。
他寻思自己是真的因为大半夜在机场等人有点无聊,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兴致。
毕竟以前手痒,都是想去抬抬杠。
一开始都还挺好的,但后面提建议就有了很大的区别。
人性本就有许许多多的弱点,优越感算是其中比较难以自控的一项。
额外的,通过某些好像是只有自己一人知道的事物来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更是最难以自制的一项。
说到底,方年其实还是希望能让更多的人愿意去多看一眼事物的本质。
不那么盲目。
毕竟所有的网民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人。
当然,乐不乐意思考,那是每个人自己的选择。
再有就是……
方年花了两辈子才明白,商业就是商业,一定是会为了利益而存在。
无非是身为商业掌控人,可以选择通过商业手段解决一部分现实问题。
如此而已。
…………
晚十点四十,陆薇语跟谷雨还有薛思一行三人从到达口行出。
额外有从前沿创新特地安排一辆车过来接机。
方年只负责接走陆薇语。
见到方年,薛思跟谷雨识趣的道别然后溜了——公司的司机在出发厅外等着,比陆薇语的待遇好多了。
陆薇语看看方年,笑着问:“等久了吧?”
“一会一会儿,刚好去网上冲浪了。”方年接过陆薇语的箱子,回答。
陆薇语眨了下眼睛,眉眼浅笑:“又去抬杠了啊?”
“算是教了教网友。”方年笑了下,“顺便跟你说说,注意一下相关营销策略,不要显得女娲实验室很无私,尤其是不要标榜是爱国企业,而且还得控制这方面的言论。”
陆薇语面露不解:“发生什么了?”
方年简单解释了两句:“……很简单的道理,舆论是把双刃剑,前沿就是一家商业公司,没那么大的担当。”
陆薇语似懂非懂:“听你的,虽然我不是很能理解。”
“以后你慢慢就会懂的,前沿的基本守则是低调低调再低调。”方年强调了句。
上了车后,陆薇语说起了最近的事情。
“几家大厂这次接连投放小改款,女娲实验室收到了将近四千万的授权费,也算是不错的收入,研发经费能稍微宽松一些。”
目前来说,女娲实验室还是在拼命投入的阶段,离收回成本之类的还早。
几千万的授权费看起来很多,但其实一点都不抗造。
即便女娲系统对外才到1.5,iOS4都更新了好几次,安卓也迭代了不少次。
但女娲实验室预研组已经开始进入无人区研发了,就算有方年的前瞻性产品发展脉络图,也会有些功能特性开发出来用不上。
听陆薇语这么一说,方年边启车边咂嘴道:“看来这些厂商都只是试试水,宁愿交六倍的授权费也不愿意加盟。”
“不是……你不愿意让他们加盟的吗?”陆薇语挑了下眉,迟疑道。
方年轻咳了两声:“我可没说这种话,是联盟内部成员意见不统一,跟我无关。”
“原来是这样啊。”陆薇语拖长音调,故意道。
接着飞快的小声嘀咕:“雷軍、黄秀杰最近还有那个参观了前沿创新的余大东都快想要跟你穿一条裤子了,一个鼻孔出气,能统一意见才有鬼!”
方年一本正经道:“其实是因为加盟费用太贵了,现在可不只是3100万了,得将近4000万。”
“是吧~”陆薇语信了……才有鬼!
瞥了眼方年,陆薇语撇嘴道:“方总,虽然我在庐州,但我也看了最近新出的智能手机市场分析报告的好吧。”
“什么报告,我怎么不知道?”方年不解道。
然后又认真道:“女娲实验室只是座小庙,目前不宜有太多的成员,容易混乱,有些人的心思路人皆知,我没那么好的肚量。”
陆薇语了然的点头:“知道了。”
涅槃決
接着解释道:“就是中关村在线的一份调查报告,跟之前十月份的那种一样。”
“只不过这次的数据有了很大的不同。”
“在中国IT网民购买/更换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倾向性选择上,女娲系统上涨到了第三名。”
方年有点吃惊:“第三?”
陆薇语一五一十道:“是的,报告上安卓依旧位居首位,占比:36.7%。
排第二的是塞班,占比降至:22.3%。
第三就是女娲系统,占比升至:11.0%。
第四是苹果的iOS,占比:10.9%。
其它的没有太大的变化。”
听陆薇语说完,方年咂咂嘴:“还不错,算并列第三,不过还是任重道远。”
“什么时候女娲系统能跟安卓在国内市场平分秋色,才算是达成第一阶段的目标。”
陆薇语深以为然。
这没什么好说的。
老街中的痞子 卸甲老卒
iOS只有苹果的手机会用。
安卓是开源系统,全世界所有手机厂商都可以用。
微软的WP目前还不是很有商业价值。
女娲系统虽然不对外开源,但也是类似于安卓一样的非独家系统,肯定得跟安卓比高下。
不过现在这样的结果,也算是没白浪费女娲实验室这两个月以来的努力。
想来等女娲联盟都发布新品手机,还能有一波涨幅。
“……”
十一点半,奥迪驶入君庭。
方年抱着出差将近两周,十分辛苦的方夫人走进了别墅。
“先生……”
“嗯?”
“该歇息了……”
“哦……”
“……”
深夜的申城又下起了淅沥小雨。
在深沉的夜里,方年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在语得哀曲里,走尽这雨巷~

======
PS:其实我觉得这章写得还行,该FD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