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6d9fy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寒門貴子笔趣-第二章 策反推薦-0v2jh

寒門貴子
小說推薦寒門貴子
第二天大早,徐佑召来鱼道真,詹文君能够坐镇金陵,将秘府运作的滴水不漏,鱼道真可是出了大力的。
这位司苑天宫的双天主之一、伪天圣朝的楚国神师,心机手段和能耐样样不差,算是可以独当一面的超厉害的角色,改邪归正后加入徐佑麾下,受命进入秘府,堪称如虎添翼,。
尤其她自知身份地位有差,为六天做事时得罪了太多人,也不想抛头露面,所以甘愿做詹文君的影子,帮着出谋划策,协助打理秘府的诸多事宜。
絕戀之至尊運道師
这是徐佑有意为之,身处权力风暴的正中心,明枪暗箭不计其数,张玄机有张氏门阀为依仗,等闲别人动不得她,但詹文君出身平常,又没了家族,很可能会被敌人和对手当成弱点,有了鱼道真更擅长阴谋诡计的帮手,拾遗补缺,洞察先机,至少又多了一层坚固无比的屏障。
见到徐佑,鱼道真的喜悦发自肺腑,并没有因为多日的离别而显得生疏。徐佑也没有追问庾氏和六天的关系,这是答应鱼道真的条件,无论什么情况,不逼迫她出卖六天。
不是英雄
徐佑说到做到。
不过,作为六天曾经的核心成员,又和天师道对抗了多年,她的手里应该掌握着天师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以为欲破天师道,当从何处落手?”
鱼道真没想到题目这么大,美眸泛波,巧笑倩兮的道:“郎主考我么?”
“算是吧!”
“若答得好呢,有没有赏赐?”
徐佑笑道:“钱,你不在意,华服美食,你不稀罕,田宅也与你无用,我一时还真不知道赏什么好……”
鱼道真离席跪地,挺起身子,目视徐佑,郑重其事的道:“我想求郎主赏一个恩典……”
生財有道:獵寶商人神秘妻 暗芝居
詭案追蹤2 貝曉
徐佑端起茶杯,悠然的品着茶,不用猜也知道鱼道真的请求肯定很让他为难,道:“你说。”
“陆令姿愿立誓离开六天,今生不再和郎主为敌,请郎主令秘府也不要再追蹑她的踪迹。”
徐佑讶然,放下茶杯,道:“你和陆令姿还有联系?”这语气只是疑问,并不是恼怒和训斥。
鱼道真摇头,她坦坦荡荡,并不惧怕任何猜疑,道:“没有,我是前几日突然收到陆令姿的传书……”说着呈上来信。
徐佑接过来认真看了看,陆令姿的用辞很是卑微,沉吟了片刻,道:“她的话可信吗?”
记得当初行刺失败,离开金陵时,陆令姿还发狠话要徐佑好好活着,等着她来取项上人头,这才过了多久,转变的有些太快。
“可信!”
鱼道真斩钉截铁的道:“陆令姿身飘零,但心高气傲,如果不是真的想要离开俗世纷争,绝不可能写这样的信来向郎君示弱求和。郞主,我知道不该让你为难,可……可是我和陆令姿恩同姐妹,实在是不忍心……”
这是真情流露的哽咽声,而不是明镜倾城的媚 术所致的虚幻,对鱼道真而言,这也或许是她媚 术大成之后,初次在男子面前流露出软弱的一面。
徐佑温声道:“你不用解释,我都明白。左丘死后,陆令姿估计也没了心思,她自己能想通其中的道理,放开彼此的仇恨最好。”
“是!左丘守白死之前透露父母的坟墓所在,就是为了告诉陆令姿,他的死,和郞主无关。而郎主既然遵守承诺,送还了左丘守白的尸骨,陆令姿其实早没了和郞主作对的念头。”
鱼道真顿了顿,道:“当然,陆令姿不是善人!郞主若是普通老百姓,那杀也就杀了,可郞主如今位高权重,身边高手如云,她自身实力不足,六天分崩离析,无处借力,与其执着于不可能实现的仇恨,还不如放下一切,开始新生……”
徐佑和陆令姿并无私人恩怨,某种程度来说,要不是她和鱼道真在后宫搞风搞雨,先帝和太子至少还得僵持一到两年,安休林登基更得往后推迟许久。
最主要的是,六天覆没在即,陆令姿无论势力还是武功,对徐佑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何况左丘守白临死前还曾为她求过情,加上鱼道真的面子,放她一马,也不是不行。
“既然你开口,我没有不允的道理。”
徐佑请来詹文君,问起秘府追查陆令姿的进展。詹文君道:“陆令姿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梁州的晋寿郡,随后消失,文鱼司还在持续的跟进。不过此女神出鬼没,想要再找到她,无异大海捞针,还不知要投入多少人力物力……”从成本核算角度出发,似乎放过陆令姿,对秘府更加划算。
“人都撤回来吧,告诉李木,让文鱼司销案,然后转交阴书司归档!从今往后,不必再关注陆令姿的行踪。”
重生之聯盟王者
詹文君看了眼旁边跪着的鱼道真,心知肚明怎么回事,笑道:“我知道了。”
徐佑的信而不疑,詹文君的善解人意,让鱼道真重重叩首,也没说什么谢恩的话,连命都给了眼前的男人,言语上的恭敬其实无关紧要。
徐佑笑道:“起来吧,了却心事,以后好生帮着我把天师道叛乱之事处置妥当。”
“是!”鱼道真盈盈起身,思忖一二,道:“天师道这些年损失惨重,八大祭酒里,大祭酒范长衣、二祭酒白长绝身死,三祭酒阴长生重伤虽愈,却已是风烛残年,七祭酒卫长安断了手脚,若非五祭酒李长风医术通神,怕是要落下残疾,现在虽行走如常,可武功大降,变成了废人。至于八祭酒宁长意更不必提,她在扬州另立宗门,欲和鹤鸣山分庭抗礼,或许不会直接为敌,但也不是天师道的助力。孙冠目前能用的心腹,唯有张长夜、李长风和韩长策等寥寥数人而已。”
“六祭酒韩长策,志大才疏,脾气暴躁,少谋无断,此人现屯兵涪陵,应该是我军主攻的方向。四祭酒张长夜最受孙冠重用,掌管着天师道的军政大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五祭酒李长风因理念不合,被孙冠冷藏多年,现在重新起复,管着天师道的后勤补给,但是究其本心,却未必愿意随着孙冠造反,并且此人和郞主颇有渊源……”
詹文君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秘府应该想办法策反李长风?”
副本異界
“夫人容禀!”
鱼道真性子极好,对詹文君更是耐心,柔声道:“李长风虽然质疑孙冠走的路,觉得他把天师道带入了歧途,却在八大祭酒里最是尊师,应该不会背叛师门……”
徐佑叹道:“不错,李真人确实是这样,他品行纯良,宁可死,也不会出卖孙冠!”
諸天求索 谷嶽
詹文君道:“那,策反张长夜吗?”
“正是!”鱼道真笑道:“张长夜是聪明人,聪明人总是想的多一点,孙冠要长生,要成仙成圣,可张长夜却没那么大的野心,也没那么大的奢望,未必愿意陪着孙冠和天师道共存亡……”
詹文君皱眉道:“张长夜好歹也是天师道里威名素著的大祭酒,四海享誉数十年,按理说绝不会惧死,除非我们能拿出让他心动的东西……难道要请主上敕封他为新任天师?”
徐佑道:“不行,宁真人在匡庐山立新天师道,我准备举荐他担任天师一职,张长夜就算归顺,凭他的资历和德望,根本不能服众。”
詹文君道:“可是除过天师之位,其他的东西,张长夜不会在意。”
两人同时看向鱼道真,鱼道真道:“张长夜先后育有两子一女,皆夭折而亡,世人以为他就此绝后,实则他还有一子,是青楼楚馆的歌姬所生,偷偷的养在扬州吴县的冯氏门内,现年十五岁,尚未娶妻。”
“哦?”徐佑问道:“为何要偷偷的养起来?天师道不忌婚娶,更不在意门第之别,张长夜大可把歌姬和儿子都接到益州,岂不比托庇外姓要好?”
“因前面两子一女夭亡,张长夜悲痛欲绝,曾问卦阴长生,阴长生说他修行太深,沾染了鹤鸣山的天道之气,成了克天克地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克女的七克之命,再多的孩子只要相认,就会死于非命。”
徐佑失笑道:“天师道最擅长鬼蜮伎俩来欺世盗名,没想到张长夜也会被这些不入流的鬼话糊弄……连天地都克,怎么没克了孙冠和阴长生呢?”
鱼道真道:“当局者迷,张长夜反正是深信不疑,正巧某次出巡扬州治,杜静之悉心招待,送了那名歌姬,谁想一夜风流后珠胎暗结,张长夜大喜,又不敢声张,唯恐重蹈覆辙,在杜静之的安排下,转由冯氏收入门墙,对外宣称是己出,抚养至今。”
徐佑没有问鱼道真如何得知,六天神通广大,又爱好挖人隐私,偶然发现张长夜的秘密没什么奇怪。
“张长夜对这个儿子视若珍宝,十余年来暗中扶持冯氏从不入流的士族逐渐上升到中等士族,家资豪富,且有多人出仕,形势大好。如果我们以之为筹码,威胁张长夜,再允他归顺后的功名利禄,我想,他不会拒绝。”
暮色天使 笑攬風月
徐佑问詹文君的意见,詹文君认为可以一试,成固然喜,不成也无所谓。徐佑旋即决定,由文鱼司动手,先控制冯氏全族,再让鸣篪司出面,想法子接近张长夜,尽全力策反。
计议已定,鱼道真叩首辞出,回到自己房内,从内裳里取出一枚玉诀,素手轻轻的抚摸着,眼眸里尽是温柔和怀念的神色,然而微微用力,玉诀化为了粉末。
这是两枚成对的玉诀,另一枚属于陆令姿,她们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生死托付,经历了污秽人间,见证了鬼魅人心,可彼此之间却始终保留着最干净的忠诚和信赖——那是黑暗中让灵魂不息的唯一的光!
只是现在,照亮鱼道真的光
是徐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