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mvxy人氣都市言情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愛下-第1409章 因果難銷殺機起讀書-k1xn6

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叮当,
一缕天光垂落,稀稀疏疏散开,向四面八方去,如同扯线散珠,映照出站在台阶上的这个猴子,浑身上下弥漫着凶戾。
叮当,叮当,
只是下一刻,天光越坠越多,越来越多,梵纹从其中浮现出来,恍若诸天神佛的眸子,蕴含着光明和慈悲。
叮当,叮当,叮当,
被诸天神佛注视着的猴子,像成了庙宇中的雕像,金灿灿的,却呈现忿怒相,让人感到畏惧。
“猴哥?”
猪八戒却看得毛骨悚然,刚才自家这猴哥冲击上境金仙无与伦比的势头戛然而止,就是他这个局外人都觉得难受,何况这猴子。
“大师兄!”
沙和尚也是喊了一声,不过这个魁梧的黑大汉却盯着孙悟空顶门上浮现出的紧箍,那一圈又一圈狰狞的尖刺,刺上又密布不计其数的经文,不由得手握紧了宝杖。
“大慈大悲观音菩萨,”
倒是唐三藏,他上前一步,俊秀的面孔上一片温和,他微微低首,诵读经文,听上去同样是紧箍咒,可声音抑扬顿挫,闻之不凡。
叮叮当,
咒声一起,孙悟空头顶上的紧箍再次收紧,只是这一次,孙悟空没有像往常那样疼得打滚,而是无数的光环贯通下来,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他人在其中,周匝经文起起落落,每个刹那,面上的凶戾就有少一分。
叮叮当,叮叮当,
唐三藏垂眉低首,诵读真经,消解孙悟空身上的戾气。
正所谓,佛法广大。
就这样,布金禅寺山门之内,大殿之前,松柏飒飒,经声阵阵,倏大倏小的光环垂落,唐僧念经,悟空峥嵘,八戒关心,沙和尚握宝杖,白龙马没有人管,就耷拉着脑袋,只是用马眼余光去观望。
整个布金禅寺,正是一幅取经图。
只是和以往相比,西游到了这个阶段,取经图中的五人之相,有了超乎人意料的变化。
超級兵王的美女軍團 奧巴牛總統
……
布金禅寺,半空中,一片莫名不可观望的时空里,丝丝缕缕的赤金色伸展开,恍若美丽非常的羽翼,正在微微颤动,弥漫着梵门之意,字字珠玑,光明大放。观自在大菩萨跌坐,她头上戴化佛冠,上饰仰月,面相圆润丰腴,珠宝项饰、披帛钏镯与罗衣璎珞,极为华丽,左手提瓶,右手执青莲花,只是玉颜一片清冷,不见任何的神情。
燃灯古佛与观自在大菩萨并肩而立,内有月白僧衣,外覆袈裟,袈裟的边缘缀着灯焰宝光般的纹理,扑簌簌的,他同样看向布金禅寺,目光在孙悟空身上略一徘徊,心里暗暗叹息一声。
其他人看不出来,他作为梵门大能,神通无量,可看得明白,现在寺庙中孙悟空身上发生的一切,看似是在用佛法化解戾气,实则是利用紧箍咒之能,把戾气丝丝缕缕抽离出来,暂时封印。于是燃灯古佛看得到,在孙悟空顶门云气之上,不知何时,多出一枚黑珠,无数纠结的纹理绕在一起,细细密密,密密麻麻,恍若一只魔瞳,俯视着世间。
这样的压制,现在由于观自在和自己等利用梵门的运势进行,有本质上的碾压,孙悟空无能为力,可只要孙悟空有朝一日晋升金仙,肯定能够打破所有,寻回这一日的怒火。
到时候,恐怕得有一番麻烦。
“不过,”
燃灯古佛看了身侧观自在大菩萨一眼,眼眸垂落,不见感情波动,做了就是做了,后悔也不可能,再说了,不提就是这猴子在西游后得道,推开上境之门,拿捏太乙道果,依然在自己之下,而且自己只是帮手,观自在大菩萨才是决策人,这猴子要找,首先找的是观音。
好一会,燃灯古佛又看了一眼,开口打破沉默,话语却是一转,说了另一个,道,“待孙悟空真有朝一日晋升上境,踏足金仙,他就能够明白菩萨的苦心,这都是为了梵门大局啊。”
“为了大局。”
观自在大菩萨微微点头,玉颜之上,阴霾进去,取而代之的是无与伦比的丽色,如晴天中万千光华齐齐照下来,她裙裾之上,荡漾着光和彩,激荡妙音,来来回回,道,“孙悟空会明白的。”
声音轻柔,可言语强硬,不可动摇。
潜意思就是,会明白就好,不明白也得明白!
燃灯古佛用目中余光瞥了眼,轻轻一笑,说到底,这位大菩萨可不是善茬,当年在封神之战中就大放异彩,揽得不少功德,而更厉害的,还是在封神之战后,以道入佛,佛道同修,再上一个层次。这样的人物,大风大浪见多了,手中自有乾坤啊。
这个时候,观自在大菩萨突然开口,道,“佛兄,不知道追踪恒元魔主怎么样了?”
“这个,”
燃灯古佛回过神来,想到追踪的过程,长眉抖了抖,道,“由于分心在布金禅寺里的孙悟空的事儿,我追出去的力量不多,只斩下了对方的力量,让那一缕魔念逃走了。”
“逃走了。”
重生五零致富經 黑魚精
观自在大菩萨拢在袖中的玉手攥了攥,她也知道,燃灯古佛的处置没有错,那个时候,孙悟空身上的异象是最重要的,恒元魔主的事儿得靠后,分个主次。只是让恒元魔主这一缕魔念这样轻轻松松逃走,实在是不舒服。
貼身美女的修真高手 道人
燃灯古佛也知道这一点,他回忆着当时的场面,略一沉吟,才开口道,“恒元魔主能够悄无声息地潜入布金禅寺也好,还是从我手中逃脱也罢,都显示出其在西牛贺洲中的根基之深,恐怕出乎我们所料啊。”
天地一鬥 密州大棗
燃灯古佛说着话,叹息一声,按照常理,恒元魔主再是神秘,再是强大,他也是恶念渊海中的魔主,在这个阶段来到西牛贺洲,肯定会受到现世诸天万界规则一定程度上的压制,比不上自己的。而要在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里,弥补力量的不足,没有他法,只能是根基之说。
“刚刚上浮上来的人间界界空里,就有恒元魔主的心魔道。”
观自在大菩萨美眸中丝丝缕缕的玉色流转,照见当日界空中的景象,她想着事,道,“恒元魔主确实显得格外神秘,和其他魔主不在一个层次上,不能小觑。”
燃灯古佛表示赞同,他又看了一眼看上去已经恢复正常,全身毫毛上缀着赤金色的孙悟空,最后目光定格在其顶门云气上被紧箍咒压制的黑色眼瞳之相,千百似触手,摇摇摆摆,无形间,蕴含着勾人愤怒的火焰,道,“有一事不得不察,这恒元魔主其心歹毒,有引取经的几位弟子入魔的倾向,再加上孙悟空现在的状态……”
观自在大菩萨听了,黛眉挑了挑,扑簌簌地落下阴影,透着不详。虽然说这次恒元魔主运气好,借着孙悟空的事儿遁走,下一次就不会有好运了。可燃灯古佛说的没有错,谁知道这恒元魔主下次会不会真的牺牲一部分力量,或者用其他手段来接近孙悟空等人,引导取经人弃佛入魔,进行沉沦。
孙悟空的事儿暂时被处理了,可留下了隐患,真让恒元魔主发现,并且有足够的时间和力量与之接触的话,真容易出大事。
而毫无疑问,任何一个取经人都不能出事,孙悟空这样的纪元之子,未来必定的上境人物,梵门在此纪元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更不允许出事。
观自在踱着步子,步步生莲花,郁郁葱葱,弥漫着香气,以恒元魔主的手段,即使受现世规则制约,可也不是下境之辈比如未羽和白摩烟这样的优秀人物能够察觉的,那只能是用梵门中的上境大能?
只是梵门最近正在集中力量,要联合各派,围剿九荒大圣,给予这个梵门的一生之敌予以重击,。正是这样,又考虑到到了西游末端,梵门在西牛贺洲中势力大盛,自信不会出意外,才没有在取经五人组,唐三藏,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周匝投放太多的力量。如今来看,不分力量不行?
燃灯古佛也知道这一点,觉得为难,两边的事儿都很重要,此时此刻,居然有一种人手和精力不足的情况。
要是真说起来,堂堂梵门高手如云,又在西牛贺洲中一家独大,说一个人手和精力不足,恐怕会被人笑话。可事实上,真是如此,梵门下面的力量在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或许遮天蔽日,无所不在,可牵扯到上境存在,从来是不够的。
一方面,如今纪元之力,席卷诸天万界,西牛贺洲身为纪元中心固然重要,可其他地界也不可能完全放弃。所以说,梵门中的上境存在也得分出时间和精力在其他地界做事,不可能全部涌入到西牛贺洲里。
另一方面,梵门的上境存在全部涌入纪元中心西牛贺洲也不现实。毕竟像梵门这样的巨无霸势力中,不可能铁板一块,不少大能有着自己的理念和坚持,他们全部在西牛贺洲的话,有时候会带来想不到的混乱和冲突。正是这样,西牛贺洲的事儿在以前都是以观自在大菩萨为主,梳理所有,后来即使弥勒梵主和孔雀大明王菩萨菩萨等梵门大能进入,也是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各有分工,以免起冲突。
……
布金禅寺里,当最后一缕金芒散去,只余下余韵倾泻下来,铺成薄薄的如轻纱一样,巍峨的山门,壮观的大殿,红墙上半覆盖的瓦片,一种说不出的宁静和安详。
孙悟空睁开眼,刚才的狰狞已经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是他头顶上,紧箍的色彩看上去明亮了三分,上面的纹理灿金耀眼。
“猴哥,”
猪八戒绕着孙悟空转了一圈,才停下来,声音有点犹豫,道,“没事了吧?”
我的夢幻青 姜菊
孙悟空用手按了下额头,似乎还记忆着刚才的疼痛,呲牙咧嘴地道,“哎呀呀,刚才真上可惜了,我都要到那一层了,结果还是差一点,没有成功啊。”
魁梧黑大汉般的沙和尚听到孙悟空说话,知道他正常了,他想到刚才对方冲击上境之时的异象,由衷地道,“大师兄是真的厉害,声势很大,这次有了经验,以后肯定能够成功。”
沙僧早知道孙悟空以前办的大事,大闹天宫也好,被镇压五行山也罢,都是惊世骇俗,更不要提,西游一路行来,更让沙僧对孙悟空的天资和战斗力叹为观止。可只有这一次亲眼见到孙悟空冲击上境金仙,震撼才是前所未有。
以后自家这个大师兄,真的是前途不可限量!
就是在梵门中,也会是一号人物的!
唐三藏此时提着禅杖过来,又看了看天色,开口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赶紧入内,拜过之后,住一宿,明日早点启程。”
“好啊。”
孙悟空用手正了正头上的紧箍,看到前面的僧人,道,“那位还在呢。”
僧人笑着点点头,什么孙悟空冲击上境,什么其他,他通通不记得,记忆里只停留在眼前的四人一马刚刚到寺庙的时候。
……
乱石山碧波潭,李元丰的鬼车真身正站在庭前,走廊里,半明半暗的光投下来,挂着的几个鸟笼子,精致又典雅,里面养着不同的鸟儿,有红的,有黄的,蹦蹦跳跳。
再外面,即使天光还亮,却下着蒙蒙的雨,雨线一道接着一道,洋洋洒洒的。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目光看向布金禅寺,察觉到孙悟空那种冲击上境的势头戛然而止,再感应到那一片时空中余下的难以名状的东西,面上露出笑容。
这一手变化,不但此时能够分散梵门道人手和精力,就是西游之后,也有可做文章之处。眼前和长远的都有影响,最好不过。
孙悟空身为纪元之子,在这个面目全非的西游中的变化,影响会很深元的。
李元丰把目光收回来,又看向竹节山方向,笑容一点点的收敛,只剩下冷冽,自己虽然做了准备,可梵门联合诸多势力的攻势已经箭在弦上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