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at6e7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章 看看斧子,想好給錢!分享-ev8og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平手……”
帝俊沉吟。
这结果,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尽管初始目标没有全部实现。
鸿钧隐藏的手牌,他已经大致了解……就是那十二祖巫马甲下的真实身份,还有两位没能浮出水面,甚为可惜。
那始终是一根刺,梗在心头。
想要拔出来,并非不行。
帝俊看着女娲,知晓这位女皇的精神状态处在一个临界程度上。
只要他再加把劲,越过了那条危险的线,接下去定然是真正的血战!
都天神煞大阵当现!
全面战争提前开启!
混在三國當軍
战争,帝俊并不怕。
他怕的,只是一些准备工作没能完成,与巫族两败俱伤之后,被其他人给捡了便宜。
‘得先清除和打压一些人……’
帝俊眸光转动,深邃莫测,‘鸿钧……苍龙……’
他筹算的清晰分明。
鸿钧的手尾是要清扫的……刚才大战中有谁放了水,帝俊心底都有数。
娛樂帝國大亨
另外。
苍龙!
这位古老的龙族始祖,当今时代不显山、不露水的霸者,麾下族群——龙族,稳居人道第三族群,仅次于排名第一的妖族、排名第二的人族……当巫妖两大阵营两败俱伤,龙族就是最靓的仔!
尤其是眼下,很特殊的时间节点。
龙族打入了人族内部,掌握龙师体系,开始有“人人如龙”的舆论宣传,尝试占领思想高地;另一边,龙族又在妖族中砸钱,鼓捣出了所谓的“万兽朝苍”说法,攻占血脉高贵的代表。
‘都是麻烦。’
‘我若逼迫太甚,迫使女娲考虑大局,合纵以对,人道排名第二和排名第三的族群联手,加强合作……对妖族没有好处。’
‘相反,如果我缓上一手,以退为进,待敌自乱,让人族内部警惕戒备龙族的势力抬头,推出火师以抗衡龙族,自然而然瓦解人龙联合……这个可以有。’
‘共同对外的战争,一致打倒的目标,危在旦夕的局势,会促使双方本能的融合,搁置各种争议,以实现对生存和胜利的追求。’
‘战争,是融合的良药。’
‘而和平,则是会滋生一些异心……雨停了,天晴了,谁谁谁又行了。’
而且……
除了这些对全面战争的考量担心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强如帝俊,也必须承认——都天神煞大阵,凝聚盘古真身,是有两把刷子的!
青春前期
真拼命了,哪怕天庭能胜。
巫族拼死反击,说不得就拉他陪葬了!
陪葬,帝俊其实不怕。
他还有个弟弟——东皇太一,能继承他的意志。
可惜。
帝俊对自己的弟弟,不是太放心。
单论实力、战力,太一的确很强,堪称洪荒一霸。
但是心机算计方面……帝俊深深担忧,怕太一玩不过天庭之中那些老阴逼。
指不定什么时候,太一就被白泽啊、鲲鹏啊之类的存在,给架空了。
就如同是对待鸿钧那样。
——请妖皇垂拱而治,些许洪荒小事,交给我等贤明妖帅、妖师便好!
‘太一小弟,若是能像女娲那样有强烈上进心,就好了……’
帝俊心底叹气。
伏羲女娲之间的家庭喜剧,同为古神大圣中人,一个个都乐呵呵的等着看笑话,甚至还干过背着两位大佬打赌其中谁胜谁负。
不过,等着看笑话的同时,却也是深深羡慕。
魔島風雲
甭管女娲叛不叛逆,好歹是成材了嘛!
有弟弟妹妹的神圣,都挺羡慕羲皇的调教手段,能让咸鱼·娲自动自觉翻身,树立远大目标,扯旗造反一气呵成。
不论最终成败胜负,这股心气都值得表扬,是极度难得的人生经历。
当然,做为了解‘亿点点’内幕的知情人士,帝俊对女娲抱有深深的怜悯。
有一个主攻易道领域,时不时算计人心大势的哥哥,动辄布局落子无尽岁月,人望能力更是冠绝过一个时代纪元……有这么一个兄长,还敢妄想造反成功?!
做梦呢!
帝俊闭着眼睛都知道。
女娲一些很亲信器重的队友、大臣,搞不好就是伏羲特意安排潜伏过去的棋子!
作为一个合格的兄长,肯定是清晰了解自己妹妹的性格、喜好,然后专门培养能投其所好的人才,让伯乐——女娲“巧遇”千里马,喜滋滋的收入麾下。
这些人才,平常时候用心卖力的给女娲打工,那忠心程度定然是没得说的;而等到哪天,兄妹刀兵相见时,骤然跳反,往女娲背后插两刀……啧,那画风太美,想想都醉了。
帝俊有七成的把握。
哪天女娲要是栽了,多半是栽在“自己人”手里!
不过,这跟帝俊有关系吗?
提醒……是不可能提醒的。
虽然他能很顺利的当上妖皇,没少亏了女娲这个造反头子的给力,逼迫鸿钧应招,扶持他帝俊登上了妖皇的宝座,统帅天庭。
养寇方能自重,能耐太足又表现太过,只有兔死狗烹,鸟尽弓藏。
可是眼看着鸿钧被关,胜利的曙光在招手,天庭将大有希望变成属于自己的财产……平叛工作上,就需要用心了。
女娲被坑?
坑的好!
坑的妙!
这样一来,哪怕妖族最终还是输了。
可若紧跟着巫族也被祭天,女娲灰溜溜的走到淘汰席,那他的心情想必是非常愉悦。
甚至为此,在这里面出上一份小小的力气,加快女娲扑街的速度……也是可以的哦!
帝俊的思绪有些飘渺,放纵自在。
不过与此同时,他的脸上还挂着很自然笑意,与女娲交涉。
“女娲殿下,你想要和局?”
“行,可以谈一谈。”
穿越之血花飛濺的浪漫 倘若閉上眼睛
“先就此战之后,贵我双方不幸战死、且被封禁先天不灭灵光的大罗归属,讨论一下如何交换吧。”
帝俊指出。
“换俘?好。”女娲同意了,上下抛动玉牌的手也停下了。
巫妖双方,彼此划界为疆,各自站定。
各自警惕的目光中,一些在先前战绩显赫的大神通者摸索腰包,有些不情愿的掏摸着,将绚烂夺目的灵光取出。
他们的视线里,有不舍、有留恋……这一条条灵光,都可以做成先天灵宝啊!
过了这个村,以后上哪找这样的店?
大罗的本质太特殊了,贯穿时空次元,洞彻诸天大道,本性超脱于上,灵光照耀永恒。
想配的上这样伟大生命,能做为其御使的兵器……制造起来太困难。
因为时空次元一直在变化,每时每刻,越是顺序往下,洪荒都会以指数级的速度衍生全新时空……而后再各有界情,大道变动,自有自的玄机妙处。
换而言之,更新速度太快了!
一般的法宝,刚炼制出来,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光彩呢,就已经“过时”了,“落伍”了。
除非能做到实时、自动下载更新数据,并且能完美搭配组合,最大程度发挥威力,振幅战力……这已然具备了大罗的最主要特性,一件灵宝若能炼制到这种程度,内中的灵性可以去考虑证道了!
也正是因此,在洪荒混的大罗,一个个手头上都很紧张。
除非有杀害,亦或者人格魅力实在太大,能有忠心追随……不然一般的大罗,那是没有先天灵宝使唤的。
眼下。
难得战争爆发,本都做好小发一笔,合情合理“收获”先天灵宝,奈何……双方的大佬准备讲和。
这一讲和,煮熟的鸭子就飞了。
好在女娲和帝俊的人望都还不错,承诺了战功会有补偿,两大阵营的强横大能便都同意了。
其中女娲是管钱,大巫都要讨好。
帝俊则是咸鱼翻身,今朝险些踩着女娲上位,打出了威风名气,让不少妖神大能觉得这是一个潜力股,可以考虑支持投资了。
曾经女娲说过的话,他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然也是知晓的——
帝俊强大的程度,不合常理!
这背后,要么是有人收买;要么是他已经开始得了天庭内部的人望,有好些个死心塌地支持他的妖神,偷偷摸摸的努力加班打工做贡献,就为了在今天,让帝俊惊艳所有人!
而,谁能收买一位妖皇?无法想象。
那就只有后一种可能了。
看起来浓眉大眼、一脸正直的帝俊,竟然搞起了私人小班底,天庭内部的妖神开始出现大规模归心现象,而且保密工作竟然做到了这种地步,大家互相询问,却没发现哪个透了口风!
这不简单啊!
是英主之象!
或许,帝俊真是一个潜力股?有希望带领大家走向胜利?我们现在要不要上车?
一些心思活络的妖神大能,念头转起来了。
想法一冒出来,考虑的情况一多,自然而然帝俊就有了排面——手下都给面子,关于战功讨价还价的情况不多。
帝俊将这一幕幕收在眼底,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角有一抹微妙的弧度。
这背后究竟是怎么回事?
究竟是他拿了见不得光的黑钱?还是他手腕强横非凡,经营天庭并不是很长的时间,就聚拢了一大片人心?
帝俊比谁都清楚。
可有便宜能占的事情,他自己是不会主动揭穿的。
‘先把人诓上车,再让人补票……事后车上如果有人来问,我是如何众志成城?’
‘我就可以指着他们自己,告诉他们……本来是没有,现在就有了。’
‘所以,我没有骗人。’
‘了不起,是没有交代清楚前后顺序,颠倒混淆了因果。’
幸運靈戒 鶴嘯
‘大罗的事情,那能叫忽悠吗?能叫雇佣水军虚张声势、烘托气氛吸引路人吗?能叫庄家控盘,吸引散户入局,再有镰刀一挥割韭菜吗?’
‘说的有意境些,这叫倒果为因!’
帝俊如是肯定着。
谁能说他心黑?
站出来!
知道吗!
他在别的地方,可是筹备着一个小号,最白不过了!
连名号,都决定了是“白”!
‘人族啊人族……’
‘这里面,人皇辈出,天帝并起,你方唱罢我登台。’
‘青帝最稳做庄家,黄帝忠奸两徘徊,黑帝自有踌躇志,白帝锦上添秀花……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女娲在挨揍!’
‘唉,可怜……可叹……’
‘事后,冤有头啊债有主,女娲你可别找我……我也只是收钱办事罢了。’
‘要找,你也要去找那个眼下正在强收赌费的家伙罢!’
帝俊的嘴角从始至终都噙着微笑。
尤其是,当一个个被俘虏镇压的先天灵光归来,他的笑容就更灿烂了些。
等这些被镇压的灵光苏醒,知晓是由妖皇帝俊力主推动了换俘救援,免去了他们被做成先天灵宝、任人驱使的苦逼命运,还不得感谢他?
歸一 風禦九秋
别的不说。
巫妖大劫这一个时代中,多半是要为他首是瞻了。
虽然只有几十号,还主要是一般角色。
但也足以小小弥补一下弥天大谎,证明他帝俊是有人支持的!
你们看到的,永远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
帝俊一直在笑着。
女娲看着他的笑容,很想上去给两拳。
只是,既已休战,她也不好主动挑起事端,只能是心底冷笑。
‘且让你得意几天!’
‘我现在能忍下这口气,不过是因为有更好弄死天庭的机会!’
‘还有,不想被后方那几个家伙捡了便宜……’
‘另外……我是超记仇的!’
‘我锅都炸了。’
‘伏羲你还幸灾乐祸?’
‘知不知道,家里做主的人很快就要换了?’
‘户口本上,户主将会是我!’
娲皇斜着眼,看了看远方,顿时心情郁闷,感觉面上无光。
‘我这哥哥,太不讲究了!’
‘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
‘等我当了姐姐。’
‘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教育他!’
‘开赌庄?收赌费?’
‘丢我风家人的脸!’
女娲冷眼看着,伏羲在原本开设赌庄的地方,摊开一张大桌子,信手一挥。
“哆!”
一把斧头,斧刃立在桌子上,发出脆响,好不吓人。
“赶紧的赶紧的!”
娛樂圈之人生贏家
“认赌呢,就要服输!”
“你们那些押巫族赢的也好,押天庭胜的也罢!”
“要认账啊!”
“这一场大战,可是平局!”
“巫族没赢!妖族也没胜!”
“也就是说,你们都赔了……敢不给钱的,看看这把斧子,好好想想!”
顿时,哭号声一片。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