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db8hx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愛下-第三百二十四章 扎心落淚,人書生死簿熱推-7nhd9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好大的手笔,好强的算计!”
孟婆感慨出声,饶是以她的心境,都感觉到无比的震撼。
鳳禦金鸞
她知道的远比别人多,看得自然也更远。
在远古时期,圣人为什么立教,甚至她之所以舍弃肉身化做轮回,为的是什么,为的还不是功德?
若是地府设立城隍,那地府给人惊悚的形象就会瞬间扭转。
以前人们恐惧地府,害怕鬼差,虽然也会跪拜,但终究是差了不少。
等到城隍成立,那与凡人的接触更多,获得凡人的好感更多,被凡人供奉后,同样可以获得功德!
可怕!
恐怖!
一举多得,而且足以改写大势!
只可惜如今地府没落至斯,若是早点知道这个方法,大劫中也不至于毫无反抗之力。
冰封三千年的女屍:素手乾坤 素素
慢慢来,既然高人给了我们这个方法,那就慢慢来,好好的布局,迟早崛起!
孟婆感慨道:“高人对我地府,那真是好得没话说!此恩此德,无以为报啊。”
她可是圣人化身,居然都说出这种话,可见其内心的重视,同样被这个计策给折服了。
“婆婆,婆婆!”
正在这时,黑无常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声音焦急,甚至都有些颤抖。
“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
孟婆眉头一皱,“你不是去陪在高人的左右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把高人一个人留下,你这是让我地府失礼啊!”
黑无常把小册子递了回去,“是高人让我把这本功法给送回来的。”
“高人对这个功法不满意吗?”孟婆微微一愣ꓹ 心中不由得有些慌,说明我地府做得不够到位啊。
“不是ꓹ 是高人已经学完了。”
“学……学完了?你确定?”孟婆呆住了。
这可是父神的功法,并不是经过删减后的八九玄功,是正宗的盘古功法ꓹ 就连当年他们祖巫都没一个能修到完美,这一眨眼就被修完了?
修炼功法讲究循序渐进ꓹ 更何况是炼体功法,修炼难度直线飙升ꓹ 就算对方是圣人ꓹ 也不可能直接学会啊,你当这是什么?
如果不是知道黑无常怕死,孟婆绝对会以为他在作死。
“婆婆,高人是真的学完了,而且修的是功德肉身!”
黑无常的眼眸中还带着深深的骇然,深吸一口气,又吞咽了一口口水ꓹ 这才带着极度的敬畏开口道:“高人说,说……说他不想再做凡人ꓹ 想要飞ꓹ 还想有一点自保之力ꓹ 这才修功法的ꓹ 然后,他ꓹ 他……他就ꓹ 直接把这个修炼到了圆满ꓹ 凝聚出了功德圣体。”
功德圣体?
要一点自保之力?
丫鬟成長記
孟婆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就因为想飞,因为想要不被人伤害ꓹ 然后就选择了凝聚出功德圣体,这,这,这……太扎心了!
做梦都不敢这样想啊!
还有,父神的炼体功法可以练出功德圣体吗?我怎么不知道?
美男,要不要? 紫夢幻影
孟婆傻傻的问道:“凝聚出功德圣体,这得需要多少功德啊?”
“不知道,反正太多了,高人的身体都装不下了,溢出来了,围成了汪洋大海,就这么环绕在他的身边,还拍打着浪花呐。”黑无常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了一个夸张的手势。
“蹬蹬。”
孟婆一个站立不稳,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
头一偏,不着痕迹的擦拭了一把眼角的泪花。
被扎心给扎哭了。
遥想当年,为了一点点功德,哪个圣人不是互相算计,手段频出,明争暗斗,撕破脸皮。
自己为了功德,连巫族肉身都不要了,才获得那么一丢丢,还感觉跟个宝贝似的。
然而现在,人家只是光想要自保,身边就围满了天道功德,这差距大到难以想象。
凡人当腻了,那就换个功德圣人当当吧,原来大佬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孟婆深吸一口气,不无敬畏的说道:“高人的境界,只怕大到难以想象啊!圣人铁定是挡不住了,我看天道也悬,难怪他随口就能说出城隍这种计策。”
世间功德分为两种,一种是天道功德,当你做出的事情对天地大势有着很深的影响时,才会获得,比如女娲补天、后土化轮回。
还有一种便是信仰功德,是通过为凡人做事,获得人们的诚心跪拜,从而获得功德,这种功德虽然不如天道功德,但相对来说好获得一些,也是很宝贵的。
当然,以上两种对于高人来说显然不适用,人家随随便便就把天道功德夺来,跟玩似的。
黑白无常有些心慌慌,甚至敬畏到想哭,颤声道:“婆婆,高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慎言!”
孟婆眼睛一瞪,连忙大喝出声,“这不叫可怕,这就可敬,可佩,有如高山仰止,让人可望而不可即,这才难免让人产生那么一丢丢可畏。”
黑白无常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对,婆婆所言甚是,我们错了。”
“你们能够接触到这种高人,是你们此生最大的造化,可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
孟婆认真的告诫了一声,随后轻叹一声道:“若非我无法离开地府,定然会亲自拜访。”
“婆婆放心,我们省得。”
“好了,赶紧去吧,万万不可怠慢了高人,对了,还有生死簿一事,这关乎到我们地府的振兴,绝对不能有一点闪失。”
黑白无常郑重的点头,随后道:“婆婆,那我们去了。”
“去吧。”
……
凡间。
李念凡开着金色的跑车在空中兜风,过足了瘾。
随后把车停在了半空,将《修仙界抱大腿准则》给拿了出来,坐在跑车里分析完善。
如今自己在凡人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情况也要开始做出改变了,需要重新规划一波。
功德肉身的存在,让自己的地位提高了,安全也得到了很大的保障,只要不是被不要命的疯子盯上,应该不会有谁会来针对自己,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该结交的大腿还是要结交的。
活着的问题不大,那该考虑的就是死后的问题了。
首先,功德圣体不确定能不能长生,其次,万一遇到疯子跟自己同归于尽了,那自己也就凉了。
而一旦死了,能够帮到自己的就剩下地府了,因此,和地府的关系还是要打打好的,方便死后走后门。
大致的规划了一下,李念凡又拿起了《大腿名录》,将新增的几条大腿给补充了上去。
一切搞定,李念凡这才返回了青玉城。
见到李念凡回来,黑白无常当即迎了上来,友善道:“李公子。”
結婚十年,總裁的一品夫人
“两位无常大人,你们这是准备走了吗?”李念凡看了一眼周围正忙碌着收拾东西的鬼差,不由得开口问道。
黑暗西遊記
“是啊,李公子。”
白无常点了点头,开口道:“地府出世,很多与之相关的至宝也相继问世,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宝贝需要我们去争取。”
李念凡想起来路上听到的消息,好奇道:“是不是一本书?”
“正是!”黑无常点头,“此书是我们地府的立足之本,为人书生死簿!”
“生死簿?”
李念凡心头大震,对于这个名字自然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简直就是鼎鼎大名,如雷贯耳。
“可是那本记录了人寿命的生死簿?听闻有定人生死之能。”
白无常解释道:“李公子,生死簿被定为人书,主要针对的便是凡人,一旦走上了修仙之路,生死簿对其的约束就会变低,修为越高,约束越低。”
“原来如此。”
李念凡点了点头,就算是这样,那也很牛逼了。
这可是传说中的生死簿啊,既然赶上趟了,不见一见着实是可惜了,而且沿途还能跟地府再度促进一下感情。
李念凡心头一动,开口道:“两位无常大人,我对于生死簿好奇得紧,可否与诸位同行?”
“李公子想看,自然可以。”黑白无常大喜过望,能够与高人同行,那绝对是自己的荣幸啊,说不定还能促进一下感情。
“只是……”
白无常沉吟片刻,开口道:“李公子,盯上生死簿的不止我们,我们地府还在与人战斗,过去的话说不定会有一场恶战。”
暴君,我誓不為妃 貓小貓
“恶战?”李念凡的眉头一挑,忍不住道:“我只在一旁观战,会有危险吗?”
我的陰陽招魂燈
黑白无常同时摇头。
白无常更是略带着一丝苦笑,开口道:“若是李公子在场,不仅不会被伤到,甚至每个人还都得分神保护你。”
可不是,旁边站着一位功德大老爷,那绝对得小心翼翼的,如果让大老爷被余波伤到了,那打斗的双方,没有一个是无辜的,都得承担恶果。
这就好比两伙人打架,一位老大爷在旁边观战,若是一个不慎误伤了老大爷,老大爷顺势往地上一趟……
想想都感觉到刺激。
李念凡的眼睛顿时一亮,“还有这种好事,那没问题了。”
说实在的,只要没有生命危险,这些热闹他还是非常喜欢凑的。
接着,他的目光落在大黑的身上,‘只是如此一来,大黑就显得有些累赘了,连炮灰都没资格当了。’
那还留着干啥?
“大黑,你先回去吧。”李念凡开口了,又有些犹豫,“只是回去的路途又不一定安全,我有些不放心。”
黑无常顿时心领神会,笑着道:“李公子尽管放心,我可以派两名鬼差护送。”
“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重生三國之溫侯親衛統領
黑无常忙道:“小事,举手之劳,多大点事啊。”
“那就有劳了。”
当即,李念凡把一个小包裹扛在了大黑的背上,语重心长道:“大黑,前路凶险,我不带你也是为你好,这包裹里有不少水果,省着点吃,回去吧,啊。”
“汪汪汪。”大黑用狗头在李念凡的身上蹭了蹭,算是道别。
经过简单的收尾后,众人当即驾云,一同向着一个名为清风峡的地方而去。
这次,李念凡不再需要人扶,而是驾驶着自己的祥云,甚至还载着龙儿和囡囡,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尤其是,当听到囡囡和龙儿那发自内心的一声“哥哥,你好厉害。”,更是让李念凡暗爽不已。
在修仙界,祥云便是成功男士的标杆。
李念凡跟黑白无常并排而行,渐渐的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自己的功德祥云实在是太过惹眼,金光耀目,时不时还有着异象闪现,光华四溢,黑白无常驾驶的那两朵小祥云跟在一旁,灰不溜秋的,完全就成了陪衬。
相当于豪车与二手奥拓的区别,差得不是一点点。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啊。
黑白无常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脸色有些不自然,感觉自己太low了,自尊心受损,不配跟高人飞在一起。
李念凡有些过意不去,提议道:“两位无常大人,咱们不如拼云吧,反正我的云大。”
说话间,他周身金光大放,无尽的功德如同漩涡一般开始在脚下浮现,祥云急速变大,很快就如同一个金色的大圆盘,盘旋于天空之上,金光挥洒而下,使得见者无不会短暂的失明。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如此海量的功德时,黑白无常依旧难以适应,犹豫道:“这……”
李念凡笑着道:“哎呀,别客气了,上来吧,坐在一起多好呐。”
黑白无常不敢拒绝,小心翼翼的踏上功德祥云。
双脚踩在祥云之上,他们的心肝都在颤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步伐,轻微,再轻微,千万别把祥云给踩疼了。
这八成是自己这一生中,距离天道功德最近,也是最辉煌的时刻了吧。
李念凡抬手一招。
顿时,在祥云之上,生起了五个金色的莲花台充当椅子,椅子的中间,则是一张圆桌。
“大家都坐,距离目的地可还有一段路程,一路枯燥,一起饮酒作乐岂不快哉?”李念凡哈哈一笑,一个葫芦就被其拿在了手中,“此酒可是我用心酿造,你们定要尝一尝。”
葫芦之上,紫金色的光芒闪烁,看起来分外的惹眼,直接让黑白无常二人的眼睛都直了。
紫,紫,紫……紫金葫芦?!
他们的脸皮不住的抽搐,竭力的将自己内心的震惊给压了下去。
用功德祥云做椅,先天至宝装酒,想来其中的酒肯定也不凡吧。
也对,只有如此才配得上高人的身份嘛,自己跟着高人,别的不说,就想象力这块,绝对会与日俱增。
大概率会膨胀到六亲不认。
白无常则是心头一动,提议道:“李公子所言甚是,一路枯燥,品酒之时,何不找几名女鬼,奏曲舞蹈助兴。”
李念凡点头,“甚妙!”
当即,黑白无常就一起行动起来了,亲自下场,去挑选熟悉音乐与舞蹈的绝色女鬼,高标准,严要求,务必做到万里挑一,完美无瑕。
同时,选来了两名绝顶漂亮的侍女,守在李念凡的身边,专门负责倒酒服侍。
这两名女鬼大气俱是大气不敢喘,兢兢业业的服侍着,从黑白无常的口中,她们知道,能够踏上这朵祥云,摸到这个紫金葫芦,是多大的殊荣,就算是仙界的顶级大佬,都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崇禎十七年秋 話淒涼
而当紫金葫芦打开,一股酒香顿时飘散而出。
这两名侍女当然是没资格品尝的,但是,光是这酒香味,就让她们的魂魄逐渐的变得凝实,堪称一场夺天之造化。
她们顿时精神一振,芳心狂颤,更加卖力得服侍起来。
能够服侍这种如同皓月星辰般的人物,与其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真是自己万世修来的福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