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otb2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庶子奪唐 起點-第七十二章 幸亦不幸展示-6xkha

庶子奪唐
小說推薦庶子奪唐
李泰呕心沥血,作成巨著《括地志》,原是借此风头冲击一波东宫之位的,可没想到因为段延芳的缘故,直接刺激到了李世民的内心深处的担忧,一波反向冲刺直接冲出了长安,东宫非但没进去,反倒是越来越远了。
有李世民圣旨,李泰往洛阳之官已成定局,甚至连日子都已经敲定,就在出了正月之后,至此以后,对李恪太子之位威胁最大的魏王李泰继前太子李承乾后也正式出局,所有人都知道,李恪的太子之位已稳如泰山。
长安城,胜业坊,魏王府。
此次李泰之官,不出意外的话数年内都不会再有回京的可能了,魏王府上下家大业大,李泰一旦离京更是数载不还,王府上下要随行搬去长安的东西自然极多,许多东西府中人已经开始在收拾了,准备着往洛阳送,上下忙碌地一片。
原本在院中散心的李泰看着眼前的场景心情越发地不佳,反正自己也无法左右结果,便索性躲进了内院的房中。
“殿下不是要去院中散心的吗,怎么突然回屋了?”魏王妃阎婉看着刚刚出门的李泰又折回了屋中,不解地问道。
李泰叹了口气道:“如今府中这般光景,你叫本王如何散地了心。”
阎婉看着李泰的模样,哪还不知李泰的意思,如今府中上下都在忙着搬家的事情,李泰的心情能好了才是怪事。
阎婉道:“殿下若是舍不得这王府,舍不得离开长安,只管向父皇求情便是了,父皇对殿下最是疼爱,殿下开口去求,父皇说不定便心软了。”
李泰摇了摇头道:“此事绝无可能,父皇是经历过玄武门的,他最是忌讳的就是这个,但凡父皇心里还有哪怕一线留本王在长安的心思,都不会下旨着我外放,这旨意既然下了,那边再难收回,这长安城我怕是待不下去了。”
火影之麻木不仁 妖嬈血花
你看不到的天空 十仞
阎婉看着李泰有些怅然若失的模样,安慰道:“这长安城虽好,但洛阳也不差,父皇和太子专门在洛阳给殿下辟了一坊之地开府,也算是殊遇了。”
李世民疼爱李泰,自然是不忍李泰遭罪的,而李恪做事也不会叫人寻了明面上的错漏,为了显示对李泰的偏重,朝廷特独辟了洛阳的整整一坊之地给李泰建魏王府,可谓罕见。
聚散兩依依 瓊瑤
此番朝廷为了李泰外放之事可是做足了场面,不仅留李泰之官东都洛阳,更是在洛阳兼并坊地,留了整整一坊之地给李泰营建魏王府之用,王府之畔更有潴沼三百亩,景色秀丽,时为东都之胜景,可见恩宠。
李泰此去洛阳,必然是富贵无忧,万分优渥,但他想要的又哪里是这些,他想要的是东宫,是储位,是权力,是成为大唐未来的帝王。
李泰道:“你也不必宽慰我了,所为之官东都不过外放而已,洛阳再好,难道好地过长安吗?洛阳的魏王府再好,难道还能及得上东宫的万一吗?”
洛阳再富庶,自然也不及国都长安,魏王府再奢华,也更比不得储君所在的东宫,那不只是表面上的富丽堂皇,更是将来帝王承继的象征,莫说是现在的这幅光景了,哪怕是叫李泰在东宫睡草席,喝粗粥,他也同样甘之如饴。
綜漫之神龍再現 霓虹燈泡
李泰的模样已经有些着了魔的意思,阎婉嫁给李泰也有些年头了,之前甚少见到李泰如此模样,此时的李泰哪里还有以往宗室才子的气度,心里也不禁多了几分担忧。
阎婉对李泰道:“储位之争,有得者便有失者,这已是必然,外放出京便就出京,殿下又何必执着于此呢?”
籃壇巨星
李泰道:“我为父皇编撰《括地志》,乃是立了大功,纵然不得父皇重赏,也不该被贬出长安吧,这是何道理,你要本王又如何看得开。”
李泰的情绪虽然有些激动,但说的话倒也在理0,他呕心沥血数载,编撰《括地志》,可这《括地志》才成书,李世民便下了圣旨将他外放出京,前后差距如此之大,李泰的心里能够接受得了才是怪事。
阎婉接着劝慰道:“大唐宗室诸王,比起那些少年出京的,殿下已是最晚外放的了,殿下该知足,该顺应天意才是。”
大唐诸王,大多在束发之年前后便会外放,除了李泰外别无例外,君不见五皇子齐王李佑,每次还京离京前都必定称病一场,就是为了赖在长安不走,但最后熬不过朝臣弹劾,每次也都是老老实实地走了,李泰能留到这个年纪属实难得了。
旁觀霸氣側漏 酥油餅
李泰有些激动道:“我岂是他们可以相比的,我乃父皇嫡子,最得父皇宠爱,本就该留于长安,跟随父皇身边。”
阎婉叹了口气,对李泰道:“殿下说错了,父皇最宠爱的嫡子早已不在长安,现在正在黔州待着呢。”
阎婉之言一出,李泰顿时被噎住了,阎婉说的分毫不差,李世民诸子,包括李承乾、李恪、李泰、李治在内,李世民最宠爱的毫无疑问都是他的嫡长子李承乾,而现在李承乾正在黔州流放,不得还京,更何况是他李泰呢?
被阎婉这么一说,李泰想反驳,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因为阎婉说的都是事实,论及李世民对诸子的宠爱绝没有任何一个皇子可以和当初的李承乾相比,就算是现在的太子李恪也不行,更别说还是弱了李恪一头的李泰了。
阎婉看着李泰闷不做声,也生怕李泰憋坏了身子,看准了时机这才上前又柔声宽慰道:“虽说殿下未能入主东宫,但至少现在殿下还是亲王,此去洛阳仍旧不失显贵,叫天下景仰,比起承乾太子又好了不知多少了。”
李泰听着阎婉的话,幽幽地叹了一声道:“若依你之言,本王还当庆幸了?”
阎婉道:“亲王之官外镇本就是应当,殿下此时外放却是正好,若是再过些时日,难道殿下真的还能全身而退吗?退一万步讲,就算现在殿下留在了长安又能如何,难道还能逆转天命不成。”
農女本色
萌寵甜心:總統少爺吻上癮
阎婉所言也正是实情,如今的李恪已尽得人心,就连他的舅父长孙无忌都和李恪言和了,他在朝中再无助力,又拿什么去抗衡李恪呢?就算留在长安也是无益,只会叫李恪觉着碍眼。
这么一想,李泰的心里似乎慢慢地舒服了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