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bmdqo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討論-第751章 夕姐覺醒相伴-2em3a

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小說推薦每天被迫和大佬談戀愛
听脚步声,来的人应该有最起码五六个,傅元修看着自己病床前,孤零零的傅淳,忍不住默默叹息了一下。
说起来,母亲去世的早,父亲一个人把他养大,幸亏家里小康,可以雇得起保姆之类的,生活上有保障,可现在自己也生病了,不知道他走了以后,父亲可怎么办?
傅元修默了片刻,忽然间开了口:“爸,我走以后,你……找个伴吧。”
傅淳也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
这一生他醉心于画画,跟亲朋好友渐渐断了来往,临到老了,儿子马上也要离他而去,才忽然间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独感。
他心里忍不住羡慕着,外面到底是谁家的病人,竟然会有这么多的亲朋好友大晚上的过来,一面又开了口:“你别担心我,其实我……”
话还没说完,房门被扣响了,旋即被人推开。
两父子齐刷刷扭头,就看到钱筝面带焦急的走了进来,女孩子还穿着睡衣,但此刻已经穿上了薛夕的羽绒服,不再那么冰冷,一双俏脸上那双如葡萄似可爱的大眼睛,此刻在看到傅元修还睁着眼睛后,大大的松了口气。
接着,她眼圈一下子红了。
傅元修愣住了,脱口而出:“小可爱?”
钱筝却没说话,而是让开了身体,旋即,跟在身后的几人陆续走了进来,除了薛夕、钱鑫、方怡之外,还有为钱鑫和方怡的事情主持公道的特殊部门异能者代表,也就是刚刚给薛夕解释方怡异能的那位,这一路上,他做了自我介绍,薛夕也就认识了他,名叫刘青恒。
眼见五个人走了进来,原本宽敞的病房瞬间变得逼仄,傅元修还处于懵逼当中时,傅淳已经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来,他不可置信的看向了方怡。
此前跟方怡有过几次见面,但都被方怡拒绝了,可她此刻,大半夜出现在这里……
傅淳的眼底,涌现出了希望,他结结巴巴的开了口:“方医生,您,您来这里是……”
農婦靈泉
在国画界是泰山北斗的人物,可此刻面对方怡,也只是一个想要救治自己儿子的老父亲。
方怡垂眸,眼底闪烁着厉光,面对傅淳,她略点了点头,这才开了口:“我先看看他的病情。”
几人急忙让开。
方怡这才走到了傅元修身边。
此刻的傅元修,虽然从手术台上下来了,可没什么力气,整个人也提不起劲来,他仍旧在咳嗽着,感觉胸口处憋着什么,难受的厉害。
方怡打量了他几眼,最后扭头,眼看着盯着自己的几个人都眼中带着光,她略凝眉,然后在几人的胆战心惊中,莞尔一笑:“能治的。”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钱筝也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幸福薛夕扶住了她。
薛夕却凝眉,看着方怡。
这个人从进入特殊部门开始,就一直对她们抱有恶意,虽然说为难了钱筝,又在众人的逼迫下没办法来到了这里,可她真的会乖乖给看病吗?
不知道为什么,薛夕有一种直觉,这个女人恐怕在谋算着更深的意图。
钱筝被扶稳了身形以后,整个人就扑到了病床边上,双眼通红的看向了傅元修:“小元,你的病会被治好的,所以,不要再推开我了……”
傅元修却迟疑了:“癌症,能治?”
他不解的看了看方怡,又看向了这群人,最后视线从薛夕身上扫过,却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钱筝却肯定的点头:“对,方怡说能治,就能治!”
她回头看向方怡,话语满是真诚:“方怡,谢谢你,我真的谢谢你,我为之前所有的事情,给你道歉!你救了小元,就是我欠你一条命!以后,我全听你的话!!”
她眼神里噙着泪光,并且已经打定了主意。
哪怕方怡再讨人厌,以后她也绝不会再骂她了,当然一种情况下例外,那就是她会去抢夕姐的男朋友……
正在这么想着,傅淳也高兴的开了口:“行,能治就行,方医生,我儿子就靠您了,您看,怎么治?可以现在治?”
傅淳只知道方怡有治疗的异能,却不知道这个治疗的内涵。
方怡没看傅淳,反而扭头看向了钱鑫,淡笑道:“钱鑫,你应该知道,我需要什么。”
需要什么……
肯定是需要一名要被执行死刑的异能者罪犯!
婚後再愛,老公乖乖就範 簡圓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刘青恒皱紧了眉头,拽住钱鑫走到另一边,压低声音开了口:“钱鑫,这件事你要慎重考虑。”
他叹了口气:“特殊部门规矩严格,方怡给普通人治病,更是严中之严,你若是为了一己之私,插了队,事后必定会受到严重的惩罚!我看,你不如去找老大,让老大帮你想想办法。”
生命是平等的,可又是不平等的。
就像是方怡的这个异能。
普通人生老病死,都是命,但她却能治命,可死刑异能者毕竟只有那么几个,救谁不救谁,就成了难题。
异能者部门,建立初衷就是保护普通人,人命在他们眼里都是众生平等,所以才默许了方怡的排号策略。
有人插一个队,那么这世界上或许就有另一个病患因此而死。
这是在抢命。
钱鑫也绷住了下巴,看向了病床上,此刻钱筝和傅元修的手握在了一起,两个人眼神里都是含情脉脉。
他又想到了钱筝跪在方怡门前,前面的九十九步都已经走过来了,只剩下最后一步。
钱鑫忽然间垂下了头,对方怡开了口:“我现在去提人!”
特殊部门前二天,抓捕了一个连环杀人犯,那男人是异能者,因为涉及到多条人命,被直接判处了死刑,要在今晚立即执行。
刘青恒顿时低声训斥道:“你疯了!”
钱鑫也压低了声音:“一切后果,我独自承担!!”
说完,他直接离开。
两人说话时压低了声音,其余人都没听到,只有耳聪目明的薛夕捕捉到了信息。
她皱起了眉头。
杀人犯,马上要被执行死刑了,这样的人也不配有人权,其实他来替傅元修死一场也说得过去。
但特殊部门纪律严明,全能大佬几乎是按照军队的规矩来严格要求的。
钱鑫这么做,按照特殊部门的规矩,几乎是要被开除特殊部门的工作的!
也就是说,财社集团领导换人?
陰陽快餐店
这……
她皱紧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特殊部门的规矩,有点不近人情。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因为傅淳看向了她,正在询问:“夕姐儿,钱鑫刚刚是去干什么了?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傅淳不是年轻人,一生的经历告诉他,能请动方怡出手,而方怡刚刚又什么要求都没有对自己提,必定是钱鑫付出了很多,如果可以,他想知道钱鑫到底付出了什么,他要全部承担,毕竟,救得是他的儿子!
薛夕沉默了一下,暂时没提。
特殊部门里面的杀人犯,应该是很凶狠的异能者,行踪肯定不能随便透露。
可她为什么总是觉得,这件事有哪里不对劲?
恐懼降臨
这股子不对劲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半个小时后。
始终守在他们身边,脸色凝重的刘青恒,忽然接到了景飞的电话,在听到里面的声音后,他的脸色一下子沉下来。
他回复了一句“知道了”,接着就失魂落魄的挂了电话。
他慢慢扭头,看向了几人。
那表情,让薛夕更是心中一震,知道糟了!
果然,下一刻,就听到他开了口:“钱鑫强行闯进了特殊部门的监狱,带出来了一个连续杀了十三条人命的异能者杀人犯,他本来打算带过来,让方怡使用转移功能,治疗傅元修的。可没想到在过来的路上……”
刘青恒语气一顿,一字一句开了口:“杀人犯逃了。”
“…………”
整个病房中,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盯着刘青恒,钱鑫更是猛地站了起来,担忧的询问:“我哥呢?”
刘青恒皱起了眉头:“你哥没事,他暂时被关押起来了,我现在要赶紧回去看看。”
说完后,刘青恒的视线看向了傅元修:“反正,他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死不了,你们先不要急。”
留下这句话,刘青恒就匆匆离开。
等到刘青恒走了以后,整个病房中只剩下了五个人:薛夕,钱筝、傅元修,傅淳,还有方怡。
在一阵寂静后,钱筝忽然间站起来,冲着方怡颤声开了口:“是你吧,是你算计了我哥哥!”
方怡此刻的神色,一如刚刚,仍旧站在那里,一副端庄的模样,可是她的脸上挂着笑,眼神里的得意之色隐隐溢出来:“怎么会是我?你哥哥明明是为了你,才做了这种违法的事情,放走了杀人犯,钱筝,我劝你现在还是赶紧回去清点一下家产吧。”
方怡故作担忧,可是表情欠扁,“本来,你哥哥把杀人犯带过来,就已经是触碰到了特殊部门的底线,可没想到……”
她纵了纵肩:“他竟然还让杀人犯给逃了!这次的罪责,可更大了!你哥哥甚至有可能会被怀疑,跟杀人犯是一伙的,故意放走的呢!这样子的话,你哥哥的后半生,或许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所以,看在咱们一起长大的份上,我劝你别在这里关心你的相好了,还是先回家看看,怎么办吧!”
她这话落下,钱筝腿一软,瞪大了眼睛!
她害惨了哥哥!
是她!
薛夕直接扶住了她,镇定的开了口:“钱鑫为特殊部门做了那么多,罪不至死,只要人活着,一切都好办。钱筝,振作!”
一代戰將
傅元修听不懂几人在说什么,给自己看病怎么又跟杀人犯牵扯在一起了?可看钱筝的模样,也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她哥。
所以,傅元修也急了,他喊了一声:“小可爱……”
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刚要说话,却忽然间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旋即——“噗!”
傅元修忽然间一口血喷了出来,直接染红了半个病床。
钱筝身上被喷到了血,她呆愣愣的扭头,看向了傅元修,就见傅元修紧紧按着自己的胸口,像是已经无法呼吸,可他却在看到钱筝脸上的血迹后,颤抖着伸出了手,想要为她擦干净,然而手指摸过去,却不仅仅没有把脸擦干净,反而更是晕花了,让她脸上沾血的地方更多了。
傅元修想说:“小可爱,别怕,还有我……”
可一张口,又是“噗!噗……噗……”
他口腔里忽然间冒出来了很多血,多到止不住,多到很快,半张床都被染红了。
钱筝蓦地瞪大了眼睛,几乎是一瞬间跳了起来,直接冲了出去:“医生,医生!”
極品護花殺手
薛夕没追出去,她按了病房床前的紧急灯口。
很快,医生、护士,还有跟着出去的钱筝涌入了病房,医生看到傅元修这幅样子,直接开了口:“请你们出去!”
几个护士直接将几人请了出去,接着,开启了另一轮的抢救!
最強婦科男醫
“滴滴滴滴……”心率机响了起来。
有护士惊呼道:“病人失血过多,休克!”
另一道沉稳的男医生声音:“准备血袋,上四个同时补充。”
“准备完毕。”
“…………”
抢救声,护士的叫声,还有杂乱的脚步声,占据了整个病房。
失血过多……
钱筝想到了那么多那么多的血,她不知道人怎么会流那么多血……
她想要说什么,可是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口。
方怡此刻却叹了口气:“钱筝,节哀顺变,他的肺部已经全部废掉了,活不了了。”
节哀……
钱筝猛地看向了方怡,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救救他!!”
她惊呼的都破了音。
方怡却笑着摇头:“钱筝,你哥哥现在自身难保,没了哥哥,你又能给我什么?”
她忽然压低了头,凑到了钱筝耳边,声音里透着愉悦的开了口:“好可惜哦,没有了你那个哥哥,你以后还怎么耀武扬威?”
钱筝敢奚落她,还不是因为有钱鑫在背后撑腰?!
薛夕也听到了那句话,一向情绪起伏比较淡的人,心底隐隐升起了一抹怒意,而且这抹怒意,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直到她觉得自己愤怒到快要把眼前之人给撕碎了!!
方怡勾起了唇,慢慢站直,然后欣赏着钱筝此刻的仓皇无措,她耸肩:“而且,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我说了,转移病痛需要异能者,而傅元修这样的情况,转移过去,对方必死无疑。现在,你让我去哪儿找个异能者?”
说完后,她看向了薛夕:“咦,我倒是忘了,薛夕也是异能者诶,你打算转移到薛夕身上?”
钱筝顿时摇头。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蓦地传来:“原来,你们再找异能者啊!”
这话一出,三个人齐刷刷看向了傅淳。
傅淳慢慢走过来,站在了方怡的面前,他垂着眸子,忽然间开了口:“转移到我身上吧。”
这话一出,钱筝还没听出什么,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倒是薛夕蓦地瞪大了眼睛。
她忽然想起来,傅淳是画画的,也是大佬群里的人!!!
她瞪大了眼睛,“相隐居士,你……是异能者!”
傅淳点头,他开了口:“我对色彩很敏感,算是这方面的异能者吧,只是能力不够,所以就没为特殊部门效力。”
“……”几人都被这个事实惊到了。
旋即,钱筝就流着眼泪开始摇头:“不行,不行……您是小元的父亲,小元不会同意的。”
傅淳苦笑:“其实,我本来就活不久了,唉,使用异能消耗了生命力,我的寿命,也就这三个月了。如果可以让元修活下去,这是赚了啊,孩子,别犹豫了!再纠结下去,就没时间了!”
傅元修刚刚已经休克了,再不动手,怕是不行了。
護短娘親:極品兒子妖孽爹 ~片葉子
钱筝还想说什么,傅淳已经对她摆了摆手:“这也是,我身为一个父亲的请求!”
“…………”
几人都没说话了。
傅淳却看向了方怡,颤巍巍的对她鞠了一躬:“请您救我的儿子!此后傅家上下,皆听你驱使!
方怡眼神闪了闪。
她没想到会有这么一个意外。
可傅家上下都是国画界的,能有什么地位?
还有什么,比看着钱筝痛苦更重要的?
方怡垂下了眸子:“不好意思,你这个情况我没遇到过,我需要向上申请,才可以出手,否则的话,我可不敢。”
向上面申请……傅元修就来不及了!!
傅淳全身都哆嗦起来,钱筝也气的不行,可此时此刻,这一老一少,都无能为力,钱筝眼泪直流,傅淳则忽然间放下了手中的拐杖,他扶着墙壁,慢慢的,慢慢的弯下了自己的膝盖:“我给您跪下……”
方怡慢慢的勾起了嘴唇。
国画界高手又如何?
钱家大小姐又怎么样,到现在,还不是要给她下跪?啧,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打算出手,让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是更好看吗?
可她刚想到这里,却见薛夕蓦地上前一步。
她扶住了傅淳的胳膊,拦住了他即将下跪的趋势,稳住了他的膝盖,也为他保住了最后的尊严。
她清冷的嗓音慢慢开了口:“她不救,我救。”
女孩这话说出来的那一刻,满头红发无风自动!
而她身上的气息……
我真不是NPC 晗似若
怎么会……
方怡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薛夕。
怎么可能……
薛夕竟然,她竟然觉醒了治疗的异能!
这种异能方怡太熟悉了,熟悉到气息外露,就已经捕捉到了。
不,不会的!!
【这是一个大肥章,五千多字,还是没写完这段剧情,明天继续吧~~宝宝们,求月票啊!!月票多多,明天才能打脸方怡更狠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