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kfml5火熱都市异能 遼東之虎笔趣-第八百二十一章讀書-muuqv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李永芳要气疯了,京城里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医院传过来的消息,大帅倒是没受多重的伤。可四爷李浩的伤势好像很严重,尤其是腿。
李浩在李枭心里是什么地位,没人比李永芳更加了解。这位四爷为了勘察铁路线路,几乎徒步踏遍了辽东和西北,现在又主持对川陕铁路的修建。李永芳觉得,李枭其实是在培养未来的宰相。
戮天仙道 妙筆秀才
这样一个人如果废了,李枭一定暴走。天知道这次会死多少人!
暗黑老公,寶妻難逑
不用说眼前这个被绑在木头架子上的人死定了,肩头纹着的龙就是个摆设,实际上是为了掩盖肩膀上的老茧。这家伙一定常年使枪,或许就是从军队退下来的人。
军队!守备部队没有几支配备步枪的,倒是辽军全部配备了枪械。如果这事情牵扯到军内的人,后果更加难以预料。
邪惡劫婚:冷傲權少馴服嬌蠻妻 簡小喬
不说话可不行啊!他不开口说话,自己就找不到突破口。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总得给大帅一个交代才行。如果没有李枭满意的交代,或许自己的脑袋就是最好的交代。
架子上的人伤痕累累,手脚在不自觉的抽搐,有血滑落,在脚下汇集成小小的湖泊,在填满小坑之后由于张力很大,高出了四面的小土坡,在昏黄灯光下闪耀着诡异的光芒。
血继续往下滴,终于冲破了张力,宛如一条红色的小蛇蜿蜒而下,李永芳就站在那里,任由这条血蛇在自己的靴子上啃咬。
他只是盯着眼前这人的眼睛看,这不是一个坚强的人,拔它指甲的时候,他也会哭号,惨叫,屎尿齐流,可他就是不松口,懦弱者的表现除了求饶,他一样不少,李永芳总觉得就要攻破他的最后防线了,他却依然如故,哭泣,哀嚎,就是不张嘴。
李永芳这些年杀过人,很多,也折磨过人,不少,有许多号称铁汉子的人在他手里都如同烂泥,面前的这个王八蛋让他升起了一点敬意。
这念头也只是稍一闪现就消逝无踪,一想到李浩还躺在陆军医院里,他就浑身战栗,这事情不给大帅一个合理的交代,那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经历过几次暗杀,李枭出行的时候已经是小心再小心。要经过的大楼附近,也布置了必要的警戒。甚至安排了狙击手,盯着对面那些窗子。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可这一切都是徒劳,暗杀还是发生了,而且刺杀者达到了部分目的。
虽说京城卫戍不是他的责任,可管情报的事先没有及时预警,也是他的重大失误。急火攻心,李永芳的嗓音有些沙哑:“你是谁?主使人是谁?你受谁的指派?说出来,老夫给你个痛快。
如果不说,老子就这样一刀一刀的活剐了你。你不是硬汉,真正的好汉子老夫见过。两条胳膊都被砍掉了,眉头都不皱一下。零敲碎打的罪你遭不了,相信我。”
那人不言语,刚刚那抡刑罚榨干了他的体力。他耷拉着脑袋,好像死人一样。李永芳用手探了一下鼻息,还活着。
活着就好,死人是不会说话的。现场八个枪手,就他娘的活捉了这么一个。剩下的全让那些丘八乱枪给打死了!
一桶冰凉的井水泼在头上,那人全身打了个寒颤。抬起肿胀的头颅透过密封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李永芳,嘴里含糊不清的请求:“杀了我,杀了我!”
把耳朵贴近这王八蛋的嘴巴李永芳才听清楚这三个字,心里不由的失望不已,这是死士只求死,不求生!
不吐出点儿东西来可不行,李永芳一个眼神儿过去,立刻有人拿着刀子走过来。就算一片一片的把他碎剐了,也得掏出点儿东西才行。
一个手下兴冲冲的跑进来,对着李永芳耳语几句。李永芳的眼睛立刻亮起来,呵呵!百密一疏,真正的百密一疏。
“杨老九!呵呵,很意外吧?没有老夫查不出来的事情。”李永芳脸上带着最邪的笑。
架子上的人浑身一颤,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永芳。从他的表现上来看,他真的就是杨老九。
“你是辽军二师转业回来的,只要我调一下辽军二师的档案,很容易就知道你的家人在哪儿。我的手下很能干,一会儿就送过来。”李永芳用手里的鞭子抬起杨老九的下巴,好像老猫在戏弄一只耗子。
很快,有人跑进来,递给李永芳一个牛皮纸封住的档案袋。李永芳一把扯开封条,从里面抽出一张纸。
“杨老九,河北蓟县人。家中父母尚在,已婚,妻子王氏诞有两子。哦,我算算。辛丑年,今年应该一个九岁一个七岁。都是上学的年龄,就是不知道他们看到自己老爹这副模样作何感想。
京城离蓟县不远,我这就派人把你的家人接过来。你死前,也好能跟家人团聚一下。你看看,老夫这人还算不赖吧!呵呵呵!”李永芳的笑声好像夜枭啼哭,听在杨老九的耳朵里面异常恐怖。
杨老九身子剧烈抖动,他瞒着父母妻儿干这一票,完全是因为签了赌债和高利贷还不上。
一想到利滚利越来越高,自己这辈子的辛苦所得,都会被这些高利贷吞噬。杨老九就觉得心如刀割!
两个孩子都到了上学的年纪,虽然朝廷不要学费,甚至还管一顿饭。可书本学杂费还是要交的!
妻子两年没有添置过一件新衣服,更不用说金银首饰。老爹最喜欢喝的红高粱,自己也没给买过几回。
为了这个家的未来,杨老九才会接下这桩买卖。对方给的钱财,足够他和家人用上三辈子还不止。
如今所有的事情在画了一个圆之后,又回到起点,这比死亡加的让他感到恐惧,他嘶吼着说:“求你,别去找她们,就让她们好好活下去,她们什么都不知道,你想要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李永芳笑了起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是个人就有弱点,死士不在乎自己的命,却会在乎别人的命,比如家人,这真是够讽刺!
“如今大帅当家,不流行株连那一套。你乖乖说出来,一切都好商量。我会给你保密,保证不让你家里面知道你是刺杀大帅被处死的。我能称诺的就这么多,老夫没有必要骗你一个将死之人。”
李枭在蓟州堪称万家生佛的人物,因为刺杀他被砍了脑袋。杨老九这一家就不要在蓟州混了,家里有工作的一定会被工厂开除,上学的孩子也一定会被学校开始。
一家人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孩子也上不了学。除了当乞丐讨饭或者饿死之外,没有第三条路好走。
“我说,我说,我全说。”杨老九到底还是招了,连他的猜测都说了出来。蘸着他的血按下手印之后,李永芳立刻兴冲冲的来到陆军医院。
李枭坐在抢救室的门口,眼睛饿狼一样盯着所有出入的人。医院的大夫护士,一个个走路都夹着腿,生怕惹恼了处于暴走状态的李枭。
李永芳战战兢兢来到李枭,他不能不来,京城出了这样的事情他居然没有觉察。
“大帅!”李永芳躬着身子。
“嗯!”李枭用鼻孔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现在已经查明的是,凶手是从楼上跳下来,以肉身为炸弹,炸了您的座驾。而后是枪手在楼上放枪,企图置大帅于死地。”李永芳陪着小心,说话的时候总是用眼睛瞟李枭的表情。
“我不要听这些没用的废话。”李枭像狮子一样咆哮,所有人都吓得打了个哆嗦。
“是是是!凶手找到了,是工部的一个给事中,名叫顾准。背后出钱的,是江南盐商。”李永芳赶忙说了出来。
“确实吗?”
“这里是现场抓住那枪手的口供,余者待查!”李永芳赶忙拿出口供给李枭看。
鬥帝神話 夢雨01
“顾准?”李枭根本不记得有这个人。
“他是顾大中的侄子,顾宪成的重孙子。”李永芳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
公主那婚事兒
“哦!知道了,东林党的人。抓!不管牵扯到谁,一定要把事情弄清楚,给我刨出根来。”李枭气得脸都白了。
盛世寵妃
一念之仁啊!自己总是想着放他们一马,可却没想到这些王八蛋没想过放过自己。还真他娘的是亡我之心不死!
“诺!”从李枭这里领到了尚方宝剑,李永芳立刻兴冲冲的走了。
东林党当然要查办得清清楚楚,更加要查办的就是那些江南盐商。谁不知道,那些江南盐商累世巨富。家里的金银论窖,珍珠论缸来装。东林党那些穷鬼没有油水,可盐商们很有油水。
虽说这些年盐铁专卖没有了,可瘦死的骆驼到底比瘦死的马要大。富了上百年的人家,这点儿底蕴还是有的。
李永芳走了,孙之洁来了。他管着警卫团,这一次沿途警戒是他的任务,现在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可谓罪责难逃。
“不要请罪了,带着你的兄弟们在战场上,把今天丢的脸捞回来。现在去天津上船,过几天我乘飞艇直接去华亭,等你们补给靠岸的时候,我再上船。”
李枭没有责怪孙之洁,有千日做贼的,从来没有听过千日防贼的。孙之洁总不可能,把沿街的楼房挨家挨户的搜一遍,这根本不现实。
“多谢大帅!”孙之洁垂着脑袋,这一次真实丢人丢到家了。
李枭焦急的等待着抢救室里面的消息,过了足足有三个小时时间。李中梓才从里面出来!
“李神医,怎么样了?”李枭立刻站起身来,看着李中梓。
“腿算是接上了,不过今后走路会瘸,而且……而且不能长时间走路。即便医好了,今后每逢阴天下雨仍旧会痛苦不堪。”
李枭闭上了眼睛,李浩最钟爱的堪路事业,凭借的就是这一双脚板。这些年李浩差不多走遍了辽东和西北、四川。
或许是老天爷也觉得,这孩子的路走得太多,让他好好歇歇。
“知道了李神医,您多费心。”李枭无奈的向李中梓道谢。
李中梓又进了抢救室,李枭的眼睛恶狠狠的看着身边的一切。没人敢靠近这时候的李枭,连顺子都不敢。
或许现在敢于靠近李枭的,只剩下德川千姬了。
走到李枭身边,轻轻抱住李枭的身子。
“老四的腿废了,今后再也不能勘察铁路线路。也不知道他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能不能擎受得住。”李枭坐到了椅子上,神情非常落寞。
就算是自己身为大帅,也不可能清楚掉所有黑暗处的敌人。最终,以为自己连累到了李浩。作为大哥,李枭无比自责。
傲嬌女友帶我飛 一抹絡腮胡
替嫁:魔帝的愛妃
“这些年四弟东奔西走的,也没休息过几天。他走的路太多了,或许是老天爷想让他休息一下。你不必这样,四弟是好样的,李家人都是好想样的。今后不管在哪里,四弟都会做好自己的事情。”
“可他还没成亲。”
“妾身会在京城给他寻一位高门良媛!”
孙承宗听到李枭遇刺的消息,又得到了顾大中和顾准被李永芳抓走的消息。放下手中笔,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真是人不绝之,自绝之!李枭已经没有了对东林党赶尽杀绝的意思,可东林党人却不这么想。贸然的出手,将他们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一次李枭不会再手软,京城里面与这件事情有牵扯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刚刚安定一些的江南,这一次也会再次掀起血雨腥风。
孙承宗曾经也是一名东林党,还是资深东林党成员。可他还是闹不明白顾大中这群人,明明不是李枭的对手,干嘛还要不停的撩拨他。
李枭就是一头辽东吊睛白额猛虎,别看他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没什么架子。老虎饿了是会吃人的,别看老虎悠悠闲闲溜达着,就意味没危险。一旦老虎真的扑过来,那一切都晚了。
现在东林党人,还有江南那些东林党支持者,就要面对李枭这头吊睛白额猛虎的怒火。
会死人!死很多人!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