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7eybm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諸天普渡 起點-第784章 道術 (二合一章)展示-a580q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放下手中武经,洪辟又拿起另一部书,《道经》。
他来此世,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让本体的肉身与神魂达到极致。
以极致的积累,晋升太乙之境。
或许有一线机会,能让他晋入太乙时,便能窥视到一丝大觉、甚至大罗之妙。
这个世界,无疑是最合适的。
此世的修炼之道,泾渭分明。
将修行比作苦海行舟。
世间即是苦海,肉身即是载人的舟,神魂即是那舟上的人。
修行的极致,便是登临彼岸。
肉身之道,从锻炼皮肉筋骨,内脏骨髓,到换血重生,蜕变人中之仙,再到血肉重生、粉碎真空。
从基础,到化凡,再到不可思议之境。
明明白白,极为扎实。
如此清晰坚固的一条修行之道,是此世无数纪元之中,无数先圣先贤总结、升华出来的智慧之光。
也是陈亦前所未见的。
与之相对应的另一条炼神之路也是如此。
内壮神魂,到达极致,又以天地之力,雷霆淬炼,使神魂生出不可思议之神。
一个念头,便能化成实质,亘古永存,其光辉便连太阳与之相比,也不过是米粒之光。
神异之处,更是不可想象。
这两条道路,都是已经升华到极致的道路。
但“陈亦”已有自己的道,不可能照搬。
所以便有了“洪亦”降世。
極皇
只有将道路都走过,他才能将其精华,融入自己的道中。
道术,武功,缺一而不可,当齐头并进。
数月时间修习武功,已经稍具自保之力。
如今也该顾一顾另一头。
快速地翻阅道经,不过片刻,便将其中经文要义印入心中。
种种关隘于心中流淌。
便是其中隐含的一处处陷阱,也被洪辟看破。
对于智慧通明的他来说,这些陷阱,根本不足虑。
如这道术第一关,定神。
凡人有种种杂念欲情,想要定住心中之神,如同要降住心中顽猿,定住意中奔马,若无长时间的苦功,绝难为之。
依照经中所述,还需要种种繁复的方式,以辅助人达到定神之功。
如沐浴、洗手等繁琐礼仪,以正心中庄重,又要诵念经文咒语,通过复杂的手势,来引导心神正念。
洪辟却是通通都不需要,他睁着眼睛都能随时入定。
入定之后,便是神魂出窍。
这才是这部道经暗藏的恶毒所在。
凡人的神魂何其弱,若无躯壳庇护,便如风中之烛。
风稍大些,便瞬息而灭。
即便侥天之大幸,没有立时魂消身死。
也必定要生一场大病。
若得不到及时的医治,便会在往后的日子中,一天天消瘦、衰弱,最终还是会死。
只不过是临死前,还要遭受一翻大病之苦。
而依照这道经中记载,只有神魂出窍之法,却没有记载出窍之后,如何保护神魂,又如何避免无处不在的种种凶险。
若练不成功便罢,若成了,反倒是取死之道。
其恶毒用心,昭显于表。
大乾当初编纂出道武二经,先是刊印天下,而后又收拢回来销毁。
若是有人私自藏留,反倒是正中其下怀。
能偷偷摸摸靠着经书就练成的人,不说天纵之才,说是一时俊杰却不为过。
但大乾就是废掉你这些不听话的俊杰。
只有老老实实遵照朝廷之令的愚民,才是他们需要的。
仅仅是这种做法,就令洪辟对这个朝廷好感全无。
洪辟虽觉醒了一丝真灵,但这神魂却也依然是凡人,经不得风浪。
贸贸然去练,恐怕也要中招。
好在他在这大禅寺十数万册典籍中,也窥得了许多玄秘。
重生末世無敵至尊
也知晓神魂出窍之时,要如何自保。
最简单的方式,便是点燃一根檀香。
香火可护神。
此神,是人心中之神。
神之一物,本就是应天地、人心而生。
庙宇中纵有供奉真神,便也是聚万民心愿而生。
洪辟从一旁的石格中拿出两根檀香。
这幽谷中的狐狸,也有修炼道术。
曾于大禅寺被毁时,从寺中盗出许多东西。
这檀香自然也有。
大禅寺的香,和别处的也不一样。
非但用料珍奇,而且还是陈年宝香。
大禅寺当年香火何其鼎盛?长年有香客信众供奉朝拜,寺中许多物事都受到香火沾染,人心祈愿浸沁。
凡物也能自生不凡,凡香也成了宝香。
这檀香一点,便是寻常的邪异也难以侵犯,护得神魂平安,再简单不过。
洪辟点燃一根对寻常人来说千金难买的宝贵檀香。
青烟袅袅,凝而不散,如螺旋状缓缓盘旋而上,渐渐扩散。
一股淡淡的奇香便弥漫在石洞之中。
廢墟之痛
洪辟才慢慢回想着道经中记载的种种法门。
“宝塔观想法,白云观想法,祖师观想法,甘露观想法……”
这部道经总纲天下修道之术,自然不止记载的一种法门。
其中的种种观想法门,就是修筑神魂的根基之法。
一般人别说修炼,一开始便要在这许多法门之中迷惑,不知该如何选择,前瞻后顾,先就埋下了祸根。
这又是道经中暗藏的一处陷阱。
洪辟有着前世智慧真性,却是短短片刻之间,就将这种种繁杂的法门归纳理清。
观想法门虽繁杂,却能尽归于三种法。
一为外景,二为内景,三为秘景。
所谓外景,便是天地宇宙,乾坤万物,或日月星辰,或草木竹石,或走兽飞禽,山川河岳,先贤先圣,一切种种外物在之象,都囊括其中。
如道经中的宝塔观想法、白云观想法,皆属此类。
前者以神念观想己身拾级而上,登临高塔,于塔顶之际,天地辽阔,两脚发虚,鼓足勇毅之气,一跃而起,神魂便破顶而出。
此法是道经这宫,最简单,最基础的一门法门,却也是最安全的一门。
外景之中,还有一种法门较特殊。
乃是回溯时间,逆流而上,观想过去之自己,也是一种外景法。
道经中有一种玄婴观想法,便是观想记忆中最幼时的自己。
人之初生,最为纯净。
能观想得越早,神魂就越发容易凝炼。
若能若想出初生之婴,便能将神魂凝炼成一尊玄婴,有种种神妙,端的是神奇无比。
外景为人身之外,而内景,自然是人身之内的景象了。
五脏六腑,皮肉骨血,都属此列。
如道经中的甘露观想法。
便是观想意念如神光,下照两肾,肾中充满黑水。
再往深处,便是观想肾中黑水汇聚后腰命门,导入肝脏,此时黑水变为青色,似大河之中的清水。
再以神意导青水入心,凝炼成赤色之气,绽放红光,于体内遍照。
此后再引导赤气红光,再经周身穴窍,经脾脏又渐变金黄之光,于肺脏之中,提炼为纯白之气,白气再化作甘露,便算功成。
此甘露有种种神妙,能滋润神魂,反哺肉身。
还有秘景便较为特殊。
大多是以先贤先圣为观想之相。
也有一些乃各门各派之中秘传的观想法。
如其先祖祖师,或某种圣物、图腾。
此等法门,非得是门中师徒相承,手把手地传授不可,所以以“秘”称之。
无论是外景内景,抑或是秘景,都不是随随便便瞎想就叫观想。
每一种观想之相,都有相应的法门。
这部道经也不愧称为道经,想是编纂此经的,都是道门中人,内中记载,尽是玄门道法。
洪辟倒没有什么崇佛鄙道的观念,本尊虽得的是佛门传承,却也是涉猎万法,更已修成道门元神。
只要能为其开辟大道提供资粮积累,无论佛道,抑或是百家之法,都是良法。
但他毕竟最擅长的还是佛门之法,更有佛门无上传承,却也没有必要舍长而取短。
所以,这道经中所载法门虽繁,对洪辟来说,却尽都不足取。
那部《弥陀经》中,也有一尊弥陀佛的观想之相。
观想此佛,可将神魂修成过去永恒,万劫不坏的弥陀金身。
洪辟也是不取。
他要的,是铸下不朽的根基,开辟前古无人的大道。
前人之道,可法而不可效。
在袅袅青烟之中,洪辟在意识之中勾勒出了一个虚影。
一个只有着隐隐约约的人形轮廓的虚影。
人形虚影一出,洪辟念头一动。
一点金光自人形轮廓眉心印堂之中现出。
金光虽微弱,却如同一轮大日。
这只有黑暗的识海之中,被这一点金色大日点亮,破开了无边黑暗。
金光一现,又有一团玄黑的氤氲之气,自人影腰腹两肾所在位置滚滚涌出。
玄黑氤氲之气涌动,渐渐凝实,化为一团黑水。
黑水一现,本是虚幻只是轮廓的人影腰腹中,浮现出无数细小的血管脉络。
一丝丝,一缕缕,一寸寸,纠缠交错,竟慢慢织成人身五脏的两颗肾脏。
肾脏成形,黑水顺着不断生长的脉络溢出,所过之处,可见道道血管、经络不断成形。
黑水颜色渐变,终成如大河般的青色流水,汩汩涌入人形上胸,便有肝脏成形。
青水再变,赤红芒光大盛,照出一颗心脏,如鼓跳动。
红光化黄,黄光生白,脾、肺接连形成。
五脏、六腑既成,无数血脉、经络骤然暴增,朝周身辐射,瞬间织出人身实体。
周身骨骼,自脚尖开始,一寸寸出现,直至头顶天门宝骨一出,便将所有神光血气,尽封于体内。
筋膜血肉顺着周身骨骼缠绕而上,一层如初生之婴般细嫩肌肤覆于其上。
自此,洪易观想之相便已初成。
这就是一尊人相。
不是神,不是仙,也不是佛,只是一个人。
却是一尊完美无暇的人。
哪怕只是一道肌肤纹理,似乎也充斥着某种难以言述的美感与玄秘。
那张脸上,更是眉目如画,如刀削斧凿般的线条,没有一丝瑕疵。
这容貌,分明就是“陈亦”自己的脸。
只是更加完美,更加无可挑剔。
人相一成,洪辟身躯突然猛地一颤。
眉心印堂金光突现,似有一个若有若无的人影从中一跃而出。
洪辟只觉一瞬间的天旋地转,睁眼便见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童端坐在地。
小脸庄严,颇具宝相。
“这便是神魂出窍?”
本尊一向修的是武道,虽炼有几具宝相金身,却终究有些不同。
廢柴魔妃之異能魔法師
这种感觉还是很有些新奇的。
虽然只是观想一尊人相,但这尊人相,却是他总结了道经之中,种种观想法门最精深奥妙之处,又以本尊精晓万法的通明智慧,才能观想得出。
莫说别的,只说这人相形体。
本尊曾于七绝山造化世界中,见得一只玉手与一柄拂尘,与那只猴子相争。
其中那只玉手,便是他所见过的除灰幕外最神奇之物。
一只完美到无法形容的手。
似乎天地乾坤,万物生灵,都是遵从这只手的某一部分、某一种韵律、某一分气息,而造化诞生。
洪辟借是摸拟了这只手的神韵,勾勒出了这尊人相。
实际上,他还有更好的选择。
他更想模拟的,是须弥空间之中,那只恐怖的大手。
每次抽奖,都会出现的那只大手。
只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想象出那只手哪怕是一分一毫的纹理。
强行去想,也只会想到那只手散发的恐怖气息,还险些被震得神魂破碎。
他哪里还敢继续?
不过如今的成果,已经让他很满意。
洪辟低下头,想要看看自己的神魂的模样。
却发现一片虚无。
末日之鋼殼系統 偷看書的懶貓
这才反应过来,神魂之物,无形无质。
只是因为“我意识”到,“我”才在。
也只有神魂,才能“看”到神魂。
有一句话很适应在神魂之上:我思,故我在。
只有在修到“显形”境界,神魂才凝聚出真实的形态,被人眼所看到。
大小姐的修仙高手 逍遙嘆
洪辟观想的这尊人相,目前看来,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神威。
独有一样,就是能令他的神魂,甚至肉身,都慢慢地往这尊人相靠。
换而言之,就是不断地朝着最完美的方向蜕变。
只这一点,便已足够。
網遊之超級裁決 蘇淺淺淺
至于其他的,他自可以通过修炼得来,举手投足,神通自具,又何必假求?
何况这尊人相,只不过是他构想中的观想法门的基础。
等日后逐渐完善,自然会生出种种神妙。
尝试了神魂出窍的新奇,不过片刻,洪辟便将神魂归窍。
念头转动,种种法门如流水般淌过。
他的神魂也在不断地凝炼、增强。
不知不觉,已是一夜过去。
洪辟神清气爽地走到石洞外。
幽谷之中,一群小狐狸已经如人般站立,排成一整齐阵列。
哼哼哈嘿地会展四爪,如同人打拳一般。
动作整齐划一,凛凛生威。
“先生来了。”
那老狐小跑着过来,人模人样,正正经经地给他行了一个礼。
洪辟摇头:“老狐,你不必这么多礼的……”
“礼不可废!”
老狐正色道,忽然发出一声:“咦?先生……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洪辟笑了笑,却没有接话。
自然是不一样。
这一夜之间,他就直接跨过了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七大道术境界。
只差一步,便能打破生死屏障,成就鬼仙。
这是无数人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达到的境界,他只是一夜,便从一个从未修炼过道术的人,便成了接近鬼仙的道术高手。
惊世骇俗,骇人听闻!
传了出去,没有任何人会相信。
只会当说这话的人是失心疯。
“对了,老狐,我有件事要与你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