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58lti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艾澤拉斯之救贖 txt-第744章 喜聞樂見的天降之物-1xrxx

艾澤拉斯之救贖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之救贖
海风迎面吹拂,兰洛斯立于船头,静静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耐普图隆的新娘号在无尽之海上已经航行了将近一周,很意外,不管是离港前几天,还是现在,这条贯穿整个无尽之海的遥远航线都显得异常安静。
至于原因……
摸了摸绑在大腿外侧火枪,兰洛斯的嘴角微微上扬。
虽然帮血帆重创了藏宝海湾的根基,但兰洛斯没有任何理由让血帆一家独大。再说了,风险投资公司既然敢阻碍水多多的计划,自然已经被他写上了黑名单。
枪杀风险投资公司主管,并嫁祸于血帆,以这两方偏执的性格,基本很难有和谈的可能。等到他们理清误会,藏宝海湾肯定也已经缓过气来。
届时,不管是热砂集团、风险投资公司还是血帆,都会继续被藏宝海湾混乱的局势所牵制。而远在塔纳利斯的水多多,完全可以借机稳步发展。
等到这些商业上的竞争对手回过神来,水多多至少也不用再像现在这样受制于人。
耐普图隆的新娘号能安然离港,说不定现在血帆就已经跟风险投资公司咬起来了。
就算他们调查清楚,罪魁祸首现在都已经快要登陆卡利姆多了。
兰洛斯举起双手悠闲地伸了个懒腰,鹰眼术的协助下,地平线尽头的海岸已经若隐若现。
“我看到陆地了!”桅杆上端的瞭望台上,二副大声的呼喊引起了一众因炎热天气而郁郁寡欢的水手们的注意。
与此同时,凯特琳拽着一脸不胜其烦的吉安娜走出了舱室。从最近两天开始,天气愈发变得炎热,海风也越来越干燥。于是,机智的凯特琳几乎日夜不离地跟在吉安娜身边,美名其曰监护,实则是黑檀之寒自发涌现的寒气实在是沁人心脾。
禦夫有術:皇妃好狂野
“呼,终于快到了。”利刃小姐走上船头,拿起望远镜确认后,长长松了口气,随即伸手摸了摸滚烫的脸蛋。这才离开吉安娜的身边一小会儿,她就感觉热得难受。
这鬼天气,在这儿居住的人到底是怎么忍受下来的?
大唐儒將 吏少一
这样想着,凯特琳下意识看向了不远处的兰洛斯:“喂,按这条航线走,我们接下来就要进入热砂港的码头了哦。”
“那倒不必。”兰洛斯摇了摇头,手腕一翻,掌心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枚晶莹剔透的蓝色水晶,“有人会来接我们。”
同为施法者,吉安娜清楚感觉到一股以某种规律荡漾起来的魔力波动,正以兰洛斯手中那枚水晶为基点向远方扩散。莫名的,她竟隐约有些紧张起来。
邪惡教師
不管是这个魔法水晶的效能还是法师刚刚说的话,都预示着,接下来会有兰洛斯的熟人到来。
是仆人下属吗?还是朋友?或者说……
用力晃了晃脑袋,吉安娜甩开胡思乱想,板正脸色,目光如炬地直视前方。我可是普罗德摩尔公主,不管等会儿来的是谁,都没有任何理由让我惊慌失措。
“接你?”听到兰洛斯这话,凯特琳同样有些惊讶,但显然跟吉安娜不同,“我可不记得塔纳利斯有其他的码头,你可别让我这船搁浅在这鬼地方了。”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蒙受损失的。”给出承诺,兰洛斯偷偷瞄了一眼在烈日下眉头紧锁的利刃小姐,一边贼笑,一边小声嘀咕,“否则你家那老头子会找我算账的。”
“你说什么?”
“我说你最好先去洗个澡。”
“为什么?”
“我可是精灵,我认识的人里会有歪瓜裂枣吗?”
“我对法师没兴趣。”
“谁告诉你法师只认识法师了?”
……
在两人闲聊的当口,听到兰洛斯这话,吉安娜下意识拉起衣领嗅了嗅。虽然舟车劳顿,但她每天都有用清洁术保持卫生,别说异味,就连灰尘都不会留下。
心里暗自得意,少女信心十足地挺起胸膛。
可是,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些?
吉安娜突然惊觉,光滑的脸蛋瞬间就浮现起一片羞红。
“姑娘,心静自然凉,要是热的话,不如喝点冰镇朗姆酒吧。”一旁抱着酒桶坐在角落的熊猫人看到她如此,顿时爽朗一笑,大大方方地举起了怀里的酒桶。
“不要!”
听闻此言,兰洛斯和吉安娜一同出声否决。前者显然是想起那天晚上被自己身上的酒气熏得迷迷糊糊的少女,至于后者,听到兰洛斯跟自己一同开口,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我,我不热。”
“就是,小吉安娜身上可凉快了。”对此,凯特琳深表赞同,随即立刻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了女孩儿身上,“啊,舒服。”
“那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國子監緋聞錄 頁裏非刀
老陈看似迷惑的问话叫吉安娜顿时手足无措:“你,你看错了,我没有!”
“陈老前辈,你这酒里的冰应该也化得差不多了吧?”看到老陈张着嘴还想追问,兰洛斯连忙抢先开口,缓解了吉安娜的尴尬。
闻言,老陈也直接忘了方才的疑惑,笑嘻嘻地将酒桶递向兰洛斯:“哈哈,还是你了解我。”
精灵法师摇头一叹,默默看了一眼朝自己投来感激眼神的吉安娜,抬手朝熊猫人手里的酒桶轻轻一点,冰寒的魔力瞬间便将其中的大半酒水凝固成冰。
兰洛斯很清楚,自从那天晚上以来,吉安娜这丫头的脸红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唉,真是一张祸国殃民的俊脸啊。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精灵法师突然一脸奸笑的抚摸着下巴。吓得老陈赶忙抱紧怀里的冰镇朗姆酒,生怕他一口下肚后,又像那天一样躺倒在地讹诈自己。
还没等甲板上的众人因为刚才那一股冰凉魔力带来的舒爽平静下来,方才还炙热干燥的海风,突然变得凌冽起来,隐约间,那发自灵魂的冰寒,似乎让水手们顿时忘却了头顶的炎炎烈日。
終極軍刀 平民學生
“啊,终于来了。”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兰洛斯面露惊喜转过头去。前方上空,一个湛蓝的庞大身影如同流星一般向着舰船俯冲而下。相比惊恐的水手们,兰洛斯倒自在得很,甚至还有闲心思朝那身影挥手,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那因为过于急速而呼嚎的风浪。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行为刺激,那身影俯冲的速度,更快了。
“兰洛斯!”
感受到骇人的风压,吉安娜紧握黑檀之寒,下意识就要上前。可当她惊慌喊叫出口的瞬间,飓风消散了,那个庞大的蓝色身影在众目睽睽之下绽放出绚烂流光,随后化作一个窈窕纤弱的倩影,直直扑向了精灵。
“哦哟。”对方在高空中变换人形,直直坠落,兰洛斯自然不可能任由她跌落甲板,近乎本能地伸出双手,稳稳接住了那柔软高挑的身影。
飘散的天蓝色秀发在眼前静静翻飞,迎着那双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明亮眼眸,兰洛斯心下一热,缓缓开口:“好久不见,泰蕾。”
“嗯。”女孩儿还是那么沉默,但冷若冰霜的精致脸庞,因为对方炙热的怀抱而浮现起温婉柔和的微笑。
泰蕾双手紧紧环住兰洛斯的脖子,脑袋埋进他胸口,几乎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完全压在他身上。
轻嗅着对方青丝间弥漫的芬芳,兰洛斯在这温热柔软的触感中沉溺许久,这才露出责备的表情:“你这丫头怎么变得这么莽撞了?要是摔了怎么办?”
迷恋似的在他怀里蹭了蹭,蓝龙少女抬起头来,眼含秋水,脉脉地望着他:“你要惩罚我吗?”
女人季 楊小羊洋
仿佛一根利箭穿透心口,兰洛斯只感觉泰蕾这双湛蓝的眼眸好似无尽之海中央的大漩涡,一步步拖拽吸引着他,诱使着他一点点向下坠落。
“你,你们要干什么?!”
吉安娜羞怒交加的大喊如同惊雷般在兰洛斯脑海中炸响,后者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正低着头,与怀中少女那红润柔软的樱唇仅毫厘之差。
口鼻间,甚至能感受到她愈发粗重的温热气息。
但兰洛斯这会儿并没有闲情去细细体会,因为背后,那双几乎要将自己捅个千疮百孔的目光让一股冷气从脚底直窜脑门。
吾命,休矣!
在这紧要关头,兰洛斯的小脑瓜疯狂转动,终于是找到了生门的方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