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en39u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全職藝術家 愛下-第三百一十三章 冷光先生是隻猴子-gl3hv

全職藝術家
小說推薦全職藝術家
读者们的心思,有点像是看春晚魔术的时候……
第一次看魔术,觉得很震惊。
知道原理之后,读者恍然大悟之余,又难免觉得不过如此。
他们觉得自己已经彻底悟了。
如果楚狂在写类似的小说(表演类似的魔术),他们一定可以找出凶手(拆穿魔术)!
类似的心理,不仅仅读者有。
在网上公开抨击过叙诡型推理太赖皮的大喷子作家冷光,也打着这样的主意!
“我会证明所谓叙诡终究只是小道而已!”
抱着这样的信念,冷光在楚狂推理短篇刚刚发布的时候,就第一时间点了进来。
【春节将至,我还在为一些事情烦恼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是一个青年,我总觉得他很眼熟,却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他,他自称c君。】
和《罗杰疑案》一样。
後命
这部小说也是第一人称“我”。
这个“我”的名字叫楚狂,是一个颇有名气的作家,写过一些推理小说。
“拿自己当主角?”
冷光挑了挑眉,感觉颇有趣味。
他并不知道,地球上的大推理作家奎因,小说的主角也全部都叫“奎因”。
这一天。
有个青年作家写了一部推理小说,找到楚狂,并向楚狂发起挑战:
“你能在答案公布前猜到凶手吗?”
冷光再度挑眉。
虛構遊戲 極度絕望
开门见山的风格,推理作家楚狂对推理小说进行推理。
有点戏中戏的意思。
这样一来,凶手就不可能是“我”了,因为“我”是推理之外的看客。
天道之鬥 黃炎焱
想想也是,楚狂就算继续写推理,也不可能沿用“我”就是凶手的设定啊。
继续看。
推理小说中描述的案件并不复杂。
故事里,有三伙人。
他们分别是居住在咚咚村的冷光一族;
还有来游玩的一群大学生,其中有一个大学生就叫楚狂;
最后一伙人则是卡特和他的狗,丸子。
冷光无语。
这特么都啥呀?
商姝 是老人
咚咚村的村民,冷光一族?
冷光?
用我的名字?
还有大学生楚狂?
连楚狂自己也被写进了小说里?
所以楚狂仍然有可能是凶手?
连卡特都在。
推理界的不少作家名字,都在小说里出现了,楚狂竟然在小说里,调侃了很多推理圈的名作家。
冷光想吐槽,却不知道从何吐起……
而且冷光很快便打消了对书里这个楚狂的怀疑。
因为楚狂,是受害者。
小说里对楚狂的描述很过分,说楚狂是个坏孩子,经常干坏事儿,调皮捣蛋,因为年纪小,甚至没有善恶观念。
结果,这个坏孩子楚狂,被人从咚咚桥上推了下去。
如果这部小说不是楚狂写的,冷光几乎怀疑作者是不是和“楚狂”有仇,黑的是真狠。
而连接山谷两岸的只有咚咚吊桥和独木桥,没有任何密道之类的通道。
在案件的末尾,作者将调查出的不在场证明全部都列出来了。
每个嫌疑犯的不在场证明都非常详细,工整的仿佛案件簿。
公務員通用能力提升(2017版) 東方治
其中,卡特是人证。
“在这两个半小时当中,那座独木桥都在我和丸子(卡特的狗)的视野之内,我敢断言,期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走过那座桥。”
因为卡特当时就在桥边思考人生,所以目睹了这一切。
小说里强调了一句:
这些人证以及不在场证明是完全是正确的。
惑國 淩塵
“我晕。”
冷光思考了五分钟,忽然狠狠拍了一下大腿。
他好像搞错了一件事。
这部小说,似乎不是叙诡风格?
貌似楚狂从头到尾就没有说过《咚咚吊桥坠落》是叙诡型推理!
只是大家下意识以为,楚狂的新作还会继续写叙诡。
连自己之前也是这样以为的。
想到这,冷光露出一抹笑容。
叙诡是邪道,楚狂也知道回头是岸啊。
小说里,“楚狂”死了,或许也是楚狂借这个隐喻,来暗示自己写叙诡是“干坏事儿”吧?
很好!
这是忏悔了!
不写叙诡我们还是好朋友。
接下来,就让我猜出凶手吧!
冷光迅速开启了属于推理作家的头脑风暴。
不得不说,这个挑战,难度还是有的。
咚咚桥被半毁了,连矮小学童的体积都承受不了,成年人是不可能过得去。
而且有卡特的人证。
那凶手是怎么杀死“楚狂”的?
要知道,这部小说还对凶案现场画了张地形图,非常详细,让读者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具体情况。
“是他!”
约莫花了半个小时的思考,冷光忽然猜到了凶手。
那就是楚狂的同伴,一个叫阿荣的大学生。
这是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
而且,冷光还猜到了作案手法。
“猜中了没有?”
冷光连忙继续往下看。
豪門長媳十八歲
让冷光觉得心头不妙的是,“我”也猜了同样的答案。
结果青年作家说,楚狂错了!
而且是大错特错!
因为真正的凶手,是冷光!
也就是冷光一族的族长!
“怎么可能!”
冷光感觉自己被绕迷糊了。
书里的“我”也迷糊了,为什么是冷光?
半毁的咚咚桥连矮小的学童都不能走,冷光怎么通过?
难道冷光会轻功?
还有卡特也证明,没有看到人过桥!
冷光不仅仅会轻功,还特么会隐身吗?
我咋不知道我这么厉害!?
冷光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漏洞!
青年作家却淡淡一笑道:【冷光不是什么侏儒,也并非轻功高手,更不会隐身,但他却能仅仅靠着一条仅存的缆绳到达彼岸,而且是驾轻就熟,不费吹灰之力就办到。】
凭什么?
冷光和书中的“我”同时跳脚。
“不可能……”
冷光完全不服气,这不合逻辑!
重逢未晚
等等。
逻辑?
冷光的脸色,忽然又变了变。
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自己似乎被耍了!
盛世寵婚:惹火小甜妻
紧接着,冷光就看到了真正的原因。
这个原因,差点气的冷光砸电脑。
因为这个案件的正确答案是:
“因为冷光先生是一只猴子,所谓的冷光一族,就是一群住在咚咚村的猿猴。”
叙诡!
恶心!
犯贱!
这一刻,冷光破口大骂!
他不是骂楚狂把自己写成猴子,如果要说这样的叙述形式带有恶意,那楚狂对自己的恶意就更大了,因为他在书里把自己描绘的非常不堪,甚至还把自己死了!
比起楚狂的自黑,自己被黑的并不过分。
冷光骂的是叙诡!
他被骗了!
他以为楚狂这次写的不是叙诡,但结果却发现,这部小说还特么是叙诡,而且是比《罗杰疑案》恶劣一万倍的叙诡!
简直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
我想我不會愛你 孫嘉遇,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