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on1d1熱門連載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ptt-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夢一場鑒賞-5txh9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华筝跟着赵敏回了营帐,二女也没有说什么体己话,只是客气的寒暄几句便分开了,华筝能够感受到赵敏的疏远,心里奇怪之余,却不会去寻根究底。
华筝进入房间,正准备睡下,忽然噗的一声,地面钻出一道人影,赫然是黑衣蒙面的慕容复。
华筝吓了一跳,“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慕容复也为之一愣,“怎么又是你?”
华筝还待说什么,慕容复忽的身形一闪,掠到床上,顺手捂着她的嘴。
便在这时,一道异样波动自帐篷中扫过,地面泥沙翻滚,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地下钻过去了一样,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华筝想要挣扎,却无济于事,慕容复目光闪动,紧紧捂着她的口鼻,一动不动,就连呼吸也没有。
过得一会儿,又是一道泥土翻滚的痕迹划过。
地下的人自然是伊玛目了,他一直死死追着慕容复,慕容复干脆带他兜起了圈子,还故意使出对方擅长的绝学遁地术,趁他一个不留神钻进赵敏的营帐,本想玩个灯下黑,不想又遇到了华筝。
此时华筝脸色憋得通红,双眼白翻,已经快要断气了。
“哎呀,公主好像快不行了,我给你人工呼吸一下。”慕容复嘿嘿一笑,传音说了一句,而后一口亲了下去。
华筝双眼瞪得老大,甚至忘了呼吸,一副呆滞的神色望着他。
一盏茶的工夫过去,期间伊玛目又来过几次,但都没有感应到慕容复的气息,似乎已经放弃了。
当然,慕容复知道对方只是放弃了从地下搜寻而已,此刻一定盘桓在营帐周围,等着他出去。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提,这人还是有些人品的,知道这里是女人的营帐,居然没有乱闯,只是在地下搜索。
慕容复一边吻着华筝,一边给她度气,持续了不知多久,直到华筝都快晕过去了,他才松开她。
“你这个……”华筝正要破口大骂,慕容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
华筝下意识闭住嘴巴,神色冰冷的望着他。
慕容复讪讪一笑,“刚才情非得已,多有得罪,还望公主不要见怪。”
华筝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他,恨恨道,“登徒子,你毁我清白,一句‘多有得罪’就能了结?”
慕容复白眼一翻,“那你待怎样?”
“我……”华筝登时语塞,她还能有什么办法,手无缚鸡之力,打是不可能打得过的,想办法惊动外面的高手?可事关名节,一旦为外人所知,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
寶玉瞳
其实她出身草原,爽朗豪放,对于贞洁名声并没有中原女子那么看重,可自从爱上郭靖之后,便立誓非他不嫁,哪怕后来与郭靖闹翻,多年来仍旧孤身一人,对贞洁名声看得极重。
咬了咬牙,她终是冷哼一声,“你还不快滚!”
虽然刚才那个吻还是自己的初吻,可与先前浴桶中的事相比,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慕容复却是笑道,“不行,你家的那个高手还在外面等着我,他一刻不走,我也不会走。”
“什么!”华筝闻言一惊,“你打算一直呆在这?”
“很明显,你猜对了。”
“你……你还能不能更无耻一点!”华筝没学过什么骂人的话语,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
以慕容复的脸皮早就不放在心上了,故作无奈的耸了耸肩,“那我有什么办法,你总不能叫我出去送死吧?”
其实他倒不是真怕了伊玛目,只是被他像狗皮膏药一样追着,实在有点不爽,存心耍耍他而已,另外“难得”遇到华筝公主,他又不是棒槌,岂会不懂顺势而为的道理?
华筝欲哭无泪,先是身子被看光,然后又在桶里被大大轻薄了一番,现在初吻也没了,这个死坏蛋居然还要在自己房间呆到不知什么时候,她还有清白可言么?
她很想翻脸怒骂,但对于这个人脸皮早有领教,同时她也怕激怒了他,做出一些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事,思绪翻转,她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眼前一亮,低声道,“我送你出去好么?有了我当护身符,保你安然离开大营。”
慕容复暗自翻了个白眼,我像是需要你做护身符的样子么?嘴上却说道,“不行,我不相信你,我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等那人走了才最保险。”
随即又补了一句,“你要是困的话,可以先睡。”
华筝气得几欲晕厥,心说你在这里我怎么睡得着,心念急转间,她正要说个别的计策,不想慕容复忽然笑道,“说起来我倒有点困了,那高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进来,我得养精蓄锐一下,公主请自便。”
说完打了个哈欠,居然倒头就睡。
可关键他倒下的同时,将华筝也扳倒了。
华筝面色大变,颤声道,“你要干什么?”
慕容复看也不看她一眼,嘴中答道,“睡觉啊。”
“你睡觉就睡觉,抱着我做什么,快点放开!”华筝气道。
慕容复淡淡道,“你刚才有句话说得很对,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护身符,不管干什么我都不会放开你。”
“你……”华筝大怒,到了现在她哪还看不出这人就是居心不良,故意占自己便宜,她怒道,“你这个混蛋,大色狼,虚伪!想占便宜你就直说好了,偏要找这些拙劣的借口。”
慕容复闻言一下挣开眼睛,“真的?那我直说了,不错,我就是馋你的身子。”
华筝一听,登时脸色微白,她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不料慕容复话锋一转,“馋归馋,我也不是一定要吃的,只要你听话,我可能心情一好就放过你了。”
华筝面色一缓,不知怎的,居然还有那么一丝小失落,她低声道,“只要你……你不坏我身子,以前的事我都可以不计较,其他的……其他的也可以任你轻薄。”
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无奈之举,因为她知道如果慕容复用强,她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只好自我安慰的想着,反正先前也被轻薄过了,只要他不乱来,坏了那最后一道屏障,其他的似乎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慕容复眼底掠过一丝奇光,“好。”
随即双手轻轻动作起来。
……
时间过去了一炷香,华筝已经软绵绵的躺在慕容复怀里,媚眼如丝,红晕密布,身上没块好布,不说身体,就连心理也没甚么反抗之力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慕容复自然不可能半途而废,华筝不是赵敏,亦不是黄蓉,他根本没有太多的顾虑,很快就进入正题。
“啊!”的一声痛呼,华筝瞬间清醒了不少,“你不是……不是答应不坏我身子么?”
慕容复嘿嘿一笑,“是你说的,我可没答应。”
“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大色狼,大混蛋……我恨死你了。”
“是吗,那我现在退出去?”
“你……”华筝气结,“现在都这样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
“那好,你也别装什么贞洁烈女了,咱们就当梦一场,放飞一下自我。”
……
次日,日上三竿,华筝在床上沉沉睡着,慕容复已经穿好衣衫,站在床前,神色阴晴不定的望着她。
这事实在有点不地道,对于华筝,其实他心底并没有多少感觉,人虽漂亮,可年纪太大了点,二来她一门心思的想着郭靖,他现在已经逐步攻克黄蓉的心,实在不宜再多招惹一个。
“唉,还是没管住自己的裤腰带啊……”慕容复象征性的叹了口气,深深看了华筝一眼,“缘来缘去,就当梦一场吧,希望你能幸福。”
说完闪身出了房间。
他一走,华筝马上睁开眼睛,怔怔望着门口,神色说不出的复杂,半晌才骂道,“这死坏蛋,事干完了倒是走得干脆,还说甚么梦一场,简直没有一点责任心,负心薄幸,刻薄无情。”
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郭靖在她心里的影子居然淡了不少,以往那些因为见不着郭靖而觉得煎熬的日子,现在想想,居然也不是那么难过,相反,她倒更加气愤慕容复就这么干脆的走了。
慕容复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避开赵敏的住处,一直出了营帐。
那伊玛目已不见踪影,不知是去别处追他了,还是回去保护铁木真了。
腹黑傻王,絕寵王牌棄妃
慕容复回头望了一眼,心下颇有几分不是滋味,爽是爽了,可爽过之后又是一桩麻烦,他暗自决定,以后走哪一定要勒紧裤腰带,嗯,最好裤子再换一条手撕不开的。
悄无声息的离开蒙古大营,慕容复正想回襄阳城,隐隐的听到一阵骚乱传来,他循声望去,却是契丹大营那边烽烟四起,喊声震天。
熟練度大轉移
“靠,我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给忘了。”慕容复一拍额头,登时想起,昨晚居然忘了给赵洪发信号,看这情形,事情好像有点大条了。
都市奇門醫聖
非常誘惑
顾不得多想,他又迅速朝契丹营地奔去,不管什么情况,至少要保证契丹大军不会进攻襄阳城,否则这一切就白做了。
半个时辰后,慕容复踏入契丹营地,这里已经乱成一片,士兵们泾渭分明的分成两半,正在殊死拼杀。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