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jamo精品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討論-第2494節 伊索士的任務-dezvk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等到所有学徒都得到救治以后,树灵依旧没有回来。
安格尔想了想,也没离开,反倒是坐在生命池边静静的冥想。
难得来生命池一趟,不多待一会儿,怎么能行。而且,大量使用绿纹后,安格尔自己的精神也微微有些疲乏,有这种极为纯粹的生命气息滋养,也能恢复的更快。
安格尔在静静吸收生命气息的时候,托比和丹格罗斯也没闲着,托比直接飞到生命池的上空,化身巨大的狮鹫,不停的盘旋着,每一次肉翼挥动,就有大量的生命气息涌入体内。
丹格罗斯没有托比那般手段,它和安格尔一样,只是静静呼吸生命气息,纵使如此,丹格罗斯也感觉到了饱胀感。
安格尔虽然在冥想,但托比和丹格罗斯的动静,并没有逃过他的感知。不过,他也没阻拦,之前丹格罗斯就在他身上偷偷吸收生命气息,树灵肯定已经发现了它,既然树灵都没有说,代表着树灵是默认这种行为的。
都市洪荒之主神至尊 夜燎原
至于托比……虽然安格尔觉得托比化身狮鹫这般狂吸海涌有点过分,但对比这几天挂在木藤之茧中的巫师来说,其实也就还好。反正现在树灵不在,等树灵回来前,叫托比赶紧变回来,安格尔相信,就算树灵发现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思及此,安格尔也没再去管两个小家伙,继续冥想起来。
时光流逝,足足一个小时后,树灵才慢慢走回来,而且,是树灵的气息先传进来,而树灵本尊并没有立刻出现。
显然,树灵是在提醒安格尔,他回来了,搞得小动作可以收了。
安格尔也很知趣,结束了收获满满的冥想,同时叫了声丹格罗斯,让它也赶紧停下来。但并没有得到丹格罗斯的回音,安格尔疑惑的回头一看,却见丹格罗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他肩膀上掉了下去,就落在生命池边的木质地板上,紧闭着双眼。
安格尔见状心脏咯噔一跳,该不会生命气息对火元素精灵并没有好处吧?
毕竟,生命气息更对应的是活体生物或者木元素生物。对一只火元素精灵,会不会不是良药,反倒成了毒药?
安格尔吓了一跳,赶紧从地面捞起丹格罗斯。
仔细的查探之后,安格尔才发现,丹格罗斯并没有出事,只是在呼呼大睡。
而且,丹格罗斯那只手掌的皮肤莹润发光,体内的火焰也处于正常的循环,甚至还比之前活跃,没有一点不对劲的痕迹。
安格尔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是丹格罗斯在这里出事,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跟马古智者交代。而且,他还惦记着丹格罗斯的小弟柯珞克罗,没有丹格罗斯助攻,怎么拿下柯珞克罗?
小心翼翼的将丹格罗斯收进手镯空间,安格尔这才想起了托比。
不过,还没等安格尔去喊托比,便听到背后的脚步声。
树灵已经回来了。
安格尔正准备转头向树灵打声招呼,却突然听到树灵一声哀嚎,紧接着,大步流星间,树灵便冲到了安格尔的身侧,半跪在生命池边,嘴边喃喃:“我的生命池……我的生命池……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树灵的目光幽幽的转头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则看向面前的生命池……乍看之下和之前并没有任何的区别,但生命池的中心处,不知为何,正在冒着泡泡。
特種都市
看着那些泡泡,安格尔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托比,托比在哪?
之前托比不是化为狮鹫,在生命池上空盘旋吗?现在托比呢?
在安格尔心中呼唤托比的时候,或许心有灵犀,托比也听到了安格尔的呼唤,它缓缓的现出了身形。
只是,它这一次现形,却是让安格尔双眼瞪得滚圆,吓了一大跳。
因为,一个泛着幽光的巨大蛇头,从生命池中央冒泡处,缓缓昂起了头。
辣手狂醫 不是蚊子
“托托托……托比。”安格尔都感觉自己结巴了。
托比歪着蛇头,疑惑的看着安格尔。
安格尔:“你怎么变成蛇鸟形态了?之前狮鹫形态不是好好的吗,干嘛跑去玩水。”
“玩……水?”一道冷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安格尔偷偷瞥了树灵一眼,却见树灵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安格尔一个激灵,飞快道:“托比,你太不乖了,怎么能不经树灵大人的允许,跑到生命池里去。赶紧上来,快给树灵大人道歉。”
话毕,安格尔微微退后一步。
他打算,只要树灵一发火,就立刻打开空幻之门,然后手镯的降低存在感一开,直接跑路。
至于托比,自求多福吧。树灵应该不会杀了托比,顶多施加一些惩罚,等树灵气消了,我再回来接你。
托比并不知道安格尔的心思,但它还是乖乖的飞到半空中,微微一抖擞,浓郁的生命气息四溢,一些水珠落到安格尔身上,安格尔立刻感觉到了体内生命气息在发出渴求的波动。
从这就可以看出,生命池里的水,和逸散出来的生命气息,完全是两种质量等级。
越是这样,安格尔心情越是复杂。
之前还想着树灵可能顶多惩罚一下托比,但现在看到生命池水的等级,他觉得树灵的怒火,就算托比死了,大概也消不了吧……
血色京華
托比从生命池中出来以后,并没有变回海鸟状态,依旧用庞大的蛇鸟形态,在生命池上空游弋。流线型的曲线,尽显优雅。
安格尔本来还在低声叫唤托比,让它赶紧回来,但仔细观察了一下托比后,突然愣住了。
“你的蛇鸟形态……没问题了?”安格尔惊讶道。
托比的蛇鸟形态其实不是正常衍生的,是因为遇到了深渊魔蛇,加之染上厄运巡礼者的气息,最终产生了某种不可知的化学作用,诞生出来的。
也因为非正常诞生,托比的蛇鸟形态就算后来得到了治疗,也有非常多的副作用。譬如托比化为蛇鸟形态后,那股浓郁到极点的湿腻、阴暗、负面情绪,简直可以化为一片阴云,连托比自己都会被影响,几乎没办法用在实际战斗中。但现在,蛇鸟形态虽然也在散发着淡淡的负面情绪,但这更偏向于蛇鸟的能力。
毕竟,托比的这个形态叫做——嫉妒之蛇鸟。
这个形态能让托比变成真正的情绪操纵大师,尤其是挑起人心嫉妒,是这个形态的核心能力。所以,它身周散发这种淡淡负面情绪,是它本身能力所致。
“嘶嘶——啾——”蛇鸟发出古怪的声响。
这种语言显然是蛇鸟特有,但安格尔与托比早已心灵相通,他能清楚的明白蛇鸟表达的意思。
正如安格尔猜测的那般,托比在告诉安格尔,它现在对蛇鸟形态的掌控,更进一步了。
虽然不能长时间使用,但偶尔用用,也不至于影响托比的本念。
而造就这一切的,显然就是生命池中的水。
安格尔心中很为托比开心,毕竟能解决这样一个隐患,对托比未来的发展是很有利的。但是,感受着一旁树灵冷飕飕的眼神,他又实在高兴不起来。
“你们刚才在交流什么?”幽幽的话语,从树灵口中传出。
安格尔咳嗽两声,简单将托比的隐患暂时消除的事,说了出来。
然后,没等树灵反应,安格尔眼珠子一转,迅速道:“多谢树灵大人的成全,否则,托比的蛇鸟形态,想要消除隐患不知要多久。”
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示意托比赶紧过来道谢。
托比先是茫然,但感受着安格尔与树灵之间那微妙的气息,它似乎明白了什么。
一个优雅的转身,巨大的蛇鸟化为了一只小小的海鸟,飞到安格尔的肩膀上,与安格尔一道,向树灵低头躬身,嘴里:“叽咕叽咕。”
安格尔赶紧给托比翻译:“树灵大人,托比也在向尊敬的您道谢。”
树灵看着安格尔与托比,心中岂不知,这俩臭家伙是故意这么说,想要将他架在高位,将情况做成事实。
看着明显薄了一层的生命池水,树灵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他久久不回,其实就是有给安格尔开小灶的意思,但没想到,安格尔还挺守规矩,托比却是给他来了个惊喜。
别看只是这一小层生命池水,起码是他数百年的积蓄啊!
托比那一搞,比之前那些疯症患者加起来,还要消耗的多。
树灵捏着拳头,不停的平复着胸中气息,但双眼却还是忍不住往安格尔和托比身上跑。
安格尔他是不能动的,安格尔背后站着的是一整个野蛮洞窟,而且,梦之旷野的出现,也缓解了丽安娜对生命池的觊觎,这也算帮了树灵一个巨大的忙。
但是,托比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树灵恶狠狠的盯着托比,托比只感觉整个脊梁骨发寒。
就在安格尔和托比都觉得树灵可能会大发雷霆的时候,树灵却突然收起了外放的情绪,转头看向那群被救治回来的巫师学徒。
“不错,都已经恢复了。”树灵点点头,“既然已经好了,那就先送走吧。”
树灵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响指,那些曾经的病患,全都被周围的木壁吞了下去。等他们再苏醒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永恒之树外。
这些暂不言表。
安格尔见到树灵将这些患者放走后,整个空间只剩下他们俩,加一个瑟瑟发抖的托比。
安格尔明白,报应或许就是下一秒了。
一胞雙胎,總裁他總騙人! 曉星橙
“树灵大人,我相信托比不是故意的,就像大人之前所说的,这是本能。蛇鸟形态的隐患,驱使着托比的本能,进入生命池。肯定不是它有意的。”
“叽咕叽咕。”托比也连连点头,虽然安格尔说的不是真相,但此时必须是真相。
神遊諸天虛海
树灵听到安格尔的狡辩,却是笑眯眯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又没责怪什么,我将你留下来啊,是因为有点事要和你说。”
不知为何,看着树灵那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安格尔不仅没有感到温暖,反而觉得笑容背后似乎藏着巨大的阴谋。
安格尔犹豫到了一下,轻声道:“树灵大人找我有什么事?”
树灵依旧笑着:“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你刚才也看到了,我出去了一趟,其实是莱茵找我。”
顿了顿,树灵看向安格尔:“你之前应该见到了伊索士吧?”
安格尔点点头:“在星池遗迹见过伊索士阁下。”
如今,伊索士也依旧留在星池遗迹附近,正在修复凝光之壁结界。
“伊索士和莱茵其实认识了许多年,是多年的好友,所以这次遗迹出现变故,莱茵才能第一时间将伊索士叫来。”树灵:“不过,朋友归朋友,伊索士修复凝光之壁,该付出的代价,也依旧要付。”
“莱茵原本依旧准备好了给伊索士的东西,但是伊索士拒绝了。他说,他这次过来帮忙,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
“他希望能在野蛮洞窟借一个炼金术士,去帮他的弟子,炼制一样东西。”
树灵说到这时,安格尔已经明白树灵的意思了。
安格尔:“莱茵阁下是准备让我去吗?”
树灵摇摇头:“莱茵阁下叫我过去,只是让我到任务大厅发布这个任务,看哪位炼金术士愿意接。”
“任务我也已经发布了,甚至还提前通知了丽安娜,但丽安娜对此没有什么兴趣。”
说到这,树灵微笑的看着安格尔。
末日紅顏賦 中箭的膝蓋
野蛮洞窟学习炼金术的学徒,以前不多,但现在并不少,尤其是安格尔成为研发院成员后,愿意学习炼金术的人,还是有很多的。不过,那些水准,连普罗米都十分之一都达不到,怎么可能派出去帮助伊索士。
真派这些炼金学徒出去,丢的也是野蛮洞窟的脸。
而野蛮洞窟能拿得出来的炼金术士,就安格尔和丽安娜,丽安娜忙着茶话会不愿意离开很正常,那么也就剩下安格尔了。
假如之前询问安格尔的话,安格尔的选择,大概是去与不去都行。
但现在,树灵笑眯眯的看着他,时不时还瞄一眼不远处的生命池,意思不言而喻。
安格尔怎敢拒绝。
他轻声道:“潮汐界那边……”
“潮汐界那边不用急,莱茵会等你回来再去的。而且,以你的炼金水平,应该不会耗费太久时间。”树灵好整以暇道。
安格尔:“不知伊索士阁下的弟子,要炼制什么?”
树灵耸耸肩:“这个我也不知道,莱茵也询问过了,但伊索士其实也了解的不多,因为炼制的图纸在他弟子手上,而那张图纸来源神秘,根据伊索士的检查,发现里面似乎存在某种特殊的机制。”
“特殊机制,什么机制?”
树灵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就因为这种机制,伊索士自己都没给看。我猜测,可能是打开后就自毁?反正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希望找到合适的炼金术士后,再行打开。”
见安格尔眉头皱起,似乎对图纸的机制有所怀疑,树灵又道:“你放心吧,那张图纸没有危险。它的特殊机制来源于刻画的魔纹,不过那种魔纹属于炼金魔纹,伊索士虽然是魔纹叔叔,但也只看明白了一部分,可以确定,不是攻击性质的,不会有危险。”
真有危险的话,莱茵阁下也不会暗示树灵,让安格尔来接这个任务。
顿了顿,树灵又道:“对了,这个任务也有奖励,奖励是伊索士的弟子出的。”
如果是伊索士出的奖励,安格尔或许还会好奇;但伊索士的弟子能出什么奖励?安格尔一点都不期待。
树灵似乎看出安格尔的不屑,笑眯眯道:“这份奖励,对你的确可能没啥用。据说,是伊索士学徒时期修行的手札。”
“伊索士学徒期的修行手札?”安格尔楞了一下。
树灵点点头:“伊索士的这个弟子,并没有学到伊索士的魔纹能力,但他却是一个罕见的空间系学徒。所以,伊索士将自己学徒时期,对空间系理解心得的手札,交给了他。如今,奖励就是这个手札。”
说到这时,树灵叹了一口气:“如果伊索士将魔纹修行的手札作为奖励就好了,那个对你应该很有用。要不,我帮你再去问问?”
安格尔一听到是伊索士学徒期空间心得的手札,眼睛都直了!虽然他之前在斑点狗体内,得到大量的空间知识,但都过于理念化,如果有一个空间系前辈的心得指引,那绝对是如虎添翼。
而伊索士的手札,就是一次机会!
安格尔赶紧道:“不用麻烦伊索士阁下了,魔纹什么的,我自己就有,不需要其他手札。就,就这个手札就行!”
树灵笑着道:“这么说,你是决定接下这个任务啰?”
安格尔赶紧点点头,之前或许是因为生命池的现状,不得不被迫接受;但现在,他倒是出于内心的想法,乐意接受这个任务。
树灵:“你既然接受,那我就帮你接了这个任务。具体信息,等会我发给你,今天、或者明天,你就出发吧。”
安格尔颔首应是。
“噢,对了。”树灵:“这次你就一个人去吧。”
安格尔疑惑的看着树灵,平时他也一个人,为何树灵突然特意点出来?
全能天師 飛天琴仙
树灵:“我的意思是,托比啊,就不和你去了。”
安格尔看了看笑眯眯的树灵,又看了眼一旁有些炸毛的托比,心中咯噔一声,悄悄的道:“大人为何要留下托比啊?”
树灵笑道:“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格蕾娅大病初愈,最近处于恢复期,很需要陪伴。我刚才联系了格蕾娅,她说让托比去陪她。”
一边说着,树灵还挥了挥手,安格尔眼前立刻出现了一道影像。
格蕾娅坐在桌前,正与对面的古德管家不知说着什么,似乎感知到了有人注视,她转头看过来:“噢,是安格尔啊。”
“树灵大人已经和你说了吧,听说你要暂时离开去做个任务,那你这次就一个人去吧,托比就先留在这里,陪陪我。”
格蕾娅眨了眨眼:“放心吧,我会把托比照顾好的。”
“还有,我已经知道是你救了我。感谢的话,等你回来以后再亲自和你说,到时候我还有其他事找你,就这样吧。”
话毕,影像消失。
树灵看向安格尔:“看吧,是格蕾娅要让托比留下来的噢~”
安格尔深深的看了眼树灵,他相信刚才格蕾娅是真实的,但让托比留下来,估计不是格蕾娅作的主,肯定是树灵在背后搞的鬼。
显然,树灵还是没打算轻易放过托比。
不过,从之前格蕾娅向他发出的暗号来看,有格蕾娅看护,树灵应该也不会太过惩罚托比。
想到这,安格尔只能点点头:“行吧,我等会将托比送到格蕾娅那里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