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8×129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冰與火之魔山 愛下-0961章 魔山馭龍親征熱推-ef90j

冰與火之魔山
小說推薦冰與火之魔山
遗憾客毫无疑问低估了魔山身边人的本事。
当然,不朽巫师在遗憾客出发前提醒过他们。
不朽巫师告诉遗憾客长老,魔山身边有血巫,有红神祭司,有异形者,有小小鸟的创始人瓦里斯和口技无双的新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
蝎尾兽的毒对血巫和红神祭司都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而血巫和红神祭司都在魔山身边保护着魔山。
血巫是第一解毒的巫师,血巫的牙齿呈黑色,那就是因为长期尝试各种毒液造成的腐蚀变色,就好像不朽巫师们的蓝色嘴唇,那是因为长期服用‘夜影之水’造成的。夜影之水就是蓝色。
而红神祭司虽然不擅长解毒,更擅长在火焰中看见某种预言,但梅丽珊卓至少数百岁的年纪,任何毒都几乎全部见识过。即使把里斯巫师们配备的极度可怕的毒药‘扼死者’让红神祭司梅丽珊卓喝下一整瓶,她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就跟喝白开水的效果一样。
正因为魔山身边有梅丽珊卓和简妮这样的人物,遗憾客的蝎尾兽攻击很难对魔山一击必杀,并且反而还会打草惊蛇。
于是遗憾客为了制造恐慌,决定先对魔山身边的廷臣和武将下手,首当其冲的第一人,就是住在王宫最外面的情报大臣伯尼。
按照计划,只要毒杀伯尼和他的妻子泽丽格尔达后,蝎尾兽会继续前进,刺杀小指头、艾德·史塔克、雷纳德·维斯特林、珊莎·史塔克、艾德慕·徒利等帝国的公爵和夫人,还有褴衣亲王,多位能征善战的武将和御林铁卫。
蝎尾兽速度极快,杀一个人只需要一刺。
在夜王的王宫里,一只蝎尾兽出入畅通无阻,杀人无形。
極品辣媽好v5 齊成琨
这是个很好的计划。
但很可惜,计划在一开始,就在伯尼·克里冈这里失败了。伯尼的口技无双和他的听力无双是相辅相成的,所有人都知道伯尼能学任何声音,以假乱真,但没有人知道,伯尼的听力辨识能力也是绝无仅有,世所罕见。
伯尼是情报大臣,何等精明厉害,在一刀刺死了蝎尾兽后,他并没有立即去见国王陛下,而是先找的梅丽珊卓夫人。
梅丽珊卓夫人一看那怪虫,就知道是来自东方遗憾客的蝎尾兽。遗憾客是魁尔斯城里的秘密杀手组织,虽然没有布拉佛斯的无面者那么震撼出名,却也是东方的第一大刺杀组织,蝎尾兽就是他们的杀手锏。
梅丽珊卓立即对王宫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并第一时间通知了王宫内的所有廷臣武将,告诉他们今夜遗憾客来袭。安排好一切,梅丽珊卓和伯尼才去找到国王陛下魔山,告诉他魁尔斯的反击来了——遗憾客来了!
于是,遇上过各种各样对手的遗憾客,第一次遇上了魔山派出的人的反击:异形人瓦拉米尔。在东方令人谈之色变人见人怕的遗憾客,在没有见到对手的情况下,就被瓦拉米尔驱使一只渡鸦,一头老鹰,一头率领了全城流浪犬的獒,就把遗憾客乖乖逼进了王宫。
遗憾客站在王宫的大厅,看见了那如巨人一般高坐在上面的魔山。
魔山身体强壮如山峰,肩膀宽厚如墙壁,手臂如大树干。遗憾客第一次见识到有人能强壮到如巨人一般。
艾德·史塔克、小指头培提尔、八爪蜘蛛瓦里斯、六形人瓦拉米尔、闻讯而来的梅丽珊卓夫人和王后简妮、道尔蒂·昆蒂娜夫人、亚莲恩·马泰尔、艾德慕·徒利、珊莎·史塔克、雷纳德·维斯特林、潘托斯的执政官褴衣亲王……
国王和王后的身前,站着四名身披白袍的御林铁卫。身后,站着魔山的三位骑兵营队长、王后的两名贴身女将:泽丽和布蕾妮。
魔山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名遗憾客。
死亡列車
这是一名普通脸,没有什么特点。
奶白色皮肤,这是魁尔斯人的标志。每一个魁尔斯人都是奶白色皮肤,不管男女。黄色头发,看起来有些干涩;淡蓝色眼眸,眼神里没有精光,柔和而平静,毫无波澜。
从上到下,这个人的气质也没有任何的锋芒。
悍妻惡妾
超級賢婿 血徒
“你就是遗憾客?”魔山用通用语说道。
“我是,陛下。”
放過我,好嗎?(上) 清揚
“我会把遗憾客组织全部铲除。”魔山淡淡说道。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这个世界上,只能允许有一个暗杀组织:无面者。
“陛下,你无法全部铲除遗憾客。”
“我当然能。只是你到死也不会明白我的手段罢了。不管是遗憾客还是不朽巫师,惹我,都要死!”魔山的眼神变得冷漠无情。
遗憾客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
“尊敬的陛下,我能知道是谁把我逼进王宫里来的吗?”
靈異怪譚之人間鬼味
魔山看了一眼瓦拉米尔,坐在最末位的瓦拉米尔站了起来:“亚拉罕,是我。”
瓦拉米尔还知道遗憾客的假名是亚拉罕。
他借助小猫咪的眼睛和耳朵,已经看见和听见了遗憾客在女院里的情景。
“了不起的异形者,在临死之前,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瓦拉米尔。”
“瓦拉米尔?好名字。输在你的手里,我心服口服。”
魔山冷哼一声:“遗憾客,还有一个人的名字你也许也需要知道一下。”
“哦?我想不必了。蝎尾兽进入王宫刺杀陛下的廷臣武将,想必也是瓦拉米尔提前发现了。他能同时驭使那么多的流浪犬来围攻我,上百只的狗,真是了不起。”
“亚拉罕,你错了,我对一百多只流浪犬并没有掌控,我只掌控了一只渡鸦,一只老鹰,一头獒。那上百只流浪犬,它们听獒的。”
吞聖 瘋火
“哦?!”亚拉罕耸耸肩膀,“是我想当然了!掌控犬王从而掌控群犬,好手段。”
亚拉米尔的本事当然不是一次只能掌控三只不同的飞禽走兽,他在北方的时候,就已经能同时掌控六头猛兽:三头冰原狼、一头雪熊、一只影子山猫、一只山鹰。跟随在魔山的一年后,他的异形能力更强大了,同时掌控十头以上的飞禽走兽轻而易举。
瓦拉米尔已经摸到了小先知的门槛。
但发现遗憾客的袭击,却并不是他。
“亚拉罕,发现你今晚的袭击的,也并不是我,而是我们的情报大臣伯尼·克里冈。”
遗憾客看向伯尼·克里冈,伯尼是他发动的第一个要刺杀的人,他当然认识伯尼。
遗憾客平静的看向伯尼,他并不肯相信这一点。
蝎尾兽在夜晚潜进伯尼的家里,那是无声无息的,除非伯尼也是具有某种力量的巫师。
自定義小兵在都市 當歷史換了殿堂
“我听见了蝎尾兽进来的咝咝声,很轻微,不可察觉,但幸好我的听力和其他人不同。常人们无法听见的声音,对我来说,却很大声很清晰。我能清楚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我的听力的敏锐帮了我不少的忙。听力不敏锐,无法把声音的模仿进行最逼真的还原。”
遗憾客平静从容的脸色微微一僵。
他即使面对刀剑也不会皱一皱眉,但伯尼的这个天赋,却是他从未听过的。不朽巫师们也没有对他进行过这方面的警告。
魔山淡淡说道:“亚拉罕,我知道魁尔斯有一个不朽神殿,里面有一群不朽巫师,还有一个名叫菩厉的巫师之王,他虽然如绿先知一样的本事,能看见过去现在和未来,但如果果真如此,他为何没有提前看见你今晚的失败?”
“不朽巫师警告我们很可能会失败。”亚拉罕淡淡回应。
“亚拉罕,就是诸神也不可能知道一切,何况一个血肉之躯的不朽巫师。菩厉如果敢对我不利,我一定会把不朽神殿烧毁。亚拉罕,你认为菩厉能看见自己的不朽神殿在龙焱中变成一堆黑色的流质么?”
一时间,亚拉罕无言以对。
“就算菩厉巫师知道我的一切,未来的所有,那都不要紧,只要我有能一拳把他打死的实力,我就永远都是胜利者。他能预料到的未来的那个真相,需要靠实力去扭转,不朽巫师菩厉有那个实力对抗我的龙焱么?他不能,所以他能预料的未来,不过是看见不朽神殿的毁灭和他自己化为灰烬的时刻。先知,并不能改变过去,也无法左右未来,除非他有和先知相匹配的实力。”魔山说完,挥了一下手。
两名御林铁卫上前,一边一个,手按剑柄,瞪着遗憾客亚拉罕。亚拉罕没有反抗,他没有武器,没有蝎尾兽,身穿单衣,光脚,他无法反抗,除非用牙齿。
亚拉罕在御林铁卫的押送下走了出去,很快,他的人头就被一个托盘装着送了进来。魔山挥挥手,亚拉罕的人头被侍卫端了出去。
“我决定去魁尔斯,用龙焱结束战斗。”魔山宣布似的说道。
“我和你一起去,你需要韦赛里斯。”亚莲恩·马泰尔立即站起来。
五行蟲師 九道泉水
“我反对!”王后简妮声音不高,平静祥和,但是声音里蕴含了很坚决的意志。
魔山和众人一起看向简妮。
简妮说道:“不朽神殿需要小心对付,即使龙焱占了上风,也需要陆军和海军的随后占领,陆军进城,海军控制航道和港口,现在就贸然靠两条龙去……”
“王后,丹妮莉丝也在魁尔斯,她还有一条黑龙。”亚莲恩打断简妮的话。
简妮优雅端庄,不疾不徐:“我们雷德温伯爵的海军呢?情况究竟如何?是被敌人全歼了还是部分逃得了性命?我们需要制定一个控制海上通道的军事计划,不能让魁尔斯的国王和十三巨子那些人通过航道逃到更东边。国王陛下,你需要海军的配合作战。这需要一点时间,而不是马上。”
“我认为必须马上飞到魁尔斯”魔山慢慢说道。
“然后呢?龙焱攻击?”
“是的!”
“也许这并不妥,陛下。”梅丽珊卓说道。她是国王的军事祭司,相当于军事顾问并负责士兵们战前的祈祷。
“哦?为什么,梅丽珊卓夫人!”
“也许巨龙飞去,将遭遇猎龙弩的攻击。”
“猎龙弩?”魔山心里微微一震。
“陛下,猎龙弩是你发明出来的,如果不朽巫师菩厉很早就预见到了魁尔斯会被征服而他并不肯臣服的话,我相信菩厉一定偷偷的制造出了猎龙弩。”
“那就更加要迅猛的攻击魁尔斯,抢在他们的反应之前。”魔山说道。
重返校園追定你 木紛飛
“我担心菩厉巫师早就已经看见了一切从而做出了相对的布置,陛下。”
“那你能在火焰中看看我们作战的情况么?”
“我也许能看见,也许不能,一切都取决于红神的意志。”
瓦里斯站起来说道:“梅丽珊卓夫人,你这么说,那就是在今晚之前,你其实对于魁尔斯的作战什么都没有提前看见过,是吗?”
“是的!”
“哦,是因为距离太远了吗?”
“不是,一切都是红神的意志。”
“不要说了,我决定了,明天一早就出发,去魁尔斯。先烧毁不朽神殿。再把魁尔斯的三重城墙烧塌一道大门,打通一条进攻的坦途。”
“贸然进攻,不如保持一点耐心进行计议。至少,我们得等一等丹妮莉丝、雷德温伯爵、阿莎副司令送出来的第一只渡鸦的信息。”简妮坚持说道。
“陛下,我赞成王后的建议。”艾德·史塔克沉声说道。
“陛下,我们可以发出渡鸦,在奴隶湾和瓦兰提斯召集海军,让他们在限定的时间到达魁尔斯海域集结。”
“奴隶湾海军和瓦兰提斯海军都不是魁尔斯人的对手,除非我们用皇家海军的火炮战舰。但皇家海军的火炮战舰编队,需要两个月时间才能从君临港口赶到魁尔斯海域。我等不了了,亚莲恩亲王,明天一早,我们出发。”
“遵命,国王陛下。”
简妮无奈的笑了笑:“好吧,陛下,我支持你出发,既然你已经下定了决心。罗德·克里冈王子我会亲自照顾好他,他还太小,我不放心给侍女带着。加文·克里冈王子十分强壮,会走会爬会跳了,我会把他交给侍女。”
“多谢王后陛下。”亚莲恩·马泰尔连忙致谢。
简妮和亚莲恩从第一次见面,彼此就没有嫌隙。简妮没有介意魔山和亚莲恩之间的关系,出于对维斯特洛的统治完整的政治关系,她在第一时间里就接受了亚莲恩,这个亲切友善的态度和对丹妮莉丝的时候完全不同。
第二天一早,魔山和亚莲恩驭龙升空,向魁尔斯而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