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trc7人氣都市小说 全面攻略 起點-第五百八十五章 六扇門、錦衣衛……分享-64jvg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希尔佩斯知道这次谈判可能不会太顺利,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在大白天的跑来会所动手!
公然刺杀军研部上将,这胆子是有多肥!
枪声响起,夏娜第一时间抽空了十余枚以太水晶中的能量,凝聚出一面巨大的冰墙,将整个房间隔成了两半!
子弹“嗖嗖嗖”的射入冰墙,留下密密麻麻的弹孔!
赵果果十分淡定的看了一眼门口的面具人,又若无其事的捣鼓起笔记本来。
希尔佩斯就相当火大了。
他二话不说抬起手臂,将拳头对准了面具男。
脚下却并未挪动半分。
“难道希尔佩斯是个远程?”
苏牧悄悄用余光注意着希尔佩斯,想看他到底会打出个什么拳来。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苏牧瞪大了眼睛。
没有任何灵力波动,也没有任何花里胡哨动作。
只见希尔佩斯的拳头上泛起浓郁的蓝光,随后“咔嚓”一声,一层厚重的金属外壳突然出现,包裹住了他的拳头。
这是一门手炮!
希尔佩斯直接从戒指里把军研部最新研发出来的反器材手炮给拿了出来!
“JIU!”
末世侵入 人口上限
一道焰光从黑洞洞的炮口里喷出,面具人见势不妙,扔下手里的枪转身就跑。
那焰光与他擦肩而过,轰在过道的墙上,“嘭”一声炸出一个比门还大的深坑!
整层楼都因为希尔佩斯这一炮重重的颤了颤!
警报声大作!
“龟龟…”苏牧倒吸一口凉气。
那面具男如果这一下挨实了,恐怕不死也得脱一层厚皮。
“你快起来!让开!”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女声。
苏牧这才反应过来,乔伊思还被自己压在身下。
他连忙起身,说道:“刚才事出从急,还望乔部长不要见怪。”
乔伊思当然不会去责怪苏牧,毕竟后者是为了她好,而且,苏牧的手挺老实的,并没有趁机占她便宜,只是,有一点乔伊思没想通,遇到危险,苏牧的第一反应不是应该先保护好他自己,或者保护好他的女人吗?
名門農家女 易小北
在场六个人之中,抛开被踹飞的上校不谈,每一个都比自己这位秘书部部长更有分量,至少在苏牧的心中应该如此,可苏牧为何偏偏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保护位呢?
乔伊思看了苏牧一眼,也没说话,爬起身便要去追那面具人。
可希尔佩斯一炮之后,走廊上哪里还有面具人的身影?
追人本身也不是乔伊思的强项,在确认危险暂时解除后,她便回到了房间,检查上校的伤势,至于希尔佩斯,完全用不着她去操心。
别人不知道,乔伊思可以是一清二楚,教会对于这位军研部上将格外重视,给了他不知多少保命的东西,后者虽然在个人战力可能比不上其他顶尖的骑士,但在各种装备的辅助下,要杀他的难度,绝对不亚于去杀一名半只脚跨入了六阶的大佬。
刚才那一梭子子弹,连四阶顶级的冰墙都扫不穿,更遑论伤到希尔佩斯了。
这时候,执法局的人赶了过来,见到苏牧等人都安然无恙,方才松了一口气。
队长上前一步,行了个军礼,“将军。”
“你们上来的时候都没看到人吗?”希尔佩斯问。
“……没有。”
“那还不赶紧搜!”
若不是苏牧等人还在这看着,希尔佩斯真想狠狠训斥这些警卫一顿。
兼職丹醫
菲斯亚城的执法局是知道今天军研部会在这家会所和自由城谈判的,尽管他并没有特地叮嘱让执法局多加防范,但最起码的保卫意识要有吧?
这么重要的两国会面,竟然让一名杀手混了进来,简直岂有此理!
“是是,我们这就去搜!”队长连忙应道,一转身,脸色立马黑了两个八度,对着自己手下吼道:“去监控室调录像,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人给我抓回来!”
魔女追愛 孤靜文
……
会馆外,某个无人的小巷。
垃圾堆上丢着一件黑色的夜行服,和一张小猪佩奇的面具。
路口,有个穿着袈裟,体型微胖的身影叹了口气。
“阿弥陀佛,苏师弟的心可真是脏啊…”
说着,身影渐行渐远,很快消失不见。
……
“苏骑士,这里可是你们的地盘。”
执法局的人一走,希尔佩斯立刻贯彻执行了克劳伦的丢锅策略,将矛头对准了苏牧,“出了这样的事,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一个说法。”
妙手天師在都市 指間天下
“将军,话可不能这么讲。”苏牧说道,“自由城的独立声明并不包括菲斯亚城,所以严格来说,这里依旧是教会的土地。”
希尔佩斯收起了手炮,“那既然如此,自由城的海军为什么会出现在菲斯亚城的领海上?”
苏牧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将军难道还没收到消息,海军部的卡黛少将已经和我们达成了协议,将菲斯亚海的东海域和南海域都租借给自由城建立海上军事基地了吗?”
希尔佩斯嘴角一抽。
东海域和南海域都租给自由城了?
什么时候的事?
“卡列尔还真是好手段啊。”希尔佩斯意味深长地说道,“但是苏骑士,你好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海军基地都搞起来了,还说菲斯亚城不是自由城的地盘?
恐怕教会在菲斯亚城的执法人员加起来,还没有现在在海螺号上军人多。
苏牧表情僵了僵,似乎有些语塞了。
半晌,他才叹了口气:“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
“道理就是道理,不管你承不承认它都是道理。”
我要的是你的口头承认吗?
我要的是实际补偿!
成年人的世界,不存在做了错事一句道歉就能揭过这种说法。
“我认为我们之间的协议应该适当的改一改了。”希尔佩斯暗示道,“贵宾在自己的地盘上遇刺,这件事一旦传开,对你们自由城的声望将是一个异常沉重的打击,就个人而言,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帮你们把此事掩盖下去,之后的记者发布会上,我会说……”
“这是一次特别军事演习,目的是为了考察执法局的应急能力。”苏牧接过话茬,旋即无奈地从乔伊思手中把协议拿过来,划掉了几个字:“明天我就让人将那半枚小女孩送到军研部,不知将军可否满意?”
希尔佩斯站起身:“带我去参观一下你们的海螺果号吧。”
发生了这种事,他们自然不可能继续在这里谈下去了,说不定背后之人发现自己派出去的杀手无功而返,还会筹划第二次刺杀。
希尔佩斯虽然不怕,但也不会等着敌人来找自己麻烦。
“那就请将军移步吧。”苏牧站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海螺果号的船体十分复杂,改装设计图还没正式敲定,船上大部分区域都还保持着原样,没什么秘密可言,所以苏牧倒也不怕希尔佩斯能瞧出什么来。
腹黑總裁迷糊妻 沐雨悠
到了会所楼下,夏娜和赵果果先行离开,去了博物馆找洛小曦等人。
反正协议已经签了,刺杀也已经顺利完成,她们也没有再跟去海螺果号的必要了。
“上将先生好像完全没有怀疑那个面具杀手是我们黎明社自己的人呢。”
两人走在街上,夏娜笑着说道,那杀人不是别人,正是比赛结束便“回了山上”的明虚。
除了他和苏牧,黎明社里也没有谁能够一脚踢飞一名五阶顶级的骑士了。
事实上,明虚这一脚并不在赵果果的剧本当中。
明虚应该在上校开门的同时直接开枪扫射。
否则这一出手,不是直接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吗?
矛盾的地方就在于,你都已经有一脚踹飞顶级骑士的实力了,刺杀一个人还用得着枪吗?
就算要用枪,也该用反物质枪械,而不是这种连夏娜的冰墙都破不开的普通灵力枪支。
好在,希尔佩斯一门心思都想着如何趁机找黎明社索取赔偿,并未注意到这个细节,否则以他的性子,难免会起疑心。
不过,赵果果也不担心希尔佩斯能猜出来的她真正的目的。
后者永远想不到,黎明社这次自导自演的刺杀,甚至还赔上了半枚小女孩作为代价,仅仅只是为了给他留下一个自由城疏于管理的初步印象。
希尔佩斯是个聪明人,给他下套,必须做得极其隐蔽,而且不能操之过急。
这个初步印象,会在赵果果的操作下一步一步慢慢印在希尔佩斯的心上。
当什么时候希尔佩斯习惯了自由城隔三差五便闹出乱子,便会彻彻底底的被黎明社牵着鼻子走了。
比如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如果有一天,有消息声称自由城军事基地的防卫出现重大疏漏,丢了半枚小女孩,猜猜希尔佩斯会不会偷偷派人去找?
……
晚上八点。
苏牧和芙洛来到海边的一家小酒吧。
本来,希尔佩斯“参观”完海螺果号之后,他该单独和对方去处理自由城独立的相关事宜,可芙洛听说他下午和希尔佩斯会面时遭遇了刺杀,说什么也要跟着一起,苏牧拗不过,便只好让芙洛跟着了。
下午三点不到,他们便离开了海螺果号,通过传送台辗转了十多个地方,直到现在,才基本上把该办的手续都办完了,苏牧也算是在教会高层官员的圈子里混了个脸熟。
他还多了个称呼——小苏城主。
苏牧其实不想当什么城主,也从来没做过一统天下这种春秋大梦,但不得不承认,听别人这么叫自己,感觉还挺舒服的…
“怎么样,骑士先生,事情办得还顺利吗?”
一进酒吧,坐在吧台旁的夏娜便起身迎了上来,笑吟吟地问。
“还行,通告已经都下去了,执法局和CMU那边会全力配合我们的动作。”苏牧找服务员要了两杯香槟,又说道:“我准备给秦大哥重新找个办公的地方,把原来的执法局改成教会的大使馆。”
“这样不是更麻烦吗?”夏娜问。
反正都得找重新找工人建一栋楼出来,如果把执法局改成大使馆,等于多加了一个翻新的工程。
“翻新花不了多少钱,大头开销还是在新建上。”苏牧嘿嘿笑道,“既然这笔钱必须得花,那肯定是花在我们自己人身上更好呀。”
旧的留给教会,新的自己用,这才符合苏抠门的用钱准则。
“先生,您要的酒。”服务生送来了香槟。
“谢谢。”苏牧递了一杯给芙洛,自己也小酌了一口,又对夏娜说道:“我还在考虑要不要给执法局和CMU都换个名字,毕竟我们已经正式脱离了教会,再沿用教会的体系的话,感觉有点不太合适。”
“说得对,我赞成!”银可可不知从哪忽然冒了出来。
她原本白皙的脸蛋此时染上了些许酡红,看样子怕是没少喝酒。
“就是应该改名字!”她说道。
“你懂什么。”苏牧撇了撇嘴。
“我怎么不懂啦?”银可可睁大眼睛,“古往今来,哪一次改朝换代不是先肃清异己,以免留下祸患?”
“……”苏牧无语道:“咱们说的是同一件事吗?”
换个名字而已,跟肃清异己有啥关系?
再说了,难道他们还能把以前在教会当过官任过职的人都给杀了不成?
“哎呀,你真是笨死了。”银可可说道,“你自己想想,王朝都换了,皇宫还能叫以前的名字吗?”
“这还勉强说得通。”苏牧点了点头,这算是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浮華事散逐紅塵
尽管黎明军从土地上看有些势单力薄,就那么孤零零的一座城池,可该定下的规矩还是得定,要是继续沿用教会的政治体系,很难让城里的居民对自由城产生归属感。
“依我看呀,执法局就改叫六扇门吧,怎么样?”银可可眨巴了两下眼睛说道。
苏牧嘴角抽了抽。
六扇门?我还锦衣卫呢!
……等会,不对啊!
银可可怎么突然对这事这么上心?
苍澜大陆也是个古风世界,苏牧不用想都知道,六扇门肯定是沧澜王朝对衙门的称呼,那么问题来了,银可可为什么要把执法局的名字弄得跟沧澜王朝的衙门一样呢?
“你别告诉我你想继承你父王宏伟志愿,在蓝星上复辟沧澜王朝啊!”苏牧目光警惕地说道。
……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