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t1bg5言情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南鬥崑崙-第一三四五章,明王推薦-0kzu5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祭炉鬼愕然,继而惶恐。
有邪物攻击他?
扶余山麾下鬼差里,祭炉鬼和主子韩垚一样,平时普普通通,可是脑子却不差,一瞬间他就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对方对手。
因为这是水里!
他因火而死,最怕水不说,水对鬼魅也有极大的克制。
砰地一脚,一个铜盆凭空出现,被祭炉鬼踢出水面,铜盆凌空飞起,彷如出水游鱼,落下时飘在水上,上面冒出幽幽绿火。
“哪来的邪丧,在这里放肆!”
祭炉鬼转头,一口鬼火迎面喷出。
水中,鬼火再强杀伤力也有限,对方似乎没花多大力气就挡下鬼火,白色蒸汽随着水泡散去,祭炉鬼发现对方拎着铁链,长脸大眼,居然是一副熟悉的面孔。
“你……”
祭炉鬼眼睛瞪大,对方用力一绞,祭炉鬼脖子断掉,被他直接拖入水底。
水面上,铜盆顺水而飘,那一抹绿火中,祭炉鬼虚弱钻出,他望着水中的不速之客,迅速向岸边划去。
刹那间逼着自己用出了火遁鬼术,对方实力了得!必须要尽快把这事禀报给主子他们。
……
徐法承来到后街时,游客依旧在围观,他发现一些女游客跟着自己,眉头一皱。
“谢子迟,范疆,你们去看看!”
“诺!”
黑白无常半虚半实出现,朝着一片芦苇荡走去。
二鬼走了没多久,一个祭炉鬼虚弱跑来。
“祭炉?”
“是你们?”
论关系,祭炉鬼和黑白无常可不一般,几人和牛猛、剥皮经常开黑打游戏,算得上很铁的队友啊。
“怎么了这是?!谁伤的你?”黑无常显然对祭炉鬼比较友好,很义气问道。
“有不速之客,小心点……”
话还没说完,一个魁梧的身影从水中上岸。
高昂着头颅,浑身湿漉漉的,背负一个铜刑枷,双手提着铁链。
那是一只鬼王,鬼气浓郁的几乎辣眼睛了。
他比戴着高脚帽的黑白无常还要高,此刻低头望来,倒是一脸讶异。
“黑白?有趣!你们是哪里来的山野无常!”
山野无常?笑话!
小鬼戰隊之朝戰
白无常看清了对方,然后冷哼道:“雪楼无常谢氏,谢子迟!”
“焦城范疆!”
“哈哈哈哈,吓唬谁啊!某乃东天上国罚恶司弱水狱镇狱明王,马洪!凭你们两个小家伙,要跟我玩玩吗?”
明王!
二鬼看见对方腰间酆都令牌,浑身一抖。
阴曹牛马地位向来比黑白要低,但还得分实力。
如果对方是明王就不一样了。
那是鬼王啊!
一只马面明王,居然出现在此?
没多久,旁边树丛出现响动,一个白影自暗处走出:“有趣,阳间这片小地方,居然还有黑白坐镇。你们是当地阴司?”
谢子迟看到对方后,更是惊骇。
一只白无常!
不可能啊……临江阴司凋敝,城隍庙小,目前仅有一尊牛头武官镇庙,这白无常又是哪来的?
谢子迟看着对方,对方拍了拍手,身后又出现两个鬼影。
一尊断角牛魔挡住三人去路,一个黑无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范疆。
竟是黑白牛马齐聚!每只鬼差腰间都有酆都令。
“我等乃巴蜀鬼城而来,奉阴律司之命追剿逃亡之鬼,违令者杀无赦!”
四只阴差中,那个白无常说罢,推开谢子迟,带头离开。身后的马面问道:“这个家伙不拿下吗?”
“走吧马洪,这是有主之鬼,非是阳间流窜的邪丧。”
黑无常拍了拍马面,也跟了上去。
四鬼来的快,走的也快,祭炉鬼、谢子迟、范疆呆立在原地。
这么大的阵仗,好久没见过了。
那马面已是明王实力,还得听白无常调遣,恐怕那黑白也是明王级别,那断角牛头,恐怕也是如此。
四只明王啊!
何其恐怖?
‘明王’代表着地位,这是阴间的敕封,可不是鬼王能比的,鬼王只是实力。同样是鬼王实力的,明王便能号令鬼王,这就是阴间的地位体现。
看着他们消失,谢子迟暗道不妙,迅速朝着徐法承走去。
……
小镇今夜格外热闹。
吃的喝的玩的应有尽有,万圣节让这里成了一处流量地标,临江的打卡地,依附白湖镇而生的商贩赚的盆满钵满,一些游客玩出来后,又选择在周围买一些特产,让那些商贩乐不可支。
就连出租车司机也揽了不少活,今晚上恐怕能睡个好觉了。
好戏终究是要散场的。
拍完照,逛完街,吃完饭,灵异小镇还有后半段的节目,百鬼夜行之类,还有和西方怪物的互动,但一些体验过的游客因为时间关系,已经开始陆续离开了。
“好特别的地方,下次有活动还得来!”
“那是当然的了。我今天拍了好多照片了,没来的人得后悔死……”
“爸爸,我在一个没人的屋子里翻到了鬼牌,我们又可以兑换糖果了!”
大人小孩少男少女都得到了精神的放松,朋友圈一个又一个视频发出去,证明了楚千寻这次策划的大秀是成功的。
幕后,楚千寻看到狂欢夜进入后半段,也松了口气,张平导演把剩下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副手,此时跟在楚千寻旁边。
“楚姑娘,大成功啊。”
“多亏了你了,张导喝杯茶吧。”
张平搓着手,上次拍《生死道》时就知道楚千寻身家不菲,当时的楚千寻用的却是投资人的钱,这次的大秀是楚千寻在背后一手投资加操持,仍旧把一切料理的井井有条,张平才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仿佛把一切发生的事都算好了一样,从头到尾,目前的小镇没有一件突发事件是脱离掌控的。
这就恐怖了!
多头并进,还能将局面稳住,张平觉得楚千寻绝对是一个顶级的策划人。
“后面的拍摄任务简单多了,你说的几个秀场我都安排了人,不过我一会还得盯着。”
“嗯,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楚千寻看向张平,张平不好意思一笑:“王乾给我推荐这里时,许诺过拍摄场地的使用情况,我就问问档期。嘿嘿……下一部电影马上开拍了,这次看见小镇变化如此巨大,我推掉了不少取景地的邀请,准备就在这拍摄,所以占用的场地档期可能会长一些……”
“没关系,老朋友了。张导,你把档期安排好后给我就行,这边我来调度。”
“那真是太感谢了。”
二人在聊天,楚千寻忽然看见自己面前油灯一跳。
火苗窜了一下,差点烧到自己,她望向漆黑的夜空:“来了吗……”
张平不知道楚千寻在自言自语什么,他以为是在跟自己说话。
“你说什么?”
“张导,我有客人要到了,你回避一下?”
“哦哦,好的好的!”
张平离开捉鬼客栈,虽然他不明白楚千寻什么意思,但逐客令是听得懂的。走了不远,张平回头看了一眼捉鬼客栈,忽然发现四个虚影时隐时现,往那里走去。
张平揉了揉眼睛,虚影又不见了。
嘿,眼花了?
……
小店,冷风灌入。
虎皮大椅上,楚千寻面前排开七个油灯,呈北斗七星状。
冷风由小变大,拍打着木门啪啪作响,支呀的门轴,声音有些刺耳,那冷风吹入后朝着油灯席卷,可灯油不管这风怎么吹,依然顽强地闪动着,仍旧没有灭掉。
蓬——
几乎是同一时刻,四道涟漪氤氲散开。
客栈中心,一个白无常,一个黑无常,一尊牛头,一尊马面同时出现。
四只阴差出现后,几乎无视楚千寻的存在,朝着屋里嗅着什么味道。
“他在这里出现过。”
“嗯,最清晰的味道就是这里了。”
四只阴差看向楚千寻,白无常笑了笑问道:“阳间上师,无常见礼。”
和颜悦色,又居高临下。
楚千寻抬头,白无常眉头挑起:“洞世烛火,好久不见了。这位仙姑难不成算到我们兄弟要来此?”
洞世烛火?
其他三只鬼差一愣。
有点意思啊。
这是查察司的本领,阴间四处机构,赏善、罚恶、阴律、查察,各有本领。
那些妖魔鬼怪想要掩饰阳间罪过,撒谎是常有的。
查察司的大判一盏烛台便能洞悉真假,真可谓明察秋毫,倒是没听过阳间上师还有此等本事。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几位阴差大人,不知来此何意?”
“奉命找人。”
“有趣,那么请找吧。”
牛马散开,前往后院,白无常去了楼上,黑无常没那么好的耐心,一拍桌案,大声道:“既然知道我们来,那一定知道我们找谁了!少废话,人呢!”
“抱歉,微末道行,并不知道大人要找何人。”
黑无常一条锁链甩出,要缠向楚千寻脖子,角落里,一个提灯老鬼忽然出现,一挥手打开铁链。
尸灯鬼手臂渗血,堪堪只是碰了一下黑无常的铁链,居然被擦破阴身,这里面的煞气是何等浓郁!
黑无常瞪向尸灯鬼,尸灯鬼挡在楚千寻身前。
“哪来的小鬼,敢跟我放肆!”
尸灯鬼已经是鬼将了,在黑无常口里却成了小鬼,但他也没反驳,楚千寻知道此刻不宜和对方较真斗气,朗声道:“我豢养的鬼差,积阴德,杀邪祟,不犯忌吧?”
黑无常阴晴不定。
“阻碍阴差,就是犯忌!”
“鬼差护主也算犯忌吗?”
黑无常还想说什么,白无常下了楼。
“不必争执,这位仙姑,还望看好你的手下,若真被我等知道他犯忌了,十死无生。”
牛马也从后院走出,四只阴差眼神交汇后,转身离开。
“主子……”
桌案前,楚千寻长舒一口气,她发现自己后背已经湿了。
居然是四只明王?!
好强的气场……
“去镇子里面通知一下大家,让大家都小心点。”
“好吧。”
……
小镇,戏楼。
客人一波又一波离开,却还是有源源不断的客人前来歇脚落座。
“师父,好累呀~”
“累是正常的,我秘门中人,混口饭吃,大多都以江湖技艺赚个吆喝,现在日子好多了。”
天才俏醫妃
变脸太久,已经没了新鲜感,嗓子也有些哑了,台上换上了旗袍女子轻声歌唱,算是换换味道。
莫无忌师徒俩趴在窗边,看着下方街道,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累吗?小汪,念经其实不累,要不然换个师父学佛吧?”
二人身后,一个光头忽然出现。
莫无忌无奈转身:“妙善师兄,你也太天真了,秦昆能同意吗?”
“阿弥陀佛,我管他呢。”
妙善很和善地凑过来,摸了摸小男孩的头顶,小男孩也不怕生:“叔叔,你是和尚吗?”
“是啊,而且很厉害。”
“你有木鱼吗?”
呃……
之前倒是有的,不过木鱼随心,现在他也不带在身上。
心已经静了,妙善是不需要木鱼的。
“没有带。”
“没带木鱼的是假和尚啊。”
“胡说八道!”
“那你有袈裟吗?”
呃……
妙善苦笑,这都什么问题啊。
袈裟是百衲衣,每一块补子都是功德的见证,我是渡鬼的,不是渡人的,怎么可能有那个。
“也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因为你是假和尚啊~”
妙善气的想打人。
这小子的逻辑都是谁教的!
我怎么就是假和尚了!
“等等,我有钵!”
茅山丹会,妙善得到法器游魂钵,此刻摸出来放在秦小汪面前。
里面都是游魂,仿若鱼苗,妙善说这些都是好人,超度后能投个好胎的。
秦小汪低头看去,好神奇的钵啊。
里面好像有水,水中是人一样的东西在飘,在摇曳,又像随波逐流的白色染料,白色染料被水流撕扯,却怎么都扯不烂。
“叔叔,这水是什么?”
“这是苦海。”
“苦海很苦吗?”
呃……
妙善现在对秦昆的儿子是无奈了。
不是摸不着边的逻辑,就是深奥难答的问题。他有一千种方法回答秦小汪,但又怕说出来后被这小狗崽子随口鄙视。
妙善小心翼翼道:“苦海当然很苦了。”
“既然很苦,这群游魂岂不是也很苦了。为何不让他们走呢?”
“让他们走哪去?”
“去外面啊。”
“外面也是苦海。”
“那度与不度有什么分别呢?”
莫无忌没绷住,噗嗤一笑。
圣人难答童子言,古人诚不我欺。好久没见这圣僧传人吃瘪了,自己徒儿果然给力。
運氣 黯然銷魂
妙善摸着秦小汪的头,制止了他伸手去捞那些游魂:“算了你与我佛无缘,找你爹去吧。”
“我爹呢?”
话音刚落,小镇各处隐秘的屏幕同时亮起。
海賊王之極惡世代 絨克
楚千寻也不知道在这里布置了多少投影镭射,几乎所有人在这一刻,都见到了一个青年在四处寻找着什么。
那青年五官轮廓分明,一身流云衫随风鼓动,额角长发垂下,头发扎在脑后,漆黑的双眼带着野性的光芒,仿佛像一只野兽。
“既然来了,何不现身?”小镇街道,每个影壁旁边的扩音器中,立即有秦昆的原声传出,仿佛在街道上看电影一样。
游客看见,那青年只说了一句话,周围风沙激荡。
“哇哇哇!还有秀!”
“应该是最后的秀场了!”
“嘘,快看看!”
没有离开的游客,庆幸自己遇到了彩蛋,全都屏气凝神,看着屏幕。
昏暗的街道上,只见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忽然出现,同时向那个青年走去。
“好帅啊!”
“四大阴差!”
“这特效,牛逼了!”
“造型是真的可以,就是服装有些破旧……”
家门口,葛战和晁震望着墙壁上的屏幕投影,表情震惊起来:“四只阴差!”
逍遙佛闖花都 寂寞灰太狼
旁边的景老虎狐疑:“阴差?不可能吧师叔,这是屏幕转播,阴差肯定是拍不到的。”
现代的解释中,鬼可能是一种波,普通的拍摄设备,无法捕捉这种光波,所以没人拍到鬼,这是常识。
晁震沉声道:“以前拍不到,现在不好说。这恐怕是三坟山给的东西。”
景老虎一怔,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有可能。
旁边的楚道脸色凝重:“阴差……怎么回事,看他们来势汹汹的样子,仿佛不是善茬。”
呆傻的葛战忽然幽幽开口:“晁震,你惹出来的?”
楚道、景老虎全都看向晁老道。
晁震轻笑:“这次恐怕不是。”
葛战叹了口气:“那就是冲着杜清寒去的了。他们对搬山金刚惹出的因果还是不肯放过啊。”
巷子旁,一个穿着毛衣,打扮的很洋气的老头负手而来。
“早在公孙飞矛那一代,这梁子就结下了。现在只不过是余波罢了。”
葛战精芒一闪:“西洋鬼子,你来了几天,终于肯现身了。”
那个很洋气的老头一愣:“葛老匹夫,你的望气术……又突破了?”
葛战没有回答,目光又移回墙上的屏幕投影。
------题外话------
感谢‘冬天雪水’、‘胡须佬的胡须’、‘幻忘语’、‘尸神小金刚’、‘韩老魔大战何康老鬼’、‘轮回使者天轩’、‘缥缈修道’、‘秋风引人思’、‘书友160727114630021’的打赏~~~感谢兄弟们。
總裁前妻太迷人 隋小棠
(上一章名字本来是‘不长眼的东西’,为赏舵加更的。今早起来琢磨了一会不太对劲‘不长眼的东西为道心通玄加更’,我特么……今儿赶紧把名字改了一下,发一大章,好像还欠两章……呃,还是保证质量,稳步更新吧,奥利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