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hr18d優秀玄幻小說 催妝 ptt-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展示-gq3c4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凌画将图纸递回给宴轻。
宴轻伸手接过,瞅着他,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没意见?”
凌画温柔地对他笑,“真的没意见,按照你这个图纸大修的话,真是让我再满意不过了。”
仙子請留步
宴轻将图纸折好,琢磨着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凌画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怕是满肚子疑问,但她就是不说,而且,也不打算说了,于是,她温柔地说,“我就是来瞧你一眼而已,如今瞧完了,我走了。”
宴轻缓慢地点头。
凌画转身向外走去。
直到她身影走远,出了端敬候府瞧不见,他才一脸的怀疑,对身后喊,“去把管家喊来。”
他倒要好好地问问,他是不是弄错了?明显凌画很满意这座院子,没打算与他住一起,而且只字未提住一起的事儿。
死囚
仙凡帝尊 妖庭
管家很快就来了,对宴轻拱手,“小侯爷,您喊老奴?”
宴轻背着手对他问,“你昨儿说她想与我住在一起,培养感情,不要你修缮这处院子?”
呂漢
管家点头,“是啊。”
宴轻皱眉,“可是今儿她什么都没说,对我修缮院子很满意。”
管家:“……”
这、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看着宴轻,“所以,小侯爷,您喊老奴来是……”
“就是问问你,是不是弄错了,她根本就没这个意思?”宴轻想说是不是你老糊涂了。
狂鳳舞九天
管家自诩记性很好,连忙摇头,“老奴记得清楚,那一日,凌小姐出府前,突然问起她大婚的住处安置,老奴便说了,说正打算找匠人修葺,她说不必了,就与您住在一起,也不用告诉您。”
宴轻见他说的认真,也纳闷了,“那她今儿是怎么回事儿?只字未提。”
逼良為醫
管家也不太懂,试探地问,“你没问问凌小姐?”
蓬萊修仙小記 冬雪傲梅
宴轻默,叫他怎么问?他都准备好无论她怎么说怎么闹他都不同意了,可是她偏偏啥也没说,快把他憋死了。还问什么?问岂不是好像他很想跟她一起住一样?
宴轻烦闷地摆手,“算了,她不提正好,我也不必应对她头疼了。”
管家点头。
心里琢磨着,看小侯爷这模样,凌小姐是不是故意的?
凌画出了端敬候府,上了马车后,靠着车壁笑了好一会儿。
琉璃看着她莫名,“您不是打算与小侯爷住在一起吗?如今小侯爷修缮那处院子,您大婚后要与他分开住,您来了一趟,提都未提,如今乐个什么劲儿?”
她还以为今儿小姐来端敬候府,见了小侯爷后,按照以往,软磨硬泡,总要达成目的,不达成目的不罢休呢。
谁知道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看了一眼,同意了,如今出来又这般乐。连她都觉得奇怪了。
凌画摇着团扇,笑的乐不可支,“宴轻今儿见了我,攒着劲儿呢,无论我说什么,他都打定主意不答应与我一起住,既然如此,我不如顺着他,反其道而为之。”
琉璃疑惑,“怎么反其道而行?”
难道不住在一起培养感情了?
凌画慢悠悠地说,“其实,今儿我想想,分开住,似乎也没什么不好,我们才相处没多久,近来我也发现了,我们的脾气秉性以及喜爱之物,都多有不同,哪怕还有两个多月大婚,但这未来的两个多月,也没多少时间相处,也就是说,我们大婚后,若是立马住在一起,每日相对,指不定不是我被他一天气三回,就是他一天赶我三回,也就是说,我们两个且有的时间需要磨合呢,万一这般磨合不好,强行靠近,惹他排斥厌烦的话,岂不是不止培养不了感情,还影响我一直以来刷的好感?白费功夫!不如,就依照他的意思,分开住,慢慢接触,试着靠近,太急迫了,万一适得其反,我找谁哭去?”
混元武道
琉璃恍然,“早先您急的跟什么似的,如今难得想开了。”
她早先就觉得,小姐想在大婚之日跟小侯爷躺在一张床上的想法过于急迫了些。虽然多少新郎官在大婚之日急不可耐地洞房花烛,但这不包括宴小侯爷。以宴小侯爷不近女色排斥女色来说,如今小姐能与他这般相处,已算是小有成就了。他是个不能逼迫急了的人,一旦逼迫急了,你看他不给你掀翻了房顶?细水长流,温水煮青蛙,小火慢炖,她觉得才是小姐应该进行的策略。
“是啊,急不得。”凌画摇着团扇,笑着说,“我费心这么久,不是多见成效,后面我要适时地远着他些。”
琉璃附和,“先让他习惯您,再让他不习惯您,才会让他惦着您。”
凌画点头,“是这个理。”
網遊之大道無形
自从订下婚约这一个月来,她一直都在靠近宴轻,投其所好,刷好感度,如今已做到了让她骑马带着她,背着她,拉着她的手,亲手给她剥葡萄,亲手喂进她嘴里,这若是在别人眼里,可能她已做成了别人一辈子也许都做不到的事儿,毕竟,宴轻是个见了女人就躲八百仗远的人,但她确实还不满足。
她想要宴轻每日都想见她,与她同床共枕,与她相拥而眠,与她相知相许,与她生孩子,不能她一提,宴轻就摇头这也不同意,那也不同意,她是要嫁给他,做他的妻子,但不能弄成仿佛她逼良为娼一样,那像什么话?
“反正,您近来也要忙许多事情,也没什么空的。”琉璃怕她忍不住,“要不您给我一个特权,允许我时常提醒您,别自己忙两天后忍不住又去找宴小侯爷了,劝都劝不住的那种。”
凌画觉得琉璃真是了解她,痛快地点头,“行。”
忍常人不能忍,这事儿她最擅长,她素来对自己可以狠得下最大的狠心,但因为面对的是宴轻,所以,她在对宴轻身上,对自己如今也没有什么把握。
琉璃很高兴,“小姐,倒贴不是买卖,您得脊背挺直啊。”
凌画白了她一眼,“喜欢一个人,骨头软些又如何?又不是面对政敌?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琉璃:“……”
说的也对,真是让她无话反驳。
never let me go
凌画话音一转,“不过的确到了这一阶段,不能再一味冒进了。”
琉璃啧啧。
皇帝知道太后派人让凌画进宫,本想把她喊去御书房见见,但因得知温启良与他的长子温行之今日已进京,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二人身上,没喊凌画到御前。
接了温启良明日入宫觐见的折子,皇帝准了后,见天色还早,便在御书房接见二人。
温启良此次进京,是战战兢兢,总觉得陛下不会无缘无故让他携长子来京,毕竟,如今不年不节的。他觉得恐怕是温家派死士来京刺杀凌画之事暴露了,虽然因为太子萧泽收买朝中三品大员陈桥岳对京兆尹大牢里四名死士灭口而掐死了人证,但也因此让太子身陷囹圄,而温家,是绑在太子这一条线上的,太子不好了,温家怎能好?
更何况,还有个被废了的太子妃温夕瑶。
温启良十分震怒,他没想到自己的长女怎么嫁进了东宫后成了一个妒妇毒妇。明明在家时,也就是骄纵些罢了。试问哪个高门府邸的姑娘,再家里千宠万爱中长大不骄纵的?这本不是什么大毛病。可哪里知道,她不止骄纵。
身为皇家的媳妇儿,身为太子妃,怎么眼皮子这么浅,只盯着东宫内院的那帮子女人?那些女人,有哪一个有她身份地位高?
太子还没做皇帝呢,她着的是什么急?惹得太子亲手处置她,又传到了陛下的耳里,如今可倒好,废了。
温启良真是又怒又气,恨不得进东宫掐死她这个女儿。
接到圣命传话,温启良找长子温行之商量,温行之倒是十分稳得住,“只要太子不倒,父亲不必害怕。陛下既然压下了这件事儿,说明陛下没有废太子的打算。”
温启良听温行之这么一说,总算踏实些,“你大妹妹太不争气,好好的太子妃的位置唉。”
温行之十分凉淡,“大妹妹不争气,将二妹妹送进东宫就是了,太子妃只能是温家的女儿。”
温启良心思一动,对,太子妃只能是温家的女儿,他还有一个二女儿。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