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zk7y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 txt-第2493節 鴿靈-uoxjb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你看他们的情况是不是觉得保持的还不错,很稳定?”树灵声音从背后传来。
安格尔点点头:“看上去的确比之前格蕾娅女巫要好很多。”
之前格蕾娅被铁甲婆婆封印着时,依旧双眼泛红,狰狞的想要攻击周围的一切。但这木藤之茧里的患者,看上去倒是很安静,似乎在沉睡般。
树灵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他们状态看上去稳定,那只是因为生命体的本能,暂时压制住了狂性。”
“不能压制了狂性?什么意思?”安格尔疑惑问道。
树灵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道:“你往前走走,你就知道了。”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向前迈出了步伐。
一开始安格尔的步伐还很慢,但走了两步以后,他突然停顿了一秒,露出惊愕的表情,紧接着他迫不及待的快步向前,两秒之后,他便站到了生命池边。
站到这里,安格尔的表情越发惊讶。
之前还在外围的时候,他只感觉到生命气息浓厚,堪比潮汐界的木之领地;但是,没有其他的感觉,可在树灵的指引下,他往前迈了几步,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生命气息已经浓郁到了出现质变的地步。
刑名小師爺
哪怕只是呼吸,都能直接影响生命体的本质。
此时,安格尔站在生命池边,每一次呼吸,他都能清楚的感知到,体内在发生着正向改变。
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是喝醉了酒的醉汉,从酩酊之中陡然变得清醒。又仿佛是醍醐灌顶,一下子就感觉思维清明。
身体每一个陈旧的器官,都像是被彻底的洁净滋润,在焕发着新生的活力。
从肉身到心灵,从思维到精神,都在散发着舒爽的感觉。
安格尔清晰的察觉到体内的每一种变化,而且,这些变化没有一点点的副作用,单纯的净化以及……进化。
这就是永恒之树的核心,生命池的真相吗?
难怪丽安娜对这里如此心心念念。
地府微信群 碧血染銀槍
换作安格尔自己的话,也会忍不住在这样的地方长久的待着。这种血脉去芜、思绪勃发的感觉,价值无穷。
“现在,你明白了吧?”树灵缓缓走了过来,停在了生命池边,随手拨弄了一下池水,在涟漪散开的时候,更为浓郁的生命气息冲天而起,让上方挂在木藤之茧里人,齐齐发出了粗浊的呼吸声。
安格尔自己都舒服的想要哼哼,也难怪那些患者都忍不住呻吟。
树灵:“哪怕他们现在患上疯症,可对这种能让生命体有绝对增益的气息,依旧充满着向往。这种向往,就是我所说的本能。向往的本能,压制住了他们疯狂。这才让他们看上去好像比格蕾娅的情况要好。”
“但实际上,他们消耗的是我的底蕴。”树灵无奈苦笑。
树灵这么说其实也没错,生命池是他数万年沉淀的精华,哪怕只是被外人吸入一点点逸散的气息,消耗的都是他的底蕴。
“所以,之前我为何说要发布解救任务,任务奖励由他们出,就是因此。”树灵:“他们这几天消耗的生命气息,哪怕在疯症的影响下,对他们的生命本质也依旧有增无减。”
安格尔了悟的点点头。
或许扭曲意蕴导致的疯症,会让他们的精神海暂时衰弱,但总归有恢复的办法。可生命本质的增强,这可相当少有。之前安格尔还觉得,让他们来处任务奖励,显得野蛮洞窟有些不厚道,但现在看来,野蛮洞窟对他们着实不薄。
“本来之前是想要将他们放在风车镇的傀儡病院,但这次疯症比上次活线爆发更加的恐怖,这些疯症患者一旦脱离了生命池范围,哪怕被束缚住,也会持续的向周围发出呓语,这些呓语对正式巫师或许没有什么用,但对学徒以及普通人,却是非常有效。只要有一个人的呓语传出去,几乎用不了几分钟,整个风车镇都会沦陷。”
安格尔听到这,脸色也有些泛白,之前他只觉得疯症可能比寄生光点或者活线稍微墙一点,但强不了多少。但按照树灵的说法,这种惊人的感染模式和规模,比他所了解的其他疫病都要恐怖的多得多。
一旦没有从源头上及时管控,蔓及一国都用不了多久。
安格尔此时有些庆幸,幸好他之前多了个心眼,在将斑点狗送走之前,想到了疯症这一茬,让斑点狗给出了那个绿纹模型,否则,后果真的难料。
“不能放在傀儡病院,所以没办法,只能放在这里。起码他们在这里,不会念叨呓语,就是苦了可怜的我。”树灵一副捶胸顿足的模样,平时生命池他管控的可严可严,就连莱茵阁下都没进来过几次,这回是真的大出血。
一来就是几十个。
每天光是看着他们呼吸生命气息,树灵就感觉身心不畅,这才跑到梦之旷野,去和树群开发组的人制作各种图片,来聊以伤怀。
也是因此,当看到安格尔到来,树灵才如此激动的亲自跑出来接待。
因为安格尔到来,意味着……这些啃喰他底蕴的臭小子,终于可以滚蛋了,他怎能不激动。
不过,为了以防自己误解,树灵还是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这次过来,应该是已经研究出救治他们的办法了吧?”
安格尔其实很想试试回答“没有”。但看着树灵那小心翼翼,生怕再受打击的模样,他还是没有忍下心,很诚实的点点头:“已经可以使用了,只是……”
“只是什么?”树灵听到前半句还挺高兴,后半句的“但书”,却是将他吓了一跳,谨慎的问道。
“只是有些搞不懂它为何会有这样的效果。”
反正树灵之前也见过斑点狗释放的那个绿色光点,安格尔想了想,用稍微含糊的语言,简单的说了说绿纹的情况,以及他的研究疑惑。
树灵听完安格尔的话,确定那个绿纹能够使用,这才松了一口气。
至于说安格尔的困惑,树灵倒是浑不在意:“你这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解答。不过,我可以给你说说我的例子,我自己就有一些能力,一开始也研究不透从哪里来,使劲钻研也没有个答案,可后来使用的多了,那些疑惑莫名就通透了,以前研究不懂的,在使用过程中也慢慢解开了疑惑。”
“不过,这只是我个人的经验,我不知道对你适不适用,但你不妨多使用你的这些特殊能力看看,说不定哪天就开窍了呢?”
树灵的意思,安格尔其实明白,就是“实践出真知”的意思。但绿纹这种他连底层逻辑都没弄懂的能力体系,真的适用这个道理吗?安格尔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倒是可以多试试看。
“还有,你不是移植了变形软态虫的皮,学会了变形术吗?”树灵:“你现在能使用变形术,但你明白真正的变形术原理吗?”
一婚更比一婚高 yzmb
安格尔:“不明白,但我可以去学啊。”
“你现在会去学吗?”树灵挑眉。
安格尔默然不语,暂时他不会去学,因为真正的变形术道理非常深奥,花费时间相当多,起码是以年、十年计。
“虽然现在暂时不学,但以后总归要学以贯通的。”安格尔这个倒是很确定。
“那不就行了,现在你不明白的疑惑,等以后你强大了,再去搞明白。”树灵眨了眨眼:“差不多嘛,对吧?”
“所以啊,能用就行。以后有能力了,再慢慢研究。”
这回树灵的话,听上去似乎有点道理,但其实在安格尔看来,有点诡辩了。变形术虽然他不了解其理,但道理已经有前人总结,只要有时间就能学。可绿纹体系,他去哪里从头开始学,去魇界吗?
安格尔也不好将绿纹体系的真相全部告诉树灵,只能叹了一口气,不再就这个话题展开。
树灵也乐得安格尔不继续展开说,他现在更想安格尔赶紧治疗这些人。
在树灵催促的眼神中,安格尔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上方的木藤之茧上。
通过树灵的解释,安格尔知道木藤之茧其实就是树灵制造出来笼子,避免这些人进入生命池挥霍。木藤之茧相当的坚固,挣扎不开,但是,木藤之茧不是封闭的,藤与藤之间有缝隙,不妨碍安格尔使用绿纹。
在确定无误后,安格尔对树灵道:“那我开始了。”
树灵点头如捣蒜,眼睛泛光期待的望着安格尔。
安格尔的目光先是放到最靠近生命池的那六个木藤之茧,这六个是中了疯症的正式巫师。至于其他的木藤之茧里,则是巫师学徒。
安格尔看着最近的那一个木藤之茧,身上微微泛起绿光,右眼、右手、右前臂的绿纹纷纷冒出。
他轻轻伸出指尖,跃动的绿纹,在安格尔的指尖处聚合,以一种优雅的姿态,聚集成了一道蒙蒙的光点。
邪性鬼夫,太生猛!
这道光点里面蕴含的,正是安格尔这几日研究出来的组合结构。
安格尔轻轻一弹,指尖的光点便化为了一道莹绿流光,冲进了第一个木藤之茧里。
数秒之后,安格尔向树灵轻轻点点头。
树灵迅速的将第一个木藤之茧收了回来,木藤一消失,里面的人影摔落在地。
苍白干瘦的面颊,黑漆漆的法袍,还有骨质的法杖。这人安格尔认识,正是洛可可的导师,“幽冥低语”邓肯。
脱离木藤的邓肯,一开始双眼还是泛红的,但很快,血色尽褪,恢复了清明。
他抬眼看了眼树灵和安格尔,似乎想说什么,只是,还没等他开口,下一秒就晕倒在地。
树灵将他搀扶起来,并探出手放在邓肯眉心。
半晌后,树灵满脸笑意的对安格尔:“没问题了,他的疯症已经解除,不过精神海稍微有些衰竭……这是活该。”
树灵先是喜悦,但很快意识到,邓肯这几天吞吸了大量的生命气息,表情一变,直接将邓肯丢出了生命气息笼罩的范围。
也幸亏邓肯是巫师,如果是普通人,这么一丢基本上就要缺胳膊少腿了。
“继续,继续。”既然邓肯都能救回来,其他人肯定也可以,树灵赶紧催促道。
安格尔也没迟疑,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很快,最后一位正式巫师也被救了回来。
他们的反应基本和邓肯一样,都是先清醒几秒,但因为精神海受损缘故,又立刻晕厥。看上去像是死了一样,但实际上只需要舍得消耗,精神海的伤势总归是能恢复的。
一旦精神海的伤势好了,他们的生命本质还有了改变,这次可以说不仅没亏,还大赚一笔。
想到这,树灵看向这些昏迷的巫师,眼神都带着恶狠狠的意味。
救回了正式巫师,接下来就是学徒了。
不过,就在安格尔准备救治学徒的时候,一只纯白鸽子突然穿过永恒之树的树壁,从外界直接飞了进来。
树灵轻轻一挥手,将那白鸽抓到手上。
他看了看白鸽上的纸条,眉峰微微皱起。
“安格尔,你先救着他们,我出去几分钟,很快回来。”树灵话毕便拿着鸽子消失不见,不过消失了还没两秒,树灵又现身了,对安格尔道:“差点忘记和你说,救下来的那些人,都给我丢到外圈,他们得病的时候可以便宜他们,但病好了可不能惯着。”
话毕,树灵这才再次消失不见。
安格尔站在原地沉思了片刻,那只飞进这个空间的纯白鸽子,他并不陌生。那是汲魔之路的幻灵,也是镜中世界的魔力节点象征,拥有它,基本就等于说进入野蛮洞窟的核心圈,可以独立建造自己的领地。安格尔也有一只,暂时放在幻魔岛上。
櫻若雪飄零:如果童話不憂傷 夏茉淺影
纯白鸽子除了象征意义外,也可以用于传递信息。树灵显然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这才离开的。
看树灵皱眉的模样,是外界发生什么了吗?
安格尔没有多想,就算发生了什么,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要不然树灵应该没时间特意提醒安格尔,让他将救治的人丢到外圈。
想到这,安格尔不再理会外界之事,继续救治起吊在半空中的疯症患者。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