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1s29r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田園 如蓮如玉-第六百二十四章 禿尾巴看書-tk2uy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田小胖对安菲娅早就留心了,这个毛妹儿显然和正常的游客不大一样,所以,就把她也当成了雷戈和瓦林卡的同伙,是来掏老底儿的。
只是,安菲娅一直没有采取什么过激的行动,所以田小胖也就没动手。
刚才趁着在水里的工夫,准备给她点厉害尝尝,叫对方知难而退,谁知道,一问之下,竟然也是一位萨满。
田小胖当然不大信,眨眨眼睛,打量一下安菲娅精致的脸蛋儿:“你们那边的萨满,长得都这么漂亮吗?”
在大多数人眼里,萨满尤其是女性萨满,一个个肯定都跟老妖婆似的。其实不然,那些都是博人眼球的东西,只能算是边缘人士。
“田,请相信我,我真的是一名萨满,我可以给你看我的证件,我发誓——。”安菲娅之所以来到黑瞎子屯,也是听到一些传闻,主要是在召开萨满大会的时候,不少人都在这个黑瞎子屯获得了梦寐以求的突破,所以,她才来到这里寻找自己的机缘。
她刚要从水里把手举起来发誓,忽然觉得身子一僵,整个身体就好像失去控制一般,在水里一动不能动,然后,慢慢向水下沉去。
眼看头部都要沉进水里,安菲娅大惊,在这种冰冷刺骨的水下,她可活不过几分钟。
这就是大萨满的能力吗,可以在一念之间,就置人于死地?
她一直渴望这种能力,今天算是有幸见识到了,而且还是亲身体验,只是这样的结果,怕是有些不妙。
就在头部马上要浸到水下的时候,她忽然又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猛的窜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田小胖当然不会对一个暂时还无辜的人下狠手,只是趁着对方刚才有点心神失守之际,稍稍探查一番,确认一下对方是不是萨满而已。
结果令他也不禁抓抓后脑勺:“你的萨满术是跟谁学的?”
安菲娅还有点心有余悸,用手抚着胸口。田小胖也下意识地瞧了一眼,然后就赶紧挪开目光。
“我是自学的。”安菲娅总算是平静下来,“田,这几天,我在你们黑熊村,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我想在这里修行可以吗?”
“等我先看看你的证件再说吧。”田小胖觉得这丫头肯定没说实话,也就不再搭理她,朝着小娃子那边游过去。
刚才探查的结果,叫他也有点想不明白:这个安菲娅的体内,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就算和傅天山比起来,也一点不弱。
誘歡成婚
这种水准的,当然不可能是自学成才。就算有人教,没有天赋的,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
“小胖啊,你咋不在那边跟美女洗鸳鸯浴涅?”包大明白嘴里还逗呢,其实就数他看得严实。
田小胖撇撇嘴:“俺有那工夫,还不如跟小水獭一起洗洗呢——哎呦,嘤嘤你长能耐了是吧,看俺不把你的皮扒下来,正好这大冬天的,还缺一顶帽子呢!”
小水獭估计也是挺长时间没看着他了,所以很是亲近,叼住田小胖的手就不撒开。
“干爹呀,你别吓唬嘤嘤好不好。”小囡囡正骑着小水獭呢,刚才她明显感觉小水獭激灵一哆嗦,她都差点滑下去。于是连忙安慰小水獭:“嘤嘤别害怕啦,没人敢动你一根毛的!”
这水獭帽子,以前谁要是能戴一顶,老厉害了。下雪的时候,雪花落到上边,都不带沾的。
还是水獭首领比较乖,绕着小胖子在水里转圈,嘴里还一个劲叫唤。田小胖摸摸它油光锃亮的脑瓜:“莫急莫急,估计等来年,嘤嘤就能下崽了。”
大伙一听,都哈哈大笑,包大明白也笑眯眯地摸摸自己的大脑袋:“多生几个才是最好滴,俺就盼着戴水獭帽子涅——”
结果,惹恼了水獭首领,直接张着大嘴,奔包大明白冲过去。吓得包大明白脸儿都白了:“就命涅,救命涅,俺戴狗皮帽子还不行嘛?”
以前冬天的时候嘎嘎冷,普通的老百姓大多戴狗皮帽子,毛朝里,贴在头上和脸上,热热乎乎的。唯一的缺点就是,狗皮帽子上边的狗毛比较腥。
斂財專家
最近这些年,冬天也暖和点了,而且大多穿羽绒服啥的,所以,狗皮帽子就很少有人戴了。那时候是物资匮乏啊,所以物尽其用,狗皮也得发挥作用。
水獭首领也就是吓唬吓唬,很快就又开始驮着小娃子,在水里游开了。不少大人都眼气得不行,可是实在拉不下脸来啊。
龍朝遺傳 曌櫻
直到傍晚时候,游客这才乘坐着爬犁,回到黑瞎子屯,直接在食堂吃了一口饭,田小胖就被安菲娅领着,去了她的住处。
家里的小娃子还要跟着呢,结果被包大明白给吆喝回去:“小孩家家滴,跟着干啥,你们都回去,俺跟着去就行涅。”
一行三人晃悠到村民楼那,这里空闲的楼房,都改建成客房,专门招待游客用的。当然,村里也住一部分。有的游客,就喜欢体验一下睡热炕头的感觉。
进到客厅,田小胖和大明白在沙发上坐了,安菲娅打开卧室门,然后拎了个双肩包出来,从包里掏出一些证件,给田小胖查验。
“你这是护照啥的呀。”田小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萨满联合会开具的会员证之类的证明材料。
安菲娅耸耸肩膀:“我是业余的嘛,还没有入会呢。不过,这个应该可以证明。”
只见她从包里又摸出一个大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样东西,然后一下子戳到包大明白的肩膀上。
把大明白吓得,蹭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干啥玩意涅,整个熊掌怪吓人滴——”
安菲娅手里擎着的是一截熊掌,黑乎乎的,前面是锋利的爪尖,瞧着挺吓人。不过包大明白也是见过的,很快就转惊为喜:“太好涅,好些年没吃过这玩意啦!”
“这是我施法的媒介好不好,能治病驱邪的,你要不要试试?”安菲娅刚才可没敢拿这玩意怼田小胖,所以才准备在大明白身上试验一下的。
大明白眨巴半天小眼珠:“你这都能治啥病涅,俺别滴毛病没有,好像就有点肾虚——”
首席總裁強制愛
你可拉倒吧!田小胖赶紧把这货给按到沙发上,然后转向安菲娅:“你的能力,就是从这只熊掌上继承来的吧?”
羅喉 李北羽
“你怎么知道?”安菲娅眨眨毛嘟嘟的大眼睛,这只熊掌,还是她祖辈传下来的呢,据说传了好些年。
田小胖从她手中接过熊掌,静心感受一下,里面残存的能量,跟安菲娅体内的完全一致,看来,他的判断一点没错。
他知道,在西伯利亚一带,萨满还是很盛行的,更有用熊掌来给人治病和进行预测的习俗。打个比方,这个大致就相当于巫师手里的法杖吧。
显然,这只熊掌有些年头了,被一代代萨满用来施法,所以里面灌注了很强大的能量,最后也不知道怎么,被安菲娅给吸收了。
二次元之一條鹹魚 騷氣盎然
而因为没有传承,安菲娅也无法驾驭体内的这股能量,所以熊掌在她手里就成了摆设,不会用啊。
不过这样一来,田小胖倒是不用再怀疑她了,这个安菲娅,确实就是个半吊子的萨满。
“那能不能说说你跟这个熊掌的故事?”田小胖也很好奇,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吸收熊掌里面能量的。
哥譚神探 迷途陌客
安菲娅重新收起熊掌,然后讲述起来。在她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淘气,翻祖父的箱子,结果发现这只熊掌,然后也不知道害怕,就抱着玩儿。后来,祖父去世,就把熊掌留给她当纪念。
她开始也不知道熊掌和萨满有关,只是莫名地比较喜欢这东西,有时候,睡觉都搂在怀里。人家别人女孩儿搂毛毛熊,她搂着这么一截真熊掌,想想那画面,还真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
等到她长大了,知道萨满用熊掌来施法,也就渐渐迷恋上神秘的萨满术,只是一直苦无无人教导。找了几位萨满,结果也没人能解决她的问题,不过也算是听到了萨满联合会在这里开会的消息,所以她才来的。
这样啊,好像也没啥特别的——田小胖抓抓后脑勺,不对,特别之处就在于,这个丫头,稀里糊涂得都能吸收熊掌里面的能量,显然,身体是十分契合。也就是说,绝对是个好苗子。
想到这里,田小胖再也按捺不住,在沙发上正襟危坐,摆出大萨满的派头:“咳咳,苏菲亚,你可愿意拜俺为师?”
“你,嘻嘻,你多大年纪啊,就像当我师父。你接近我,不会有别的企图吧?”安菲娅往后退了两步,警惕地望着田小胖。
情獵腹黑總裁 淺淺默璃月
是你先勾引俺的好不好!田小胖好气啊:“俺那几个徒弟,除了大弟子之外,哪个不比你年龄大!”
安菲娅还是一个劲摇头,这丫头看来也是个犟种:“不不不,我承认你很厉害。可是,我只想在你们这里住一段时间,我是不会给一个比我还小的人当徒弟的。”
那你就呆着吧,住一百年,也还是这样——田小胖一生气,也甩袖子走人。出门的时候,包大明白还不死心:“你这个熊掌,卖不卖涅?”
嗷!安菲娅举着熊掌,朝他抓过来,吓得包大明白赶紧闪人,嘴里还磨叽呢:“小胖啊,你说她这个熊掌,是咋带到咱们这边滴,算不算走私涅?”
“人家那个也是有证件的。”田小胖刚才都瞧了,再说,这熊掌可有些年头了,因为以前经常被拿来施法的缘故,里面的皮肉甚至比钢铁还坚韧,明白叔你有那么好的牙口咋滴?
既然这丫头也是个死心眼的,那就先在这住着吧,反正她现在的情况就相当于,手里拿着一张巨额支票,但是没地方兑现,根本花不出去。
溜溜达达回到家,就看到大傻它们几条傻狗,正在屋地晃呢。田小胖忍不住吆喝一声:“一股子腥味,赶紧都出去!”
小囡囡手里拿着个剪子,晃了晃:“干爹,俺还没给它们剪毛呢——”
“又不是宠物狗,剪毛干啥。”田小胖有点脑仁疼,这一放假,孩子们又开始作妖了是吧。
“小丫要给他们做毽子!”其其格笑着说了一句,这个她也不会,所以只能看着,感觉还挺好玩。
毽子!田小胖一听,眼睛一亮,他小时候,冬天可没少玩这玩意,不过不叫踢毽子,而是叫踢钱儿。于是就跟其其格并排坐在炕沿上,看小娃子们折腾,等搞不定了,他再出手。
只见小丫翻箱倒柜的,从柜子底下,掏出来一串大钱儿,就是以前各朝代的铜钱,圆形的孔方兄。
而小囡囡则拿着剪子,在四傻的大尾巴上比比划划的,嘴里还念叨着:“四傻,你要老老实实的,别摇晃尾巴好不好?”
这几条傻狗现在都欢喜着呢,能不摇尾巴吗。
于是,小胖墩和小巴图他们也都上来帮忙,摁住四傻,不叫它乱动。这一下,把四傻给整毛了,尾巴也夹起来,更没发剪了。
因为做毽子要用长毛,而狗尾巴上的毛最长,所以要选这个部位的。
没法子,只能是龙小妹出场,替下小囡囡。只见龙小妹拍拍四傻的大脑壳,这货立刻就躺在地上亮肚皮,一动不动的。
唰唰两下,就剪下来几撮长毛,又拍拍这货的肚皮,四傻这才打个滚儿爬起来,又开始使劲摇晃尾巴。
许是也感觉好像哪里不大对劲,四傻回头瞧瞧,嘴里立刻呜呜呜地叫起来,很可怜的样子:这咋还变成秃尾(yǐ)巴了呢,太难看啦,以后还咋在母狗跟前抖威风?
小囡囡搂着它的脖子安慰说:“四傻啊,等来年换毛的时候,就又能长出来啦。”
看着四傻委屈巴拉的小眼神,小囡囡也有招,去外屋地找了块吃剩下的骨头。有了这个物质奖励,四傻便叼着骨头,一溜烟跑出去,还高高竖着秃尾巴。
剪下来的狗毛交给小丫,选了三枚铜钱,然后把狗毛从中间的方孔传过去。又找了跟筷子插进去,用锤子敲两下,把狗毛就全都夹住了。
把多余的筷子折断,再把底部修理平整,一个漂亮的狗毛毽子就做好了。
娃子们都高兴坏了,抢着来踢钱儿。一个毽子肯定根本不够用啊,小胖墩急得直嚷嚷:“再做几个,一家一个!”
呜呜呜,就见其它几只大傻狗,全都夹着尾巴往外跑,人家可一点不傻啊——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