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mswzk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ptt-第七百五十四章 黑煤窯讀書-kzzmc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冯去力有些悲哀的看着王绾。
他忽然有一种感觉,自己这一辈子完了。
本来冯去力有大好的前途,冯去力有大好的人生,本来冯去力可以竞争丞相的位置。
但是一日之间,什么都没有了。
冯甲没有被陛下抓获,这是一件好事,证据不足,冯去力不必丢了官职,不必丢了脸面。
但是冯甲被丞相抓了,这又是一件坏事。
意味着自己从此以后,要被丞相威胁了。
王绾微笑的看着冯去力,幽幽的问道:“不知道御史大夫,愿不愿意……与我做至交好友呢?”
冯去力缓缓的点了点头,苦笑了一声,说道:“事已至此,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王绾笑了:“冯大人当然有别的选择,交朋友嘛,当然需要双方的认可了。本官不是谪仙那种人,不会强迫别人做我的朋友的。”
冯去力忽然有一种感觉,感觉咸阳城中所有人都在谪仙化,都在变得那么厚颜无耻,那边小人……
他想要与命运抗争,但是又感觉不过,最后只能点了点头,无力的说道:“罢了,既然丞相不嫌弃,我就与丞相做了朋友吧。”
王绾满意的笑了。
他命人端上来几杯酒,然后说道:“来来来,让我们同饮此杯,从此以后,我们同甘苦共进退。”
于是,两个人喝了酒。
喝完之后,王绾拍了拍冯去力的肩膀,说道:“现如今,我们可是自己人了。”
冯去力嗯了一声:“是啊,是啊。”
王绾又说道:“做了自己人之后,你有没有觉得心里很踏实了?”
冯去力:“嗯?”
我的俏皮王妃
王绾说道:“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你防备着我,我防备着你,多好。”
冯去力想了想,说道:“这……好像也是啊。”
不过,这种踏实,是建立在自己放弃一切的基础上的。这心里面,总有点不甘心啊。
…………
“我们放弃了一些,我心里总有点不甘心。”冯小甲幽幽的说道。
冯甲呵呵笑了一声:“怎么是放弃了一切呢?我们不是得到了很多金银珠宝吗?这些荣华富贵,足够我们受用半生了。”
冯小甲说道:“可是我们现在的处境,这些金银珠宝……未必用得上啊。”
冯甲说道:“怎么用不上?现在的黑暗是暂时的,忍耐一些吧,几日之后,我们便看到光明了。”
这时候,冯甲和冯小甲正躲在一节车厢里面。
这车厢是货运车厢,里面放了很多菜,是供应给北地郡将士的。
这些菜,发出来了各种各样的气味,因为菜采摘下来之后,茎叶还有呼吸作用,所以这里又有点缺氧。
詭夢記 奇葩強強哥
连日来,冯甲和冯小甲已经晕头转向了。
其实,他们的逃跑计划不是这样的。
按照他们的逃跑计划,冯氏父子会登上火车,然后在一等座欣赏着美女的歌舞,从从容容的来到北地郡,然后来到蛮夷之国,找一个偏远的所在,娶上几个蛮婆,幸福快乐的过一生。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朝廷发现问题,比他们预计的要早,所以他们逃走的很仓促。
冯氏父子没有上了一等座,只是勉强上了一个最普通的车厢。
在这车厢里面,到处都是三教九流的人物,像冯氏父子这样,身单力薄,又秘密带着很多金子的人,就比较危险了。
幸好,他们认识了几位大哥。
这几位大哥都穿着黑衣服,腰间系着蓝腰带。
这几个大哥主动说,他们也是打算逃走的。
冯小甲试探了一会,和他们交谈了一会,大概知道了这些人的来历。
这些人,是匡家人。
为首的叫做匡霓。他们最喜欢打抱不平,结果不小心打伤了人,所以想要逃到蛮夷之国,重新开始。
同病相怜的经历,让冯小甲一下和他们拉进了感情。
几番交谈之后,冯小甲也说自己犯了点官司,想要逃到蛮夷之国去。
匡家人很热络的说:“不如我们一路同行。万一有什么事,彼此之间还可以照应。”
冯小甲和冯甲自然点头答应,兴高采烈的同意了。
起初的时候,一路平稳,但是有一天,匡霓慌里慌张的找到冯小甲,对他说道:“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冯小甲有点担心的问道:“什么大事不好了?”
匡霓说道:“我看到有官兵举着你们的照片,正在找你们。”
冯小甲一听这话,顿时如同五雷轰顶。
他的嘴唇颤抖着说道:“这……这怎么可能?我们坐的可是火车啊,官兵是怎么追上来的?”
匡霓说道:“咱们坐的是火车,是普天之下最快的车,这一点不假。可是你们不要忘了,这火车是要在站台上停靠的。”
“据说那些官兵乘坐了一辆专列,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前面。”
冯小甲全身颤抖,六神无主的问:“为之奈何?”
匡霓说道:“冯兄,你能不能跟我说实话?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事?为何官兵如此大张旗鼓的抓你们。”
冯小甲没有说实话,他只是含含糊糊的说道:“我们得罪了京城中的大人物。”
匡霓叹了口气:“罢了,既然我们已经做了好友,那我就不能撇下你们不管。我与货车上的人有些交情,不如把你们藏到货车车厢怎么样?”
冯小甲一愣,问道:“可以吗?”
校花的純情護衛 青樓小二
與君有染
匡霓说道:“怎么不可以?货车车厢里面运送的都是货物,我想官兵无论如何也猜不到,那里面竟然有人。如此一来,咱们不就可以躲过去了吗?”
冯小甲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于是,他急匆匆的去找冯甲了。
冯甲听到官兵正在抓捕他们,也是怕的了不得,后来听说可以躲进货车车厢,自然是感激不尽。
于是,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冯甲在货车车厢也不知道呆了多久,每当饿的受不了了,就在黑暗中摸索一番,摸到一棵菜,就囫囵吞枣的啃起来了。
至于匡霓等人,则接受了王绾的指示,秘密的把冯甲等人运到了北地郡外面的一处煤矿。
自从谪仙入朝主政以来,朝臣们的赚钱方式越来越新颖了,有钱的人,开始投资矿产,没有钱的人,借钱也要投资矿产。
而这一处煤矿,就是王绾投资的。
王绾的打算很简单。
如果这处矿产赚钱了,那是皆大欢喜,到时候就可以把谪仙的钱还上了,从此会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不必再受人牵制。
如果矿产赔钱了,那也没关系,反正已经借了商君别院很多钱了,就算赔了又能怎么样?随便吧,我不在乎。
于是,这煤矿就生意兴隆的开起来了。
目前效益还不错,虽然不足以把欠商君别院别的钱都还上,但是倒也足以维持王绾的生活了。
王绾时常觉得,如果不考虑欠债的话,现在的生活,好像比以前更加舒适。
…………
冯甲有气无力的对冯小甲说道:“咱们来这里多久了?”
黑暗中,冯小甲也有气无力的说道:“不知道啊。我已经吃了许多菜叶了,起初的时候我还记着量,但是现在,有些不记得了。”
冯甲叹了口气:“幸亏咱们还有金银啊。”
冯小甲嗯了一声:“希望可以逃出生天,出去之后,我要喝酒吃肉,我要找女人。”
说道女人,冯甲忽然有点蠢蠢欲动了:“嗯,我也要找女人。”
父子两个,从来没有谈论过这种话题。
但是这一次,两个人在黑暗中相处了这么久,界限都有些模糊了。
冯小甲忽然觉得,以前被自己仰望的父亲,已经从山变成了一马平川,变得越发的平易近人了。
而冯甲也发现,自己的儿子长大了。或许,可以用朋友的态度对待他了。
于是,冯甲说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冯小甲说道:“我喜欢蛮夷女子。”
冯甲惊奇的说道:“这是为何?我大秦那么多女子,知书达理,温柔可人,你不去娶他们,为何选择蛮夷女子?”
冯小甲说道:“父亲有所不知。蛮夷女子,性如烈火。我大秦女子,对于礼仪恐怕看的过重了在床笫之间,总是不能尽兴。”
冯甲说道:“然而,你若剩下个华夷混血的怪物来,让我如何去见祖宗?”
冯小甲笑了:“父亲放心,谪仙不是发明了那个好东西吗?不会生下怪物来的。”
冯甲哦了一声:“这倒也是。谪仙这个人,果然喜欢在这种歪门邪道上用心思。他这东西,把无比纯洁无比严肃的周公之礼,变成了男女之间的乐事,真是不要脸。”
縱橫商途:逆天女相師
冯小甲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想:然而,这种乐事不是挺好的吗?
父子两个正在交谈的时候,车厢忽然被拉开了。
一束强烈的阳光招进来,冯甲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要被刺瞎了。
然后,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朋友,我们到了。”
其實我真的是直男 靜舟小妖
这是匡霓的声音。
冯甲心中激动,用手捂着眼睛,忐忑不安的问道:“我们到哪里了?到蛮夷之国了吗?”
倪匡说道:“反正暂时安全了,你们快跟我来吧。”
随后,有两只手伸进来,把冯甲和冯小甲搀扶下来了。
匡霓低声说道:“这里是蛮夷之国没有错,不过大秦已经将这里征服了。你们万万不能露面,我刚才看见海捕文书了,大街小巷都贴着你们的照片。”
冯甲和冯小甲吓得连忙低下头去。
匡霓看了看蓬头垢面的两个人,心想:就你们现在这幅形象,根本不用藏,我敢保证,官兵绝对发现不了你们。
当然了,这话匡霓是万万不会告诉他们的。
冯甲对匡霓说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匡霓想了想,对冯甲说道:“这里有一处煤矿,矿主是我的朋友,你们两个就藏在那里面。千万不要暴露身份,等风声过去了,我再来接你们。”
冯甲使劲点了点头,对匡霓说道:“你可千万不要忘了我们啊。”
大宋無疆 林半峰
匡霓安慰他们说道:“二位尽管放心,绝对不会忘了你们。”
随后,匡霓急匆匆的离开了。
等他走了之后,又另一个人带着冯甲和冯小甲走。
这时候,他们两个的眼睛已经渐渐的恢复了。
冯小甲看着北地郡外面的荒凉野地,对冯甲说道:“父亲,这里便是蛮夷之国吗?这里也太荒凉了吧?”
冯甲是去过蛮夷之国的,但是他去的主要是城池,也不可能把蛮夷之国所有地貌记住。
所以现在也不懂装懂的说道:“嗯,这里便是蛮夷之国,你看,这里的国土多么荒凉,不然的话,怎么能叫蛮夷之国呢?”
旁边有同行的人呵呵笑了一声,忍不住说道:“真是两个蠢材,这里哪是什么蛮夷之国?这里是我大秦。”
冯甲连忙点头哈腰,说道:“是是是,是大秦。”
然后他低声对冯小甲说道:“大秦已经征服了蛮夷之国,这里已经变成了我大秦的国土,你可万万不能说漏嘴了啊。”
冯小甲认真的点了点头:“父亲放心,我已经记下来了。”
冯甲满意的嗯了一声。
随后,两个人背着大包袱,小心翼翼的向煤矿走去。
这包袱里面,都是他们的珠宝,他们故意用破旧的包袱做掩饰,就是担心被人看出端倪。
幸好,这一路上没有任何人看出来。
冯甲和冯小甲想好了,只要风声过去,他们就带着珠宝远走他乡,过上幸福的好日子。
当然了。
前提是风声能过去。
风声……会过去的吧?
起初的时候,这两个人信心很坚定,但是随着他们距离煤矿越来越近,忽然间有点不那么自信了。
而在远处,煤矿主也在用望远镜看着他们。
煤矿主叫王管。
王管是王绾的远方亲戚。
他在这里帮着王绾看管煤矿。
王管特别喜欢雇佣一些逃犯干活。这样的人特别能够忍气吞声,任劳任怨,甚至于不给工钱他们都不敢去告状,真的是物美价廉。
现在,王管看着新的一批逃犯,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啊,又有新人来了。可以把那些年老体弱,有了病的逃犯举报给朝廷领赏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