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vjph4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無限之至尊巫師》-第1395章 永恆城奧利波斯讀書-l6hte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当凯恩又一次开启了以邪神细胞为核心的傀儡生产时,布洛克斯已然在牵引之力的作用下,抵达了暗影界的至高城、奥利波斯。
对于绝大多数生灵而言,奥利波斯的具体位置是个近乎永恒的迷。它是受法则保护的,甚至可以说是独立性极高的特殊维度。
布洛克斯抵达这里之后,便对这份特殊,有了一定的直观感受。
给他的感觉,若非有之前的一番经历,很难想象这里居然是以暗影界为基地的。
这里的环境更偏向于他想象中的天堂。浅蓝色的天空,一望无际的云海,圣白的浮空城……这天这地,以及其间的造物,共同勾勒出净土的景象。
但跟想象中的天堂比,这里少了三分神圣,多了五分肃穆,就是一般会出现在大型祭奠活动现场的那种肃穆,让人有庄严感,同时也有压抑感。
奥利波斯的人没有给布洛克斯充裕的游览时间,两名披挂着圣白全身甲的鸟人目标明确的向他飞来。
虽然是鸟人,但并没有天使的既视感。主因是他们的外在,并非人类,而更像是德莱尼人,靛蓝的皮肤,五官棱角分明,凸显出与人类似是而非的骨骼构架,同时也令其气质愈发的冷硬。
不过他们没有德莱尼人的角和肉须。
另外,他们的超凡特性,也与任何一种战职的德莱尼人不同,甚至与现实世界的绝大多数生灵都不同,他们拥有神性,或者说法则之力,虽然很微弱,但却是先天级的,这让他们在诞生时就高人一等。
没错,至少对于黑铁级的凡人而言,布洛克斯眼前的这种鸟人,生而超凡,逼格略高,起码也是青铜级。
在布洛克斯的认知中,与之相近,且气质也相似,甚至天赋司职也接近的存在,也就是瓦格里了。
瓦格里最早被艾泽拉斯世界的主体文明种群所熟知,是通过肆虐的天灾军团而达成的。具体负责唤醒亡灵,复活尸骸。
后来,伊利丹从燃烧军团那里蹭来了力量,打着替基尔加丹教训不听话的巫妖王的旗号,借助萨格拉斯之眼撕裂冰冠王座,导致巫妖王的这一‘超大号电波塔’岌岌可危。
巫妖王不得不紧急召唤阿尔萨斯勤王救驾。
当时阿尔萨斯,正一边享受王的虚荣,一边在为将洛丹伦彻底固化为天灾领土而到处制造死亡、亵渎、以及污染腐蚀。
Psyangel二季 adflictio
而随着阿尔萨斯的离开,以及‘超大号电波塔’损坏引发的‘洗脑广播’覆盖范围缩减,一度被压的死死的、只能听命行事的希尔瓦娜斯等天灾不死,自我意志获得了一定程度的解放。
大奉打更人 賣報小郎君
自由起义很快爆发,希尔瓦娜斯以女妖之王的格位,在洛丹伦的废墟上拉起一支反抗军。这就是被遗忘者的由来。
而作为一支独立性较强,后来甚至建国的组织,被遗忘者也是有瓦格里单位的,且意义极为重大,毕竟被遗忘者没办法正常生育,瓦格里的亡灵复苏,就成了种族延续的主要,甚至是唯一手段。
再后来,军团再临期间,当联盟和部落的注意力,随着萨格拉斯之墓被燃烧军团利用、而集中到破碎群岛上之后,神王奥丁、死神海拉、以及英灵殿、瓦拉加尔、瓦格里的由来等等,被一点点的揭露了出来。
原来,瓦格里是应神王奥丁的需要被转化而成的。艾泽拉斯的世界的第一名瓦格里,就是海拉。
海拉是万神殿泰坦们当年留在艾泽拉斯的领袖级工具人之一。
领袖级工具人,基本都是当年泰坦们除临艾泽拉斯就打造的,曾追随者泰坦们大战上古之神和受上古之神奴役的元素生物。
或许是一起扛过枪的原因,领袖级工具人深受泰坦们信赖,泰坦们离开时,分别赋予了他们强大的力量和重要的权柄。
海拉的力量和权柄就颇为不俗,曾跟莱登一道打造了囚禁上古之神的监牢,四元素位面的塑成,也有海拉的参与。
不过,相比于奥丁,海拉就差了不少。
奥丁号称是泰坦之下第一人,至少在守护者群体中,祂是最强大、最勇猛的。
祂被泰坦们任命为首席管理者,拥有召唤观察者奥尔加隆,对艾泽拉斯进行格式化重塑的权柄。
嫡女風華:絕寵王妃
从人类的角度分析,奥丁有那么点被害妄想症嫌疑,祂对其他守护者各自行事、不太拿祂这个管理者当回事心怀不满,他对泰坦们临走时又弄出个五大守护巨龙深表忧虑,他认为这些以艾泽拉斯土著始祖龙为基因蓝本的大蜥蜴,终有一日会辜负泰坦们寄予的厚望,不但不能守护艾泽拉斯,还会惹出大麻烦。
这种担忧的主因,是对艾泽拉斯土著的不信任。毕竟泰坦们降临艾泽拉斯之前,这里就已经被上古之神深度污染了,黑暗帝国的腐蚀深邃而广泛,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生灵,是带有原罪的。
奥丁的这一担忧,倒也不全是脑洞和神性直觉,而是有一定的事实为依托的。那就是血肉诅咒。
上古之神的血肉诅咒,令泰坦系工具人的基层群体血肉化,同时借着躯壳转换,还获得了自由意志,很顺滑的就反出了工具人序列。
妖皇 空城假戲
神王见上古之神们在‘人权与自由’领域玩的这么溜,自然会担心。
于是祂未雨绸缪,开始打造一支符合新时代需求的、忠诚于祂的军队。
守护者们的大本营是奥杜尔,它是所有守护者的城堡,而不是奥丁一个人的。
在邀请其他守护者,共建新式军团失败,甚至被提尔等守护者要求放弃这个‘愚蠢’计划后,奥丁利用自己的权限,在海拉的配合下,将奥杜尔的一个侧殿及建筑群,升去了天上,这就是后来的英灵殿。
英灵殿有了,英灵如何获得?
这方面奥丁早有计划,祂瞄准了维库人。
维库人是艾泽拉斯人类的祖先,前身则是泰坦系工具人中的一种,分属巨人、常人、矮人中的常人类。
常人由金属经血肉诅咒后,便成了维库人。虽然成为血肉之躯后,很多原本掌握的知识技术都无法再运用了,但维库人仍旧拥有较高的知识底蕴,经过多年的转换和传承,他们的文明迅速跳过了原始、石器、青铜等时代,以超凡中世纪的面貌成为艾泽拉斯世界智慧生命种群之一。
血肉诅咒虽然让维库人拥有了自由,却也极大的降低了他们的寿元。
上古之神看中的,就是承受血肉诅咒之后,一代又一代的繁衍,属于泰坦系的印记被消磨光,然后被祂们所利用,成为打开囚笼的钥匙。
奥丁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想出了英灵体系,一举两得,既可以获得一支强大而又忠诚的军队,又能遏制上古之神的阴谋。
计划很好,技术也有,但缺执行者。
奥丁盯上了海拉。
海拉当然不愿意当什么瓦格里,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给自己找不痛快?要知道瓦格里是会遭受很多束缚的。
被奥丁逼急了,海拉甚至一度以将英灵殿重新拉回地面为要挟。
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在洛肯被上古之神侵蚀反水,莱登不知所踪,提尔被洛肯陷害,又被上古之神的得力爪牙追杀,殒落于提瑞斯法地区之后,安全感进一步缺失的奥丁铤而走险,谋杀了海拉。
傻妃大膽:踹了王爺要改嫁 依夢重生
海拉不得不面对木已成舟的残酷现实。
不过对拥有漫长寿元的守护者们来说,只要有心,总有报仇之日。后来奥丁被禁锢于英灵殿数百年,就是海拉的手笔。直到命运之子因军团再临而登上破碎群岛,奥丁才得以解开束缚。
同为守护者时,海拉不敌奥丁,被转化成瓦格里后,反倒能坑到奥丁,其中道理何在?自然是借助了外力。
说的更直白点,为了复仇,海拉相当程度的抛弃了曾经拥有的节操和底线,以出卖品行的代价,换取了力量。
海拉的交易对象是谁?交易的具体内容又是什么?
布洛克斯不知道,凯恩也不知道。
两人紧紧是知道,在军团再临时期,希尔瓦娜斯曾为了被遗忘者的未来,而跑去找海拉交涉,在海拉被站在奥丁一边的命运之子们打的满头包、自顾不暇的时候,希尔瓦娜斯又试图通过某件专属神器,控制泰坦监护者艾尔,从而获得制造和掌控更多瓦格里的权柄。
希尔瓦娜斯的谋划最终被命运之子破坏,海拉也被镇压,但这并非是结束,因为艾泽拉斯的冥王尚未露面,海拉是死神、是判官,瓦格里相当于黑白无常,冥王就是十殿阎罗级别的角色。
布洛克斯虽然没有凯恩那样的宏观眼光和造物主的实力,却也在此时此刻很容易的就将先知记忆,与当下的情况有机联合,并推演出一系列估测信息。
他认为,眼前的鸟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司职,与瓦格里相似度那么高,这背后必然有着密切的关联。
考虑到这里的氛围,与海拉冥狱系、以及希尔瓦娜斯被遗忘者系的风格氛围,有着近乎两个极端的差异。布洛克斯认为,暗影界的灵魂栖息地,大约也是有清浊层次之分的,眼前的就属于清净之所,是善良之魂,纯净之魂,乃至他这样的功德之魂才有资格抵达的所在,而相应的,自然也有重刑犯黑牢般的地狱级栖息地。
有了这样的判断,布洛克斯的一颗心,顿时就安定了不少。他现在只剩灵体,躯壳和海鹰号的最后残骸,都被无尽黑渊吞噬了,因而像个兜里没钱的男人般,底气不足。
之前还是挺担心‘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之类的事情的,真要是遇上了,他是该苟怂呢,还是反抗呢?
现在这份忧虑就小了许多,这里虽然不是天堂,却也算是圣白之地,社会氛围大约不会太黑暗。若是这样的话,他还是乐意入乡随俗,遵守这里的规矩的。
或许是因为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长大的缘故,奥利波斯城中那些离着很远就能看到的、线条硬朗的巨构建筑,并不能引发布洛克斯的兴致。
这还是远观,等到离的近了,就愈发感到无趣了,除了硬朗凌厉的线条,以及巨构建筑特有的宏大,其他在布洛克斯看来不值一提。
等到进入奥利波斯内部,布洛克斯有种来到近科幻版的水城威尼斯的感观,单元化的、孤岛般的建筑,构成区域,若干个区域构成城池,只不过水道换成了云海,彼此的距离也更疏离些。
另外就是魔幻风代替了科技风,偏偏又有很多细节,比如码放的木桶、木箱,造型简约的条凳、花池等等,都有着中古时代的那种土气,于是整个风格就显得很迷。
并且,奥利波斯城的整体圣白色泽,是因这片天地间略显特殊的自然光源造就的。一旦进入其中,就会发现,这里的主色调其实是灰色。水泥灰,或者说石灰石的那种灰色调。即便有不少地方,镶嵌着红铜色泽的大型金属符文或装饰,整体感观仍旧有墓园特质。
不得不说,这样的感观让布洛克斯感到很是败兴。再加上一路走来,过往行人稀缺寥落,寂静空阔,类墓园氛围很自然的就在心中产生了。
“啧啧,以为是天堂花园接待站,原来是天堂公墓管理办……这地方,完全没有生活气息啊!”
布洛克斯很快就意识到,奥利波斯主城,根本就是一座类似梵蒂冈教廷的仪式型城堡群,在这里寻常生活气息,本就是一种loser行为。
在鸟人的引领下,布洛克斯穿廊越殿,很快就来在了一做肃穆而宏大的殿堂前。
这殿堂像奥利波斯的其他很多建筑一样,充斥着象征性和仪式性,说的更直白点,装比的成分远大于实用成分,就像是地球那些以艺术特征为主的地标建筑一般,占据偌大的空间,若是写字楼起码也是十万平米以上的可用面积,但在这里,实用面积也就是三两千平米的样子。
就在这座充满仪式感的殿堂中,布洛克斯见到了奥利波斯的六大神祗之一,仲裁官。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