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4 Lynn Ogden Lane

Blog Details

Home   /   rydzb優秀都市言情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206章閲讀-zn9fy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说起来,大哥你的自行车怎么样了。”林潇说。
“巨大垃圾化。”大哥说。
“你姐姐?”林潇说。
“巨大垃圾啊。”
“不对,现在正在家里。”
“来帮我忙需要再过几天吧。”大哥说。
大哥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看来真的不想见到姐姐。
“分明可以一直和平生活下去。”
林潇感到大为吃惊,从和小白交往就与平和相距甚远了。
“不,真的很平和,虽然说是发生过各种各样的事情没错,最近却感觉都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你不会想说我有幸运女神的陪伴之类的话吧?’林潇说。
大哥说:‘白痴啊。’
“谁会说这些,小白不是女神,而是满大街都可以找到的普通少女,”
那种要是一抓一大把的话,这个星球该迎来世界末日了吧。
“并不是什么女神,应该说。”
“白痴无所谓了。”
大哥自已掐掉话题,叹了口气。
崛起主神空間
“然后呢,你和小金出什么事情了。”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林潇说。
“跟说了不一样,到了明白打扰我公祖哦还来。”
毫无疑惑,充满语气的确认。
“不愧是满护甲。”
‘是不是漫画家没有关系,因为你和消极你的事情。’
辣手總裁VS帶刺校花
林潇又觉得不爽。
就算自已的电影被直接否定,也不曾有过这种心情。
这团怒火到底是为什么而燃烧。
虽然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大宋帝國征服史 cuslaa
林潇握紧拳头几乎捏碎。
‘我和小金差点发生关系,但是她抵抗逃跑了。’
“你说什么。”
‘她不但速度很快,还很有力气。’
‘你这家伙。’
大哥的样子顿时变了。
“你明白什么是不该说的。”
‘’倒是你,别以为哦缩小。
‘你少开玩笑。’
‘开玩笑怎么了,就你。’
可恶话语都无法说出来。
“不对,我不是箱数偶这个。”
‘’到底干嘛,你到底想说什么。”
‘想说什么吗。’
那种东西。
“我喜欢小金。”
“那就赶紧过去她身边,来找我干嘛。”
‘让消极能承受痛苦的是,我无法拯救她。’
‘如果你是珍惜你的。’
就算是她,只要帮助小金就会义无反顾。
不过他毒小金温柔,只会让小金的心情更加摇摆不定。
‘我要回去工作了。’
正如同他说的,自已还没有看清楚现实。
“林潇。”
‘干嘛。’
“不是回去了吗?”
“弄哭妹妹是哥哥的特权。”
‘你不要在让她哭了。
能够做到的话,谁让她哭了。
不过已经网了。
“你没有资格说别人,小白之前哭了。”林潇说。
“什么啊。”
“就这点反应?”
“没事情。”
‘只是哭了而已,之后温柔对打他自然会被原谅的啊。’
‘温柔吗?’
他们说不定没有问题了。
但是只有温柔无法将心意传递过去。
不是传递不到。
必须将自已ID一切都告诉小金。
因为那是Wie了真正喜欢的少女,所能做的唯一事情。
無敵寶寶:休了億萬爹地 招財喵喵
婚意綿綿
终于结束了。
抬起头来,早上的阳光刺眼的让人眯起眼睛。
对了一晚上的电脑屏幕。
怎么感觉一阵这年投运。
但现在不是躺下的时候。
是公布考试结果。
但是自已的考试结果如何都要去学校。
学校里面有小金在。
“前辈?”小金说。
从教室出啦ID小金一下子定住了。
“站在这里会妨碍大家的。”林潇说。
‘啊,对不起。’
向着身后的同学低下头。
“考试结果如何。”
‘突然间出现要说什么吖’
比惊讶更加迷惑的语气。
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所以才这种态度。
在这里说不了,和我走吧。
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
小金不知道林潇的意思。
接着同意的点头了。
来到了天天。
就算如此,小金一卷都么有说。
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小金。’林潇说。
“唉、”
将手里的钥匙丢给了她。
“这个是?”小金说。
“对就是这里的钥匙,小白给我的东西她不需要了。”
如果想要哭的话小白可以在大哥面前哭泣。
“如果你收下,小白不会有意剑。”
‘就算收下也灭有需要的时候。’
‘只要拿着就好’
‘这里啊,是为了趁机你在孤独的俩个人准备的地方。’
小白需要了,她有朋友了,而且很多。
“如果想要和我独处就来这里。”
‘还与欧这关’
林潇从书包中拿出录像。
“还来录像。”
“以前给你看的趮。”
‘这个不同。’
‘最喜欢你的笨蛋做的作品,’
“虽然很短时间,但是追着小金你拍摄的。”
但是还没有哦完成。
小金只是看着录像带。
为了完成它,需要你的帮助。“为什么不生气。”
说出来的话语,像是尽力挤出来的。
“我为什么要生气?”林潇说。
“做出那样的事情,我没有脸见前辈。”小金说。
“大打击哦。”林潇摇了摇头。
“我一点都没有生气,回避的话你会更痛苦。
为什么?”
就算是小金喜欢的不是我也没有关系。
“小金的肩膀颤抖了婴喜爱。”
“喜欢他是理所当然,他温柔还加强。
走了不同的道路,一直按照自已ID意思,我也喜欢那个家伙。”
所以我将他当成朋友。
‘这样啊。’
“不只是这个,对于大家都很喜欢。”
‘’到底想说什么。
果然小金一副惊讶的目光。
“我喜欢大家,喜欢是喜欢,但是对于我来说,只有你是特别的。”
唯一特别的少女。”
‘为什么,到这种地步
“那个答案,在这里也说不定。”
林潇将袋子递给小金。
里面有狠毒哦东西。
“你不收下吗?’
“不能手下。”小金说。
几乎听不到的未落声音,在回答的一瞬间她倒在真相什么。
细小的肩膀颤抖着,几乎要崩溃的表情。
她在短短的时间都在思考什么,而下的结论呢。
林潇强迫自已挤出笑颜,再次向她问过去。
“无论如何?”林潇说。
“如果有回答,只可以说更加不能。”
‘接受这个的资格,我根本没有。’
“不对有接受它的资格的人只有你而已。”
‘这是你一个人的想法。’
‘’而且这算什么,对我那么固执,就那么可惜吗、
“来这一招腌”
‘少装糊涂没有别的理由。’
“说到可惜是有点,因为你狠漂亮。”
小金的脸蛋红透了。
你在说什么。
“无论如何我都需要你。”林潇说。
“我不要停。”小金激烈的摇摇头。
像是在拒绝,自已追求的一切。
亂鬥水滸 瓢城小小乙
“求你了不要再受,我的心好痛。”
‘你的心情越是强烈,我曰痛苦。’
我没伤害你的意思,只是传递给你的心意。”
但是小金依然拒绝了,什么都没有说,组河南省离开了。
不管用什么手法来制作电影偶读是虚构的,没有办法粉碎现实。
盘旋在自已心头的痛苦,实在很无解。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考试怎么样了。”小白说。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小金说。
“为什么你询问这个。”
先来到约定地点的死小白。
一起吃午饭,然后汇报考试成绩,当然是这样约定好,所以没有理由这么着急的询问。
“总之这个问题先不管,小金点了吃的。”
“这么一点足够了。”
小白同学面前败者很多次的。
“我的胃口很小。”
“你的考试成绩也在一般人之下呢。”
看来无论如何都要早点找到承诺。
“感谢你,这个成绩我自已也吃惊。”
‘全部合格,不需要不靠,排名比以前上升了。
“厉害厉害。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确实拖累i的福气。”
警察故事之特殊任務
“因为只凭借这个我就合格了。”
‘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怎么办,既然这样我要不要考虑去当老师呢。”
如果没有这种怪脾气也许会让人喜欢上。
总之太好了,祝福你第一次全部合格,今天晚上要庆祝吧。’
“我才不要。”
说话都麻烦了。
全部合个影饿不死第一次。
“说起来应该庆祝的不是你吗?”
“归根到底都是一样的。”
‘果然最应该祝福你,说实话我有点担心。’
“是吗。”
也就是不相信我的学习努力。
“我觉得不出,可是为什么,你不是和你高兴呢。”小吧说。
心脏突然重重的跳了下。
“哪有和平常不同。”
“你哭过了。”小白说。
“怎么会。”小金慌忙擦了擦眼角。
“啊。”
这样不是不打自招吗。
我还真是傻瓜。
“小金眼睛红的像是兔子。”
这种事情。
说起来兔子很好吃。
我可不知道。
看不透她是不是认真的。
“请不要开玩笑。小金说。
“小金,你不要习惯说话,这样会自已搞不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事实。”
“小白前别的话,稍微有些难懂呢。”
“是吗,那我换个说法。”
杯子中的冰块响了一下。
小白深吸一口气。
“简单来说。”
‘怎么样。’
‘什么来着。’小白说。
头撞到了桌子。
“哈哈。”
小白说。
“有什么好笑的。”小金说。
果然不可以跟着这个的步调。
在自已叹息的时候失误来了。
这个看起来很好吃,我也要品尝。
小金说:‘随便你吧。’
“肚子吃的好饱哦。”
‘这是当然的。’
“要是有100个学姐,现在这个国家会爆发粮食危机。
今天是为来到安歇帮助而请客。
以后如果遇到答谢机会一定不可以请客,钱包承受不住。
“那么我就先回家了。”
“不过在这之前。”
“刚才你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嗯”
小白学姐露出为难的表情。
“确实油箱锁的,但是没有办法好好表达。”
‘果然我不习惯说教’
“这个人很聪明,口才也不错。
狂鳳妖妃
“我呢,是了,让别人接受什么事情很快乐。”
‘小金不惜柚子吗’
“因为她总是说一些不中听的话。”
虽然说不上厌恶但是柚子一直在敲打自已的心情。
“你知道以前柚子但是回请吗”
“相互认识是最近。”
“我觉得还不如不认识。”消极你说。
“是吗,果然大家都记不得了。”
‘’没啥?》”
‘我想只要住在这里的人,至少应该听说过一次柚子一次。’
‘请问是什么事情?’
在哥哥那里?
治疗?
是什么意思呢。
哥哥一直作为兴趣收集的报纸。
“这个应该无所谓,忘记和消失不是一回事。”
“自已大脑的讯息读取慢。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多长时间都无法忘记。”
“这个我知道。”
“我也是由于回忆,才让人手上。
“不过最重要的是和过去妥协,不前进不行。”
小白浮现出温柔的笑容。
‘’我什么也做不到,也只有对你说一句加油了。”
系哦啊白说。
“为什么哥哥会选择你,我好像明白了。”小金说。
“是吗,我自已倒是不明白。”
来三灰姑娘依然挂着微笑。
自已喜欢过的人恋人就是这样的性格吧?
要加油吗?
被鼓励也没有办法。
之后的事情要自已去考虑。
不是被别人建议。
就是这样。
虽然感觉到她会出现。
不过还真是神出鬼没。
“这一带是我的领地,你会出现才奇怪。”
‘什么领地。’
小金瞪了一眼柚子。
“不要在意,你的脸色不太好啊。”
“是这样吗。”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很简单的头脑哦。”
‘’不要你管。”
‘这么热的天气。’
‘不要太激动了,你不进来吗?’
“可以吗。”
“这里是教会,来者不拒。”
柚子进入了。
自已没有抗拒跟了山谷
现在不可以离开,尽管现在才发觉。
市井貴
我一定是为了见她才来。
按道理来说教会不会开空调但是空气很冷。
这个地方柚子的衣服看起来就不奇怪了。
“你依然很痛苦。”
“你清楚就好”
如果道理可以解决问题就好了。
‘我什么都明白。
“哥哥和小白很般配。”
“林潇很喜欢我,我知道。”
“柚子轻轻点头。
“只有这样而已呢?”柚子说。
“不是的。”
这些都是明白的,但是无法去接受的事情。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将林潇当成替代品,他和哥哥不同。”
‘正因为不一样,喜欢上另一个人的自已,感到很厌恶’
小金说。
这种事情,让我很痛苦。
“过去已经无法改变了。”柚子说。
王朝崛起
“过去是过去,追寻大哥的心情不是虚假的。”
‘那是。’
理所当然的。
“同样现在的你喜欢林潇的心情也是真实的。”
“这个相互矛盾吗”
“不要拿这种理论来让我认同。”
“你真是个笨蛋。”
柚子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彙整

    分類

    其他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