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夫讀物

精品都市言情 諸天普渡 線上看-第837章 鎮壓 (二合一章)相伴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诸天普渡
“传文圣公、陈太师辟公谕:今科解试加考一门,依此文章,作论一篇……”
未央金屋赋 唐棣之华
“另,此篇手稿,将归本科魁首。”
上善抛起文卷,提气扬声。
贡院中诸多考生学子,只听其声音传遍考场。
惊讶抬头,却见贡院上空,一张文卷缓缓打开。
一个个斗大的炽白大字,逐一显示。
如若镌刻在虚空中。
浩然之气弥漫,智慧华光四射。
散发着文明、真理的意韵。
让人看一眼便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道理篇章,圣人手稿!”
有考生学子忍不住惊呼出声。
只有圣人手笔,述说真正大道真理的篇章,才会有这般异象。
令人不知不觉便沉迷其中。
探寻真理,这是人之本性。
是以没有人会质疑这突然而来的加试,也没有人会反对。
在如今的大乾,能走到解试这一步的,哪一个都不是无能之辈。
他们不会嫌弃前路多艰,只会害怕没有机会。
虽然中途加试,出乎意料,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但这可是文圣公亲自加的试题,而且还丢出了一篇讲述大道真理的圣人手稿。
圣人手稿,不提其中所述道理,已是世所难得的珍宝,参悟一字半句,就能获益菲浅。
仅仅是手稿本身,就有着不可思议之能。
能使人开悟,照破妖邪,诸邪不侵。
举在头顶,即便是鬼仙也难侵犯,要被其智慧气息所伤。
那几个号称圣人之后的千年世家,就是因为拥有圣人手稿,千百年来,家中人杰代出,传续不断。
如今听闻解试魁首竟能获得这篇手稿,哪个学子不振奋欣喜?
若得了圣人手稿,不仅是己身受益,更是千年传家的根基!
众考生学子欣喜之余,振奋心神,都对本次科考志在必得。
……
“好,好,好!”
洪玄机站起身,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一改往日冷硬,字字尖锐。
朝着上善露出一个笑容,却令人无比心寒。
怒极反笑。
令在场官员都吓了一跳,只当他要发作,齐齐后退两步。
只有上善视若无睹。
李神光怒目以对。
洪玄机却只是大袖一拂,冷冷地看着李神光,语声刺骨:“你身为礼部尚书,为了一个小小举人名额,口口声声要撞正阳金钟,血溅金殿,也配称一个礼字?”
“念在今日是科举大典,我不与你争,丢了朝廷体统,明日,我必要参你,与你这样的莽夫同朝为官,简直是耻辱!”
说罢,便拂袖离而去。
他深知今日无果,再闹下去,也只会徒增笑谈。
以他的性子,处处讲理,言必称礼,又如何肯让自己颜面尽失?
堂屋中,几位官员长舒一口气,如同虚脱一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上善笑了笑,朝脸色仍然有些难看的李神光告辞,便也离开。
……
考场之中,已经答完一卷,正在休息的洪易从半空中的圣人篇章收回目光。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以他的才学自然不难明了,这句话便是这篇文章的主旨。
仅仅是一句话,便透出无穷大道、智慧。
不愧是夫子……
洪易看到这句话,只觉冥冥中有一种明悟,似乎有某种东西破壳而出,却又抓不住。
永恆 聖王
心神为之焦躁。
好在他反应得快,默观过去弥陀像,端坐过去虚空,永恒不动,镇压下种种魔思。
神魂之中,过去弥陀像一现,洪易灵思更加敏锐。
却察觉了一丝不同寻常。
这篇圣人手稿,散发着的不朽智慧华光、浩然之气,竟隐隐然绵延覆盖了整个玉京城。
在玉京城上空,似乎有一缕缕诡异的气息正在散去。
“这场加试,绝非文圣公临时起意,怕是有人在从中作梗……”
“什么人这般大胆,国家抡才大典上,贡院诸子百圣前,也敢使这等阴诡手段,不怕神魂俱灭吗?”
洪易心中暗惊。
科举之试,可是大乾一国少有之大典。
冥冥中,自有国运护持。
兼之贡院之中,供奉诸子百圣,有其不朽精神护佑。
哪怕天下间道术高手、妖邪之辈无数,却也从来没有人敢用阴邪手段,在此时作怪。
争宋
……
洪易发现其中异常之时。
玉京城民居中。
那位李真人猛地叫出一声不好后,便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怎么回事?”
把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那秃头胖子惊疑道:“李真人,你这是……”
“有高人……”
李真人一口血喷出,立即变得十分虚弱,脚一软,重新坐倒在椅子上。
“怎么可能呢?”
蓝衣秃头胖子惊异道:“你的截天夺运术,凭依的魔天大道,根本不在这个世界的规则之内,换句话说,就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无形无迹!”
“就算是阳神,不是刻意探查,也发现不了的。”
旁边一个黑发黑衣的女子,忽然冷冷道:“我早就说过,不要节外生枝,这里可是一个七品世界,别说阳神、粉碎虚空的人仙,就是七劫造物主、巅峰人仙,连那个女人都不可能是对手。”
“想想上次对付那个女人,我们付出了多大代价?还差点全军覆没,她还不如这个世界的造物主。”
“这里可是玉京城,乾国的中心,你们也敢乱来?”
秃头胖子不悦道:“黑雨,别阴阳怪气的,你早怎么不反对?现在才说风凉话。”
黑衣女子却不理会他,看向一旁眼神空洞的寸头男子道:“段老大,我们当初是信任你,才加入这个团队,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其他人都看向寸头男子。
只有李真人虚弱地道:“都别看老段了,他的性格你们还不了解?让他来决定,恐怕是要直接杀进乾元大殿,提着乾帝和洪玄机的人头去完成任务。”
“……”
其他人都一副无言以对的模样,估计都是反应过来,以寸头男子的性格,这种事还真会发生。
“这次是我不对,大意了。”
李真人道:“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我们很可能暴露了,那个伤我的人应该已经察觉我们的存在,”
“找到起源之地前,我们还不能暴露,一点蛛丝马迹,都有可能惊动那些在虚空沉睡的不灭真灵,我们必须知道那个人是谁,出手解决后患。”
蓝衣秃头胖子皱眉道:“你被伤成了这样,都不知道对手是谁?”
李真人面色微微一沉,眼中透着几分茫然:“看不清……”
他抬起头看着黑衣女子:“黑雨,你最擅长占卜之术,只有你,才能找出那个人。”
那叫黑雨的女子明显不大情愿,移开目光冷淡道:“连你都看不到,我哪里有这本事?”
秃头胖子沉声提醒道:“黑雨,咱们现在可是休戚与共,要是出了问题,没有人能脱得开。”
“……”
黑雨沉吟了一会儿,才不得不妥协。
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颗婴儿头大小的一颗水晶球。
放到身前,手便离开。
水晶球离开她的的掌心,便悬浮在半空不坠。
她没有什么举动,只是静静地盯着水晶球。
便见那透明的水晶球中,开始出现了变化。
似乎有无穷黑雾在其中涌动、旋转。
文圣公府。
“嗯?”洪辟有些意外地睁开双眼。
有人在窥探?
还不止一个。
对于那个地方来的人,拥有什么奇怪的能力,洪辟都不会觉得奇怪。
只是这一次窥探的人中,确实出现了一个令他颇为意外的存在,或者说能力。
有一人在用某种奇术寻找他的踪迹,对洪辟来说不算什么,在对方刚刚施术时,他很容易就发现了。
在他想要顺着施术痕迹追寻过去时,却发现了另一双“眼睛”。
在同时窥视着他和那个施术人。
不仅如此,在他追寻过去时,就瞬间消失,还在同时将那个施术人的痕迹给抹去。
“有点意思……”
只是,在我面前装了X就想跑,哪里有这么简单?
洪辟手一翻,浑天球从掌心浮起,缓缓旋转。
爻文游弋,星环缓动,星移斗转。
洪辟伸出一根手指,在虚空划动。
铁划银勾,笔落虚空。
一个大大的“镇”字书就。
一指点出,“镇”子没入虚空。
……
“轰!”
民居之中,雷霆自虚空之中响起,黑雨身前的水晶球猛然炸裂。
“啊!”
黑雨一声惨叫。
边上的血衣男子反应最快,双手结印,变幻无影。
“血咒,结界!”
一个血色*字符虚空一闪。
整个民居被一层浓稠的血光包裹。
一个铁划银勾的“镇”字,自虚空显现。
至大至刚,磅礴浩然之气,如山一般压下。
一层血光如同脆弱的玻璃一样片片碎裂。
“镇”字也消失不见。
过了半晌,屋中众人才回过神来。
满脸震惊后怕。
秃头胖子心有余悸:“这到底是什么?”
“不能再待在这里了,这次行动已经完全失败。”
李真人神色难看:“要夺那个纪元之子的气运,只有三次机会,就是他的三次科考,我们来得太晚,第一次已经错过,这次失败,第三次恐怕也难了。”
“不过,我们能打他的主意,王志豪他们也可以,以他们的作风,会更疯狂。”
“那个出手之人,恐怕比乾帝和洪玄机都要强大,再待在这里,绝对会被他们连累。”
其他人相视一眼,也不敢多耽误。
连刚刚被重创,还损失惨重的黑雨,也一言不发。
一群人急急离开民居。
与此同时,有一座富丽堂皇,豪阔之极的府邸中,也有一个男子,竟然穿着一身中山装。
闷哼一声,双眼之中,溢出黑血,其状恐怖。
“怎么回事?!”
他前面有一男两女,正吃惊地看着他。
中山装男子双目流血,却不见半点痛苦的神色。
反而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有意思,竟然还有这样的人,能触动命运……”
“你又发什么神经?”
一个长相阳光,如同邻家男孩一样的男子皱眉道。
中山装男子只是淡淡一笑:“失败了,准备跑路吧。”
“跑路?”
一个女子不屑道。
她穿着黑色短裤,白色低胸T恤,露出半边胸口和肚皮的女子,在这玉京城中,堪称伤风败俗。
“我的字典里就没见有这俩字。”
其他人都知道她的性格,也不奇怪。
更没有反对她。
显然都是一样没有放在心上,把所谓的跑路,当成了玩笑。
中山装男子不以为意地笑道:“那就要小心了,那个人,很厉害。”
“姓段的那群人已经失败了,咱们布置的手段也没起作用。”
那个阳光男子挥手道:“行了,纪元之子的气运没这么好抢,本来就是试一试而已,失败也不打紧。”
“既然气运抢不成,那就抢东西。”
阳光男子嘿嘿笑道:“那小子身上可有不少好东西,那部过去弥陀经对我有大用,不过姓段的比我更想得到它,这次我们就先夺过来,我倒想看看他到时候什么脸色。”
转过头看向紧挨着他的一个看起来十分娇弱文雅的年轻女孩:“碧碧,你的夺心术准备好了没有?”
女孩乖巧地点了点头。
阳光男子笑道,摸了摸她的头:“那就行了。”
……
三天时间,对贡院中的考生来说是一种煎熬。
但对外面的人,却不过眨眼即过。
洪易刚从贡院出来,哪怕以他的武功修为,也被折腾得有点身心俱疲。
看了眼天空,压抑的心神得到缓解,长长舒了口气。
解试名次,是考试之后,当堂就宣布结果。
这也是为了防止夜长梦多,最大限度地避免舞弊。
洪易知道自己得了解元,离目标更近一步,心情不由大快。
离开贡院,回到武温侯府。
等他回到府中,天已经黑了下去。
才在自己小院中坐下,没过多久,便见只剩下一只独臂的吴大管家找了过来。
他自从上次被儒门六首之一的箭圣飞卫射断一臂,非但没有就此而废,一身气息内敛阴沉,却反而更加莫测,看上一眼,都令人不适。
“少爷回来了,侯爷叫少爷过去一见。”
洪易有心不愿见那个人,不过如今寄人篱下,他也还没有反抗的能力。
只得乖乖去见。
来到书房,便见洪玄机坐在书房厅堂之中。
见他到来,直接开口冷然道:“你得了解元,已是士绅身份,今天我也不训斥你,就是要你记住,不要得意忘形,知道吗?”
“是。”
洪易依礼而行,微微迟疑,还是咬牙道:“孩儿想搬出去住,也可出外游历一番,增长见闻,进士试上,也有更大把握。”
“哦?”
洪玄机眼中异光闪过,垂下眼皮:“你已是举人,有了身份,搬出去住,道理礼法也无差错,既然如此,便随你吧。”
“不过出去之后,可别仗着举人身份,作奸犯科,坏我侯府名声,否则,我饶不了你。”
洪玄机说完,也不待他回话,便朝吴大管家道:“吴管家,你去账房支些银子给他,再把赵寒叫来,让他跟随洪易身边,随时照料。”
洪易闻言一愣,正待说话,洪玄机已经闭目挥手道:“你去吧。”
洪易见状,知道事已成定局。
行礼转身离去,眼中神色莫名。
第二天。
洪易的小院中,来了一个脸上有一道蜈蚣一般的疤痕的中年汉子,神色冷峻,寸步不离地跟着他。
洪易心中远没有表面的平静。
这个赵寒,是赵夫人娘家的人。
虽然气息内敛,却瞒不过他的感知。
是个深不可测的大高手。
洪玄机派这样一个人跟着他,还是恨不得他死的赵夫人的人,其意如何,不言自明。
哪怕他早就知道洪玄机的薄情,却终究没有想到他真的绝情绝性至此。
“易少爷,既然要搬出去,就让我帮你收拾收拾东西吧。”
洪易还在想着,那赵寒开口带着几分戏谑说道,似乎猫戏老鼠,自己根本逃不出他的掌心一样。
没等他说话,已经一步踏进他的房间,
伸手在他的桌案、书柜上翻动起来。

Categories
科幻小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