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第一零六三章 歹毒謀算閲讀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东北四郡与漠东草原的边境绵延数百里,自古以来,也是摩擦争端不断。
东北物产丰富,一直为漠东诸部所觊觎,双方也会因为实力的起伏导致攻守易型。
中原王朝虚弱之际,漠东诸部也会时不时地侵袭东北四郡的边境,烧杀劫掠,抢掠人口物资,而中原一旦强盛起来,也素来是迫使漠东诸部臣服,各部头领也只能每年都向中原王朝进献大批财物。
武宗东征之后,在东北设立安东都护府,都护府不但要管理四郡之地,也要起到震慑周边诸部的作用。
都护府设立之初,漠东诸部畏之如虎,各部头领每年都会亲自去往都护府拜见,进献的大批财物也大部分会送往京都献给皇帝陛下,不过时间流逝,辽东军的威势早已经不如往昔,诸部虽然还会派人拜见,但已经很少有部族头领亲自前往。
不过叱伏卢部的头领却不敢不拜。
安东都护府社在辽东郡,辽东军北部边境与叱伏卢部接壤,自叱伏卢部往西不过一百多里地,便是阜城,亦是东北最大的贸易场,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叱伏卢部因为地理上的优势,在阜城进行贸易极为方便。
叱伏卢部的地盘并不大,部众加起来不到两万人,在军事上依附于步六达部,成为步六达的附属部族,但是在经济上,却完全依赖于阜城贸易场。
叱伏卢部不似其他部族牧马放羊,而是以商业为部族的命脉,部族中的商人众多,每年都会散布在草原各处,大量收购皮草牛羊,尔后在阜城换取丝绸瓷器药材等等物资,利用两边的差价,多年来却也是活得极为滋润。
地理上直接面临东北军的威胁,生存命脉更要指望阜城贸易场,所以叱伏卢部的头领每年都会带着大批礼物前往都护府拜见,以此保持与辽东军的友好关系。
除了叱伏卢部的地盘,往南再走四五十里地,有一片湖泊,湖泊南岸一字排开数十座土堡,远远望去,颇有气势,不过大多数土堡都已经坍塌废弃。
当年为了抵御草原部族的袭击,无险可守的情况下,东北守军在边境修建了大量的土堡作为防御敌军的要塞屏障,也确实一度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不过大唐崛起之后,漠东诸部自然不敢再继续南下侵扰,这些作为军事要塞的土堡也就失去了原本的作用,大批荒废。
这处湖泊被称为平湖,平湖南岸不但有诸多废弃的土堡,却还设有一处驿站,被称为平湖驿。
安东都护府与北边诸部的往来频繁,双方也会因为解决诸多事情互派使者官员,而平湖驿便是一处专门用来接待两边使者官员的驿站,作为中途落脚休息的一个重要据点。
时当黄昏,不出一些人的意外,天黑之前,天上又飘起了鹅毛大雪。
驿站外面天寒地冻,不过屋子里却是生着炉子,炉子里的柴火很旺,整个屋内暖如春日,汪东骏更是只穿了一身比较单薄绸服,靠在一张摇椅上,神情悠闲惬意。
“已经两天了。”待在屋里的汪恒却有些着急,轻声道:“东骏,按照时间来算,沈浩他们也该回来了。”
“四爷不要着急。”汪东骏伸手拿起摆在案上碟中的一块糕点,放进口中,悠然自得道:“我如果没算错,沈浩他们今晚肯定能赶回来,带着秦逍的人头回来。”
汪恒虽然不到五十岁,但在汪氏一族的辈分却很高,在他一辈排行第四,安东大将军汪兴朝都要喊他一声四叔,汪东骏算是他的孙子辈,却是要喊他四爷。
法醫王 映日
汪恒有些焦虑道:“东骏,我总觉得心神不宁。你说秦逍就这么容易被杀死?他可是圣人一手提拔的角色,如果没有过人的能耐,你觉得圣人会看重他?他的那些传言,未必是假的。”
“四爷,他便再厉害,也是血肉之躯。”汪东骏冷笑道:“沈浩他们配有毒箭,箭簇都是淬过剧毒,见血封喉,只要有一支箭能擦伤秦逍的皮肤,他就必死无疑。”自信满满道:“几十人发起突袭,如果还不能射杀秦逍,这群家伙就真的是酒囊饭袋了。”
寵婚難逃:總裁的秘密情人 紅丸子
汪恒叹道:“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担心杀不了秦逍,我是担心如果真的杀了秦逍,会惹来大麻烦。”
“什么麻烦?”
“朝廷对咱们可是越来越不放心了。”汪恒端起手边的茶杯,皱眉道:“你父亲说的对,如果没有南疆慕容,朝廷只怕早就腾出手来找咱们的麻烦了。如今圣人派了秦逍出关,分明就是冲着咱们来。秦逍是圣人的宠臣,如果他死在东北,朝廷绝不会善罢甘休,搞不好就要闹出大乱。”
“死在东北?”汪东骏哈哈笑道:“四爷,谁说秦逍是死在东北?他是死在真羽草原。我再三嘱咐沈浩,必须在秦逍走出真羽草原之前动手。”
汪恒疑惑道:“有什么区别?”
“四爷,沈浩得手之后,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局面?”汪东骏从摇椅上坐起身,身体前倾,盯着汪恒的眼睛道:“沈浩他们用的箭矢,都是真羽部的样式,咱们的箭簇和真羽人的箭簇并不相同,事后查验秦逍尸体上的伤口,只能证明是真羽人所为。”
葫芦老仙 小说
汪恒道:“秦逍和真羽人走得很近,龙锐军未必会相信是真羽人下手。你和秦逍在真羽部发生冲突,没过几天秦逍就遭到袭击,所有人都会怀疑是我们所为。”
汪东骏哈哈笑道:“就算天下人都怀疑是我们所为,又能如何?他们能够拿出证据?龙锐军相不相信是真羽人杀了秦逍,这并不要紧,只要我们有了这个借口就好。”
“你的意思是…..?”
“真羽乌晴那条母狗敬酒不吃吃罚酒。”汪东骏双目显出怨毒之色,握拳道:“我何等身份,亲自跑去向她求亲,她竟然拒绝,反倒要和秦逍搞在一起。想想他的父亲,当年就跪在父亲的脚下,父亲一个咳嗽就能让他几天几夜都睡不着。整个真羽部就是咱们汪家脚下的一条狗,如今这条狗不认主人,反倒要投向秦逍,如何能留?”
汪恒明白过来,吃惊道:“东骏,你该不会想借这次机会,要对真羽部下手吧?”
“秦逍死在真羽草原,这事儿掩盖不了。”汪东骏冷笑道:“龙锐军很快就会得到消息,而父亲很快也会知道。龙锐军本就实力弱小,秦逍一死,群龙无首,更是一群散沙。到时候父亲一句话,就能坐实是真羽人杀了秦逍,谁敢怀疑父亲的话?”看着汪恒道:“四爷,秦逍可是有爵位在身,而且还是大唐的中郎将,竟然被真羽人残杀,你觉得这事儿能够轻易过去?”
汪恒已经明白过来,低声道:“大将军可以以此为借口,出兵攻打真羽部?”
“残杀大唐官员,如果不给真羽部教训,大唐的威严何在?”汪东骏嘿嘿笑道:“到时候父亲下令出兵,先让龙锐军冲在前面,他们的中郎将死了,部下如果不为主将报仇,有何脸面活下去?如此一来,咱们的两个对手,龙锐军和真羽部就不得不自相残杀。你莫忘记,步六达人和真羽部人水火不容,当年真羽部的两位塔都是死在步六达人的手里,步六达人知道真羽人不会忘记这笔仇,如果有机会,步六达人一定会将真羽人赶尽杀绝。”
汪恒点头道:“这些年大将军一直在暗中扶持步六达人,要步六达人出兵配合辽东军攻打真羽部,步六达人自然不会拒绝。”
“本来贺骨人和真羽部也是生死之敌。”汪东骏皱眉道:“不过这次咱们竟然碰上贺骨人派出使团与真羽部谈判,看来他们之间还真有些猫腻。”随即冷笑道:“但贺骨人不足为虑,就算他不配合咱们攻打真羽部,也绝不可能帮助真羽部与咱们为敌。到时候三路大军攻打真羽部,漠东诸部这些墙头草绝不敢支持真羽部,要么老实缩在一边,要么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攻灭真羽部也不是什么难事。”
汪恒笑道:“如果真的剿灭真羽部,真羽草原落入咱们之手,那么大将军就有用之不竭的战马,如此一来,辽东军实力大增,天下无敌。”
執子之手,將子扛走
“我的目的不是战马。”汪东骏恨恨道:“我要将真羽乌晴这条母狗抓到手,这次我亲自跑到真羽部,她对我竟然爱理不理,一副傲慢之态,这条母狗就是欠收拾。等诛灭真羽部,活捉了这条母狗,我要让她尝尝怠慢我的后果。”
汪恒抚须道:“东骏,话说回来,都说真羽乌晴是漠东第一美人,这次亲眼所见,传言不虚,这妮子还真是貌美如花。”
“四爷喜欢?”汪东骏嘿嘿一笑,道:“你若喜欢,等到时候我将她调教的服服帖帖,然后转送给四爷。什么狗屁第一美人,在我眼里,就是一条没调教好的母狗而已。”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