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催妝-第七十八章 挾持(二更)展示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萧枕目测萧瑾和城墙上的距离,对孙巧颜这话很是怀疑。
毕竟,萧瑾没靠近城墙,停留处是最安全不过的距离。弓箭手射箭压根靠近不了他,距离他还有很远,孙巧颜这一箭就算再远,能远到哪里去?
“您不信吧?那您就看着。”孙巧颜又瞄准了一下,对身后说:“冷月,你安排十个人保护我。”
萧枕一把拉住她,“你要做什么?”
“我去杀了萧瑾,否则您也看到我们自己人都是临时拎出来的乌合之众了,压根就支撑不了一日。”孙巧颜目光偏过来,对上萧枕,“放心,我武功在江湖排行榜上位列第三,可不是说着玩的,我能全身而退。”
萧枕不松手。
孙巧颜眨眨眼睛,对他调笑,“陛下,您这么担心我啊。”
萧枕手一烫,松开了她。
孙巧颜在他松开的那一刻,飞身而起,踩着下面的云梯人头,飞下了城墙。冷月当即一挥手,十多人提着剑跟在孙巧颜身后,一起翻下了城墙。
孙巧颜的轻功太快,身手也太快,萧枕松手后又立即去抓,连她一片衣角都没抓住,他当即大喊,“冷月,你去保护她。”
冷月站着没动,“孙四小姐严令属下不得离开陛下您半步,掌舵使走时也交待了。”
萧枕攥了攥拳,没说什么,又转头看向城下。
只见孙巧颜踩着人头,奔着萧瑾而去,手里的弓箭同时拉满弓弦,“嗖”地一声,正对准萧瑾。
萧瑾整个人都傻了,怎么都没想到这么远的距离,有人会冲着他来,这么厉害的一箭,他根本就躲不开,哪怕他有那么点儿武功。
神寵進化系統
好在他身边都是高手,瞬间齐齐挥剑,合力将孙巧颜的箭打偏,萧瑾还没松一口气,孙巧颜衣袖一甩,无数枚金针对着萧瑾而去。
她那一箭根本就是一个幌子,她最厉害的拿手的本事是飞雨梨花针,金针出手,细如牛毛,杀人于无形,于是,转眼间,萧瑾面墙倒下了一大片护卫。
萧瑾这时惊的反应了过来,灵敏地滚落下马,同时拽了地上一个死人来挡。但不妨,孙巧颜抽出腰间的佩剑,在一波金针后,佩剑干脆不要了,直接掷了出去,佩剑的力道要比金针大了数倍,瞬间穿透了萧瑾面前挡着的死人,刺中了他,将之与死人穿了串。
孙巧颜也不恋战,刺中了萧瑾后,便一边甩着金针一边回返,有十多名暗卫相护,她武功又高,踩着云梯,重新攀上了城墙,暗卫折了两名,但到底是伤了萧瑾。
她完好无损落在城墙上时,萧枕的心跳咚咚咚地快要跳出嗓子眼,一把拽住她,动了动嘴角,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孙巧颜对他笑,“陛下,江湖排行榜我占第三,不是浪得虚名吧?”
萧枕点了点头。
孙相冲上前,劈头就骂,“混账东西,你也胆子太大了?你怎么就这么能?就显得你有本事是不是?”
孙巧颜顿时不吱声了。
萧枕松开手,负手而立,对孙相赞扬,“孙相骂的好。”
他此言一出,孙相也立时不吱声了。
孙巧颜想笑,但不敢笑,她转过身去,看向城墙下,只见下面乱成了一团,一群人围着萧瑾,大声喊着叫大夫,其中那名与萧瑾并肩而立的中年男子却厉喝出声,“继续攻城!”
即便萧瑾出事儿了,这人仍不退兵。
孙相也顾不得骂孙巧颜了,问她,“你那一剑,杀了萧瑾没?”
孙巧颜摇头,“没杀,隔着一个人,杀不死,但重伤是跑不了的。”
孙相点头,看着那中年男人命人将萧瑾抬下去后,又开始猛攻城墙,他皱眉,“这人是谁?”
“应该是幽州温家的人,当初掌舵使被先太子刺杀,陛下派属下追查过。那段时间混入东宫的人,有一名中年男子,描述上似乎就是这人的模样。”冷月开口。
萧枕道:“这么说,这人年初三后从京城离开,去了江北。”
冷月点头,“应该是,怪不得追查不到这人的行踪。”
“别管这个了,总之我们撑住,等我外祖父外祖母带着青雨山的人来,将他杀了就是了。”孙巧颜重伤了萧瑾,大大地将外面兵马的气势打了个折扣,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萧枕看了她一眼,倒没反驳这话,江湖武功高手的厉害,他算是见识了。
各府陆陆续续由人带着府兵来到城门口,凌家由凌云深带着,乐平郡王府由萧青玉带着,张府由张乐雪带着,除了京中有钱的家族养了大批的府卫外,很多朝臣府邸没有多少护卫,就不如沈怡安和许子舟的府邸,养十个八个都是他们俸禄高了。所以,都来了,也就拉拉杂杂两三千人。
所以,哪怕孙巧颜重伤了萧瑾,但城门的危机也没解,依旧守城十分艰难,岌岌可危,所有人都在死命咬牙吃撑着。
偏偏正在最艰难的时候,有人押了两个小孩子来到了城门口,这人正是太常寺卿柳望,他带了不少人手,其中两个护卫高举着两个孩子,对萧枕说:“老臣劝陛下开城门,否则凌家这两个孩子,今日就命丧于此。”
柳望挟持的两个孩子正是凌晗和凌致,两个孩子吓的小脸发白,倒是没一个哭闹的。
萧枕的脸霎时白了。
孙巧颜的脸也白了。
他们只想到太后的安危,自古以来,谋朝篡位者,无一例外地要拿住皇室中人威胁人,尤其是太后一把年纪了,千万不能出岔子,当时急忙出宫来城门,再没想到别的。
柳望偏偏反其道而行,不去拿太后,反而抓了凌家的两个孩子来。
但就是这两个孩子,偏偏让萧枕身子都发颤了,孙巧颜袖子里的手指甲将手心都划出了血。凌家如今只这两个稚子,一个是凌画亲哥哥的血脉,一个是他堂哥的血脉。
凌云深的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万分后悔没留人在凌家,他是怎么都没想到,有人会趁机会去凌家挟持两个稚儿出来威胁萧枕,这个人还是太常寺卿柳望,朝中重臣。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