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 txt-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熟悉的味道熱推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原来是你。”
在妖凤道出这句话以后,虞渊顿时心生不妙,本能地嗅到了危机。
很难以言语描述,这更像是一种直觉和本能。
他本能地觉得,一旦让妖凤清楚了他的原始身份,意识到他就是神王太阴,接下来的局面只会更难堪。
妖凤只会变得更为疯癫!
“阳脉千万年来收集的血脉奥术,在灌入到你满身经络以后,不该那么快就被你参悟。如果你只是他的传承者,那种分化万千的灵魂秘术,你不可能如此娴熟。”
“未曾封过神,未得源魂青睐者,绝无可能如你那般。”
妖凤眼神陡然变得锐利如棱刺。
她展开的羽翼,一根根的羽毛,似乎化成了千万柄锋利的剑!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分化出诸多魔魂意识,还能齐头并进地去体悟不同的血脉奥秘,世间能做到这样的人物,只有大魔神贝尔坦斯。”
“还有太阴你!”
嗤嗤!
至高妖凤透出神座的羽翼,溅射出紫色神电,巨大的神座也燃起了深紫色火焰。
不知为何,虞渊感觉她的危险程度,一下子提高了数倍。
她凤眸内的愤怒几乎要满溢出来。
“那个贱人!她竟然比我先一步知道,我早该想到的!”
如忽然想起了什么,妖凤的情绪突然再次失控了,“你果然还是死性不改!当年,你明知道我厌恶她,且还借助外域至强弄死了她,你偏偏在她第一次涅槃,在我就要剥夺她的死亡、毁灭、再生法则时,突然冒出来救她!”
“只因她生的好看?!”
歸來 吧 黃金 福 線上 看
浓稠的紫色烟云内,无数团火焰在凝成,又有摄人的雷电孕育。
因她的这句话,虞渊脑海嗡嗡作响。
如有一道电光在他脑海划过,让虞渊突然记得他为洪奇时,无意碰到被青鸾保护的那个小女孩,然后随手搭救的画面。
那竟然不是第一回!
不死鸟女皇,是十万年前陨落在的湮灭星域,可她的涅槃再生神通,让她之前就有过一次复活。
这次复活不为人知,因为太快结束了,而且还复活失败了。
因为,一直等她复活的妖凤,似乎精准锁定了她的复活之地,并再次扼杀了她。
原本的计划,是妖凤打算等她复活以后,等她死亡、毁灭、再生血脉道则形成了,顺势给一并吞纳剥夺的。
被妖凤害死在湮灭星域的不死鸟,是被各方异族巅峰轰杀,由于她没有亲身参与,没有能及时出现在战场,所以她未能斩获不死鸟的血脉神通。
她念念不忘,于是一直默默地等待,一直暗中推演计算着,给她等到了不死鸟女皇的一次涅槃再生,她还准确找了过去。
她欲图侵占不死鸟女皇的所有。
然后,似乎是被第一世时的自己……给破坏了。
此刻,在虞渊阳神的脑海深处,有模糊的印象和记忆如要涌现,可因为他如今和本体处于断联状态,所以没能完全迸射出记忆光烁。
“好看又怎样?不还是被我又给杀了一回!我当着你的面,将她再一次轰杀,但你却坏了我的好事!由于你的横插一脚,让我没能吞没她的所有血脉,让她拥有了第二次涅槃重生的机会!”
妖凤明显又气急败坏了。
“我听说,洪奇曾救过她一回,也听说虞渊在这个深黯星域,将她这个贱人从天魔的手中带走了。”
“洪奇也好,虞渊也罢,只要不是你都行!那个贱人,要是和洪奇,和虞渊搅合在一起,他们如果真是你的继承人,那我也无所谓。”
“因为这正好证明她的贱!你,还有你的继承人,她统统都下得了嘴!”
“可偏偏又是你!你是真的狗改不了吃屎,非要一次次地救这个贱人!”
呼!
暴怒叫嚣着的至高妖凤,从那巨大的紫色神座陡然消失,那个空荡荡的座椅,则是被汹涌的火焰淹没了。
如临大敌的虞渊,握着血狱严阵以待,感觉可能下一刻便是灭顶之灾。
妖凤分明又疯了。
只是,他等了片刻后,发现他还是在这个被妖能淹没的异时空,而失控的妖凤并没有疯狂袭击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安地四处张望,并尝试以血能感知,要确定妖凤的位置。
……
源血大陆的界壁之外。
如两只羽翼合拢的深紫色妖能,蓦地滚滚涌动,让关注者心神一紧,顿时又预感到了不妙。
妖能的剧变,往往能直接反应妖凤的情绪波动,透着明显的征兆。
嗤!
提着那杆紫金长枪的妖凤,忽然在虞渊本体和纪凝霜的眼前显形,她的凤眸竟没有看虞渊一眼,而是落在了纪凝霜的身上。
“虞渊可以,洪奇也可以,但他不行。”
妖凤的声音,仿佛携带着那股极寒的意味,令听到者心底发寒。
纪凝霜不自禁地心脏剧烈跳动。
她从妖凤的这句话,还有妖凤的眼眸内,瞧见了犹如实质的杀意,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却知道妖凤突然恨她入骨。
她感到诧异,因为她和妖凤并不熟,以前也没什么交集。
为何妖凤对她突然如此之恨?
源血大陆地底的那股极寒,比她更快地觉察出了危险,再次变得冰莹的界壁内,有浓稠寒雾喷涌出来,将纪凝霜裹住以后,就开始奋力地往回拉。
喀喀!
在纪凝霜和妖凤之间,一面巨大的棱形冰晶产生,闪烁着白银般的耀眼光泽。
“又是一个贱人!难怪了,我早年就看你不顺眼!”
妖凤一只宽阔的羽翼,猛地扇动了起来,将虞渊本体御动擎天之剑,送过来的道道绯红剑光长河拍碎。
此时此刻的虞渊,不论本体还是真身,都被她暂时抛之脑后了。
血之大道的追求,生命奥义的补全,她纷纷忽略了。
她一手持枪,刺向挡在前方的棱形冰晶,厉声道:“极寒也护不住你!”
噗!
能格挡星空巨兽至强一击的冰晶,被那杆紫金长枪瞬间穿透,枪尖透过冰晶以后,在纪凝霜身前爆出数百道紫色幽电。
纪凝霜不断地挥剑,一片片绚烂的寒晶星河,在她身侧逐个浮现。
片片寒晶星河,倏一形成后,便被紫色幽电残酷底碾碎。
纪凝霜闷哼一声,嘴角有血迹的同时,身上也有密集伤口撕裂而出,她且战且退,已顾不上虞渊。
她领悟的寒冰法则,极寒赋予的无尽寒能,还有她洞悉的星辰秘奥,眼花缭乱地被她呈现在周遭。
可还是在不断地消失爆灭。
每当一片星河消失,一个个碎小寒星炸裂,她便被妖凤的力量冲抵一回。
蓬!
她身躯撞在冰莹的界壁,微微一震,就忽然穿过了界壁,如断了线的风筝般,从源血大陆的高空坠落。
“这……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
钟赤尘整个人都蒙了,怎么也想不明白将虞渊阳神笼罩的妖凤,为何忽然撇下了虞渊,反而把纪凝霜当做了有深仇大恨的敌人。
妖凤的无脑做法,钟赤尘无法理解,也没有人能理解。
所以,纪凝霜在电光火闪间被重创,被妖凤那一杆紫金长枪刺去时,谁都没有能做出防备和补救。
“我……”
太始心神一动,看着苦大仇恨的那双凤眸,想着妖凤的那些话。
虞渊可以,洪奇也可以,但他不行。
又是一个贱人……
“她知道了。”
太始深深吸了一口气,霍然冲天而起,欲要将当空坠落的纪凝霜接住。
咻!
一道深红色的魔影,却先他一步,以更快的速度飞天。
这道魔影,以两手托浮着一座晶莹的“生命祭坛”,将落下的纪凝霜稳稳接住。
竟是大魔神格雷克!
被虞渊遗落在峡谷地底,也不知想明白没有的格雷克,把他天生的“生命祭坛”唤出来,护住了重伤下的纪凝霜。
“格雷克!”
太始和钟赤尘脸色微变,两人对视一眼,就将其围在中央。
“放任。”
太始哼了一声,源血大陆的山川,已在轰隆隆作响。
他的大地法则,强行渗透到地底,打算和钟赤尘合力,从格雷克的手中抢人。
可在界壁外,虞渊的那个本体真身,却隔空冲着格雷克点了点头。
格雷克一手抵住胸腔,用一种无比敬畏和谦卑的态度,朝着界壁外的虞渊躬身行礼,随后才对太始和钟赤尘解释,“我奉主人的命令,来迎接纪大剑仙,负责将其带入下方的酷寒之地。”
主人?迎接?
太始和钟赤尘错愕不已,他们来源血大陆的时间较短,很多事情没有能经历,所以对格雷克的立场有点懵。
可格雷克的这番话,他们大致听明白了,于是没立即下手。
“他是我们整个族群的始祖了。”
格雷克以低沉的声音说道,垂着头的这个大魔神,脸上露着无奈和沮丧。
“阳脉 ,已经成为了虞渊的一部分。虞渊在接收了阳脉的所有奥秘,并兼并了磅礴血能后,也就变成这样了。”大祭司里德轻喝。
太始、钟赤尘这才霍然明白,便没去阻拦格雷克,任由他带着纪凝霜沉落。
“她知道了什么?”
钟赤尘和太始处于同一高度,一边密切关注着界壁外的妖凤动向,一边扭头看向太始,“你能告诉我,她为何突然发疯,为何非要杀纪仙子吗?虞渊,不应该是最该被杀的人吗?”
太始叹道:“你不懂女人。”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