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星之煌-第七百七十二章 白澤心酸路,軒轅左史官看書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仓帝已登临本时代的人生巅峰。
特殊的时期,他出任人族公司总经理,负责各项人事工作,调度安排,编撰户籍,审查万族。
一切归于人!
这是他的工作,也可以说几乎是唯有他才能做好的工作。
毕竟,这世上,哪还能有如他一般博学的人物呢?
四海一 小说
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鸡毛蒜皮、乾坤大势,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每一个族群的文明与发展,仓颉都能了然于心,并且根据眼下的现实情况,做出合理的安排,使之与人族的文明相契合。
从合作发展、交流沟通,到一族多制、各地封疆,再到万川归海、万族化人……有一整套的人族命运共同体打造攻略,被他设计而出,是后巫妖时代罕有的宏伟蓝图!
消除族与族之间的隔阂,一点一点的融合进入人族的文明中,再以女娲开创的化形之道——这是借鉴了龙族的化龙机制,实现完美的融合。
不得不承认,苍龙大圣的眼光格局,实在是出类拔萃。
龙族能够称雄于龙凤时代,自有其根源……大一统之法横扫纪元,近乎无敌!
只可惜的是,当年的龙祖撞上了太昊,这位可怕的神圣开创出气运大道——这相比之下,可比龙族的体系更亲民,争取到了更多的助力,也决定了最后盘古道果的花落谁家。
月與蓬萊人形
气运,平衡了先天神圣与苍生万灵,争取到了所有人的支持,最终打造出了人道!
龙族再猛,也干不过苍生的集合体人道……甚至于,它还被包容进去了,成为了人道不可分割的一份子。
龙,能拒绝伏羲的命令,但拒绝不了他给出的气运功德。
龙族,不会背叛龙祖,毕竟那可是他们的族群根源、血脉源头……得加钱!
而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女娲圣皇,功参造化。
她创生万族,开辟轮回,塑造人族,推出化形机制……她努力构建着一个泛意识形态共同趋向的大集体。
仓颉此刻,为她的话事人、打工人,在助力完成最后的一步。
万族归于人……这是类似苍龙大圣万族归于龙的终极目标,做成龙祖一直想做而未能做成的事业。
只是,同样相似的经典再现了。
有另一人,收买苍生,化作了娲皇的成道路上的绊脚石!
“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属正义!”
轩辕矗立泰山之巅,身后是旌旗卷动,地府鬼门关大开,亡魂成军,汇聚于此,有了改天换地的气象。
纪元多血难。
而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人道的天,也该是换一换了!
苍生自己当家作主,哪容得他人鱼肉?!
尊重前辈。
可不代表接受被前辈压榨。
“去,把仓帝请来……让我们一起为了人道的未来命运,进行一番深入浅出的详谈。”
轩辕传令下去后,便有一支战军出征,剑指仓颉所在。
对于曾经的老朋友,轩辕是一点都不客气。
毕竟嘛!
朋友这东西,就是拿来坑的!
随意处理着仓颉,黄帝统率着军队,在洪荒大地上进行着巡狩……或许,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后的恣意,走过洪荒大好河山。
往后,便是前途未卜的征战。
非生即死!
而即使是胜利了,那又如何呢?
多半是要处于深宫,道祖鸿钧一般的处境,就是他的命运。
承负人道,运转五德,福利惠泽苍生……这是需要一尊无上的圣皇去填坑的!
圣道煌煌之下,充斥了太多无上圣者的智慧与牺牲。
轩辕坦然的接受这样的命运,并无多少怨言,甘之如饴。
不过,纵无悔意,他也想最后亲身看看大好山河,将天地间的一草一木铭刻于心。
转过四海,踏遍群山,俯仰星空,照见幽冥……他的心愈静,他的信念也越发坚决。
直到某一刻,有坏消息的传来,打破了他的心境,为其在心间添了一点波澜。
“仓帝没有被请来?”
轩辕平静的看着麾下大将。
战将面色惭愧,“属下无能……仓帝实力强劲,且秉持娲皇手令,让我等无能为力。”
“是这样吗?那失败了……倒也情有可原。”
轩辕颔首,对此不以为意。
“既然仓颉不想体面,那我就帮他体面好了。”
黄帝幽幽轻叹,他行宫已至桓山,相隔仓帝所在有千山万水、无量山河之隔。
可纵如此,他也不曾挂怀丝毫。
面色无悲无喜间,一柄长剑自腰间跃动而出,落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轩辕剑。
它始一出现,便割裂了时代的脉搏,让宇宙纪元在光明与黑暗间徘徊,是黎明,是希望的出现?还是夕阳,是最后的绝唱?
让人难以分清。
这柄剑,承载了太多,铭刻了太多。
有从龙凤古老时代走来的法道至理,亦有巫妖纪元人道反思推出的五德并举;记录了妖的血淋淋征伐杀戮,也书写了巫的牺牲奋战至死的精神。
洪荒一统、治理苍生……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能在上面得到答案。
当黄帝平举此剑之时,天地都在颤栗,时光岁月都在倒流,无上的气势汹涌,有改天换地的豪情!
如同屠巫剑发威的刹那辉煌,其律动了人道,让巫族阵营的一位位证道永恒者都无力扭转与抗衡。
这柄人族的圣剑轩辕剑,同样有着剑指三千大罗以喝问的锋芒,斩破万古长空,开辟崭新纪元!
这是轩辕的道!
道,无远弗届,无所不至。
纵然相隔千山万水,横跨无量时空,亦如当面。
在这一刻。
才打发走轩辕麾下战将的仓颉,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他眼中闪过难以置信的色彩,听闻着悠扬清越的剑鸣在心灵深处响彻,脸上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完蛋了……’
这是他心中升起的念头。
当他再看到一道剑光,跨越无间时间、无量空间,从过去到现在,再至未来;从脚下立足之地,到苍茫洪荒,及至诸天万界……
一切白泽大圣所占据的时空、命运之存身地,都浮现了这一道剑光,而后斩下!
‘我本以为,女娃横空出世,女娲后手乱杀,就已经是看到了时代的结局……’
‘可没想到……’
‘我还能看到,真正的大boss浮出水面,对我这么关照!’
‘鬼神亡魂志愿大军统帅?’
‘你志愿个鬼啊!’
‘你丫的是人道亲自下场吧?!’
这是白泽的残念。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即使仓颉奋力抗争,百般挣扎,竭力使出了所有能使出的神通手段,也无济于事。
那一剑,辉煌了万世,让白泽看到了诸天生灭,看到了人道永昌……走马观花一般之后,他还看到了一道先天灵光——嗯,这道灵光让他很熟悉的样子——就是他自己的先天不灭灵光!
一剑之下,只差一点,就能把白泽给爆成装备!
此时此刻,轩辕再没有掩饰了。
他真正表现出巅峰的战力,足以横推一世,惊艳万古。
人道的本源中,风曦在醒来,眼中没有了多少迷茫。
随着苍生的同心,亡魂的协力,时代的意志凝结,面对龙凤天庭降下的考验,心与力往一处使,加快了风曦升华的步伐。
他是人道,人道是他!
有此背景,轩辕的战力彻底疯狂。
若非还缺了一线,不得圆满,需要破开羲皇的考验……风曦已然可比肩盘古了!
只是,差的这一线,就是天壤之别。
可纵是如此,轩辕也成为了天地间最强横的战力之一,可征战后土,讨伐天道,为人道苍生当家作主!
当家,作主……这说来不难,但实际上太难。
没有掀桌子的力量,怎么当家作主?
说话的嗓门都不能大了,当心被几个大流氓轮番敲打。
只有当能捶死打残几个领头的古神大圣时,才能挺得直腰杆。
轩辕有了独战天下的实力,而白泽“有幸”,成为了第一个试验品。
谁让他不给面子,公然违背黄帝的法旨?
自当亲手镇杀之!
“遇曦不拜,真命已失,黑名单里有汝名。一步一叩首,小本本上罪削半,饶你真灵。”
轩辕平静而语,送入到仓颉的耳畔。
只是,仓颉已经无力回答了。
“噗!”
他的身躯上血痕无数,时空崩溃了,白泽昏沉不醒的坠入其中,不知被放逐到何地。
直到时光过去很久,他才顽强的复苏过来。
醒来了,他却也没有爬起来,就躺在荒凉的沙地上,听着不远处海浪澎湃的声音,不知不觉中痴了,眼泪哗哗的流。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这一刻,白泽太伤心了。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他怎么能就这么难?!
一路走来,被坑的惨烈,各种身不由己……
曾经以为,手握《盘古史》,是能干一番大事业的。
结果后来才发现,丫的朋友就是用来坑的,他竟然成了快递员!
两头下注吧,反倒先后被伏羲跟女娲各自堵住,要求“卧底”到对面,出卖各种情报,被迫上演谍中谍中谍系列大片,化身二五仔之王。
这下场能好吗?
白泽觉得,若干年后,他指不定是要被填海眼的结局!
虽然世人常说,亲兄弟还明算账……但外人掺合到这兄弟矛盾中,事后肯定要被清算,打发去干杂活、累活……能当个分水将军填海眼,都算好的了!
哪天因为左脚先进的门,然后被人看不顺眼弄死,都不稀奇!
奈何?
拳头不够硬,只能先忍了。
忍着忍着,发现机会也不是没有……这不?
羲皇下场,一番乱战,屠巫剑乱杀,开山斧殉爆……稀里糊涂的,大家都被踢出去了!
倒是他,因为对各种机要隐秘的了解,侥幸找到了洛书,明确了回家的路。
——大好事啊!
诸神皆被放逐,洪荒正是无主!
此时此刻,还不是任由他乱杀?
他回来了。
然后……
他就看到了女娃。
那一刻,白泽的心头是崩溃的。
——女娲竟然真的学坏了!
——会钓鱼了!
——会装死诈尸了!
白泽真的感觉到天塌了。
先天神圣里公认的良心都堕落了,以后这天底下,还有谁能被信任?
他很想抨击一下,但看着女娃捏紧的拳头,终究是选择了从心。
——给女娲打工,也没什么不好是不?
虽然可能没法大赚,但永远不用担心福利待遇的问题。
“女娲虽然不如她兄长那么出色,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起码不是工作狂,不会疯狂要求加班。”
“有五险一金,工作四天休三天,一天工作六小时,一年发十八个月的工资,只用上十个月的班……”
“马马虎虎能接受吧!”
白泽寻思着,低头认命了。
于是,走马上任当人王,成了仓帝。
可好景不长!
屁股底下的位置还没有坐热乎呢!
轩辕归来了!
归来就归来吧,白泽寻思着……他也不需要怕吧?
没有了太极图和盘古幡的黄帝,他用得着担心吗?
不怕!
白泽冷眼看着,轩辕号令人道,引来了无数亡魂鬼神的附庸。
不过看着看着,发现事情有那么一点点不对——
这好像跟酆都扯上了关系?!
还没等他梳理明白呢,就被轩辕遣人来“邀请”,去往泰山,与黄帝友好交流,协商人道事宜。
这能去吗?
肯定不能啊!
泰山上那么多鬼神亡魂,天知道会引来多大程度的人道干预?
哪怕他是一尊太易,也不能上去白给啊!
于是,便推拒掉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轩辕知晓了他的选择,轻描淡写的给了白泽一剑。
天知道!
这么凶残的一剑,给白泽的身体和心灵,带去了多大的伤害吗?!
白泽只是想想,就已经泪流满面。
“伤心完了吗?可以交流说话了吗?能,就吱一声。”
平静而淡漠,却如同是魔鬼一样的声音响起,让白泽浑身上下一个激灵,“吱!”
“很好。”
海滨上,轩辕盘膝坐下,将白泽从深坑中拉了出来,轻咳两声,“我黄帝,求贤若渴,需要大贤相助……”
“仓颉先生,你功勋卓著,可为我之栋梁,担任左史官……你意下如何?”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