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深空彼岸 ptt-第四百九十五章 贏麻了展示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这真是一个猛人,敢和第一个开辟特殊内景地的人叫板,而且,据传两人打的有来有往,他不是被一面倒的压制。
王煊听到这里后,真的吃惊了,这个上古疯子,根基得多么深厚,能和那个“第一人”打到这种程度?
剑仙子道:“部分败局,部分平局,但是,这种战绩也足以震惊世间了,那个时候,第一个开辟出特殊内景地的人,是名副其实的仙界第一高手!”
后来,最为古老的诸皇走了出来,将“第一人”围猎,导致他惨死,就此人间不见。
“都说他是疯子,其实,我觉得他一点也不疯,很狡诈,十分会自保。”剑仙子姜清瑶说了一些旧事。
“第一人”出事后,猛人商毅就不见了,偶尔冒头也是半疯癫状态,最后干脆消失很久的岁月,这明显是为了避祸,怕诸皇也狩猎他。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这个疯病,当年或许是有意为之,但估计装疯太久,最后有些习性也就成自然了。
“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他是真的半疯了,当年最早的那批古皇,狩猎完第一人后,也去杀他,认为这个人太可怕,身上有很大的秘密,想要洞悉。。”
按照这个说法,诸皇杀完第一人后,自身也付出巨大代价,又去杀商毅时,只是重创了他的头部,而没有彻底杀死。
所以,他此后半疯癫,因为元神有损,偶尔一现,又很快会跑没影。
“很多人都觉得,商毅和‘第一人’反杀掉部分最早的古皇,正是上古衰败的开始,诸皇因此而渐渐没落。”姜清瑶说道。
提及那段岁月,她美眸流动异彩,那个时期,妖皇、魔道至高者、兽皇、佛老、神主等,强者林立,实在太璀璨了。
在那样的大环境下,商毅和“第一人”能崛起,压盖世间,实在是异数。
王煊琢磨,后一种可能更靠谱一些,那个人或许曾经很狡诈,但真的被最早那批古皇给重创了。
因为,如果是个正常人的话,他炼化了人世剑,为什么要放养在外面,明明还有机会,持剑去捕获逍遥舟、羽化幡。
“除非……他将羽化幡和逍遥舟那两件至宝也炼化了!”当王煊想到这种可能,直接发毛了,可能吗?不至于吧!
这究竟是个疯子,还是个心机深沉之辈,是在准备钓大鱼吗?他一阵不安。
他很快想到了恒均,上任羽化幡的拥有者,死的……好惨!
王煊记得,恒均之所以死去,就是因为莫名挨了一剑,手持羽化幡的那条手臂不知道被谁给突然斩断了。
难道是那疯子,他其实很心黑?
“商毅敢和‘第一人’叫板,打生打死,确实强大的离谱,该不会真是一个超级狠辣的老家伙吧?”他毛骨悚然。
这不是没有可能!
说起来,商毅现在算是仙道之地最古老的修行者了,和他同时代的第一人早死去了,最早那批古皇也死绝了。
后来的上古诸皇,被恶龙齐天耗掉了一些,剩下的都被方雨竹给消灭了!
王煊久久未语,他的那种猜测有一些可能吗?
仔细算来,上古剧变,第一人和诸皇尽灭,只剩下商毅一个人,唯一的赢家,这事就显得有些可怕了,他想干什么?
“该不会是想要集全现世中的所有至宝吧?”王煊思忖到这种可能后,越发有些不安。
如果以阴谋论来看的话,逍遥舟、羽化幡应是被他动了手脚,故意让勾陈帝宫和超绝宫的两位鼻祖带走,回到不朽之地。
以那两人的性格,以及早有的传言来看,必然借两件至宝之力,调头就去夺神明宫、不朽伞、生命池。
两大鼻祖真要得手的话,上古疯子持人世剑出现,控制逍遥舟、羽化幡,进行反杀,这不是让两位超绝世徒作嫁衣,白忙活吗?
“这事不管真假,出去后都得提醒一下方仙子、老张他们,别在最关键时刻,被人给黑了。”
平复心绪后,他觉得自己也可能想多了,这世间有那么多阴谋吗?或许,商毅就是被人重创了头颅,很简单的一件事。
姜清瑶点头,道:“嗯,你叨咕的这些,确实得防着点,不能将人想的过坏,但也不能高估某些超绝世的底线和下限。”
远方,相隔十万里,都能看到血气滔天,剑气裂开天穹,那个人每一剑挥动,都让外太空群星乱颤。
这是一个站在大地上能劈下星辰的人!
吱吱 小说
“估计没有人可以制衡他了吧?”王煊神色凝重,这个人练到这种层面,实在太恐怖了,元神最起码经历过两次大涅槃!
可惜了“第一人”,如果活到现在,自然依旧能压制这个疯子,但这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逝去的终究是逝去了。
姜清瑶道:“他是最古老的修行者,活到这个时代后,再加上当年就是坐二望一的人,如今自然成为至高生灵,我也有过一些联想。”
她想了想,又道:“那个女方士应该和他相仿,或许能打个平手。”
“你研究过这个疯子?”王煊问道。现在,两人御空而行,主要是剑仙子带着他在飞,避开了血气足以浩荡十万里的恐怖强者。
“多少了解过一些,毕竟,我也借过他的名。”姜清瑶浅笑。
“啊?”王煊回头看向她。
“初入仙界时,到处都是大妖魔,到处都是危机,甚至有绝世强者对付普通仙人,我一个新人为了自保,所以很低调,一旦出关,就从那个疯子的修行地路过,时常如此,就误导了很多人。”剑仙子微笑。
她是剑修,那个疯子也常练剑,而她每次出关都选择从疯子的地盘路过,或者走出来,想不让人多想都不行。
所以,她没有强大的师门,没有人庇护,也争取到了一段安全的时光,而后自己快速崛起。
剑仙子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反而笑的很灿烂,很傲娇,自立更生,走到绝巅。
“希望这疯子没什么问题,毕竟,也当了你一段假护道人。”王煊笑道,他们已经深入黑暗之地,遥望到了挂着灯笼的驿站,准备回归。
“我怎么觉得,有些事情遗落了,还没有去了结。”剑仙子咕哝,带着王煊降落在地面,道:“在回归现世前,我想去报仇!”
“啊?”王煊吓了一大跳,他深知,剑仙子的师门满门都被一个手持黑色长剑的神秘男子在现世灭了个干净,在一个雨夜全给杀了,只有外出的剑仙子逃过一劫。
但是,那个人疑似没有进入仙界,大概率因为跨越大战而进入了不朽之地,因为他的黑剑与“神秘接触”有关。
如果那个人还活着,自然在大结界中,成为至强神明了!
“我不是去杀人,我是要去抢劫!”剑仙子白了他一眼说道,将抢劫二字说的那么自然而又大气。
她解释道:“我们两人穿的甲胄,你不是说很特殊吗,无法追溯,那为什么不去多做些有意义的事?”她将作案都说的那么清新脱俗。
“行啊,我没意见!”王煊来了精神,没有什么好反对的,他提供的甲胄就是这么的不凡,有成功案例在前,郑元天被杀,恒均家的第一仙茶树被盗走,至今都还没破案。
“准备把谁的洞府给端掉?”王煊很期待,双目火热,任何一座绝世洞府都是超级宝藏,值得深挖
尤其是现在不同上次,有至强者剑仙子跟在身边,哪里去不了?纵横列仙大后方,趁着某些人跑去不朽之地,一抄家一个准!
“自然是去抢妖主啊!”剑仙子姜清瑶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勒个去!”王煊退后两步,目瞪口呆,被吓了一大跳。
剑仙子道:“两千多年前,红衣妖精击败我们旧土的祖师,抢走了我们那个道统的剑典,害得我年少修行时就得考虑自己创法,我当然要讨个说法。”
关于这件事,王煊曾听迷你版的小东西讲过,为此他还送给她一堆剑道典籍呢,包括金色竹简中的斩道剑等。
“我搜罗到的那些赫赫有名的剑道秘籍,不是都送你了吗?没有必要冒险去抢。”王煊劝道。
主要是,妖主也算是非常熟的人了,甚至由于那对影子夫妇的关系,她可能还算他的干姐姐。
所以,真要去抢妖主的洞府,他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不在于能否得到绝世秘典,而在于这件事的意义,我要为祖师出一口气,红衣妖精抢了我的祖师,那我就抢她!”姜清瑶说道,她精力格外旺盛,一点都不疲累,不在意相隔数十万里,拉上王煊就开始冲向远方。
王煊心中打鼓,真要去抢妖主?
上次,他在虚无之地,可是将妖主妍妍的红衣战裙都给撕下来好几块,还带到现世验证了。
结果,青木那个大嘴巴,不仅拍照,还给妖主、老张等人发过去了,漏了他的底。
想都不用想,妖主妍妍绝对给他记着这笔帐呢,一旦回来,估计要找他。
现在,如果再将她的洞府,将她的家底都给掏空,估计妖主妍妍知道后要炸!
“走吧,红衣妖精有很多好东西,什么养颜的天髓,提升生命层次的帝流浆,去抄了她的老巢,都是我们的!”
剑仙子握着白皙的秀拳,在那里一副振奋的样子,有点小腹黑,有点小激动。
王煊也是无语了,这种事情……剑仙子姜清瑶比他还上心!
她美丽无暇,看起来空明出尘,其实很接地气,比如借上古疯子的势来自保,得知可以瞒天过海后,果断就带王煊去抄恶龙齐天的家,同时也会自己烤龙肉,还骄傲的宣布,自己的手艺太棒了!
如刀似玉
王煊想反对也不行了,剑仙子精力充沛,带着他嗖嗖就飞行了数十万里,横渡天宇,极速赶路,最终到地头了。
他琢磨着,自己在现世应该能打得过妖主了,万一被她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现在就……先杀熟吧。
“太高兴了,红衣妖精不在家,这次我将她的洞府给她搬空,一件都不给她留下!”剑仙子满脸是笑,姿容依旧空灵明净,出世脱俗,但是,其言行很红尘。
隔着很远,王煊就以精神天眼发现小白虎,圆脸少女的主身负责看家,守在这座宏大而美丽的洞府中。
这片地带风景如画,灵山发光,神瀑垂挂,琼楼玉宇成片,悬于空中。
“那头傻白甜的小白虎,成准绝世了?”剑仙子露出异样之色,她发现了圆脸少女,觉察到她近期境界提升了。
原本小白虎和鬼僧离准绝世都只有一线之隔,前段时间妖主给予小白虎白玉仙不少造化,督促她必须突破,终是有了效果。
可是现在,准绝世对姜清瑶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她带着王煊就闯入进去了。
“咚!”她无声无息的接近,用带着剑鞘的剑,敲在圆脸少女的后脑勺上,直接将她打昏了过去,放倒在地上。
“好了,开工,帮红衣妖精搬家!”剑仙子抢先动手,出手如电,那可真是不准备给妖主留下一件东西!
王煊无言,这是要赢麻了,谁能想到,妖主的家要被人给端掉了,要洗劫个干净!
感谢:15年,谢谢盟主的支持!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