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第1756章 針鋒相對讀書


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
小說推薦教官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正是因为有杜尚在,青云宗这些年才屹立不倒!
而杜尚之所以对青云宗这么忠诚,主要是为了报答上任宗主对他的知遇之恩。
杜尚以前是个乞丐,从小被父母遗弃,是青云宗的上任宗主看他可怜,收养了他,并把他培养成了青云宗的顶尖高手。
正是因为感激青云宗的上任宗主,所以杜尚发誓,一定要好好守护青云宗,绝不允许任何人损害青云宗的利益,谁敢损害青云宗的利益,就是和杜尚为敌,杜尚绝不会放过对方。
这些年来,为了守护青云宗,杜尚多次负伤,有好几次都命悬一线,但是杜尚最后都顽强地活了下来。
对于这些,杜尚无怨无悔,更没有喊苦喊累,就想一头不知疲倦的驴子,一直在为青云宗付出,不计回报。
很多人私底下都说杜尚傻,他又不是青云宗的宗主,废得着这么尽心尽力吗?
但是杜尚却不为所动,他始终记得青云宗上任宗主对他的恩德,绝不会背叛青云宗,除非杜尚死了!
杜尚这一次带队来来福客栈,就是收到了梁不凡的命令,让他捉拿赵寒等人。
因为赵寒等人覆灭了林家,而林家可是青云宗罩着的,每年向青云宗上交大量的供奉,赵寒等人覆灭了林家,损害了青云宗的利益,青云宗自然不会放过赵寒他们这些外来者。
杜尚这一次亲自带队,显然是势在必得,不管赵寒他们这些过江猛龙有多厉害,青云宗也绝对会把他们拿下。
杜尚等人还没进入来福客栈,就见剑狂他们迎了上来。
看到剑狂等人,杜尚面色微微一变,剑狂他们是谁,杜尚自然清楚!
这些年轻人虽然年纪没有杜尚大,但实力却丝毫不输杜尚,尤其是他们背后的宗门,比起青云宗强了不止一筹。
所以,骤然看到剑狂他们直冲他们青云宗而来,杜尚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妙。
不过,杜尚并没有任何畏惧,剑狂他们的实力,虽然强悍,但是杜尚的实力也不弱。
青云宗不是剑门和明堂的对手,不代表杜尚也不是剑狂他们的对手。
剑狂他们不是来找麻烦最好,要是来找麻烦的话,杜尚绝对不会客气。
“这不是剑门和明堂的师弟们吗?你们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你们也是来对付那些外来者的?”杜尚主动开口说道。
他只提了剑门和明堂的名字,至于血魂堂和风云阁的名字,杜尚提都没提一下。
妻 心 如故
虽然血魂堂和风云阁同为混乱之城的六大势力,但是六大势力之间,实力也是有差距的。
六大势力之中,势力最强的是城主府,接下来就是剑门和明堂,然后就是青云宗,最后才是血魂堂和风云阁。
正因为血魂堂和风云阁在六大势力之中属于垫底的,所以,杜尚才无视血无涯和步风云。
能被他看在眼里的只有剑狂和苦竹,没办法,剑狂所在的剑门和苦竹所在的明堂都比青云宗厉害,杜尚想不重视他们都难。
血无涯和步风云脸色很难看,但是没办法,他们所在的势力,不如青云宗,自然得罪不起青云宗。
dirty work
“杜副宗主,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来对付那些外来者的?”剑狂淡淡地问道。
“不错,怎么?难道你们不是来对付那些外来者的?”杜尚下意识地问道。
“谁说我们要对付那些外来者?那些外来者是我们的朋友,我们这次来是看望他的!”听到杜尚的话,剑狂心中一沉,冷冷地说道。
尽管他早就猜到,杜尚他们这一次来是为了独目老怪,但真的听到杜尚承认,剑狂心中还是忍不住一沉。
他可不会真的认为,杜尚他们这一次来是真的对付赵寒他们,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来和独目老怪接头的。
剑狂自然不可能让他们见面,如果他们见面的话,剑狂还怎么得到独目老怪手中的葬魂花?
“阿弥陀佛,杜尚施主,那些外来者对贫僧有恩,还望杜尚施主看在贫僧的份上,不要为难他们!”苦竹开口辅助道。
“还有我们,他们对我们也有恩,谁要是对他们不利,就是跟我们过不去!”血无涯冷冷地说道。
“不错不错,那些外来者是我们的恩人,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人对他们不利!”步风云附和道。
剑狂他们齐齐向杜尚施压,他们就不信,青云宗敢一下子得罪他们这么多人。
听到剑狂他们的话,杜尚大吃一惊!
他没想到,赵寒那些外来者们,居然和剑狂他们有关系,而且还对剑狂他们有恩,这般一来,青云宗再想对付赵寒他们恐怕就难了!
但让杜尚就这么放过赵寒他们这些外来者们,杜尚也做不到!
梁不凡可是亲自下令,让杜尚务必把赵寒他们抓回来,杜尚也是在梁不凡面前打了包票的,要是做不到的话,杜尚回去如何向梁不凡交代?
“几位,我不管那些外来者们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我这次来就是奉宗主之命抓捕那些外来者们,还请几位不要阻拦!”杜尚冷冷地说道。
一听这话,剑狂他们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
他们这么多人向杜尚施压,本以为杜尚会屈服,没想到,杜尚一点屈服的想法都没有,态度十分坚硬,这让他们更加确认,青云宗这次来是奔着葬魂花来的。
如果不是奔着葬魂花来的,青云宗怎么敢得罪他们这么多势力?
青云宗越是想要和独目老怪接头,他们就越要阻止,他们是不会允许,青云宗得到葬魂花的。
如果青云宗得到葬魂花的话,岂不是没有剑狂他们的份儿了?
这让剑狂他们怎么接受得了?
“不可能,那些外来者是我剑狂的朋友,谁想要对他们不利,先问问我手中的剑答不答应!”剑狂把剑横在胸前,冷冷地说道。
他没有提独目老怪,因为他还不想彻底和青云宗撕破脸。
希望青云宗可以识趣,不然,剑狂不介意和青云宗好好打一架。
“阿弥陀佛,杜尚施主,我劝你还是回去吧,有贫僧在,是不会允许你们对付那些外来者的,除非你们先过贫僧这一关!”苦竹开口说道。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