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九星之主 育-967 舊秩序的崩塌…熱推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随着一道道细沙缠绕黑人女性·安吉雅的指间,不断融入她的体内,一股股剧烈的魂力波动震荡开来。
变革者托猛然间清醒过来!
他这才意识到,隔壁道路上的这位安吉雅,也是一名内视魂图的拥有者。
她,同样是天选之人!
正常人吸收至宝,必然是要先契合至宝情绪,一遍遍的尝试,而这样的尝试可能是10秒钟,也可能是10个小时。
天选之人则不同,拥有内视魂图的他们,从来都是先上车、后补票。
至宝情绪是什么暂且放在一旁,先吸收到体内,再说以后!
变革者托太了解黑人士兵伍德了,他的体内足足拥有三枚荒漠至宝。
如果安吉雅撞了大运,秒秒钟吸收一个至宝还好说,但是她接二连三的把荒漠至宝统统吸收了?
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别紧张。”安吉雅一边吸收着荒漠至宝,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竟开口与叶洋对话了。
而且这样的对话还带有一丝安抚的性质?
叶洋面色警惕,怎么可能被轻易安抚下来?
凶案就发生在眼前,这个黑女人干脆果决、心狠手辣的一面统统被他收入眼中。
毫无疑问的是,她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同一条路上的叶洋。
只见安吉雅将伍德的尸体踢到一旁,双眼看着下方的叶洋:“这位黑人朋友情绪很不稳定,也许他会对我们不利,我也是无奈之举。”
叶洋心中惊愕,没想到安吉雅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突然间,她就从杀人犯变成了自卫者了?
安吉雅微微一笑:“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我帮助你消除了隐患。
这条路上,只剩下了我们两个心智正常、情绪稳定的人,对么?”
叶洋刚要说什么,一股股暴躁的魂力波动扑面而来,沿着石土路径一路向下,冲荡着叶洋的身躯,甚至直接将他顶在了无形的道路门上!
“叶洋!”
“叶洋?”一时间,一阵阵惊呼声传来。
千万别觉得这样的喊叫没有用,正是因为华夏士兵足够多,所以安吉雅才愿意与叶洋交流,否则的话……
叶洋本以为这是女人进攻的前兆,随后,他却在无穷无尽的荒漠魂力中,见证了女人的恐怖晋级时刻!
是的,安吉雅并不是进攻,虽然叶洋被她的魂力按在空气墙上来回碾压,但这只是她晋级的副产品。
魂将?
安吉雅大概率是魂法晋级,但是这等气势,魂法得在八星之上!
粗暴的对标一下,那就是魂将段位!
隔壁路上的南诚感知最清楚,一颗心也坠入了谷底,这个女人好强……
这一下,轮到变革者托懵了。
一直居高临下的他,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的恐怖,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丝猜测。
这女人大概率不是来自山姆,否则的话,双方不可能在这里第一次见面。
她很可能来自非洲大地。
也许安吉雅一直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沙漠中?亦或者是深山老林的部落里?
无论如何,这个世界没有她的半点讯息,这是极不正常的!
想着想着,变革者托的情绪又乱了,因为安吉雅的话语交流,明显在和华夏人示好!
这怎么能行?
“安吉雅!”变革者托厉声喝道,“请你清醒一些,认清楚形式!”
安吉雅闭上了双眼,似乎在细细的体验着什么,突然开口询问道:“这人的至宝功效是什么?”
变革者托:“……”
两头吃?
但是为了争取到盟友,变革者托不得不告知女人关于伍德的至宝效果。
不可一世的萤森王者,算是被这个黑女人拿捏得死死的……
变革者托:“一个无比坚固的防御沙球,一个泥土沙混合的分身,还有一个幻术·海市蜃楼。”
安吉雅突然睁开双眼,看向了变革者托:“防御,分身。”
变革者托不清楚女人为什么忽略了幻术,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这就是你一直不杀死他的原因?”
安吉雅突然笑了,脸上带着一丝嘲讽:“本以为是萤森与荒漠属性犯冲,所以你才不拿走他的至宝。现在看来,你是在养着他。”
变革者托:“……”
的确,一个拥有防御和分身至宝的荒漠魂武者,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死了,这还不够滑稽?
你可以说安吉雅抓准了时机、杀伐果决,但黑人伍德好歹也是一名士兵。
初来乍到,在不确定是否安全的情况下,你不把防御罩先开起来?不分出来一具沙人分身?
你的眼睛里除了变革者托,就没人别人了?
安吉雅笑看着变革者托:“所以,只要山姆仰仗他的至宝功效,一直派这个蠢货来与你战斗,你就有着百分之百的胜算,可以随意的玩弄他?”
变革者托想了想,开口道:“他只是暂时被愤怒蒙蔽了理智,上次我们见面,他的部队损失惨重。”
“是么?”安吉雅嗤之以鼻,在她心中想来,一名成熟的魂武者无论经历怎样的打击,对待战场就应该是敏感的。
这世上的确没有感同身受,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安吉雅的想法很对。
但是作为当事人伍德……
上次见面,他死的可不是部队兄弟,而是妻子与小儿子。
关于建立自己的理想国、关于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变革者托是认真的。
变革者托极尽所能的将伍德玩弄于股掌之间。
予取予求、肆意妄为。
“别管他了!”也不知道变革者托是不是心虚,他急忙转移话题,“这里是生死角斗场,除了唯一的获胜者,其余人只有死亡一途!
你选择倾向黄种人,最终死的一定是你自己!”
这一番武断的话,表述出来了一条极其恐怖的讯息。
“哦?”安吉雅依旧持怀疑态度,不再理会变革者托,而是看向了下方的叶洋。
她竟然在晋级的过程中,一步步走了下去:“先生,我有一个提议。”
叶洋心中无比惊恐,绝对的力量气息碾压之下,他的心理素质已经承担不起这样的重担了。
颤抖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安吉雅:“我答应不伤害你,而你会将至宝给我,让我拥有一定的自保能力,让我心中安稳一些,可以么?”
安吉雅虽然在步步逼近叶洋,但是她说话的时候,却是看向了隔壁道路上的高凌薇。
之前的短短一次交流,让安吉雅知晓了华夏军团的话事人是谁。
南诚面色凝重,随着她的话语翻译,高凌薇的脸色也很难看。
安吉雅:“我相信你们刚才的话,我们无冤无仇,不需要战斗。
你们也能看出来,我处于绝对弱势的一方,我希望你们能信守承诺,也给我一丝安稳。”
“不,不可能!”
高凌薇尚未开口,叶洋已经断然拒绝了。
虽然叶洋的声线颤抖,眼中惊恐不已,但是关于守护华夏至宝,叶洋是愿意付出生命的!
南诚、徐风华、高凌薇、荣陶陶等人的衔级都比叶洋高,也都是他的首长。
在一定程度上,叶洋会听从长官们的指挥。
但叶洋也有自己的部队,也有自家上级的绝对命令!
荒漠至宝·汐土是华夏的财产,是无数兄弟付之生命换回来的至宝,绝对不能拱手让与任何人!
想要拿走汐土?
可以!唯有一途,那就是彻底碾碎叶洋。
人在,汐土就在!
安吉雅并不在意浑身上下扬起沙土的叶洋,她只是笑着点头:“你可能误会了,我拿取你的至宝,并不需要夺取你的性命。
与其他人不同,我们之间的至宝交接,不会对你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等一下,我们谈谈。”高凌薇开口道。
“我听着呢。”安吉雅一边说着,逼近的脚步却未停。
她愿意谈,但也需要给足叶洋压迫感。
谁知道角斗场何时开启?谁又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
从她不杀死叶洋的行为来看,安吉雅是在给自己留后路,在跟华夏兵团交涉。
而对于安吉雅自身而言……
身傍六枚荒漠至宝的她,轻易就推测出来,叶洋体内的至宝是最后一枚。
既然她拥有内视魂图,自然也知道荒漠至宝的数量。
一旦将七枚至宝集齐,那么安吉雅必然实力大增,甚至会发生质变!
届时……
鹿死谁手,尚未得知!
疯狂吃两头的安吉雅,当然也在为自己考虑。
这边的安吉雅在谋划着、并付之行动,而隔壁道路上的达莉亚,心中也是顾虑重重。
一切皆因变革者托的那句话:除了唯一的获胜者,其余人只有死亡一途。
真的是这样么?
既然是生死角斗场,看起来…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达莉亚的视线依次掠过云巅之路荣远山、熔岩之路屠炎武、虚空之路徐风华。
她的眼神,最终定格在雪境之路荣陶陶的身上:“淘淘?只有一人能够胜出?”
荣陶陶目光紧紧锁定着安吉雅,他还在晋级之中,哆哆嗦嗦的倚着空气墙:“达莉亚阿姨,你信不信我。”
达莉亚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如此举动,更像是身体的自然反应,这一路走来,达莉亚早就将曼烈与荣陶陶捆绑在了一起。
待达莉亚回过神来,她不再是条件反射般的点头,却也面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荣陶陶心中一暖:“信我就够了,别听任何人的鬼话。”
“嗯,好。”达莉亚心中稍安,身侧,女帝环住了她的手臂,也不知道是安抚母亲,还是寻找依靠。
叶卡捷琳娜同样信任荣陶陶,只是她刚刚与头顶的神明对视,目前心态有些爆炸。
滅世Demolition
这张大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哦,真的是人们口中的魂武神明么?
保護女主角哥哥的方法
“那个女人,停下!”荣陶陶一声厉喝,却怎么也拦不住安吉雅的脚步。
鞭长莫及。
“二尾!”荣陶陶扭头看向了身侧鬼师。
自从一道道身影出现过后,二尾也在观察着局势,也见证了黑人士兵伍德的死亡。
其实,这样的一幕对二尾内心是有些触动的。
倒不是因为生死,她早已经见惯了生死。而是因为尤尔德随意改变规则之后,引发的一系列变化。
尤尔德赢了,她再次展现给所有人看,她依旧是至高无上的主宰,可以随意操控一切。
薄情總裁的助理寵妻
双方定下的规则就是一张废纸,在尤尔德面前,二尾的一切努力就像是一个铺垫。
她的规规矩矩、她的精心准备,换来的是尤尔德华丽出场……
最后的最后,这只是尤尔德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
这一切好像无关乎于选拔,更像是尤尔德自己的谢幕演出?
还真是可怜到了极致,人老就罢了,何苦成精?
事儿和她的戏一样多……
荣陶陶并不在意没有得到回应,他一手重重敲打在无形的空间门上。
“咚!”
空间屏障闷声震颤,荣陶陶急忙道:“师父,你可以把我带出去吗?”
二尾扭头看向了荣陶陶,轻轻点头:“我可以,但你确定么。”
荣陶陶:“什么?”
二尾:“我可以为你打破规矩,无所谓,尤尔德已经撕毁了约定。但你确定求我帮你么。”
荣陶陶顾不得许多:“我确定!快带我去荒漠路径!人命关天!”
“不,你不确定。”二尾却是摇了摇头,“信任战友是正确的理念,但在你这个层面的选拔战斗中,我不是你的战友。
你正处在晋级的过程,你的心里,也不该有寄希望于旁人的念头。”
荣陶陶差点跺脚骂街!
他只想立刻去解救叶洋,而不是在这里听师父说教!
蓦的,二尾一根长长的手指点在了他的额头上,亦如之前在帝国地底所做的那样。
沙沙的声音传来:“记住你的魂武之道。”
魂武之道!
荣陶陶眼睛猛地瞪大,坚定、决绝、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哪怕是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霎时间,荣陶陶猛地抬起头来,对着天空中那巨大的面庞怒目而视!
“咚”的一声闷响,荣陶陶一拳重重砸在空间屏障上。
“尤尔德!你踏马给我开门!”
随着荣陶陶的一声厉喝,他眼中的诛莲之瞳直接开了起来!
这一刻,二尾是懵逼的……
尤尔德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临时改变规则已然耗尽了她最后一丝力气。
二尾相信荣陶陶那爆炸级别的能量,只要他集莲花之力,是可以轰碎空间屏障的。
她却是万万没想到,
这个荣陶陶…是真的凶!
他的目标竟然不是眼前的空间屏障,而是直接找上了幕后的正主儿,对着织梦者开启了诛莲之瞳?
诛莲+孽火+黑云!
渺小的人类与庞大的神明正面直视!
在没有时间流速的青莲业火绘卷里,没有人知道人与神之间发生了什么。
但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空间的震颤,也见证了那永远面无表情的神明,突然面目扭曲的一幕!
“咔嚓~咔嚓~”
“轰隆隆!”玻璃破碎的声音接连响起,整个世界一片动荡……
二尾低头看着眼前的青年,
一个站稳了脚跟,对旧神怒目而视的人!
一个高昂着头颅,亲手撕碎旧世界规则的人!
人?
不!这一刻,二尾好像见到了一尊拔地而起的新神……
呼~
荣陶陶的身影悄然闪烁。
世界大肆震颤之间,安吉雅察觉到情况不妙,开启了沙球的她,碾着叶洋扑荡而来的汐土浪潮,强硬的向前逼近着。
而她那探前的手臂,却被一只手紧紧攥住了手腕!
“啪!”
安吉雅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猛地转头看向身侧。
忽隐忽现的人影就站在她的身前,站在她绝对防御沙球的内部!
荣陶陶面色阴沉,紧盯着安吉雅的双眼:“我说给你了吗?”
..
最后一天,求些月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