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討論-第三九七章 徵用結束分享


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
小說推薦重生從不做備胎開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始
莫小蝶那一场五个小时的直播,总共收获了三百多万音浪,是她春节后收入最高的一场直播,粉丝也涨了十多万人。
宠妻入骨:酷冷总裁温柔点 温煦依依
能够有那么多礼物,主要还是有一些以前跟风骂过她的人了解她之后,出于愧疚心理,给她刷了一波礼物。
然后是一些老粉,感觉这个女孩子挺不容易的,在她面对那一场风波之后第一次复出,也想给她一些鼓励。
并没有多少真正的大哥出手,刷的都不是多值钱的礼物,但是架不住刷礼物的人多。
五个小时的直播,刷礼物的总人数达到了六万多,那个比例已经算是相当之高了。
这属于特殊情况,不是她平常的水平,她平常直播没有这么多的音浪收入。
直播最后,她对着镜头深深的鞠了一躬:
“今天我要下播了,感恩你们的陪伴,感谢你!”
一个鞠躬,低下头的时间持续了十几秒钟。
感恩的是直播间的那些人。
感谢的是直播间的那个人。
抬起头来,最后看了一眼粉丝榜的那个头像,关掉了直播。
然后,去到叶默什么都没有的主页,点开他的头像,看了十几分钟,这才收起手机,准备睡觉。
莫小蝶的这一场直播,叶默打赏了七千块钱,成为了直播间的榜一大哥,在莫小蝶多次的拉票之下,一共拥有了一万多个关注。
第二天下午,秦昆例行巡视公司主播账号时,发现了这个,都吓了一跳,微信上问叶默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间有了那么多关注者,是不是买了粉丝?
叶默将事情经过都给秦昆说了,秦昆很是意外:“七千块钱在小蝶的直播间能涨这么多粉?那她不错哦!”
七千块钱要是买死粉,那倒是能买不少,然而那些僵尸粉没有任何价值,只能充一下门面。
能够获得一万多个活粉,那还是很值得的。
又对叶默表示:“既然有了那么多粉丝,那就发两个视频作品上去吧,明天上午找一个公园,我派两个人过去,给你拍几个耍功夫的视频。”
嗟来的食 小说
以前天元传媒就是一个草台班子,那些员工里面一个会摄影的都没有,只能靠秦昆自己来上。
现在有了钱,倒是招了一个学过摄影的人,可以整一些半专业的活了。
秦昆还想着招两个有过影视拍摄经验的摄影师进公司,也有了目标对象,只不过人家还有事情要处理,暂时来不了。
现在公司的摄影师虽然不是多专业的,但怎么着也比自己拍摄要强一些,拍几个展示功夫的短视频没什么问题。
叶默虽然不喜欢搞这样的事,可已经跟这家公司签了约,还是要配合他们的规划。
星期一上午,他就和公司的人一起去附近的平湖公园,在一块草坪上拍摄了一个多小时,演练了多种武术套路。
他家里以前就是开武馆的,小时候练的就是传统武术,到高中的时候,又学了多种武术套路,都是打出来很好看的那种。
不过那些都只是表演式武术,并不是实战型的。
中午回到柳青那里吃饭,接受了一个任务——下午带着柳青和冯芷萱去口罩厂。
这一天是公历3月9号,市里已经结束了对天元口罩厂的产能征用,柳青要过去接收自己的工厂。
1月30号,市里征用了天元口罩厂每天八百万个口罩的产能。
到了3月9号,口罩在市面上都可以买到了,也终于不需要继续征用产能了。
一个多月的时间,天元口罩厂生产出的口罩,有差不多三亿个被征用,按照约定的价格来算,那也有一亿多人民币。
当然,钱不会马上就给天元口罩厂,但是会在一个月内打到他的账户上。
这一次柳青过去,就是要和对方核对一下账目。
虽然那些账目每天马国明都会和对方的负责人一起核对,可这些也得要柳青签字才行。
柳青对自己有着自知之明,不是一个看得懂账目的人。
但这个不要紧,他不会,冯芷萱会就 OK了。
开车的时候,冯芷萱一个人坐在后座,柳青坐在副驾驶位上,还是没忍住好奇心,问起了叶默昨天晚上给莫小蝶打赏的事情:
不是闻人 小说
“你怎么给她打赏那么多?还借钱打赏,是不是喜欢上她了啊?”
叶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先前给她打赏两个嘉年华,是因为喜欢上她了吗?”
“额,她是我公司的员工,然后我觉得她挺不容易的,所以要支持一下她。”柳青说道。
“我也是觉得她挺不容易的,就支持一下她。”叶默如此说道。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她唱歌也挺好听的。”
柳青松了一口气,道:“那就好。”
见叶默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一些奇怪,便解释道:“小蝶得了红斑狼疮,这个病是治不好的,就算可以跟正常人一样生活,但那个病根一直存在。而且这病有遗传倾向,也就是生出来的孩子,有一定几率会得这种病。你要只是同情她,喜欢听她的歌,那个没什么问题,要是喜欢她这个人,真的有一些不妥当了。”
鴻蒙 小說
叶默很无奈:
“我就看了一场直播,打赏了那个主播几千块钱,然后你就连我跟她的孩子怎么样都想好了。你这个想象力发散得太快了一点吧?”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柳青说道。
这句话说出口,突然惊觉,自己好像有点老父亲的感觉了。
心里想着:“难道这意味着我老了吗?”
只有上了年纪的人才喜欢打着“为了你好”的幌子向别人灌输自己的思想。
不过,话说回来,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这一点不能不考虑。
叶默腻歪的看了他一眼:“我现在还不到二十岁,我考虑这个干嘛?我的世界里,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打拳,战胜所有的对手。在这个目的没有达到之前,别的都得靠边站。”
听到他说“打拳”两个字,柳青忍不住看了后座的冯芷萱一眼,心忖:“要讲打拳的话,这里还有个老师傅,你可不一定是对手。”
冯芷萱坐在后座,莫名其妙的就生出一股不适应感——你们聊天,看我干嘛?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