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妖女哪裡逃-第八一八章 得犧牲色相閲讀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当玄尘子的视线从高空收回的时候,就发现‘吴慈仁’与‘贾铭’两人都已不见踪迹。
她冷冷的一笑,当即手持刀剑身影一闪,就出现在云霄之上。
玄尘子的神念,始终锁定着这两名天位大儒,身影则如光似电。
如今的她,之所以能让整个天下的天位修士都忌惮有加,就是因其无与伦比的神速。
只要是被她盯上的目标,那么无论是谁,都难从她的雷刀电剑之下逃脱。
可仅仅一瞬之后,玄尘子的面色就微微一变。
只因她发现那两名天位修士的速度,虽然不是很快,可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
“易?”
玄尘子的瞳孔微收,看向那位自称吴慈仁的清隽儒者。
他知道这是一种无比强大的极天法准。
那不是交易的‘易’,而是易经的‘易’。
易,变换变化之道。
除此之外,玄尘子又看向了‘贾铭’。
此人的极天法准,虽然不如吴慈仁,可也非常强大。
那竟是一种空间类法准,能够操纵两个物体之间的距离‘远近’。
刚才有那么霎那,玄尘子感觉遍体生寒,那是因此人直接以刀锋无视距离,威胁到了他的元神。
而就在这片刻时间之后,两人的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
李轩返回到凡界之后,就进入到忙碌状态。
他离开凡界一个多月,大晋朝廷内又有了一番变化。
李轩虽然以分身化体坐镇于京城,可分身毕竟是分身。
他发现只要双方的距离拉的太远,分身化体的灵智就会大幅度的下降。
全靠少天师薛云柔出主意,虞红裳在上面压着,他推行的变法才没有偏离既定轨道。
不过他的分身,还是留下了一大堆事务等待他处理。
然后是天庭之内的各种建设,各地庙宇的近况等等,总之千头万绪。
冷雨柔在第一时间就带人赶了过来,帮助李轩统计收获。李善长也闻讯而至,在旁监督。
等到她从战舰上转了一圈回归,面上的喜意就更浓郁了。
“这次你抢来的那些矿石,倒是有许多都能用得上,它们大概占据所有物资的七成左右。它们的价值,应该是在四十三万万,到四十七万万之间。说吧,你这次想要造些什么东西?”
失格紋的最強賢者~世界最強的賢者為了變得更強而轉生了~
李轩也毫不含糊:“总计十二万套乌金战甲,三十六艘云中战舰,它们的驱动法阵得改改,用‘星辰原核’做动力。”
这次他在外域虚空的另一个大收获,就是劫掠到一百七十九块大小不一的‘星辰原核’。
这东西已经快绝迹了,所以极其珍贵。
用‘星辰原核’来做动力,估计最多也就能用个三十年。三十年后找不到替换的原核的话,战舰就没法动弹。
不过李轩预估三十年后天帝之争,应该已尘埃落定。
太阳神炉的小型化,也该有眉目了。
“除此之外,还有那条极天鲲鹏骨——”
李轩的手往后指了指,他的神色迟疑,可还是咬着牙道:“你帮我打造成第二艘鲲鹏战舰,你估个价吧。”
他的心情酸涩,他的‘玄黄大帝号’耗用了足足十二万万的银元。
估计这一艘鲲鹏战舰的价格,也不会低太多。
冷雨柔的开价果然让李轩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捅了一刀:“乌金战甲总价十亿五千万银元,三十六艘云中战舰七亿五千万,鲲鹏战舰十二万万,总价刚好三十万万。”
李轩正觉心疼,李善长却面无表情的在后面一拱手:“陛下,我最近梳理神器盟账单,以鲲鹏战舰与云中战舰消耗的物料计,我以为二十五万万才是更合适的价格。还有殿下在外域的一应缴获,如果交给我来处理,价值不会低于六十五万万。”
李轩不敢置信的看着冷雨柔,心想这丫头宰自己竟宰的这么狠?
冷雨柔则眯着眼,斜睨着李善长,心想这家伙怎就这么碍事呢?
她随后神色坦然的与李轩对视:“话是如此,可材料预研,符阵与机械预研什么的,都是要钱的。”
李善长微一点头:“冷姑娘的确把所有钱财物资,都投入了各种实验。可其中绝大多数实验都与枪炮,战舰,战甲无关,且过于奢靡浪费了,我回头列个清单给陛下。还有雨柔姑娘与素王妃今年在神器盟的分红是七千万,这些银钱大多去向不明。”
他说的素王妃,是指素昭君。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就儒家礼法来说,李轩一旦称帝,他的亲人也是必须封爵的。
如今玄黄天庭草创,还没搞这一套,可未来如果他们站稳了脚跟,李承基与李炎一个‘天王’之封板上钉钉。
李轩就不说话了,他定定的看着冷雨柔。
他哪怕用脚跟去猜,都知道这丫头多半是把钱投在‘机械神将’与‘大五行灭绝神针’的研究上了,这是冷雨柔的平生之好。
冷雨柔实在顶不过,俏脸微红的移开视线:“二十七万万,这是最低价了。我另外还可再赠送你一千万发子弹,还有三十万发炮弹。”
李轩心想这还差不多,可后续的缴获处理,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敢交给神器盟了。
諸天紀
李善长明显比这丫头更靠谱。
李轩同时开始为冷雨柔头疼,这女人一生别无所求,心思全扑在机关器具上。
这也不是不好,可目前李轩更希望神器盟与冷雨柔的资源与精力,放在枪炮与战舰,战甲上。
所以还是得让雨柔有一个牵挂,她花钱的时候就不会大手大脚了。
就在李轩动着歪主意,开始寻思着要不要为自己的天帝大业,牺牲一下色相的时候,他的神色微动,看向了战舰之外。
他发现江含韵与罗烟,竟然与人动起了手。
关键是他们的对手,都非常的强大。
李轩的瞳孔也微微一凝,他认出这是易经之‘易’与空间法准。
不过他的两个女人,还是占着一定的上风。
江含韵是无论对方什么样的变化,她都用自己的力量,准确的轰击。
得自于小雷的白泽血脉,让她具有了通灵识性之心,在‘强化’法准之下,这神通无限接近于法准层次。
罗烟则是操纵着对方的心灵。
对方的确掌握虚空,可远近变化,可此人的元神,却无法准确的感知距离,这‘远近’之法也就无法驾驭自如。
唯独此人的浩气琉璃,强横纯净,罗烟的心灵之力只能小幅度的加以干涉。
不过她还掌握‘封印’,同样可封印距离,所以能压制对手。
除此之外,周围还有中流居士,九尾涂山君一众人等,对这两名天位大儒虎视眈眈,意念遥锁。
李轩心想这二人到底是谁?似乎不像是怀有敌意的模样。
还有那位清隽儒者,面相很熟悉,自己似乎在哪见过?
李轩想了半天,终于在脑海里面的记忆中想起。
准确的说是画像,已经挂在诚意伯府祠堂里面,初代诚意伯李乐兴的画像。
李轩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古怪起来,他忙一个闪身,来到了战舰之外。
“住手!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
江含韵略觉奇怪,此时她随手一拳捣出,将李乐兴的身影轰成了一团狂暴电光。
之后她才退回到李轩的身旁,同时若有所思道:“说起来,这人的面相,我确实感觉蛮熟悉的。”
“你之前拜过他的,你忘了?我们结婚的第二天,在祠堂里面。”
李轩看着那团狂暴雷电,心内饱含同情之意。
李乐兴刚才应该是使用那名为‘电子跃迁’的法门闪遁挪移,可问题是,江含韵对电磁力的操控已接近于武道神境。
在‘神力法螺’的加持下,已近乎于法准层次。
“祠堂?”
江含韵的眼神狐疑,随后她就‘诶’了一声,吃了一惊:“祖宗?”
李乐兴凝聚电光,重现身影之际。果然是灰头土脸,衣衫残破,略显狼狈。
他看着李轩的神色也很复杂,心想这真是好一个下马威。
可于此同时,李乐兴心中也难抑欢喜。
李轩的实力之强,有点超出他的预计了。
在‘黄都天’一战,李轩的鲲鹏舰队所向披靡,可更多是依靠其枪炮犀利。
黄都天的镇守神将早早撤离,李轩麾下的众多极天,也就无从发挥战力。
可此时李轩麾下的两个年轻女子,就能将他与宋濂压制。
李乐兴惊奇不已,心想自己的后代,到底是怎么将这两位天赋绝伦的女子,笼络在他的麾下的?
也就在这刻,玄尘子化作一道青红电光,从远处飞凌而至。
“总算是找到你们这两个饿死鬼了!”玄尘子神色冰冷的停下遁光,以刀剑遥指:“你们来我主上这里,是要自投罗网吗?还有,亏了你们是堂堂大儒,临走之前就不知该给人结账?”
李轩就狐疑的看着玄尘子,心想这玄尘师兄到底在说啥?
此时的李乐兴与宋濂,神色却是尴尬难堪之至。
※※※※
两刻时间之后,在李轩的玄黄天庭。
李轩立在城门楼处,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的那一大片工厂。
他带回来的两万余位匠人,正在那里安家,所以额外的噪杂热闹。
“大罗天境?”
李轩眉头紧皱,神色为难。
此时李乐兴与宋濂,已经将大罗天的事态都解释清楚了。
李轩对大罗天的红巾军极感兴趣,尤其以徐天德,常十万为首的那一票开国大将,足以补全他目前最大的短板。
问题是,他该怎么以现有的力量,从勾陈与紫微大帝的雄兵围困下救人?
李轩随后又眼含深意的,看向了手中的一封符信。
这封信是真武大帝在两年前亲手书就,交由李乐兴转交于他。
里面的内容,却让李轩心内波澜起伏,难以平抑。
“救人的事不急!”
李乐兴坐在一旁的茶几上,神色悠闲自在的喝着茶:“徐天德他说能撑半年,就一定能顶八个月。他昔日用兵谨慎,往往都会留有余量。所以此事还是可再等一等,莫要因此乱了你的步骤方寸。”
李轩点了点头,随后就手生火焰,将真武大帝的符信直接烧毁。
旁边的绿绮罗见状略略蹙眉,她其实很好奇真武大帝到底在信中说了什么。
可李轩素来都有主见,如有什么事情他不想让绿绮罗得知,绿绮罗也无可奈何。
“也未必需要等。”
李轩思量着如今外域太虚的局面,眼中现着一抹锐芒。
他随后却摇了摇头,收起了思绪,心想这时机还没到。他在太虚外域,缺了一个撬棍,一个契机。
“不过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始皇元封!”
李轩看着李乐兴与宋濂两人,心想连李乐兴这样的人都能进入凡界。可见如今的始皇元封,究竟破败到了何等地步?
李乐兴的‘易’,的确可降低进入始皇元封的难度,可他毕竟是一名大天位。
这哪里还能撑四年?搞不好两年时间,这凡人界就已神魔乱舞了。
“祖宗大人来得正好,玄孙正需你们二位襄助,帮我寻觅‘金阙天章’的下落。”
“金阙天章?”
李乐兴稍稍寻思,就知此物对李轩来说的确至关重要。
“可以,不过最好是有大司命与少司命的血肉发肤,否则即便是我,也无从发力。”
李轩当即挥了挥手,将两个盒子送到李乐兴的面前:“这盒子是大司命的一滴本命精血,还有少司命的一缕发丝。”
源太微的发丝,是在她晕迷的时候取得的。大司命的血肉,他手里更是应有尽有。
李乐兴正想说足够了,就又听李轩道:“我已经让人准备符阵,助二位登临极天。不过在这之后,二位得尽量呆在玄黄天庭,无事不要外出,以免进一步破坏始皇元封。”
目前李轩麾下的所有天位,也大多都是呆在玄黄天庭内。
始皇元封内部容纳的‘天位’数量是有限的,天位的数量越多,始皇元封破损的速度也就越快。
可李轩的‘玄黄天庭’不知何故,却能不受此限。
李乐兴与宋濂都喜不自胜,相互对视了一眼。
可就在此时,两人同时感受到虚空外域。两股无比强大的气息从虚空域外穿透进来,降临于这个世界的东海方向。
“是鲲鹏妖师与勾陈大帝的真灵。”
李乐兴凝神感应片刻,然后就眼神肃然的看李轩:“看来你的麻烦来了——”
李轩则是神色一怔,然后失笑:“那可未必是麻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