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踏星 ptt-第三千三百三十五章 廝殺展示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弃路人踏入战舟,想要屠杀灵化宇宙年轻一辈,忽然的,眼前出现锋利刺芒,他急忙后退,剧痛传来,低头,一道尖刺穿透身体,血液顺着尖刺流淌。
他眼前,身后都出现了人影,两个女人。
“你们早就在这。”弃路人发出嘶哑的声音,短刀横斩,两女退后。
早上起來變成了女孩子
他咳血,这两个女人都是序列规则高手,肯定早就在这,否则不可能轻易接近他。
她们任由他杀了那几个年轻人,就是为了刚刚偷袭的一刻。
这让弃路人心一沉,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她们不在乎那个年轻天骄,在他看来,刚刚那个男子绝对是顶级天骄,年纪轻轻达到星使层次,修得序列之法,灵化武器,放在天元宇宙同辈都是绝顶。
但这两个女人完全不在乎,这意味着在灵化宇宙,那个男子并不算什么。
差距那么大吗?
一前一后两个女子不发一言,同时出手,皆手握断刺,刺向弃路人。
弃路人以短刀对拼,三人都是近战厮杀的手段,在这小小的空间不断搏杀,鲜血不时洒落,弃路人总体要占优势,他有快人一步的序列规则,只要给他时间,必然能将这两个女子斩杀。
但随着第三人加入,战局突变,那是个男子,同样手握断刺,出手比那两个女子凌厉多了。
至今为止,这三人都未使用序列之法,他们不可能不修序列之法。
弃路人以快人一步的序列规则远离三人,打算离去,却发现三人同时出现在他周边,他走多远,这三人就走多远,根本没有远离。
怎么回事?序列之法,必然是序列之法。
弃路人不断后退,最终退到战舟甲板上,后方是巨大的石门,周边,一男两女不断围杀,任他有序列规则,却怎么都逃不脱。
更远处,木刻,虚五味,月仙,厄难等高手都看到了,想冲向战舟,但他们彼此都有对手。
灵化宇宙有着太多序列规则高手。
断刺不断刺入弃路人体内,弃路人以序列规则逃出了战舟,依然被那三人围在中间,不断咳血,身上已经没有一处完好,鲜血染红了全身。
一条小路忽然出现在弃路人脚下,来自禅老。
昭华劫 小说
禅老的祖世界正是幽静小路,可以无限延伸与拉近,最擅长救人。
幽静小路不断收缩,弃路人喘着粗气,手中,短刀都握不住,掉落。
而远处,之前围杀他的三人并未追出。
那个男子与弃路人对视,根本没有弃路人被救走的懊恼,反而带着笑意,眼神嘲讽。
弃路人看着男子目光,暗道不好,急忙踏出小路。
远处,禅老大惊:“弃路人,你做什么?”
弃路人回望禅老,刚要说话,身体轰然炸开,尸骨无存,星空扭曲,露出无之世界,将周边一切吞噬。
仅仅一瞬间,弃路人消失在宇宙,好似从未出现过。
禅老脸色涨红,目光充满杀机的望向灵化宇宙战舟前那三个人。
三人中,男子冷笑,对着禅老做出抹脖子的动作,可惜了,他是想等弃路人被救走再炸开他的身体,弃路人提前发现,否则,死的就不是他一个。
遥远之外,石门的另一侧,星穹出现奇异景象。
五颜六色的光芒直冲天穹,随后落下,半点声音都没有,无之世界被撕开巨大裂口,将九台机甲吞噬,其中还包括虚五味,单正与王剑。
出手之人是那个红色短发男子,一招,仅仅一招屠杀了三位祖境强者与九台机甲。
这一幕由于没有声音,很少有人看到。
唯有离得最近的虚主清晰看到,瞳孔陡缩,虚五味被杀,让他心神震动,愤怒的冲向红色短发男子。
红色短发男子名为暴岐,灵化宇宙七大桑天之一,是为绝顶高手。
虚主接引虚神时空,磅礴的虚神之力涌动,轰向暴岐。
暴岐冷傲,任由虚神之力轰来,张嘴,没有丝毫声音传出,却出现五颜六色的光芒正面轰向虚神之力。
周边,无之世界爆裂,虚神被对轰的力量震退,忍不住吐血。
暴岐张嘴,五颜六色的光芒横扫星空,直接撞向他。
他取出甲龟,曾挡过众多高手,却在暴岐一击之下化为粉末,光芒将虚主半个身体粉碎,令虚主直接重创。
虚主咳血,骇然望去,怎么会这么强?他怎么说也是参与过对决三擎六昊战争的,存活那么久,见过的高手不知道多少,从来没有这么轻易被重创过。
災厄紀元 小說
暴岐咧嘴,残忍舔了舔嘴唇,他的嘴巴呈撕裂状,看上去极为嗜血,眼珠都呈现赤色:“不错啊,能挡住我一击,在这天元宇宙,你应该算是绝顶高手了,但是不够,还不够。”说完,张嘴,看不见舌头,只能看到五颜六色的光芒汇聚,周边,虚空不断激荡,延绵遥远,似乎将整个宇宙都掀开。
虚主瞳孔陡缩,极致危机降临。
一道人影掠过虚主,悍然冲向暴岐,手持金色长棍,一棍子砸下。
暴岐眼珠随着来人转动,最终,五颜六色的光芒喷出,来人金色长棍砸落。

星穹震动,余威扫荡四方,天上宗一方直接被余威摧毁了两台机甲和一个平行时空祖境高手,而灵化宇宙同样死去数位祖境层次强者,余威更扫荡石门,差点掀翻了灵化宇宙战舟。
战舟内,一双双眼睛看着战场,不再目中无人,那份高傲与自信缓缓收敛。
他们代表灵化宇宙年轻一辈的精英,在出发前往天元宇宙时,无数声音告诉他们,天元宇宙很弱,可以随意欺凌屠戮,没有灵蜕,没有灵化,更没有序列之基。
这些在灵化宇宙最重要的力量,天元宇宙什么都没有,这些情况让灵化宇宙的年轻一辈振奋,发自心底的瞧不上天元宇宙。
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抵抗灵化宇宙。
石门大开,他们看到陆源被围攻,那股对天元宇宙的不屑更深了,明明知道他们要来袭,却只留一个人,看来此人就是天元宇宙最强者了,妄图凭一己之力对抗他们灵化宇宙,可笑。
然而随着陆隐到来,战争彻底朝着无法预知的方向而去。
单王张 小说
陆隐,那么年轻,却敢对战桑天,天元宇宙出现了众多高手,两位桑天,瑶宫主,天赐等等,一众在他们看来难以企及的高手,都被天元宇宙的修炼者挡住,双方皆有死伤。1
这一刻,他们不再小看天元宇宙。
唯有亲眼看到,才能知晓,天元宇宙原来不是想的那般脆弱,战争,不是单方面屠戮,劫掠,而是生死搏杀。
弃路人杀入战舟,尽管被反杀,但战舟内也有人死去,血腥气让一众灵化宇宙精英沉默。
这场战争比想象的更艰难,至少即便到现在,他们也没看到绝对的优势。
“天元宇宙不是想的那么弱啊,诸位,小心了。”有人开口。
“没想到两位桑天大人居然都被挡住,还有瑶宫主,那可是桑天之下第一人,还有天赐大人,曾经一个时代的最绝顶天骄,如今也是仅次于瑶宫主的强者,他们居然都被挡住了。”
“不要小看天元宇宙,一个宇宙就算再怎么弱,也不至于立刻被击溃,但我相信这方宇宙不会撑太久,接下来,我们灵化宇宙还有援军到达,听说连御桑天大人都有可能来。”
“不可能,御桑天大人不是在意识宇宙吗?怎么可能来这里,倒是御神山可能来人。”
“蠢货,这些已经是天元宇宙最强的力量了,面对我们灵化宇宙的入侵,天元宇宙的人但凡不蠢,都会用出最强力量守护,这波力量已经到顶,再无支援,不管御桑天大人来不来,天元宇宙都完了,而且别忘了,原起大人可是在这。”
“对,还有詹言大人。”
“据说天元宇宙也有投靠我们灵化宇宙的人,包括那些从意识宇宙投靠过来的,都在这方宇宙。”
“天元宇宙坚持不了多久的。”
战舟晃动,一个少年坐在角落处,右腿踩在窗台上,双手抱胸,望着星空。
“喂,原灭,不说点什么?你老祖可是桑天原起大人,你很快就能看到你们家老祖了。”一个紫色长发少女蹦蹦跳跳来到少年不远处,眨了眨璨若星河的双眸,眼底深处带着狡黠。
那个叫原灭的少年直接无视。
少女噘嘴:“什么嘛,那么冷淡,亏人家特意来找你,偌,猫猫也来了。”
“死丫头,老子不是猫,再说一万遍,不是猫不是猫不是猫…”
少女捂住耳朵:“好啦好啦,不是就不是,吵吵什么。”
重生之農家釀酒女 小說
猫冷哼,高傲的抬起头:“你们这些灵蜕为人的家伙太弱小了,等老子完全成长起来,轻易就能横扫了这什么天元宇宙,都不用桑天出面。”
“吹牛。”紫色长发少女做了个鬼脸连忙就跑。
猫大怒:“站住,死丫头,看老子怎么教训你。”

战舟又一阵晃动,引得一阵阵惊呼。
原灭目光收回,这场战争,能亲眼看到实在太好了,天元宇宙弱吗?愚蠢,如果真的弱,老祖不至于现在未归,不过无所谓,死去的人越多,留下的机会就越多,他肯定会成为桑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