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輪迴樂園 愛下-第四十一章:絕強者讀書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风声在耳旁呼啸,云雾之上,苏晓盘坐在龙背上冥想,这次依然是阿姆留在领主庄园看家,既是因为这样比较让人放心,也因为这次是对付狼神,阿姆上去挨揍的话,真的会死。
随着风暴焰龙沉下云雾层,清晨的白蹄港浮现在眼帘,眼下凛冬军团正驻扎于此,这里暂时属于兽族的地盘,由厄格因镇守此地。
随着风暴焰龙落下,白蹄港的防御术式暂时关闭,厄格因、哈维、蝰蛇三人,带着各自的部下迎上前。
“大人,船快到了。”
厄格因开口,闻言,苏晓的脚步一顿,带着几分狐疑的看着厄格因,问道:“看来你不想让我在白蹄港久留。”
“大人我绝无此意,您这是又听了谁的密告。”
厄格因不经意间点了下哈维,意思是寂兽·哈维偷偷打小报告给领主,听到这话,哈维都被气笑了。
“倒是没听到这方面的传闻。”
苏晓此言,让厄格因心中长舒了口气,可下一秒苏晓就说道:“刚好那边的船得过会到,白蹄港的物资缴获账目拿来,我看看。”
这话一出,厄格因与蝰蛇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那玩意能看吗,看了之后,他俩基本也就没了。
“大人,是小的失职,之前急着去攻打浮光岛,所以白蹄港的物资缴获账目,归纳的很琐碎。”
厄格因试图蒙混过关,一旁同样单膝跪地的蝰蛇,是大气都不敢喘,同时心中暗中给厄格因加油鼓劲,希望对方能蒙混过关。
“是这样吗?”
苏晓带着几分笑意的看着厄格因,厄格因言辞凿凿的保证道:“的确如此。”
“那就算了,天还没亮我就往这边赶,去弄些吃的。”
“是是是,大人,这边。”
在厄格因的领路下,苏晓来到中心建筑顶层的指挥所内,落座没一会,各类餐点就端上来,当他吃完早餐后,一份物资缴获账目终于呈上来。
苏晓扫了眼,总计价值几千万金币的各类物资,堪比凛冬封地几年的财政支出了,他放下账目清单,并不相信这么大的白蹄港,就有此等物资缴获。
“就这些?”
“当然不止,这不是大人您要得急,我手下那些蠢材,紧急统计出这些吗,后续还有,还有。”
厄格因汗都快下来了,见此,苏晓没再多说什么。
眼下凛冬封地的封地评价为B级,估计这笔横财纳入封地财政后,连同暮冬城,以及麾下的九座大城,肯定能在短时间内富足起来,这让封地评价,最起码达到B+。
倘若厄格因能攻占上百公里外的「水晶森林」,那己方封地在有了「晶脂」这产出后,富足程度或许能短时间内超越七大家族的高墙城,仅次于主城。
如此一来,己方封地的封地评价,有高概率达到A级,如若以这评价完成主线任务,必定是一笔高额收益。
【主线任务·凛冬领主(最终环节)。】
难度等级:Lv.87。
任务简介:保证封地评价达到B级,或B级以上。
任务期限:离开本世界前。
任务奖励:根据任务完成情况而定。
任务惩罚:强行处决。
……
倘若能把封地评价提升到最高的S级,任务奖励将比A级高出很多,二者所带来的奖励根本不是一个级别,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有多重因素在内。
当凛冬封地被作为轮回乐园·猎杀者的苏晓,发展到S级后,轮回乐园即可作为公证方,暂时无视虚空之树的机制,将凛冬封地公证。
后续谁做这片封地的领主,并不重要,重要之处在于,轮回乐园把这处封地完全公证了,这也代表,轮回乐园可无视超脱·原生世界的空间界壁,在此设立空间坐标。
更明确的区别是,六个乐园阵营,其他五方都得乘坐空间飞船到此,而己方,能在公证之初,在契约者、猎杀者、裁决者、职工者这四种身份中选择一个,让其获得阵界公证豁免,也就是能把其直接传送到风海大陆内。
向风海大陆传送契约者,带来的收益不大,更多是对契约者的磨炼,九阶或更强的猎杀者太少,也没必要选择,可如果能向风海大陆传送职工者,那就不一样了。
职工者们有各自擅长的领域,或是资源采集、加工、制造,再或是进行商贸等,短时间内,给轮回乐园内交易市场带来的收益不是特别高,可如果明确限制职工者不可胡作非为,从而进行长久发展,那就不一样了。
外加职工者们的战力普遍不高,而且做事守规矩,尤其是到了风海大陆这种超级危险的世界内,就更不敢乱来,此等情况下,兽族会排斥这些身怀绝技,而且战力方面又没什么威胁的职工者?
当然,这一切要建立在苏晓能把「主线任务·凛冬领主」,以最高封地评价完成的情况下,问题是,这很难,打下「水晶森林」所带来的资源产出,也就把凛冬封地提升到A级,想让其达到S级,唯有满足以下条件:
1.让三大传说铁匠之一的矮人王,定居在凛冬封地的暮冬城。
2.让凛冬封地的总体战力,达到超出七大家族,逼近永环城的程度。
3.作为凛冬封地领主的苏晓,做几件足以改变本世界格局的事,这次去对战狼神可以算作其一,但还不够。
由此可见,想让封地达到S级评价,到底有多难,以及为何封地评价达到S级后,会有那么多衍生收益,最关键的一点是,一旦达成,这任务的奖励,将会达到格外惊人的程度。
总裁 我 要 离婚
见已快到约定的时间,苏晓来到白蹄港一处半废弃的码头,残破的木质码头上,一艘木船停泊在那,一名身着黑袍,幽魂气息强烈的船夫站在船头。
苏晓带着布布汪与巴哈,乘上木船,这木船约能乘下7~8人,整体漆黑,外侧船舷上遍布抓挠痕迹,以及一道道红痕,那感觉,就像经常渡过幽冥之海般,这些痕迹,都是冥海中那些亡灵或冤魂探出的手爪,所抓挠而出。
呼的一声,渡船加速,周边的海面逐渐昏暗,变得雾气朦胧,当渡船停泊时,已到了部落阵营的一处海域,这处岸边一片荒芜,身穿神职人员衣着,手拿邪典,面带笑容的神父,正在岸边静候。
神父上船后,面带微笑的说道:“白夜,看来我们得暂时忘记之前的不快了。”
“……”
苏晓没说话,神父继续说道:“白夜,你说,放出狼神这事,是谁做的?”
神父笑的格外慈眉善目,见此,苏晓取出瓶元素佳酿抛过去,神父没什么顾虑,拿出两个干净酒杯,一人倒上一杯,渡船漂流在昏暗渗人的海域中,两人却都神情自若的畅饮。
“一成是兽族,九成是奥术永恒星。”
苏晓从一开始就感觉,这事不像是黑暗神教做的,原因是,黑暗神教是毒瘤没错,但放出狼神,这简直是花式作死。
此事中,黑暗神教的高层们并无收益,不仅如此,黑暗神教还会因此成为本世界所有势力的敌人。
反观其他方,在狼神破封而出后,奥术永恒星是最先的利益获得者,为了让瑟菲莉娅加入强者队,海族付出了很大代价。
更耐人寻味的是,瑟菲莉娅是已知强者中,最擅长处理深渊之孔与深渊通道的人,在这方面,至强者都不及她,外加她高额的深渊抗性,注定她在强者队中,是不可或缺的法核输出。
实力强大、擅长关闭深渊通道、身处高浓度深渊能量内,战斗力同样不减,以及应对深渊侵袭的经验格外丰厚,这些因素相加,必定造成一点,就是海族要以很低的态度,去请求瑟菲莉娅加入强者队,而狼神破封后,事态的确是这样发展。
更有趣的是,一名能格杀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的灭法刚到本世界没多久,狼神就被人放出来了。
虽说单凭以上的因素,还无法断定此事是奥术永恒星所为,可换位考虑,黑暗神教是毒瘤没错,但哪有势力会自找灭亡?眼下的情况是,无论强者队是否成功斩杀狼神,黑暗神教肯定要倒大霉。
被灭倒是不会,因黑暗神教长年都遭到各方势力的剿灭,其团灭抗性,肯定是本世界之最,无论怎么说,这都是本世界内和兽族、海族同一时期崛起的势力。
从得利这方面来讲,这事大概率是奥术永恒星所为,并且可能是奥术永恒星与兽族合谋,做的此事。
看似两方势力敌对,但兽族与奥术永恒星并没有死仇,利益一致后,暂时秘密合作,是很可能的。
其实兽族与海族都知道,狼神破封是早晚的事,只不过海族更不愿意面对,浮光岛是他们的地盘。
兽族的想法为,刚好有应对深渊经验丰富的施法者,以及能斩杀不灭特性的灭法者,这等机会,赶快让狼神永远安眠吧,否则当封印失效时,真的没人能应对狼神。
奥术永恒星的情况为,最近海族很不愿意多拿出元素器物,既然如此,那就用其他方法,一次性掏空海族元素器物的库存,至于何种方法,狼神破封而出够不够危险?
这也是为何,之前海族做出与奥术永恒星同归于尽的模样时,直接挨了奥术永恒星一个大嘴巴子,最终只能委屈巴巴的把库存的所有元素器物,都拿出给瑟菲莉娅,也因此,瑟菲莉娅才签了那暂时不与灭法互相伤害、算计的契约。
这一手,是施法者们与兽王,把海族安排明明白白,以及让黑暗神教背黑锅。
之前被苏晓捶了顿的黑暗神教,其实已经鼻青脸肿,象征性表达‘灭法,你等我伤好的’,就苟起来了,那其实在隐晦的表示:‘哥,我们错了,再也不去你地盘找麻烦。’
可能黑暗神教也没想到,他们刚有所服软,一记大锅就拍下来,而且这口黑锅又狠、又绝,无论黑暗神教现在怎么解释,狼神不是他们放出来的,根本就没人信。
而与奥术永恒星合作的兽族,这次的态度也很有趣,这边只想解决狼神所带来的危险,也就是老兽王想为本世界做最后一件大事。
兽王派出骑士长,其实有很多含义,既是保证强者队的战力,也是隐晦的告诉苏晓,他连继承者都派出去,这次的浮光岛之行,除了对付狼神外,兽族方不会有其他打算。
神父这老阴哔,自然猜到不少隐情,这老家伙的意思为,暂时放下之前互捅一刀这茬,到了浮光岛后,彼此有所照应。
这让苏晓心生不解,神父表现出此等诚意,不是有所图谋,就是另有隐情。
“你和奥术永恒星有旧怨?”
苏晓开口,听到这话,神父蔼然一笑,道:“也不能算是旧怨,某次,那些施法者把一批神灵源血高价卖到陨灭星,结果不慎丢失,刚好被我‘捡到’,我和那些施法者解释,但他们很固执,我因为心中惊恐,不慎把他们引到腐烂地,结果他们都死在那。”
听完这番话,一旁的巴哈惊呼好家伙,这仇结的也不小。
“后续因为各种误会,奥术永恒星和冥神间的合作终止,这让那些施法者更恨我。”
神父说的简单,但经巴哈的自行翻译后,基本变成,神父和一伙古神系从中挑拨离间,导致关系原本就不和的奥术永恒星与冥神,彻底决裂。
“这么说,那些施法者也挺恨你?”
巴哈的笑容越发无良,神父叹了口气。
“那边派人杀过我几次,之后就没来找过我。”
不用想也知道,奥术永恒星也感觉神父难以杀死,干脆就无视,当然,这得建立在,神父后续不去招惹奥术永恒星的情况下。
渡船的速度减缓,停泊,一道身着战甲,单肩背着枪匣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他的身高在三米出头,头甲下的目光虽平静,但有种莫名的威慑,这位强者队的重装战士,正是骑士长。
骑士长对苏晓点头示意,他上船后,渡船明显下沉一截,幽魂船夫驾船继续起航,没多久,一身轻甲,后腰插着两排短刀的黑兆也上船,黑暗又锐利。
当渡船再一次停下时,法师贤者·瑟菲莉娅从空间通道内走出,她一身金白色法袍,配合兜帽下那双金色瞳孔,强大又具有美感,因兜帽遮挡只露出下半边脸,让人不禁猜想,在那兜帽的掩盖下,是怎样的盛世容颜。
关于颜值方面,瑟菲莉娅的确罕有敌手,否则当初也不会让某个女灭法伪装身份靠近。
瑟菲莉娅上船后,渡船开始高速航行,周围变的更昏暗,因渡船不大,众人依次坐在船上,苏晓在船首处,左右是布布汪与巴哈,再向后是神父,之后是骑士长,然后是黑兆,瑟菲莉娅在船尾。
虽说众人都故意将灭法者与施法者隔开,可身处船首与船尾,刚好面对面,苏晓面带和善笑容的看着瑟菲莉娅,瑟菲莉娅则眼中含笑的看着苏晓,坐在之间的神父、骑士长、黑兆都一言不发。
黑兆背上的汗都有点下来了,他当初晋升绝强时,都没现在的氛围紧张,确切的说,现在的氛围是既诡异又紧张。
骑士长闭目冥想,这也是个冥想达人,神父则是似笑非笑的神情,显然已经装备好迎接两方对抗路的精彩对线。
巴哈的笑容逐渐猖狂,此刻,是它的主场。
“啧啧啧~,格林·薇,还得是你会玩啊瑟菲莉娅,亲手杀了自己的老情人,然后用对方的细胞培育出一个,不过也正常,毕竟你是活了上千年的人了,会玩程度,不是我们这种年龄能比拟的。”
巴哈满脸贱笑的开口,听到这话,骑士长脱离冥想状态,并且暗感情况不妙。
“不过话说回来,你的实力,我和我老大都很认可,你是危险又可靠的队友。”
巴哈的话锋急转,竟开始称赞瑟菲莉娅,这让身处‘对抗路’瑟菲莉娅,刚准备还击的话收回去,伸手还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来此敌对方的认可。
见此,巴哈笑的更灿烂,道:“说起来,我老大虽然继承了灭法传承,但最开始不准备和奥术永恒星敌对,毕竟都是旧怨,还是你主动来招惹我们的,这么想来,要不是你来招惹我们,你们奥术永恒星的资源星也不会被炸。”
巴哈继续搞对方心态,合作战斗虽不会有所保留,会全力以赴,但搞心态是搞心态,两者不发生冲突。
“不过据我得知,在我老大以圣焰药师的身份到了奥术永恒星后,多次险些被你察觉到破绽,好眼力啊。”
巴哈又开始夸,这家伙把‘对抗路’领悟的可太明白了,典型的先损一句对敌方造成高额的心理伤害,然后通过夸一句的方式,打断敌方施法前摇,以及扰乱敌方思路,从而完成无伤换血。
就在这时,瑟菲莉娅取出对耳塞,这让巴哈目光严肃起来,那眼神就差直说:‘你是不是玩不起?’
耳塞这玩意,简直是对巴哈的专属宝具,任凭它再能絮叨,人家耳塞一堵,世界就清净了。
不知何时,船头的幽魂船夫悄然消失,只剩一盏透出白光的魂灯挂在船头,让这艘渡船安然航行在暗雾之海上,随着空间波动逐渐平息,周边的景象有所改变,从幽暗变成昏暗,原本无风的环境,还出现冷冽腥咸的海风,这是到了浮光岛的近海区域。
海水被深渊能量侵袭到一片漆黑,渡船下的水中,游过一道道满怀恶意的水影,见此,苏晓起身,取出一大块带着异香的肉食,这上百斤的肉食上,钻满发丝粗细的红虫,单是一看,就让人头皮发麻,但这是黑暗生物最喜欢的饵食之一。
苏晓将饵食抛到一公里外,随着饵食落水,渡船下的水影都被引走,船只顺利靠岸。
当最后一人从渡船上走下,渡船化为烟雾消失,见此,黑兆双手合握,双眼变得漆黑一片,黑雾在他周边浮现,并攀附到苏晓等人身上一部分。
骑士长一马当先走进浮光岛弥散的黑雾中,黑雾中似有鬼哭狼嚎,又好似有喃喃呓语,幽绿色魂火余烬飘动着。
当苏晓走进黑雾时,发现这里面的黑暗生物比预估中的更多,好在身上这来自黑兆的黑雾能力,让周边途径而过的黑暗生物或幽魂等,把自己误认为是同类,因此根本没理会。
一路向前行进,随着黑雾更加浓郁,来自深渊的暗冷感袭来,这代表距离封印大殿已经很近,发现此等变化,苏晓让布布汪与巴哈见机行事。
苏晓不打算让布布汪与巴哈进入封印大殿,太过危险,虽说巴哈有高达19点的深渊抗性,布布汪有17点深渊抗性,但它们还有其他事要做。
巴哈悄然退到黑雾外,并脱离黑兆的黑雾伪装,它展翅飞起,翱翔在昏暗的天空下,以防有所变故,例如有人悄然包围浮光岛,只要察觉到不对,它会先在队伍频道内发消息,然后立即以空间能力退走。
至于布布汪,它刚进黑雾,就脱离黑兆的黑雾伪装,并融入到环境中,布布汪这次的任务为,深入到浮光岛最里侧,看看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雾中,苏晓跟着前方的骑士长行进,他这次来之前,已经提前准备好退走的方式,布布汪与巴哈都无需担心,生存力一个比一个强,况且不用去和狼神战斗,而苏晓在进入封印大殿后,只要接到巴哈的预警消息,会立即使用莫蕾无偿赞助的保命道具【漂游之饵】,脱离此地。
随着前方传来的暗冷感越发强烈,黑雾中,苏晓看到那敞开的封印大殿殿门,古旧的对开金属巨门敞开了一扇,丝丝寒雾从里面涌出。
前方的骑士长停步,无声打开枪匣后,从里面抽出两截的锥枪,将其拼合在一起,这锥枪约三米长,对比骑士长的身高体型,这把武器很趁手,从锥枪上的印徽看,这竟是出自恶魔铁匠之手。
此武器名为「雷末」,和战剑「渊陨」同为虚空最重的三把武器之一,相比「渊陨」的黑暗,「雷末」如同重若万钧之雷,从上面一闪而逝的金色电弧,骑士长的能力之一应该是界雷。
如此想来,应对狼神的手段就多了种,正是引界雷,只不过,根据契约中,不可伤及队友这方面,要等到局势危机,必须采取一些危险方式,从而反败为胜时,苏晓才能引界雷。
友方的骑士长有界雷能力,面对苏晓引下的界雷肯定没事,神父这家伙死了也没事,还能活过来,至于黑兆,黑暗系都比较擅长规避这类快速又强力的攻击,而法师贤者·瑟菲莉娅,作为施法者,雷抗应该很高。
走进封印大殿的门扇前,苏晓开口问道:“瑟菲莉娅,之后我会用雷系能力,你的雷抗如何?如果波及到你,会影响你的战斗力,那我就不……”
苏晓的话还没说完,瑟菲莉娅就说道:“你在,说什么。”
说话间,几缕银色电弧在瑟菲莉娅耳坠上浮现,配合她那含笑的眸子,似乎在说:‘就你那雷系能力的波动强度,波及到我?’
实际上,瑟菲莉娅的判断也没错,苏晓因高额的雷抗,能凭自身稍微操控雷系能力,只不过,他用雷系能力,不是自身会聚,而是直接从自然界引雷。
骑士长打头阵,一行人走进封印大殿,走在最后的苏晓取出块晶体碎片,将其抵在门扇里侧,转而,大殿内的封印术式被临时修复,大概能维持2~3个小时,殿门轰然关闭。
也因有这封印术式的存在,苏晓才有了以自身元素亲和力,在超脱·原生世界引界雷的想法,界雷劈下后,先要轰碎顶部的封印,然后才能落到大殿内,当然,这是在即将落败于狼神的情况下,才会用的手段,正常能打过的话,苏晓不会引雷。
丝丝寒雾在大殿内飘散,位于这古旧的大殿里侧,一把大剑插在地上,而在后方,是半人半狼的狼神,狼神的身高在四米以上,全身毛发白中透黑,双眼一只浑浊,另一只为青色竖瞳,黑气顺着它的毛发升腾。
高耸的石座上,狼神垂头坐在那,黑色液体,顺着它指尖的狼爪低下,胸膛伤疤处涌动的黑暗流体,代表它与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已经彻底融合,更准确的说,是狼神吞噬与吸收了这深渊滋生物。
滴答~
黑色水滴落地,狼神的手爪略微活动了下,可下一瞬。
铮!!
被侵染的月光大剑,不,应该是暗月大剑抽离岩石剑基,握在手中,月狼们就是如此,战斗时力感十足,堂堂正正的击溃对手。
此刻看到手持暗月大剑的月狼后,无形的压迫感迎面而来,肩头都因这压迫感,出现沉重与酸痛感,仅是直面这存在,灵魂似乎就开始寒颤。
神秘之眼在苏晓身后飘浮而起,开始侦测狼神的资料。
【正在比对双方智力属性……因所处环境,成功侦测到敌方15%资料。】
名称:狼神·希恩。
生命值:100%
月光之力:28650/92000点
深渊之力:150000/150000点。
力量:???
敏捷:???
体力:???
智力:???
魅力:298(真实属性,因死亡,已受到高额削减)
技能1,元素吞噬者(深渊·被动,LV.EX):可吞噬四种自然元素……???
技能2,狼血·战歌(被动,Lv.89):生命值+156000,无视所有控制效果,意志力提升150点。
技能3,月光(被动,Lv.89):生命值+72000点,身体防御力提升280点,物理伤害减免24%,能量伤害减免27%。
技能4,元素·眷恋(被动,Lv.EX):元素亲和力+920点。
???
???
技能8,剑术宗师(技法·被动,Lv.89):???
技能9,野性隐匿(被动,Lv.86),保持气息平缓状态时,可隐藏自身的战力强度与气息强度,从而让敌方出现误判。
???
技能17,狼剑·辉光之月(奥义级·被动,Lv.EX):攻击时,附带敌人最大生命值8.5%+6700点的月光伤害,并导致敌人后续每秒降低10点身体防御力,持续5秒。
提示:防御削减将持续存在1~3小时,根据体质判定。
技能18,狼剑·月影王(奥义级·被动,Lv.EX):剑类武器伤害阶位+8,所造成伤害30%为真实伤害。
技能19,狼剑·不灭意志(奥义级·被动,Lv.EX):当狼神的生命值降低至45%时,将根据它的真实力量、真实敏捷、真实体力、真实智力属性,「巨量」提升身体防御力(提升幅度为:真实力量+真实敏捷+真实体力+真实智力,所得总和×0.45)。
……
看到此等资料,苏晓对绝强者的实力,有了新的认知,但很快,他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骑士长与瑟菲莉娅看狼神的目光,似乎也对绝强者的实力,有了新认知,或者说,是对绝强者的实力上限,有了新的认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黑兆,之前就是他来此侦测,并告知,狼神的实力在绝强者上游到顶尖梯队之间,其实黑兆也冤枉,在狼神还坐在那时,的确是绝强者上游到顶尖梯队的气息强度。
此刻,作为新晋·绝强者的黑兆,目光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如果不是顾及小队的士气,他或许已经问一句:‘绝强者,真的能强到这么离谱的程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