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兩百九十一章 推空傳心海熱推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元夏这边,眨眼又是半载过去。
在此期间,裘少郎等世道弟子带着一众仆役弟子频频来至使殿游乐,因为每次都有新奇物事出现,使得他们每回都是流连忘返。
这一次兴尽之后,裘少郎手抚着两只滚圆雪白的狻狮,道:“常真人,我想去天夏看一看,想必天夏不会拒绝吧?”
正義聯盟大戰復仇者聯盟
说这句话的时候,坐在边上的其他世道弟子也是头来不经意的关注之色,显然他们都有这个想法。
熱血高校
常旸笑了笑,道:“这倒是无有不可,按照当时定约,元夏在我天夏本来就有驻地,平常往来我天夏是不会阻拦的。”
裘少郎撇撇嘴,道:“我是想去娱玩的,光是去驻地有什么意思?”说着,他十分嫌弃的说道:“那个驻地我也知道,还没有常驻使这里来的好,而且前后崩毁几次了,又有几个人愿意那那里待着?”
常旸道:“只是娱玩的话,常某这里倒是可以上报,不过贵方这里不会多说什么么?”
裘少郎嗤笑道:“谁人来管我?世道宗子和我那些族兄弟巴不得我离得越远越好,元上殿更是管束不了我们,我等随意找一个去探查你们天夏动静的借口不就可以了么?”
这话立时引来了在场一众世道弟子的附和。
常旸笑了一声,道:“好,那请裘少郎稍等,我需先向本土禀明此事,很快就给少郎一个回复。”
裘少郎轻松道:“不要紧,我等着,下次我来时,常真人给我个答案就成。。”说着,他站了起来,道:“今次就到这里吧,常真人,不用送了。”
说完之后,他便带着离开了大殿,而一众仆从这时也是跟了上来,此刻他回头随意说了一声,“等天夏方面的消息一至,你们就与我同去天夏。”
他这句话没什么特殊用意,只是因为这些人用的顺手,而且功行也是一众仆从之中最高,当然他此去还有专人保护的。
诸人开始不明白,后来才是弄清楚了状况,常松不由一阵激动,要是此回真的能去往天夏,说不定自己就能留在那里不回来了……
常旸待这些世道弟子陆续离去之后,立刻请来俞瑞卿商议了下此事,并通过训天道章联络后方,建言在天夏这里,也是立起一个与使殿相同的地方,置办各种享娱之物。
张御在殿中从训天道章之中收到消息后,思索了一下,便同意了此事,暂且虽然还看不出太大好处,但是此举无疑能更好的往元夏所在掺沙子,并且还能顺便扩散天夏的影响,可谓惠而不费。
他与戴廷执、韦廷执等人沟通了下,几乎在半月之内,就在虚空之中建立起来了一座浮天之城。
这一座天城是以原先缴获的元夏壁垒为基改动的,此中凝集了各种从元夏打听得来的万界景致,还有元夏各种好物,玄妙异趣,声色享娱可谓一样不缺。哪怕不用来招呼这些元夏之人,等未来战败元夏之后,天夏人自己可用。
常旸在得了回传得消息,便是令人去把裘少郎等人请来,并道:“常某发书回去问过了,天夏同意你们前往,不过本土还是对诸位颇多疑虑,所以只能暂居在外,不过诸位放心,一应所需不会减少分毫,更不会亏待诸位。”
裘少郎大喜,道:“常真人这么说,我自是信得过的。”
这时他一挥手,身后管事拿捏法诀,引来一股气烟,在化去之后,便露出了两座一人高的晶玉大匣。
裘少郎道:“而既然是上门作客,我等也不会不知礼数,这些就当是我明觉世道赠予常真人的。”
常旸看了几眼,因为没做什么禁制阻碍,里面的东西也是一览无余,此刻他也是暗暗吃惊,因为居然大批的宝材,其数目虽然比不上张御当日带回来的,可也着实不少了。
而且听裘少郎的语气,似乎还是只是明觉世道一家,其余世道还有更多赠礼。
他忽然感觉,这笔买卖果然是划算的,哪怕什么都不做,光凭这些宝材凝练丹丸,不知道能培养多少修道人出来。
下来几天之内,诸世道弟子闻听消息之后,个个欣喜万分,都是迫不及待唤上诸多仆役和护从,往使殿这处来汇合。
到了月末时分,诸人便汇聚成一支不大不小的舟队,由诸仙渡之助,经由两界通道,往天夏这边越渡而来。
这里一动身,张御这边立刻得了回报,并关照底下修道人盯紧了。
这些世道弟子不会拿自己性命开玩笑,但是保不齐有人会利用此辈做些什么,他们要杜绝这等事的可能。
考虑了下后,他借用训天道章,察看了一眼那尊养炼出来的魔神,却是发现这东西虽是魔物,可现在却是身具宝相,琉璃之体,身外璎珞缤纷,手持金枝玉叶,身下莲花法坛,外表上无论如何看,都是一位有道正神。
连他看都是如此,更别说底下那些崇信仆役了,每日无不是顶礼膜拜,认定是这位神明定能相助自己解脱。
这些身处底层之人,时时刻刻有性命之忧,也就只有寄托大能这唯一出路了,故是愿寄之力格外多。
这魔神也是得此成长不少,并且可以看出了有一丝灵慧产生,此灵一旦壮大,那么就可认知自我,真真正正成为一座神祇。
但目前来看,也仅此而已了,因为力量层次的界限是很难跨越的,无论底下信众再如何多,也都是一些粗通炼气的寻常人罢了,其神性也是因此而受限,除非有诸多修道人诚心供奉,才可能得大能力。
可这就很难了。修道人崇奉的是大道,道行越深,便对此认识越是深刻,没有好处,光给你提供柴薪是不够的。
张御觉得这个问题可以放在以后再去解决。因为魔神若是现在真的力量层次上去了,恐怕只要稍显端倪,元夏天序的恐怕就落下来了,现在还不必如此急迫。
思定之后,他收回心神,坐定榻上,过了一会儿,便试着沟通那纯灵之所。
廢材赤魔導士在賢者時間裏是無敵的
从邹正得了那些灵性生灵的符号之后,他发现这东西因为不是土著文字,若是以邹正教给他的知识去破解,那可能进度较慢,好在他有着大道言印,却是能够直接跳过这一关,直指其根本所在。
他意识一转,很快落到了观想图上,此前他无法与这的纯灵生灵沟通,只能强行存驻于这里,这时他试着用掌握好的灵性之言向外传递了出去。
几乎就在这一瞬间,却是密密麻麻的灵性回应浮动出来了,它们就像星辰一样散落在四方,却又闪灭不定。倏然间,仿佛是一个崭新天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与此同时,还有密密麻麻的灵性之语像汪洋一般朝他涌了过来,确切的说,是涌向他的观想图。
若是能力不济之人,恐怕瞬间就会被此淹没,事实上,纯灵生灵也没有这么沟通的,从来都是与另一个生灵小心翼翼的接触试探,而不一下向外放出。
应对这等局面,张御却是十分从容,以他的玄浑蝉观想图,只要是自身感应到的,那自然便是能存纳的了。
只是那些灵性之言在他看来都是异常混乱的,毫无半分正常思绪可言。不过灵性感应,是从最纯粹得本心之中察感你的念头,所以怎么表达并不重要,哪怕是同一种表达方式,都可以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意思。
并且他试着交流了一下,发现纯灵生灵很奇妙,并不会拒绝你的想法和试探,似乎不会拒绝,这是因为这些生灵需要与外交流才能达至自身的变化和上升。
甚至你向它们提出要求,都是如实去做,可这虽然看去是很好,但能不能做到,能不能执行下去那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而且通常问题不是来源于自身,而是在接受了你的要求后,其又会同时接受别的灵性生灵的要求,那么结果就是导致各种错乱。
张御寻思了一下,若是要运用好这些生灵,那么首先要对其进行一定的外在隔绝,同时还要使他们的想法得以贯彻,这便需要更高的力量权柄。
而他虽能与这等生灵交流,可是这种交流总是隔着一层,并不亲近,他观察下来,发现其本身的力量仍然可以包含在至高力量的范畴之内,但是心光法力与之不同,所以两者之间可能会产生一定的隔阂。
虽然现在他没有与之产生冲突,但那是因为他实力层次过高,灵性生灵还不敢主动找他麻烦,当初那个纯灵之灵对伊初可并不友好。
他思考了一下,要想达成目的,或许这其中要考虑利用至高之力了。
他从邹正那里得到了运用之法,这可以告知长孙廷执、竺廷执、邓廷执等人,让他利用这等力量来沟通这些生灵,反正至高从来不拒绝他人借用自己的力量,至少此刻是如此。
等到把这些纯灵生灵研究透彻了,那么未来也未必再需要动用此等力量了,或许就可以使用造物来替代了。
……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