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劍仙在此 亂世狂刀-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年祭會分享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九阳区,花家领地。
花舞剑带着林北辰,通过了诸多检查之后,快步往里走。
“这次机会难得,带着你见一见家里的长老们。”
花舞剑叮嘱着。
有一种带着新媳妇进门见家长的感觉。
林北辰一路都在观察。
花家的上任家主是血云新祖,是毒剂始祖的十八位亲传弟子之一,因此在荒古族内地位极高,花家也因此成为了顶级大家族之一。
可随着血云老祖在庚金神朝婚礼之战中死于王忠之手,失去了大树庇护的花家,又因为短短时间之内几次内乱,直接从顶级家族圈层跌落,如今面前算是个一流家族。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花家领地依旧占地极广,几乎是整个九阳区的三分之一。
而剩下的三分之二区域,都是花家的产业。
花府规模恢弘,乃是依山而建,宛如矗立在九天之上的神灵府邸一般。
各种阵法,禁制足足有数百层,严密有序地分布在山上山下各处,数千米星王级的内卫日夜巡逻,将花府拱卫的固若金汤,比许多星系的首府星球还要更加森严。
林北辰被安排了豪华客舍中。
花舞剑急匆匆地去参加家族预备会议。
林北辰随意在地客舍外闲逛,欣赏风景,观察地势。
让林北辰意外的是,他见到了一个‘熟人’。
【惊鸿翩跹】公孙龙泉。
“咦?你怎么在这里?”
林北辰很好奇,难道这个女人,竟然也是花家的人?
“见过局座。”
公孙龙泉行礼,美眸中也露出一丝异色,道:“这几日是花府的‘年祭会’,奴家受邀来表演歌舞。局座您也是受邀人吗?”
“算是吧。”
林北辰笑了笑,凭栏而立,看着山下远处的美景,淡淡地道:“花大哥带我来混个脸熟。”
公孙龙泉莲步轻移,到了他身边,并肩而立,道:“这么说来,局座就是花舞剑大人选中的臂膀了。”
“不用叫我局座。”
林北辰道:“我的名字叫李少非,这里是高高在上的花府,我这点儿官职,在花府渺小的如一粒沙,算不得什么人物。”
登高 翻譯
公孙龙泉捂嘴一笑,道:“大人前途无量,被花舞剑大人选中,日后必定是一飞冲天。”
“你说的选中,是什么意思?”
林北辰好奇地问道。
“咦,花舞剑大人没有告诉大人吗?”
公孙龙泉美眸中闪着亮光,道:“花家召开‘年祭会’,除了祭祀告慰老祖之外,也是为了商议选定花家的家主候选人,自从血云老祖不幸陨落,家主之位空悬,由太上长老花无心暂持,但终究还是要选出新的家主。外面传闻,花家的长老会已经决定,在年轻的六代子嗣中选择新家主,花舞剑大人便是十大种子之一。”
林北辰点点头,没有说话。
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花舞剑是家主竞争者之一。
只是没想到,竞争者竟然有十人之多。
公孙龙泉又道:“这次年祭会上,大概会挑选出最终的前三候选者,然后再通过更为残酷和严苛的竞争,角逐出最终的家主,除了家族选派的护道者之外,竞争者还需选择与自己年龄相当的左膀右臂,这也是一个衡量标准,花舞剑大人选择的人应该就是您了。”
左擁右抱難道不行嗎
林北辰顿时反应了过来。
所以,自己的角色就是陪太子读书?
这样一来,要更加努力地想办法,把花舞剑推上家主之位了。
花舞剑成了家主,自己就是从龙之臣。
对于自己来说,何尝不是一个养成游戏呢?
把花舞剑养成家主,把花家养成荒古族的顶级家族,到时候……
就可以嘿嘿嘿。
正想着,一个刻薄冷酷声音传来。
“公孙龙泉,到了我花府,你还敢招蜂引蝶?”
一个身形高挑的靓丽女子,在八名年轻侍女的侍奉之下缓缓走来。
此女容貌清冷,面若寒霜,倨傲高冷,看都没有看林北辰,而是对公孙龙泉呵斥道:“还不快去准备节目?别忘了你的身份,一个娼妓伶人,能踏进花家府邸,是你一辈子的幸运,竟然还敢在这里卖弄风骚?”
公孙龙泉面色急变,眼中闪过一丝屈辱,连忙行礼,道:“舞蕊小姐息怒,奴家这就退下。”
说完,转身急匆匆离去。
林北辰皱了皱眉。
却听那跋扈倨傲的女子,又看着他,呵斥道:“你是跟谁来的?竟敢在花府内调戏勾引女子?来人,给我把他阉割了。”
锵。
身后两名侍女,长剑出鞘。
身形闪动之间,朝着林北辰刺来。
林北辰面无表情,屈指一弹。
叮叮。
脆鸣声中,断刃激射向虚空。
两个小侍女被震的踉跄后退,立足不稳。
“你还敢还手?”
叫做花舞蕊的冷傲女子,勃然大怒:“原先只是给你一个教训,阉割了你,竟然还敢反抗……不知死活,现在你死定了。”
林北辰无语。
我他妈的已经是易容了,没想到还易了一张嘲讽脸?
悠閑 鄉村 直播 間
这女人有病吧,上来就要找事。
“别惹我。”
林北辰不想闹事,双手负在身后,淡淡地道:“否则,你会后悔。”
“我?后悔?”
花舞蕊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笑话,道:“就凭你?呵呵,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林北辰冷冷地道:“一个温室里面宠坏了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女人而已。”
“你……”
花舞蕊怒极反笑:“好,我就让你知道知道,到底谁蠢,来人……”
话音未落。
“哈哈,二姐,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动怒啊。”
一道爽朗的大笑声传来。
花舞剑及时赶到,道:“忘了介绍一下,这是我最好的兄弟李少非,二姐,你们两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花舞蕊冷笑一声,道:“原来这就是你选中的人,呵呵,小弟,你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花舞剑微微一笑,道:“年祭会上,我可要好好看看二姐的选人眼光了。”
花舞蕊冷哼一声,狠狠地剜了一眼林北辰,带着侍女转身离去。
花舞剑看着其背影笑了笑,对林北辰道:“你怎么招惹她了?”
林北辰耸肩摊手,道:“是她先要阉我的……她是你姐?”
“不是亲的。”
花舞剑脸上的笑容缓缓地收敛,道:“是竞争对手。”
林北辰咦了一声,意外地道:“此女也是十大种子之一?”
“你已经知道了?”花舞剑摇摇头,道:“不,她已经从十大种子中脱颖而出,是家主候选人之一了。”
“就她?”
林北辰更意外了。
这个女人刻薄刁蛮,看起来无脑跋扈。
这样的人,可以成为花家的家主?
花舞剑淡淡地道:“她是故意针对你的……老弟,这几天你要小心点,我的那些个竞争对手,都会针对你,走,我带你去认识一个人,你们以后会成为最佳拍档的。”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