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問劍 愛下-第一百四十八章 螳螂讀書


問劍
小說推薦問劍问剑
看着凭空活过来、并且摆出禅宗莲花手势的无首佛身,乌获下意识地倒退半步,脸色难看至极。
‘死者复活?不,绝对不可能。’
李昂同样后退数步,凝视着那具散发出慈祥气息的无首佛身。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颖悟绝伦的修士,尝试过突破寿元极限,活得更久。
无论是吞服丹药,修行特殊功法,
还是躲在洞天福地整天呼吸灵气,
最终都难逃天人五衰,身躯逐渐衰老迟钝,化为黄土。
就算是走魔道的路子,掠夺生灵血气为己用,也无法克服这一点。
‘不管此刻活动起来的佛身是什么,都不会是释醒僧本人。’
李昂心底微定,只见那具无首佛身结束了莲花手印,伸出食指,斜斜指向地下。
“按照指引走。”
鸦九先释放念力,将无首佛身悬空托起,
再朝周围释放隔音术,并从腰带上解下一个和李昂一样的连山鼠爪,将地面泥土融化,形成斜向下的、一人高的隧道。
鸦九率先踏入隧道当中,沿途连续启用了好几张符箓。
能阻挡隧道泥水滴落的避水符,
保持周围有充足空气的悬气符,
检测前方有无巨石挡路的探路符等等。
李昂提着药箱跟在鸦九后面,用右手捏住左手手腕,按照脉搏次数进行计时。
十分钟时,三人大约向下沉降了四百米,接触到了第一条地下暗河,沿着暗河系统向下走了一百米,发现无路可去后,再次使用连山鼠爪,向下沉降。
无首佛身的手势,沿途不断以缓慢速度改变着手指朝向的角度。
这一次走了大概二十分钟,直到隧道里的空气变得浑浊不堪时,无首佛身终于彻底抬起了手臂,平指向前方。
鸦九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用连山鼠爪挖开了前方泥土。
轰。
伴随着泥浆化的沙土向前涌去摊开,一股带着略微腐朽气息的风迎面吹来。
鸦九丢出四张符箓,徐徐点燃,照亮周围环境。
李昂微眯双眼,出现在前方的,是一片被河流一分为二的广阔平台。中间地面铺着整齐石砖,周围地势逐渐升高,分为一层一层。
整个溶洞共有九层,每一层都摆放着栩栩如生的石质灰白佛像。
那些佛像或坐,或立,或喜,或悲。颜色材质类似于那座无首佛身,全都面朝向平台中间——那里有一座小型的河心岛,
岛上的基座当中,放着半尊灰白佛像——他盘腿坐下,只留着下半身。
看断裂面处的形状,正是鸦九手中的那一具。
漢 鄉
李昂眉头皱起,他能清楚感觉到,体内墨丝蠢蠢欲动。
那种当时在胜业坊里,墨丝被青黑石像所吸引的感觉,再一次出现了。
“净念宗的浮屠佛塔。”
鸦九眯起眼睛,见李昂皱起眉头,随口解释道:“净念宗也是前隋宗门,势力一度是禅宗魁首,经常为为隋帝讲经。
那位释醒僧,传说就是净念宗某位先贤的转世。”
李昂读过学宫资料,知道净念宗在前隋历史上的地位,问道:“他是净念宗的人?”
“是也不是。”
鸦九习惯性地说了一句,“净念宗在隋末被数家宗门联手剿灭,释醒僧大概率是机缘巧合,获得了部分来自净念宗的典籍。
修行古法之余,顺势找到了这处存放净念宗僧人舍利佛蜕的浮屠佛塔。”
浮屠佛塔也被称为方坟、圆冢,是供奉舍利、经卷或法物的建筑。
“哦。”
李昂点了点头,“所以你是要用释醒僧的身躯指路,找到这里,搜集这里的宝物么?”
“宝物?”
鸦九还没回答,一旁的乌获就冷笑道:“净念宗的僧侣都在隋末被杀光了,整个地表宗门建筑被夷为平地。这里都是些圆寂的肉身佛,哪还有宝物。
真正的宝物,反而是释醒僧本人。
他才是这个世上,唯一知道净念宗隐秘的人。”
“你们要复活他?”
李昂扫了眼前方平台那座只剩下半身的石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个残缺佛像的周围是河流,想必是因为石像年久失修,在风力作用下侵蚀破碎,掉入暗河。通过机缘巧合的方式,被鬼市渔民捞出,并拍卖给鸦九等人。
“复活?不不不,那违反常理了。首先包括昊天掌教和学宫山长在内,没人能永生不死。
其次石像还缺了最关键的脑袋,”
乌获摇了摇头,拉长了声音道:“何况,我们还有朋友在场…”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乌获便蹬踏地面,身形如电射般蹿出,一掌拍中原先的黑暗处,
从中纠扯出了一道穿着黑袍、与黑暗融为一体的的低矮人影。
低矮人影还欲反抗,双掌合十,集中意念,令腰侧长剑自行飞出,劈向乌获。
然而乌获背后虚影汹汹燃烧,清晰浮现出九头鬼车的凶相,
鬼车的九个脑袋共同凝视,令对方胆战心惊,身躯僵直,完全无法继控制飞剑。
尊王寵妻無度 小說
乌获牢牢掐住对方脖颈,随手扯下其面具,看了眼对方脸颊一侧的纹身,冷笑着加大手上力度。
“住手。”
溶洞的另一侧,响起青年声音。
一群穿着黑袍、戴着鬼面的人,踏步走来,在乌获前方百米处站定。
“跟着我们来的吧?”
乌获稍稍松开对黑袍人脖颈的束缚,随意道:“我就知道,不朽不坏不烂的佛身,这么异常的东西必然会引起有心人士的窥探与调查。
而佛像缺了如此之多,肯定是有鬼市市民,将其余佛身零部件卖给了别人。
你们作为另一方买家,知道佛身含有价值,却不知如何使用,只好暗中观察、追踪。
至爱逃妻,骗婚总裁很专情
所以,我才会在鬼市里,主动买了份吃的,让你们能够寻着气味跟过来——你们跟着我们,想要得到完整的佛身,弄清楚它的用处。
而我的目的,同样是杀光你们,再得到你们的那一块佛身零部件。”
螳螂捕蝉,蝉也在算计着螳螂。
看似粗犷实则心细的乌获,一脸无所谓表情,一副已经吃定了对方的模样,
魔 門 敗
一位黑袍人忍不住厉声叱责道:“你知道我们是谁么?我身边这位是魔门净世明炎之少主…”
“早就闻出来了。自称魔门,自诩前隋上百家魔道宗门的幸存者与继承者。实际上只是群报团取暖的可怜虫而已。”
乌获手掌稍一用力,将手上提着的黑袍人脖颈掐碎,随手松开尸体,踏步向所谓的魔门少主走去。
咔嚓咔嚓。
乌获扭着脖子,嘴角扬起一抹狞笑,“你们想怎么死?”
“…”
李昂皱着眉头,望了眼那边的情况,小声对鸦九道:“你不过去帮忙么?”
“让他多玩会,我们先把释醒僧的佛蜕放在基座上吧。”
鸦九同样也没有把追踪而来的这群人放在心上,在经过虞初和圣后时期的反复打击后,虞国的魔教受创严重,只剩大猫小猫三两只,愿不服前隋时期的嚣张霸道。
更像是一群修行魔道功法的失意者,组成的松散同盟。
一支一派,都可以在内部炮制出自己的圣子圣女之类。没什么含金量。
事实也正如鸦九说的那样,
乌获彻底开启背后的九头鬼车凶相,整个人膨胀了两圈,随手一拍就能将术法效果拍散,一绞就能将飞剑拧成麻花。
那群自称魔门净世明炎的人,在乌获面前靠着精妙配合,艰难抵抗,
其少主在侍卫的保护下,咬紧牙关,捏着一个长命锁造型的异化物,犹豫不决。
“少主,启动净世明炎吧!”
一位魔门老者须发皆张,双臂交叉于身前,抵挡住乌获砸下来的一拳,脸色不由自主地涨红,手臂皮肤渗出一层血珠。
净世明炎少主脸上终于露出坚毅表情,刚要掰碎长命锁,
刚才那位魔门老者的脑袋却突然炸裂开来,溅了乌获一身红白之物。
“什…”
不止是魔门众人不可思议,难以置信。乌获本人同样惊诧,刚才不是他打爆对方的脑袋。
那又是谁?
砰!砰!砰!
沉闷响声接连响起,魔门数人被强大而蛮横的力量,硬生生拍到墙上或者地上,像挤压水果一般挤爆。
包括那位魔门少主,也被无形力量攥起,举至空中。手指疯狂轻点着长命锁,却怎么也无法脱离束缚,将其摧毁。
吱呀,吱呀。
伴随着木质轮毂转动所发出的沙哑声响,一群人影出现在火光之下。
寇府护卫,寇淮安本人,以及坐在他推着的轮椅当中的耄耋老者。
寇巫魁。
这位曾经的烛霄境念师,确实像鸦九猜测得那样,状态极差。
脸色苍白,满脸皱纹,眼帘低垂,眼眸呆滞茫然,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般。
其十指的背面,各插着三根金针,像是需要长期针灸才能维持活动的病重患者一般。
但他的力量,却实打实地存在。
寇淮安轻轻捏住他父亲寇巫魁手指指背的金针,向前拨动了一下。
砰!
寇巫魁那衰朽身躯中涌出浩然磅礴的念力,沛然巨力轰在乌获胸口,将他掀飞出去,直接嵌进墙中。
“又见面了,三位。”
像是操控玩具般,摆弄着自己父亲、令其释放念力的寇淮安抬起头来,朝着鸦九和李昂微微一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