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第一一一五章 說服讀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挛鞮可敦见秦逍没说话,问道:“我已经将怪病的来历都告诉了你,你…..你是否真的可以帮我治病?”
“如果能从这里出去,我自然会尽力而为。”秦逍淡淡道:“那两名道姑离开后,是否也没有派其他人来找你?”
“没有。”可敦道:“我派了人潜入唐国打听这两名道姑的线索,想要将她们抓回来,可是唐国疆域辽阔,那两名道姑也从未提及她们的来历,至今也没有线索。”
秦逍道:“她们不会无缘无故给你下毒,如果你体内的寒毒真是她们所为,迟早有一天她们会找上你。”
“她们若是还敢来到大漠,我定要将她们碎尸万段。”可敦凶狠道。
秦逍不屑笑道:“如果她们说可以帮你彻底祛除体内之毒,难道你还会杀她们?她们这样做,也许是有意要将你控制在手中,等到哪天需要你的时候,她们就会以解药作为交换,来逼迫你帮她们做一些事情。”
“两名道姑能让我做什么?”可敦疑惑道:“我当初赏她们金银财宝,她们并不接受。”
“金银财宝虽然是好东西,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放在眼里。”
可敦娇声一笑,道:“那你喜不喜欢金银财宝?若是你能帮我解毒,我必会重重有赏。”
“可敦终于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秦逍轻笑道:“你之前口口声声说这是你的坟墓,你是存了必死之心下来,现在却要我帮你解毒,看来你根本不想死。”
可敦却是“噗嗤”一笑,道:“见到你这么有意思的小英雄,确实让我觉得还是活着更好。”
“那我先前猜的看来没有错。”秦逍冷笑道:“你是准备躲在这里,等着罗支山的援兵来救?”环顾四周,道:“既然如此,这下面自然储存了食物和水,足够你支撑到贺骨主力兵马赶回来。”
“这次铁宫失守,确实是我的疏忽。”可敦叹道:“我太小看真羽人了,想不到他们竟然能够穿越死亡沼泽迂回杀过来,也没有想到铁瀚竟然偷偷派出了骑兵偷袭。贺骨的战士勇猛善战,虽然守卫汗帐的兵马溃败,但主力尚在,统帅贺骨主力骑兵的是我最信任的吐屯,铁宫这边的消息很快就会传过去,他得到消息,立刻会率军回援,到时候便可以扭转局面。”顿了顿,腻声道:“小英雄,你是唐人,却为真羽人效命,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只要你愿意投靠贺骨,我一定会比他们待你更好,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秦逍心下好笑,这位可敦无时无刻不在算计,此刻竟然想要收买自己,不屑笑道:“可敦还真是将事情想得很简单。你觉得援兵回来,就能够扭转局面?”
“罗支山有一万五千精锐骑兵,放眼整个大漠,也没有几个部族拥有如此强悍的骑兵。”可敦倒是颇为自信,缓缓道:“真羽人现在立刻撤军倒也罢了,否则等援兵杀回来,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秦逍笑道:“可敦是否觉得狼骑兵会就此狼狈而逃?”
“自然不会。”可敦冷笑道:“偷袭汗帐的骑兵只是先锋,无论他们是否得手,后面都会有援兵。若是胜了,后队援兵会协助控制铁山,如果败了,他们还会重整旗鼓再次杀过来。”
秦逍道:“看来可敦并不笨,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一场大战。”
“贺骨勇士不会畏惧任何敌人。”这一刻,可敦的语气倒是坚定异常,展现了身为可敦的威严。
秦逍却是笑道:“那又如何?如今铁瀚既然已经和贺骨部撕破了脸,而且损兵折将,他若不征服贺骨,又如何在大漠树立威信?铁瀚大军杀来,可敦以为仅凭贵部不到两万兵马,能够抵挡得住铁瀚的兵锋?”
可敦淡淡道:“即使不敌,贺骨也会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所以可敦准备带着贵部十几万部众慨然赴死?”秦逍道:“然后让狼骑兵踩着你们的尸首,将铁山收为己有?”
猪肉乱炖 小说
可敦沉默了片刻,终是道:“你想说什么?”
“我只想知道,可敦为何不寻求与真羽部结盟?”秦逍问道:“真羽部和贺骨部一旦联合起来,甚至说服步六达加入联盟,那么整个漠东草原就会变成一只拳头,铁瀚实力便再强大,也不敢轻易对漠东发起战争。”
可敦吃吃笑道:“小英雄,你是不是烈酒喝多了?贺骨部与真羽部结盟?你可知道,锡勒三部从一百多年前就开始互相争杀,多少人都死在对方的手里,贺骨部与真羽部更是你死我活的世仇,想要让锡勒三部结盟,简直是异想天开。”
“可敦可知道,狼骑兵今夜袭击汗帐,真羽骑兵杀入战场之后,并没有联合狼骑兵攻击贺骨人,反而与贺骨将士十分默契地同时对狼骑兵发起攻击。”秦逍缓缓道:“事先没有任何人达成协议,甚至在战场上都没有人说一句,无论是真羽骑兵还是你麾下的贺骨战士,在那一刻,不约而同地只是将狼骑兵视为敌人。”
可敦沉默着,许久之后,才幽幽叹道:“无论怎样,贺骨和真羽都是同根同源,虽然百年世仇,但骨血却是相连的。”
“可敦明白这个道理,那么漠东的危机就可能得到解决。”秦逍道:“我知道真羽部和贺骨部都想征服对方,也知道你们都希望重建锡勒王国。如今大敌当前,铁瀚强大的狼骑兵已经将马刀指向了漠东,你们现在有了共同的敌人,想要生存下去,就只有结盟一条道路可走。”
可敦问道:“你这些话是谁让你说的?是真羽乌晴?”
“如果乌晴塔格愿意与贵部结盟,可敦是否愿意?”
可敦轻叹道:“即使我答应,部族的其他人难道会答应?多少人的父兄死在真羽人的刀下,他们与真羽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一个个都想将真羽人赶尽杀绝,让他们与真羽人并肩作战,又怎么可能?”
“同样也有无数真羽人死在你们的手里。”秦逍道:“如果不抛弃前嫌,继续为敌,到最后都只能成为铁瀚的刀下之鬼。”
可敦道:“真羽人已经占据了铁宫,他们难道愿意谈判结盟?”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撮合此事。”秦逍见可敦松口,心中欢喜,但知道此事八字还没有一撇,想要真正促成两部联盟,绝非简单之事。
“你能说服真羽乌晴?”可敦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忽然想到什么,问道:“真羽人穿过死亡沼泽,迂回到铁山以东,这是不是你想出的主意?”
秦逍道:“可敦为何会有如此猜测?”
“如果真羽人知道这么干,就不会等到今天。”可敦道:“你是唐国人,想要促成锡勒诸部结盟,可是希望漠东诸部成为掣肘铁瀚的力量?如果漠东诸部结盟,铁瀚就无法继续向东扩张,拿不下真羽部和贺骨部,也就无法获取优良的战马和铁山的矿石,铁瀚的实力就无法得到增强,如此他也就不敢轻易与唐国开战了。”轻笑道:“你最终的目的,无非是利用锡勒诸部,帮助唐国牵制铁瀚,我说的没有错吧?”
秦逍心想挛鞮可敦毕竟不是泛泛之辈,能看到这一层并不奇怪,笑道:“可敦睿智,你说的并没有错,我确实是希望锡勒诸部能成为掣肘铁瀚的重要力量。不过话说回来,这对我们都有好处。如果锡勒诸部能够结盟,大唐的北方四镇亦有十万精兵,两面钳制铁瀚,铁瀚想要在大漠为所欲为那就是痴人说梦了。”
“你们的北方四镇,说起来有十万精兵,不过真正打起来,恐怕也不堪一击。”挛鞮可敦淡淡道:“据我所知,北方四镇派系倾轧,军中乱象丛生,你们那位镇北大将军太史存勖虽然勇武过人,却也未必能够完全掌控北方四镇,北方四镇也只有柔玄镇是他的嫡系,无论是怀朔还是武川,明面上听他号令,但背地里对他可是怨言颇多。”
秦逍一愣,想不到挛鞮可敦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他对北方四镇的了解并不算深,只知道如今统领北方四镇的主将乃是镇北大将军太史存勖,太史家是大唐的武勋世家,却并非大唐开国十八神将的后人,而是发迹于武宗朝,算是大唐的后起世家。
当初倒也从大理寺少卿云禄口中了解到,四镇之中的武川镇卫将军澹台千军正是如今龙鳞禁卫军统领澹台悬夜的亲生父亲,当年圣人登基,天下大乱,草原诸部趁机南下,以武川镇作为突破口,想要撕开大唐边军的防线,武川镇拼死守卫,但北方四镇的主将太史弘却利用武川镇官兵争取时间,全线撤退,退守雁门,因此也造成武川镇损失惨重,澹台千军亦为国捐躯,可自那以后,武川镇视太史家为大仇。
北方四镇并非铁板一块,秦逍心知肚明,但从挛鞮可敦口中,秦逍感觉自己似乎对北方四镇的情况意识不足,北方四镇的状况,看来比自己所想的要严峻得多。
毕竟连身在铁山的挛鞮可敦对北方四镇的纷争都如此了解,那么北方四镇的争斗,很可能早就已经是出现在明面为众人所知之事。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