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實業大亨討論-第566章 突然襲擊熱推


重生之實業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實業大亨重生之实业大亨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美国第一大军火商,当然也是世界第一大军火企业。
像是F16战斗机、F22战斗机、F35战斗机、C130运输机,这些美国空军的主力机型,几乎都是由这家公司制造。
我的妻子沒有感情
而在导弹领域,美国潜艇装备的三叉戟导弹,也是这家公司研发生产的。
作为一家生产最尖端战斗机的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空气动力学方面的研究,当然是世界顶尖的,他们有用全世界最顶级风洞实验室,同时也可以建造全世界最顶级的风洞实验室。
放在后世那个资讯发达的时代,很多中国人都知道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干什么的。然而在九十年代末,普通的中国人哪知道这些信息!
于是乎,煤炭进出口公司驻美办事处的那位倒霉的吴主任,得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可以生产轴流式压缩机时,便兴冲冲的上门联系。
轴流式压缩机是建设风洞的核心设备,风洞可以用来研发飞机和导弹,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又是一家军工企业。
一个中国人。跑到美国的军工企业,嚷嚷着要买战斗机和导弹的研发设备,岂不是跟送人头差不多。
于是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不动声色的答应下来,转头就举报给了中情局。
结果中情局直接上门,查抄的煤炭进出口公司的驻美办事处,顺带着连吴主任也被叫过去审问了一番。
曹思源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他就是个卖煤的,怎么还跟飞机导弹扯上了关系?
而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曹思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国电公司愿意花四个亿,去换这么一台轴流式压缩机。
……
集中煤业集团与煤炭进出口总公司一直有合作项目,两家企业的领导也经常会见面,凑到一起的时候,少不了要组织一个饭局,联络一下感情。
饭局上,曹思源和汪岳群又说起来轴流式压缩机的事情。
“这个轴流式压缩机,在国内还真买不到,我把那些机械制造企业问了个遍,还真没有一家企业能造出这东西来。看来只有从国外进口,才能买到这东西啊。”
汪岳群说着,有意无意的瞪了瞪曹思源,仿佛是在说从外国进口设备可是你们的专长。
“哎,别提这个轴流式压缩机了,提到这东西我就窝火!”曹思源说着长叹一口气,杯子中的茅台酒都变苦了。
汪岳群立刻展现出最佳损友的本色,你越觉得窝火,我越是要提,直接他摆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思源开口解释道;“我们倒是打算从国外进口一台轴流式压缩机,也在美国找到能生产这种机器的企业,你猜怎么样,那是一家军火公司!专门生产战斗机和导弹的!
结果我们的人被当成了走私军火的,让中央情报局给抓起来了,整个驻美办事处,也让查抄了个底朝天,你说我们一个卖煤的,惹上这种麻烦,冤枉不冤枉!”
继承三千年 暗石
“是挺冤枉的。”汪岳群憋着坏笑开口说道。
曹思源则接着道;“我是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国电公司宁愿要一台轴流式压缩机,也不要兖矿那二十四个亿了。这东西在国内是有钱都买不到,在国外是有钱都不让你买!”
“我也派人打听了,国电公司打算建一个风洞实验室,用于风力发电设备的研发,风电是国家非常重视的一个项目,事关国家的能源安全和未来的能源布局,所以国电公司才非得要这台轴流式压缩机的。”汪岳群开口说道。
曹思源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那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牵扯到国家战略层面上的时候,国电公司自然是要不惜血本的去完成。或许对他们来说,花掉四个亿,能够早日的完成风电项目研发,是很划算的呢!”
“我还打听到一个消息。”汪岳群一脸什么的笑了笑,随后接着说道;“有人向相关部门举报,说泰丰和泰盛矿招标的过程中,明明有很多更高的报价可以选择,最终却让报价二十个亿的东山矿业中标,这里面存在着徇私舞弊、贱卖国有资产的情况!”
“谁举报的?”曹思源开口问道。
汪岳群摇了摇头:“这就不知道了。这次有这么多企业参与中标,报价超过二十个亿的也不是一家两家,总有人心中嫉妒,故意使坏吧!”
……
整个国家电力公司一片忙碌,准备迎接领导的视察。
“朱总,路边的了绿化带都已经修剪过了,绿化带的围栏,也专门刷了油漆,还有您说的那个禁止采摘花朵的告示牌也立上了。”
“朱总,所有门窗都检查过了,破损的都更换了新的,松动的也修好了,而且还都上了润滑油,开关门再也不会咯吱咯吱响了。”
“朱总,第三遍大扫除已经完成了,我一会亲自带人去各科室走一圈,着重检查一下边边角角的地方,确保万无一失。”
“朱总,二楼会议室旁边的卫生间专门清理过了,保证没有任何异味,还换了一面新的镜子。我已经通知下去了,这个卫生间暂时不要使用!”
一通通的电话,将工作进展情况汇报给了朱洪祥,朱洪祥也不断打电话,安排各项事宜,可谓是忙的一个头两个大!
电话铃声又一次响起,朱洪祥机械性的拿起了听筒:“喂,我是朱洪祥。”
“朱总,我是国资委的刘伟和。”对方开口说道。
“是刘主任啊!”朱洪祥手里面的事情有些多,他没有心思跟刘伟和寒暄,便直接问道:“刘主任有什么指示啊?”
“这朱洪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言快语了!”刘伟和心中暗道。
然后他开口说道;“你们公司最近是不是卖了两个煤矿,一个叫泰丰矿,一个叫泰盛矿?”
“刘主任,你这可就是明知故问了啊!根据国家的相关安排,我们公司正在推进改革,要对一部分业务进行重组,要出售一部分资产,这其中就包括泰丰和泰盛矿。当初也是报到你们那里批准的。”朱洪祥开口说道。
“我就是确认一下,两个矿是不是已经卖出去了。”刘伟和接着问。
“是卖出去了,走的是公开招标的流程,开放社会企业参与。”朱洪祥开口答道。
刘伟和则接着说道:“但是我们接到举报,说这次招标的过程当中,存在着徇私舞弊、贱卖国有资产的情况!”
“绝对没有这种情况!当时根据评估,泰丰矿和泰盛矿大概能卖十八个亿,我们卖了二十个亿,比预期还多了两个亿。这怎么能算是贱卖国有资产呢!”朱洪祥开口解释道。
“可举报人说,有很多的投标企业,出价都高于二十个亿,有没有这回事?”刘伟和开口问道。
“是有企业出价高于二十个亿,但是我们在选择中标企业时,除了金钱之外,还会考虑其他的附加条件。这次中标的企业,就是因为给出的附加条件,更符合我们公司未来的传略发展,所以才中标的。”朱洪祥开口答道。
“原来是这样啊!”刘伟和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心中却是暗道:腐败分子总是有借口的!
“那不知道这家中标企业提供了什么附加条件?”刘伟和结合问道。
“他们提供了一台轴流式压缩机。”朱洪祥也没有隐瞒。
“这种机器很贵么?”刘伟和接着问。
“贵也是有点贵,主要是咱们国家造不了,就得去国外进口,而且在国外,这种机器也不太好买,有钱都未必买得到!”
“我信你个鬼!欺负我不懂行是不是?电力设备又不是原子弹氢弹,还能买不到!”刘伟和心中暗道。
刘伟和将轴流式压缩机当成了电力设备,毕竟国电公司是搞电力的,要进口的肯定是电力设备。
而电力设备这种东西,放眼全会世界都是不受管制的,哪怕是当时最先进的特高压输电技术,只要是给足了钱,也能买得到。
所以朱洪祥这番解释,显然不能让刘伟和满意,于是他开口说道;“朱总,我自然是相信你的,但我们还是得去实地调查一下。你看明天上午怎么样?”
“明天上午?那可不行!”朱洪祥毫不犹豫的答道。
“明天一不是节假日,二不是周末,怎么就不行了!”刘伟和马上问。
“明天我们公司有重要的活动。要不然还是等到后天吧!”朱洪祥开口说道。
“什么重要活动?”刘伟和有些不满的问。
“这个嘛,我不太方便透露。总之明天真的不行。”
朱洪祥可不敢告诉刘伟和,明天领导要来视察工作。
聖天本尊 小說
毕竟这种事情,在见报之前都是要保密的。哪怕没有办法完全保密,也是要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保密。所以还是不要透露给闲杂人等。
而在刘伟和看来,自己好歹也是上级部门,要去查贪腐的事情,对方应该高度重视才对,哪能随便找个借口推脱?
更何况这种推脱,很有可能是在争取时间,湮灭证据!
想到这里,刘伟和已然决定,明天一定要去国电公司查他个底朝天!决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腐败分子!
但是表面上,刘伟和还是不动声色,他开口说道;“那好吧,既然你们明天有活动,我就后天再过去。”
“那就多谢刘主任了!”朱洪祥道了声谢,也没多做寒暄,便挂了电话。毕竟他现在要忙着做接待的准备工作,哪有心思跟刘伟和唠嗑!
放下电话后,刘伟和冷冷的一笑:“呵呵,有重要活动?还不方便透露?我明天就来个突然袭击,到时候看你怎么圆谎!”
……
刘伟和的车子走到路口,缓缓的停了下来。
“刘主任,前面的路被封上了,是不是出交通事故了。”司机开口说道。
刘伟和抬头望去,看到有好几位交警同志正在执勤。
“还真是在搞大活动么?怎么连路都封了!”刘伟和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说道:“开开过去就是了。”
车子直接开过去,执勤的同志看了看车牌,再看了看车玻璃内夹着的那个通行证,便直接放行过去。
国资委是国务院直属的,车辆自然都带着级别颇高的通行证,出入各个部委是没有问题的。
除了路边上停着的几辆巡逻车和紫外,路上没有其他车辆,刘伟和乘坐的车子很快靠近了国电公司,到了门口,又被拦了下来。
一个穿西装的男子走过来,看了看车牌,又看了看车玻璃下面的通行证,却并没有放行,而是走到车窗前,开口说道:“同志,请出示证件。”
“什么情况?我们的通行证还进不了这一面大门么?”刘伟和微皱了皱眉头,但还是便将会自己的工作证递了上去。
对方看了看工作证上的照片,又看了看刘伟和,确认是本人,便掏出了一个对讲机,说了起来:“报告,门口来了一辆车,对方的证件上写的是国资委刘伟和。”
“刘伟和?国资委是有这么一位同志,大概是国资委听到领导视察的消息,派人过来看一看。让他进来吧!”对讲机里那人开口说道。
对方将证件还给了刘伟和,接着说道:“进去上二楼,有个大会议室,人都在那里。”
“大会议室?看来真得是在搞活动啊!”刘伟和默默的点了点头。
车子驶入院子当中,刘伟和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发现有很多穿西装的男子,警惕的望着周围。
“这活动搞的,还挺有气势的。”刘伟和还以为这也是活动的一部分。
下了车,走进了办公大楼,到了门口又被查了证件,然后才放行,此时刘伟和就是再傻,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有人带着刘伟和上了二楼,走到大会议门室前,这时候刘伟和终于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这个人不是领导办公室里的那位杜主任么?他怎么会在这里?”刘伟和顿时觉得惴惴不安起来。
这位杜主任也看到了刘伟和,他马上说道:“刘主任,你来了。人都在里面呢,赶紧进去吧!”
一本胡說 小說
刘伟和一脸懵圈的走进了会议室,看到里面居中而坐的那人,顿时吓得腿一软。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搞活动么?怎么是领导来视察工作啊!我是不是不该来的?”
刘伟和是来搞突然袭击的,结果到了地方他才发现,原来是自己被搞了一个突然袭击。
此时,总工程师夏学海正在汇报工作,他对着风洞实验室,一个劲的猛夸。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风电项目真实的科研进度,实在是没得可吹嘘的,就只能画大饼。好在建成了这么一个风洞实验室,画多大的饼都能兜得住。
旁边,王书记和朱洪祥等人一脸的微笑,内心里面却是慌得要命,如果没有这个风洞实验室的话,他们压根就啥工作亮点可以汇报。
领导一边听,一边点头,时不时的还问几个问题,虽然他没有表态,但还是能看出来,他对国电公司的研发投入还是很满意的。
只听夏学海汇报道:“风洞实验室的驱动核心,是一种叫轴流式压缩机的机器。我们也是费尽周折才弄到了一台,而且还是旧的,不过性能还是很好的,不耽误使用。”
领导点了点头:“能够理解,这种受管控的高端机械设备,甭管是新的还是旧的,能弄来就是很不容易了,你们辛苦了。”
一句“辛苦了”,是对工作的最大肯定!众人的听到这三个字,忍不住都喜上眉梢。
角落里,刘伟和也听到了这番对话。
“轴流式压缩机?不就是朱洪祥在电话里说的那种机器么!还真是花钱都买不到的机器?”
这台轴流式压缩机,领导已经表达了肯定,那还有什么可调查的?
“那个来举报的龟孙儿,是故意害我不成!等我回去有你好果子吃!”刘伟和心中又飙起了家乡话。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