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獵戶出山-第1597章 不遺憾推薦


獵戶出山
小說推薦獵戶出山猎户出山
第1597章 不遗憾
离开‘一品阁’之后,两人沿着繁华的街道漫步而行。
马路上车流入梭,人行道上人流如海。
陆山民喃喃道:“我踏上东海的第一天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在那之前,我从未看到过这么多的人和车。照理说我会感到兴奋和热闹,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的情绪并不高涨。相反,孤独、彷徨、不知所措,我永远忘不了当时的感觉”。
海东青淡淡道:“再多的人又如何,没有一个与你有关系”。
陆山民笑了笑,:“是啊,所以反而会产生孤独感”。
海东青问道:“现在还有这么感觉吗”?
田園醫女之傲嬌萌夫惹不得 萌萌妖
陆山民思索了片刻,淡淡道:“虽然没有当时那么强烈,但还是有。特别是夜深人静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总有种身在马嘴村的错觉。也许,我本就不属于这种地方”。
“你呢”?陆山民转头问道。
海东青皱着眉头沉默了半晌,说道:“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两人漫无目的的闲逛,突然一股香气飘进了鼻子里。
海东青停下脚步,抬头望向香气的来源,嘴唇下意识动了一下。
陆山民顺着海东青的目光看去,看到一家叫“唐记”的餐厅,眼皮不禁跳了一下,当看到‘唐记’门牌下方的米奇林三星标记,心脏更是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没吃饱”?陆山民试探的问道。
海东青不悦的说道:“今晚你看见我吃东西了吗”?
陆山民赶紧说道:“回去我下面给你吃”。
海东青没有回答,依然怔怔的望着‘唐记’。
陆山民的心提到嗓子眼上,三星米其林,这一顿起码得吃掉两人一个月的口粮。
过了一两分钟,海东青终于转过头,抬脚继续往前走。
陆山民这才松了口气,“米其林的星级是法国人评的,它的评价对我们华夏菜系没有参考价值”。
海东青淡淡道:“我十二岁的生日是在这里过的”。
陆山民的脸色一下变得有些尴尬,为自己刚才的小人之心感到有些羞愧。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海东青没有理会陆山民,自顾说道:“那一年我爸到天京出差,我们一家四口、、、”,海东青没有继续说下去,墨镜外的小半张脸上带着淡淡的失望。
陆山民心里更加的愧疚,说道:“其实我也没吃饱,要不我们进去吃一顿”。
海东青摇了摇头,“当年还没有米其林评级的时候就是天京数一数二的餐厅,现在的价格恐怕高得离谱”。
陆山民咬了咬牙,说道:“再贵能有多贵,我就不信能把一百万给吃完”。
海东青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吧,看你那一脸肉疼的样子,我就没有胃口了”。
“谁说我肉疼了,是我想吃”。
海东青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陆山民,“你想吃”?
陆山民肯定的点了点头,“我真的没吃饱”。
海东青眉头微微皱了皱,“我看你今晚也没少吃啊”。
陆山民拍了拍肚子,“我饭量大”。
海东青嘴角微微翘起,似笑非笑,“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满足你吧”。
虽然陆山民这些年也算见过大世面,米其林餐厅也不是第一次进入,一品阁就是米其林两星。但走进唐记的时候,心脏还是忍不住狂跳。
倒不是因为被唐记的雍容华贵给震撼了,其实这里的装修比一品阁好多少。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心里上的不同,到一品阁吃了几次饭,但去之前就知道自己不会掏钱,来这里吃饭,他非常清楚自己要掏腰包。正是这种心里上的差别,才导致他比在一品阁紧张了许多。
海东青英姿飒爽的大手一挥,要了一间靠窗的包房。
铺着丝绸的条形餐桌,金制雕龙刻凤的烛台,银制的刀叉筷子和盘子,宽大的包房一角还有一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钢琴,单是这阵仗就足以让陆山民肉疼。
海东青坐下之后,熟练的将餐巾铺在大腿上,说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陆山民强颜欢笑的说道:“我没你想的那么抠”。
话音刚落,一个打着领结的服务生把餐单递到了陆山民身边,“先生,请点餐”。
陆山民拿起菜单,刚打开第一页,手就一抖,差点将餐单掉在地上。
“给那位小姐点吧”。陆山民赶紧·合上菜单,生怕继续看下去会心脏病突发。
服务员带着很有礼貌的微笑将餐单递给了海东青。
相比于陆山民,海东青翻起菜单来游刃有余,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幅美丽的画卷。
翻了几页,海东青将菜单放回到坐在上,“20盎司Almas鱼子酱,一瓶MOET & CHANDO”。
“两位请稍等”,服务员微微的鞠了个躬,转身走了出去。
服务员走后,陆山民问道:“你刚才说到英语是什么玩意儿”?
海东青淡淡道:“是法语”。
陆山民哦了一声,好奇的问道:“你不是高中就辍学了吗”?
海东青平淡无奇的说道:“我高中之前就学能流利的使用英语、法语、西班牙语”。
陆山民吃惊的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海东青,在他的认知中,海东青因父母去世接管海家而放弃了上大学,应该属于那种文化水平不高的人。
见陆山民一脸震惊的表情,海东青淡淡道:“很震惊吗”?
“有一点”。陆山民尽量的保持平静。
海东青淡淡道:“你不也一样没上过大学,还不是一大堆道理”。
陆山民笑了笑,“我这可没法跟你比”。
刚才离开的服务员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一个罐子和一个小型的电子秤。
极品天医 小说
陆山民虽然见过世面,但还是第一次见送餐还带电子秤的。
虽然好奇,但为了不出丑,他也没有开口问。
服务员将电子秤放在桌子上,当着海东青和陆山民的面称重。
“先生、小姐,刚好20盎司”。
服务员走后,陆山民回头看了一眼,再确认服务员走后才问道:“吃个鱼子还称重,我今天倒是见识了”。
说着陆山民送了一勺子鱼子入嘴,滑腻腻的,满嘴腥味,不禁有种想吐的感觉,赶紧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香槟。
(C95)秘封飯 ひといき
“啊、、太腥了”。
海东青小勺的送入嘴里,细嚼慢咽,然后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香槟。
“不是所有的鱼子都叫鱼子酱,这是大白鲟鱼卵制作,主要从伊朗出口,一盒重量32盎司的Almas鱼子酱要两万多美元。你刚才大口吃那一勺要4万人民币”。
“多少”?!!!
陆山民吓得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再次低头看着碟子里的鱼子酱,全身都在抖。
“还能退吗”?
海东青缓缓道:“能,但是钱不能退了”。
陆山民欲哭无泪,抬头看着海东青,“大姐,我肉疼”。
海东青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虽然墨镜遮住了她大半张脸,但仍能看得出她笑容的倾国倾城。这还是陆山民第一次见看见海东青这样子的笑容。
不过,美好的东西总是一闪而逝,海东青很快就收敛起了笑容,恢复了之前的神色。
透視之眼
“你刚才不是说不抠门吗”?
陆山民看着碟子里的鱼子酱,他看到的不是鱼子酱,而是一叠高高耸起的人民币。
海东青淡淡道:“现在知道为什么要当着我们的面称重了吧,快吃吧,不吃就浪费了”。
陆山民的目光转移到杯子里的酒,问道:“这酒也不便宜吧”。
海东青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好菜当然要配好酒”。
陆山民没有再问酒的价钱,他担心着急的心脏再也承受不住刺激。
再次送一勺鱼子酱入嘴,这一次他没有囫囵吞枣的一口吞进去,一口几万块钱,他要细细的咀嚼,尽管口感还是如之前一样滑腻腥味。
海东青淡淡道:“听说当年在东海的时候,曾雅倩为了祛除你身上的土气,专门带你到高档餐厅见世面,我还以为你会有长进”。
陆山民叹了口气,“当年第一次见你是在灰尘漫天的工地,我还以为你与其她富家大小姐不一样”。
海东青淡淡道:“知道当初曾雅倩为什么要逼着你花钱吗”?
陆山民点了点头,“她是想把我培养成一个配得上她的人”。
海东青说道:“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是想激发你”。
海东青接着说道:“对于普通人来说,节约一点没有错,毕竟节约下来的钱确实能派上大用场。但是你我这样的人,不管你怎么节约,节约出来的那点钱都是杯水车薪”。
海东青再次吃了一勺鱼子酱,淡淡道:“周同手下上百人,还有易翔凤手下那十几个雇佣兵,另外还有不少外围的人,这些人所要花费的钱,不是你我节约几顿饭钱就能节约下来的”。
陆山民点了点头,“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节约一点总归要好一点”。
海东青微微摇了摇头,“假如我们身上还有十几万块钱,你今天会去找王元开他们要钱吗,你不会。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作为男人,你不应该想着怎么节约钱,你应该想着怎么去挣钱”。
陆山民猛的抬起头,怔怔的看着海东青,“你刚才说十二岁在这里过生日是在骗我”?
海东青没有回答,细细的品着手里的香槟。
陆山民猛的一拍脑袋,“我太单纯了”。
海东青微微笑了笑,“你不是单纯,你是太心软了。你这人聪明的时候也算是个聪明人,心一软起来,就会被人拿捏得死死的”。
陆山民苦笑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是用这种方式来点醒我吧”。
海东青淡淡道:“你如果能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那今晚这20盎司鱼子酱的钱也算没白花”。
陆山民心里在滴血,端起碟子一股脑把鱼子酱全部倒入嘴里,然后连盘子的边缘都舔了个遍。
吃完之后,陆山民扬天长叹一声,“造孽啊”!
海东青没有理会陆山民的感慨,起身走到钢琴旁,打开盖子,坐了下去。
陆山民望着海东青,“你还会弹钢琴”。
海东青淡淡道:“三岁开始学琴,拿过少儿组全国第一、少年组全国第一,你说我会不会谈”。
陆山民倒吸一口凉气,海东青今天给了他太多的震撼了。
琴键摁下,琴声响起。
第一声平淡无奇,在停顿了几秒钟之后,第二个琴键按下,乐声渐起、、
紧接着,海东青修长的十指开始在琴键上跳动,黑白的琴键忽上忽下,一个个音符随之在空气中飘荡跳跃。
灵动、飘逸,陆山民从震惊开始渐入佳境,渐渐的沉侵入琴声之中,连肉痛的感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陆山民没有专业的学习过音乐鉴赏,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听懂琴声中的意境,实际上欣赏音乐并不是那一小撮专业人士的专利,每一个人都懂音乐,人类对音乐的喜爱早已刻入基因里面。
琴声中的孤独、悲怆、壮怀激烈,温柔、愤怒、星辰大海、涓涓细流,陆山民没有听过这首曲子,但听得如痴如醉。
陆山民怔怔的看着海东青,恍惚间,他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一曲弹完,陆山民依然怔怔没有醒过来。
海东青起身合上盖子,“吃好了没有”。
陆山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吃好了就走吧”。说完,海东青朝着包房外走去。
结账的时候,陆山民没有去看,看与不看已经改变不了结果,不看心里还稍微好受点,看了反而徒增烦恼。所以这一段饭到底吃了多少钱,陆山民并不知道。
走出唐记,陆山民问道:“刚才那首曲子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听过”?
海东青望着天空呼出一口气,她也是刚刚从刚才那首曲子中走出来。
“这是我自己创作的一首曲子,你没听过很正常”。
陆山民再一次被刺激到,喃喃道:“你本该成为一个音乐家”。
海东青淡淡道:“但我却成为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你、、遗憾吗”?
海东青转头看着陆山民,“不遗憾”。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