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傲嬌無罪G-第七百四十二章 練習熱推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唉?”
踏星 小說
“唉?”
偷偷练习挥棒的御幸,被晚上出去遛弯的仙道碰个正着……
“怎么不和其他人一起?
因为自尊之类的吗?”仙道开口道。
“只是看到鸣的投球,有些燃起来了而已!”御幸开口笑道。
他总不能说刚刚被怼了,为了防止未来被你怼所以努力挥棒吧?
“搜嘎!
那么你好好加油吧!”仙道轻笑一声,转身就走。
“站住!”御幸可不敢就轻易放他走了。
不然鬼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传言……
“对了!差点忘了!”
御幸听到仙道的话,稍微有点高兴,觉得这货终于肯听人说话了。
然而,
“咔!”
仙道手机上的闪光灯,一下把御幸给拍蒙了……
“你又在瞎拍些什么啊?
给我删了!!”反应过来的御幸大声说道。
这种照片被仙道拿到手里还能有好事?
那不是开局一张图,内容随便编吗?
“我只是让人看看队长大人努力的样子而已!”仙道随口说道。
实际上今天仙道心情也不咋地,原因当然是某个阴魂不散的白毛。
而恰好,御幸就撞枪口上了……
“我请你喝可乐怎么样?你把他删了吧!”自知生死关头,御幸果断的怂了。
“你当我要饭呢吗?”仙道一挑眉。
不过,由于地方比较昏暗,所以御幸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
实际上仙道选择练习挥棒的环境,也差不多……
“那你要怎么办?”
“嘛!以后再说!!”
重生之农家酿酒女
听仙道这么说,御幸反而松了口气,知道这张照片暂时不会出现在大家的手机里。
“话说你怎么跑到这来了?”御幸忍不住开口道。
由于渡边前辈的小谎言,御幸并不觉得仙道此时有什么烦恼。
“找个地方安静一下!
那个白毛混蛋,快烦死我了……”仙道蹲下来开口道。
“鸣?
他怎么了?”御幸对两个人的恩怨,有些见怪不怪了。
“一直在给我打电话……,虽然现在安静了但是心情很烦闷!”仙道无奈的说道。
“难道你没有给他拉黑吗?”御幸可是知道仙道的风格,今天肯定又哪里把成宫鸣欺负了一顿,但是正常肯定会把他拉黑的。
“连我通讯录里所有认识的稻实的人全都拉黑了。
但是,鬼才知道这混蛋这么无聊,不止这些人挨个试了一次,然后就去不知道找谁借了手机,给我来了一顿夺命连环call……
大概,应该是后辈之类的吧!
仙 帝 歸來 小說
不然也不可能接到这么多的手机。”仙道摊了摊手说道。
御幸被两个人的无情操作和相爱相杀给惊呆了。
“所以你到底怎么惹他了?”
“我只是没让他得到机会在我面前装逼而已……”仙道随后就讲自己提前离场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大概是以前的积怨,因为今天的事给爆发了出来吧!”御幸叹了口气说道。
“所以,我设置了通讯录以外的电话全部拦截,但是心情还是很不开心的!!”仙道面无表情的说出了无情的话。
“这个无情的男人!”御幸表示非常无语。
他其实很想说,你知不知道你按了几下按钮,鸣不知道得借多少个手机才能反应过来……
但是,现在手中有把柄,得怂着点,所以只能牺牲一下小白毛了。
实际上成宫鸣如果把他的任性当做正常的话,今天完全是受害者,仙道这货还一副被烦到了的表情。
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他好了,关键还不敢……
“算了!你慢慢练习挥棒吧!
我要回去了!”仙道转身就走,没有留下一丝留恋。
杖與劍的Wistoria
“鬼才会继续在这挥棒啊!”御幸看到好像一个渣男一样转身就走的仙道,默默说道。
他怕仙道把这事说出去,然后被其他人把他堵在这里。
到时候,仙道说啥就是啥,想怎么编就怎么编,他就算跳进北海道的洞爷湖也洗不干净了!!
第二天四月八日,早上五点半,太阳方向还是一片红光,青道的选手们都已经陆续起床开始晨练的热身。
四月温暖的眼光照射下,一如既往的清晨开始了。
青道的练习量可是非常恐怖的,哪怕现在上学时间,实际上每天都平均联系需要消耗大约1600千卡路里的能量。
要是算上正常代谢消耗加上上课时的消耗,至少要翻一倍。
日本的课程是需要像大学一样换教室,期间有体育课时,需要换衣服去运动。
如果按照7700大卡能消耗一公斤脂肪,等于青道的选手两天多的练习量。
如果休息日,上课时间全部都要加上去练习量得翻三倍以上……
当然,不能说身体消耗7700大卡就能减一公斤体重。
热身结束之后,今天的练习明显开始以击球为主了。
守备练习已经达到一个瓶颈,而现在进攻不足的缺点,已经在甲子园面对巨摩大时就已经暴露。
虽然有着冬天集训没有完全消化的问题,但所有人都已经无比清楚。
青道打线面对一般都对手还行,面对本乡正宗,成宫鸣这样的投手还差不少。
特别昨天的比赛,再一次让所有人深刻的认识到了队伍的继续加强的进攻能力。
除了一年级还是雷打不动的跑步意外,其他人基本都要根据自己的特点和需求,参加T打击或者长打练习。
T打击在青道实际上就是扔球打击并没有用T架,由于球网不可能供给几十人使用所以人力过剩就换着练习。
(T架就是T型的架子,把球放到上面,然后打者将球打进球网的练习方法所以叫T打击)
正好扔球的一方,还可以趁机休息一下。
泽村则是叫上自己的好基友狩场帮自己扔球。
由于是晨练不会用到球场,而且其他投捕都需要练习打击,总不能让泽村一个人去牛棚玩,所以就带他一起玩了。
这个时期没人会对他的打击有什么期待。
就像秋天看台上替补放的那样,如果不能短打,那么就是去挥三次回来就行了,打中就是奇迹!!
所以,在金丸麻麻忙着教育一年级以及追逐自己正选的目标时。
狩场就是麻麻二号!
说起来,狩场也挺倒霉的,由井和光舟已经进入了教练组的眼睛,哪怕今年不进一军也已经打算加大力度培养了。
狩场三年级基本上二年级的光舟和由井已经足够成熟开始争夺正捕手。
狩场就好像三年级投手川岛一样尴尬,至少川上还有实力,能够成为绝对的主力投手。
明年只能看他三年的捕手经验,是否能进入片冈教练的眼了。
不过也说不准,今年青道就已经进了一批优秀投手,虽然有多少水准还有待商榷。
但是不说浅田,开天眼说一下东条那个倒霉后辈,那个和真田一样的爽朗型帅哥,就不可能是龙套。
明年是仙道这一届最后一年,恐怕也会有很多优秀的投手想接班双投,成为这支王者的新王牌了。
哪怕等明年,算上双投在内的这么多投手,一军多弄几个捕手也是没毛病的……吧?
“huixia!”
“乒!”
“打到了……”降谷天然的说道。
“不错嘛!泽村!
已经变得能打到球了!”旁边的御幸见状,扛着球棒笑着说道。
“摆出短打的姿势就能打到了啊!”旁边负责给御幸扔球的仓持也感叹道。
虽然冬天伊佐敷前辈就提出来过……
“嘿嘿!
投球可是第九个野手呢!
能打能投还能跑!
就让你们看看个以前不一样的New泽村吧!!”泽村马上就得意忘形了。
虽然这个New也让人回想起冬天面对伊佐敷前辈说他时,得意洋洋说的那句话……
然后就和当时一样的挥空了……
“喂!好好看球啊!”狩场开口道。
“重来!”泽村起身开口道。
“不要再说一遍,八嘎!!”仓持前辈就如同伊佐敷前辈那样骂道。
这一幕让仙道稍微有点想念那位前辈了,不知道他在关西过得好不好。
不过,关西人一般都很热情,应该没问题。
“乒!!”
在一时安静的瞬间,远处传来了深沉的声音。
“哦!!”泽村看着前园前辈打出非常远的一球发出惊呼。
“打得不错呢!阿园桑!”给前园前辈扔球的小春笑着说道。
“乒!!”
旁边的山口前辈好像竞争一样也打出了一球。
“这就是正宗的长打练习吗?”泽村发出惊呼。
“正宗是什么啊?!!
你到底打不打了!!!”狩场大声吐槽道。
“那只是那两个人在较劲罢了!”仙道则是小声吐槽道。
至于为什么仙道来练习T打击,因为他需要的是提高技巧和精度。
“那两个人还真是卖力啊!
再見絕望老師
阿园也能在练习中打出不错的球了!”御幸笑着说道。
“呀哈哈!
下一次就不知道谁会先发了!!”仓持前辈大笑道。
“还差的远呢!
这样的打击就算打不出护栏网至少也要多打几个本垒打出来啊!”仙道嘀咕道。
旁边瞬间安静了下来……
如果这样说话,这天就没法聊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