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一世獨尊》-第兩千一百四十一章 雕蟲小技熱推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鸠罗王的身体,除了大脑还算完整之外,其他躯干四肢都被剑刃洞穿,切割成上千块。
这些剑刃宛如实质存在一般,一柄柄刺的鸠罗王像刺猬一样。
实际上,这些剑刃可能比一般圣器还要可怕,因为它是有剑道规则和半步神光剑意凝聚而成,同时蕴含风雷两种属性。
可以说极为可怕,一旦被渗透进去后,生死皆在林云掌控。
剑意虽说无法一直存在,可短时间内鸠罗王也无法驱散,他的生死一直都在林云面前。
知我名号,还敢放肆!
跪下求饶?
这鸠罗王是真不知道林云脾气,将他当成小孩子了,林云这一路走来尸山血海,剑下亡魂,何等之多。
他所经历的杀戮,鸠罗王这种只会祭炼血鸦的废物,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可怕。
“葬花公子,本王错了,本王再也不敢乱说了,我现在,我现在就把知道的全告诉你。”
鸠罗王看着一步步接近的林云,不住求饶,魂魄都在颤栗。
林云随手一挥,呼,如实质剑刃的剑气,瞬间化为无形的剑意,游荡在鸠罗王体内。
轰!
林云身上青光绽放,神龙之威暴走,磅礴青龙圣气顺着掌心灌注到鸠罗王体内。
兹兹!
鸠罗王的残缺的血肉,各种可怕的伤口,被这股力量强行缝合在一起。
而后又慢慢愈合,最后看上去半点痕迹都不存在,简直神乎其技。
鸠罗王重新站起来,活动四肢手脚,发现自己完好如初。
只是这次,他不敢再有其他心思,显得谨慎而谦卑。
除此之外,眼中还有一抹绝望。
我有一顆時空珠
林云这一手,确实震住他了,翻手之间,死去活来,任谁都不想再经历一次。
“让本王……不对,葬花公子,能让我把罗睺剑的碎片收拾一下吗?”
鸠罗王本想继续称王,可想到什么,立马改了称呼。
林云神色淡漠,抬眸道:“你不用这样,我喜欢你桀骜不驯的样子。”
鸠罗王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认真的,尴尬的笑了笑。
等到他将碎片收拾好后,很快拼接成原来的模样。
他割破手腕,鲜血顺流而下,融化在碎片之中。
鸠罗王很忐忑,神情紧张,林云在一旁看着并没有打断他。
嗡!
碎掉的罗睺剑,像是活过来一样颤动起来,贪婪无比的吸收着鲜血。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真是神奇。
这碎掉的剑,竟然一点点融合起来,虽然不复之前的锋芒,可已经是一柄完整的宝剑了。
也不管那罗睺剑意犹未尽的模样,鸠罗王小心翼翼将它收好,缓缓走到林云身边。
“这剑很不凡。”
林云道。
鸠罗王心中一紧,表面不动声色,道:“没有没有,就是把很普通的剑而已,方才……小的鲁莽狂妄了。”
林云看了他一眼,道:“我说了,我还是喜欢你桀骜不驯的样子,恢复一下。”
“我……本……本王尽量。”鸠罗王哆嗦道。
林云不在追问罗睺剑的事,他对这剑的底细心如明镜。
这剑很不凡,还诞生了剑灵,所以才能碎掉之后重新复原。
若是细究起来,此剑的来历恐怕极为吓人。
寻常圣剑,可挡不住林云断剑之躯这么长时间。
“说吧,苏紫瑶在哪?”林云道。
鸠罗王面露难色道:“其实本王也不知道她在哪,我知道她是因为魔灵和血月神教的人都在追杀她。”
“这人很可怕,被围攻的情况下,依旧杀死了好多圣境强者,本王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女人。”
林云淡淡的道:“所以你在骗我?”
鸠罗王脸色瞬间惨白,道:“本王……确实只知道这些,但本王可以确定她还活着,洛郢魔灵无意中说过,现在血月神教和魔灵一族都找不到此女。”
林云心中稍稍松了口气,道:“你知道她到底抢了什么东西?”
“好像是什么神纹……具体什么,本王也不太懂。”鸠罗王看着林云的脸色,如实说道。
“月神纹!”
小冰凤连忙道。
“对对对,就是月神纹,他们说什么,现在月神纹被抢,只能想办法用神火代替。”鸠罗王赶紧道。
“林云。”
小冰凤目光看向林云,神情激动。
林云沉吟不语。
苏紫瑶是真的危险了,月神纹在她手中,魔灵族和血月神教肯定不会放过她。
尤其是在天墟废土这么好的地方,放在外界,想杀她难度要大好几倍。
“大哥,有人来了……是魔灵族的人。”小贼猫嗅了嗅鼻子,抬头说道。
林云抬头看去,道:“你们先进紫鸢秘境,来的不止一人。”
“他呢?”
小冰凤指着瑟瑟发抖,不知所措的鸠罗王。
“也带进去吧,留着还有用,你还有曼陀罗香的话,给他一滴。”
林云平静的说道。
鸠罗王听到曼陀罗香,眼皮猛的一跳,不过很久就掩饰住了。
呼呼!
一阵黑风悄然袭来,紧接着一个沉闷的声音传来了过来。
“葬花公子果然名不虚传,不愧是瑶光亲传,普天之下,恐怕也就你有这个实力,半圣之境斩杀圣君。”
随着狂风袭来,一道身影出现在林云视野中。
这人名叫奎尔空,在他身边还有一个魔灵叫奎尔脱。
加上之前死在林云手中的奎尔多,就是这三名魔灵在催熟彼岸花,然后被林云趁乱抢走。
他们两个看上去都很枯瘦,目光显得极为邪恶。
与当初生机受损的虚弱相比,现在两人全在巅峰,且实力似乎更甚一筹。
如果不在巅峰的奎尔多就相当于五个横鹰圣君,眼前这两个魔灵加在一起,至少相当于十二个横鹰圣君。
“圣君,什么圣君?”
林云装傻。
奎尔脱和奎尔空各自对视一眼,面色变幻不定,难道奎尔多不是死在他手上的?
“我不认识你们,在这天墟废土,大家目标不一样的话,也没必要动手,各走一方即可。”林云淡淡的道。
奎尔空拦住林云,笑道:“不着急走,我们可以多聊几句,比如那位受伤的鸠罗王,比如你师尊和神龙帝国的恩怨,还有些现在东荒巨变,我们都可以好好聊聊。”
“目标不一样没关系,只要有相同的利益,就有合作的机会。现在这天墟废土,东荒更大圣地的人来势汹汹,阵仗可是大的吓人。”
“据我所知,这些圣地的圣主都和天玄子称兄道弟,他们看到你……恐怕,比我们更想杀你。”
这魔灵说的倒也不急,真被明宗那帮人发现自己,后果肯定不会太妙。
天墟废土就是最好的杀人之地。
“这就与你无关了。”
林云淡淡的道。
他心中很奇怪,虽然大概猜到,对面二人有拖延时间的想法。
可魔灵族对他试探,都有想要拉拢的意思,好像他一定会和神龙帝国翻脸。
且不说会不会翻脸,就算真翻脸,林云也不会堕落到与魔灵合作。
奎尔空笑道:“昆仑众喜欢称我们为魔灵,可实际上我们是高贵的灵族,从上古到如今,都有许多修士与我们合作。”
巫女計劃:露米婭加入MSF
“你的天赋震古烁今,昆仑给不了你的,我们魔灵族可以加倍给你,让你在最短时间成长起来,不然这剑道天赋未免太浪费了点。”
林云心中冷笑,没有戳穿他拖延时间的目的。
他自己也在拖延时间,与鸠罗王一战,加上青龙圣气的损耗,他现在还不是巅峰。
“我去过许多上古遗迹,知道你们的所作所为,别浪费口舌了,如果没事……咱们还是各走各路的好。”林云淡定的道。
奎尔空面色一冷,沉吟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奎尔多就是死在你手中的,你现在乖乖跟我们走,还可以留点颜面,否则动起手来,你这天才会很难看。”
两名魔灵见林云,没有丝毫回心转意的意思,也就不在演了,身上爆发出冰冷的杀意。
轰!
一刹那间,这方天地再次颤动起来,恐怖的圣威席卷八方。
林云目光平静,镇定自若。
这两人不想放他走,他又何尝不是!
他随意瞥了一眼,在四周黑暗之中,潜伏着许多没有表情呆滞的圣境傀儡,数量在七八十左右,一个个都显得极为诡异。
“他能斩杀奎尔多不可小瞧,即便不是奎尔多不是巅峰,这人的实力也不能以常理来判断。”奎尔空冷静的说着话,而后掏出一件诡异的秘宝。
那是一杆鬼灵幡,是一件古老的星曜圣器,里面烙印着九道后天神纹,吸收了数百具圣魂。
轰隆隆!
奎尔空将鬼灵幡催动到极致,幡旗中释放出一道道血光圣魂,他们发出凄厉而尖锐的长啸。
整个天空都被渲染成血色,鬼灵幡还未真正对准林云,可怕的压力就让他感觉魂魄快要炸了。
二阶巅峰圣君!
林云判断出对方的修为,心中大概有底。
他虽然斩杀过奎尔多,也制服了鸠罗王,可都是在对方虚弱不堪的时期。
真正的巅峰圣君,他来到天墟废土后还没有交过手。
“百鬼夜行!”
奎尔空伸手一举,数百具血光圣魂,像是一颗颗血焰流星朝着铺天盖地落下。
而后又是反手一扔,鬼灵幡如山岳般镇压下去。
轰!
林云所处的这片空间,立刻被血光占据,空间变得粘稠僵硬起来,空间凝固了!
林云并未慌乱,眼眸中金光隐现,淡淡的道:“神光……”
半步神光剑意绽放,目之所及,血色空间如玻璃板碎裂。
葬花!
林云又是一声轻喝,葬花夺鞘而出,他挥剑迎了过去。
一道道金色电光,在破碎的血色空间窜动,金光所过,剑芒激荡,将血光圣魂斩成两半。
唰!
电光重叠,林云以圣气催动葬花中的星曜,对着落下来的鬼灵幡刺了过去。
砰!
惊天巨响中,鬼灵幡狠狠砸了下去,掀起漫天烟尘。
咔擦!
鬼灵幡将剑光震碎,连带着剑意也一同镇压,数百具血色圣魂同时发力。
圣威之恐怖,连空间都在剧烈的颤栗。
整个地面被砸出巨大无比的深坑,鬼灵幡连带着林云和葬花剑,将他砸进了数百米深的地底。
尘土飞扬,烟尘滚滚。
步行天下 小說
没出手的奎尔脱道:“这葬花公子也不过如此吧,鬼灵幡仅仅一击就受不了。亏你还这么谨慎,让我将魔僵全都调了过来。”
奎尔脱伸手,召回鬼灵幡握住之后,笑道:“你不知道捧的越高,摔的越惨吗?什么天龙尊者,什么葬花公子……和我灵族奇才比起来算得了什么,给他点脸,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所谓昆仑修士,都不过我们的奴隶,就该像牲口一样活着,乖乖给我们当食物。”
奎尔脱懒洋洋的看向地面,淡淡的道:“希望他没死吧,洛郢大人对他挺感兴趣,说是抓到他,就有希望找到那个女人……”
“很难哦。”
奎尔空略显为难的道:“这鬼灵幡全力一击,别说是半圣,就算是三阶圣君也会受到重创,他现在怕是尸骨无存了……”
咔咔咔!
可他话刚说到此处,手中鬼灵幡出现一丝裂缝,而后裂缝不断蔓延,整个秘宝都有崩溃的趋势。
奎尔空脸色瞬间巨变,惊讶的道:“怎么可能?我的鬼灵幡……”
一旁奎尔脱也是惊愕无比,当场就愣住了。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
超級浪漫
就在两人惊疑不定之际,一声长喝从坑中传了出来,下一刻又剑光冲霄而其。
轰!
这是何等璀璨的剑光,三千里地被照的宛若白昼,茫茫云海被同时震碎。
紧接着,两人看到难以置信的一幕。
在这璀璨光芒之下,林云一袭青衫,手持葬花如神明般扶摇而起。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