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貧僧不想當影帝-第542章 虐心天花板讀書


貧僧不想當影帝
小說推薦貧僧不想當影帝贫僧不想当影帝
事实证明,心理准备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早就知道郑耀先会与兄弟为敌、早就知道宫庶不会有好的结局、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然而,当这一幕真的血淋淋地展现在眼前时,观众们依旧感觉无法直面。
傻孩子啊……
他此来,是为了要你的命!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危机来临时,宫庶一把将六哥揽在身后,叮嘱他一定要跟紧;
眼睁睁地看着,阴森灰败的坟场上,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如利刃一般警惕着周围的环境,惟独对背后毫不设防。
而在他身后。
那个他小心翼翼地护着、生怕受到一点伤害的六哥,却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了手枪,抵住了他的后脑。
观众们提前搭建起的心理防线一瞬间便被冲毁了。
那是宫庶啊……
那是将他奉若神明、当做父亲一样敬仰、肯为他豁出命来的宫庶啊!
怎么忍心,如何忍心?!
“哗啦啦……”
清晨的冷风刮过荒山上的坟场,卷起了地上的枯叶和坟前的白灰。
观众们清楚地看到,宫庶的背影猛地一颤。
他僵硬地回过头来,看着身后黑洞洞的枪口,许久怔然。
“六哥?”
这一声召唤,失了声。
而在他对面,在这声“六哥”叫出的一刹那,郑耀先泪如泉涌。
在屏幕前,观众们看着宫庶失了魂的眼神,看着郑耀先老泪纵横地瘫倒在坟前,只觉像是有一柄尖刀插进了胸腔里,心疼得喘不上气来。
原本热热闹闹的聊天群这时候死寂无声。
大家原以为,这一集播出后,自己会吐槽几句,用文字来宣泄一下心中的抑郁情绪。
但直到此时,众人才发现,原来,人真的抑郁的时候,根本说不出话来。
……
抓捕行动进行得异常“顺利”,宫庶没有做任何抵抗,便被押走了。
迎接他的,是满城的敲锣打鼓、鞭炮齐鸣。
山城街头人头涌动,老百姓们腰上缠着红布条,跳着舞、唱着歌,欢天喜地庆祝军统大特务宫庶的落网。
而与此同时,宫庶本人却身处在一间阴冷灰暗的牢房里。
惨白的日光透过高墙上的小铁窗,自上而下地照射进来,照亮了牢房中的方寸天地。
墙外的热闹场面和墙里的死寂冷清,形成了莫大的讽刺。
远远地,郑耀先通过甬道,步履蹒跚地走到他对面坐下,从竹篮里拿出一个油纸包和一个竹筒,摆在了两人中间的矮桌上。
“有酒,有肉,不错啊……”
宫庶的眼神轻轻一颤,忽然开口道:“我总吃你的饭。”
说着,他仰起头来,喃喃地回忆起了两人最初见面时,郑耀先请他吃的那顿法式鹅肝和波特酒。
而事到如今,一切繁华散尽、万事皆休。
这里再没有权势熏天的军统六哥和一掷千金的美酒美食,有的,只有垂垂老矣的郑耀先,以及寒酸的廉价酒肉。
而从前那个对他满目敬仰的年轻人,如今也已被他亲手送入了监牢。
宫庶没有吃肉,只仰头喝了一碗酒。
而这碗酒喝尽,他却忽然暴起,狠狠将酒碗摔在了郑耀先的头上。
连日来郁积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宫庶因激愤而近乎癫狂,脸颊泛起了不正常的潮红,身体抑制不住地打着摆子。
然而他这番爆发,却随着对方的一句话,戛然而止。
“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
郑耀先第一次抬起头来,看着宫庶的眼睛,道:“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望着彼此,宫庶眼中的怒火像是被一盆冷水当头浇灭。
他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郑耀先,像是在看着一个从来不认识的陌生人。
从前一身的傲气像是被人剔了骨、抽了筋,彻底散了架子。
宫庶颓然瘫坐在了牢房里,双眼失焦,如同是一具行尸走肉。
……
屏幕前,观众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看的这一集。
大概,从宫庶在坟前与六哥见面时起,泪水就止不住地往下流,压抑得几乎窒息。
最后这两顿饭,瞬间勾起了从前一次一次的回忆,宫庶与六哥从前的每一次相处,每一顿美食,此时仿佛都化作了一柄刺人的尖刀,扎得人遍体生寒。
从被兄弟出卖的痛苦、到信仰崩塌的绝望……
这一刻,甚至有很多上了岁数的长者,都忍不住泪流满面。
为宫庶心疼者有之,为郑耀先的抉择而感伤者亦有之。
身为卧底的痛苦,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风筝》剧组并没打算就这样饶了观众。
紧接着,画面一转,宫庶被押往了刑场。
荒山野岭,烈日当头。
他冷眼瞥着四周,向押送他的军人问道:“郑耀先呢?他怎么没来?”
对方道:“他不来了。”
宫庶冷笑一声,道:“呵,之前还说要送我一程、替我收尸,如今想想,果然还是没脸见我,是吗?”
对方瞥了他一眼,摇头道:“他病了,来不了了。”
听到这句话,宫庶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回过头去,一丝关切之色溢于言表。
然而片刻后,他微微一怔,脸上的神情忽然又黯了下去。
宫庶垂下头,看着手上、脚上的镣铐,自嘲地笑了起来。
也不知是在笑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还想着别人;还是在笑自己刻进骨子里的关切,终究给错了人。
“呵呵……”
他别过脸去,忍不住笑出了声。
随着这阵荒唐的笑声,泪水顺着他的眼角一滴滴地落了下来,根本止不住。
他仰着头,眯眼看着头顶的烈日,任由泪水悄无声息地一滴滴滑落脸颊。
……
而与此同时,在医院里。
郑耀先躺在病床上,满鬓沧桑,皱纹纵横,像是一夜间苍老了十岁。
他透过窗边的玻璃,看着正午的烈日,潸然泪下。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他新收的弟子马小五在旁边静静地陪着他,一言不发。
“你之前一直问我,怎么才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侦查员。”
郑耀先喃喃地道:“优秀的侦查员,往往都招人恨。”
“恨他们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敌人,还有他们的朋友,亲人,战友……举世皆恨。”
“干这一行,要敢常人所不敢,为常人所不愿,行常人所不齿。”
“甚至,你的所作所为,还会使你失去一切常人应该得到的东西,让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兄弟相残……”
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哽咽。
他别过了脸去,不再看窗外的烈日,低声道:“人生在世,难得兄弟。”
“更难得的是披肝沥胆、性命相交的兄弟。”
“这世上再没有人,会像他们这般待我……”
……
至此,郑耀先从前在军统中的那些弟兄们,已然全部死去。
《风筝》的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但看不看到结尾,已经意义不大了。
宫庶死了。
从前那个风光无限的军统六哥,至此落幕。
榛果们直到这一刻,才终于彻底明白了,自家阿真之前反反复复强调,请谨慎追剧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此之前,很多人还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立帖留证,“不就是死吗”、“我们看过的死还少吗”、“死就死呗,早猜到了”。
而事到如今,《风筝》的剧情终于彻彻底底地打了他们的脸。
死?
死算什么……
试一试被最信任的兄长用枪抵着后脑、在狱中被告知自己仰慕的大哥其实是敌方的卧底?
试一试至死还改不了对对方的关心、半生的信仰瞬间崩塌?
死有什么好难受的?
功成名就的死、心满意足的死、自作自受的死,那都算是“喜剧”了好吗!
当天晚上,《风筝》第40集播完之后,唯有那些喜爱谍战剧的观众们还能做到理智评价,一边哭,一边洋洋洒洒地抒发着谍战工作者的痛苦与无奈,为那些革命先烈们付出的巨大牺牲而致敬。
至于那些不怎么理智的,则开始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疯狂地痛骂柳永青老贼,不当人,竟然把电视剧拍到这份上,虐得人心肝脾肺肾都要裂开了。
一夜之间,原本只是热播剧的《风筝》迅速火出了圈,在几小时之内便登顶了热搜榜。
超級書仙系統
因为虐心而虐出了圈的,不说是头一遭,也算是十分罕见了。
而这时候,有些不怎么看电视剧的人瞧见#《风筝》虐心天花板#这个词条,有些不解地问道:“《风筝》讲的是什么?”
“怎么这两天一直听见有人在说?很虐吗?”
而这时候,有明显顶着榛果昵称的网友回复道:“啊,怎么说呢……我说一说我自己的主观感受吧……”
这个网友发了个茫然望天的表情,道:“刚才看完《风筝》新上线的两集,然后呢,我打算去刷一刷《琅琊榜》,治愈一下自己。”
“刷完《琅琊榜》,再刷《闯关东》,最后看看《失孤》。”
“有撑不住的兄弟,建议按照我的药方抓一套,药到病除。”
这条评论刷完,立马有路过的榛果回复道:“兄弟你太机智了,我去照方抓药了,这就去刷《琅琊榜》!”
ten count
另一人回复道:“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呢?”
“这三连,也太爽了吧?简直爽翻我了!”
“看《琅琊榜》,梅长苏心想事成,爽!看《闯关东》,传武宁死不做亡国奴,刚烈!看《失孤》,小曾成功寻得了家人,美满!”
“啊,人生啊,美滋滋!”
“想想我就要被治愈了!”
这个话题一开,榛果们立即陷入了集体癫狂状态,自由组合起了自己的独门“药方”。
“说起来,其实《杨家将》也不是不能看,六郎最后还在拼了命地寻找老七的尸体,兄弟情深!”
“对对对,《绣春刀》也超级爽啊,二哥和师兄最后还想着为一川报仇,兄弟情深!太感人了!”
“《十月围城》也不错啊,李崇光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死,而且确实成功替孙先生挡下一劫,死得其所!”
“兄弟们怎么能忘了《三国》?瞧瞧大都督死了之后,甘宁、吕蒙,多少人为他哭啊,真是成功的一生,太爽了!”
“哎呦,这么一算,我真好像演过不少爽剧啊!”
尼特的慵懶異世界癥候群
“《风筝》用一部剧治愈了我之前受过的所有伤害,劳苦功高,必须得加鸡腿!”
“……”
……
许臻的粉丝素来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理智群体。
黑男爵 小說
然而这天晚上,榛果们却集体疯了。
这群平时不怎么说话的粉丝们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里,金句频出,其他人围观着她们一条条的非正常发言,陷入了懵逼状态。
这帮人是怎么了?
《风筝》到底演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东西,才能把人逼成这样?
但要说这剧喂屎了……又显然不是。
在第40集播出之后,《风筝》在豆腐网上的评分不降反增,从原先的8.5分开始一路走高,跃升到了8.8分,直逼9分大关。
甚至有人认为,《风筝》凭第40集一战封神,自此跻身于神剧行列。
而事实证明,不管是爽还是虐,但凡能把一种情绪做到极致,这就是一部成功的作品。
在这天之后,《风筝》的热度直线走高,无数手欠的网友出于好奇,都想要看一看这部引得柳导被万人“唾骂”的作品到底讲了个啥。
而这时候,身在雪乡的许臻已经好几天不敢上网了。
他知道自己对粉丝们的规劝是起不到作用的,既然接了《风筝》这部剧,就会被粉丝们看到,那么最后这一刀就必然会来。
唉,大家应该会恨自己吧……
怎么老是接这种不得好死的悲剧。
《风筝》属实太过了,以后得注意演点喜剧了……
许臻正这样想着,忽然,他瞧见自己的手机响了一下。
他拿起来一看,只见,乔枫刚刚给他发过来了一张截图。
许臻点开来,定睛一看,发现是一张实时热搜榜。
而排在第六位的词条,赫然是:#许真爽剧之王#。
许臻:???
谁能给我解释一下“爽剧之王”是什么意思?
是我不识字了,还是大家在讽刺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